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还你天使之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南宫里的维护下

还你天使之瞳 月落终无殇 3089 2019.06.07 08:41

  上弦神空又道“南宫里不要忘了我们上弦家是怎么帮你的”

  家主之间的谈话,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能插话,包括上弦神凤。

  “呵呵”南宫里笑道“你们上弦家干的那些腌杂事,那次不是我带人给你们擦屁股”

  “你们背地里的那些勾当,那次没有我南宫家的参与扶持”

  “别忘了,你家的拜魔总部还在我南宫家呢”

  上弦神凤看着南宫里,她简直不能相信这是她一手调教的儿子。

  “好,南宫家主,你别忘了”上弦神空指着一旁的上弦神凤吼道“你是谁养大的,是谁给了你现在的地位”

  “哦,现在的地位?南宫家主是吗”南宫里回呛道“你以为我稀罕吗,到底是谁想让我坐这个位置的,你不知道吗”

  “如果今天我不坐这个南宫家主了,你们上弦家在这里还有地位可言?”

  上弦神空只觉得气急攻心,他的老婆赶紧扶住摇摇晃晃的他。她问道“那南宫家主到底想怎么做,总不能让我们上弦家的长辈死的不明不白吧”

  南宫里抱起星涵,冷冷的对着一屋子上弦家族的人说“如果不是看在母亲的面子上,今天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杀光所有在场的上弦族人”

  “记住我才是南宫家的家主,一切规则,我说了算”

  除了星涵,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好似修罗临世。

  上弦神凤看着南宫里离开的背影,直接跌坐在地上,她的儿子,她悉心培养了二十年的儿子,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更让她万万没想到是,她那个每天都换床伴的儿子,竟然真的爱上了一个女孩,难怪啊,难怪最近一年,他都没有再要过处女。

  两眼一闭,任由上弦家族的人,怎么喊她,她都不愿再睁开。

  星涵的别院。

  “对不起,涵儿”南宫里一改刚才的修罗面孔,温柔的抚摸着眼前女孩的长发“我差点让他们害了你”

  星涵开心的说“没关系的里,我很开心,也很感动,你竟然会这么维护我”

  “涵儿,你听我说”南宫里将星涵轻轻放下,应着女孩的双眸,满含愧疚的说“那个所谓的计划,是我编出来骗母亲和南宫族人的,我是真的,真的爱你,用我的灵魂,将你的一切刻在我的骨髓,我所做的一切,那怕是谎言,都是因为我想保护你,想你永远的在我身边”

  星涵心甘情愿的付出了自己。为了那个排在众人之后买票的男孩,为了那个放下身份为她去买气球的男孩,更为了不论何时都愿意付出一切去保护她的男孩。但是她却忘了,忘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时间总是在人们幸福的时候,溜的特别快。

  看着已经睡下的女孩,南宫里摸了摸她的长发,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卧室。

  “喂,兰瑟”他在给西方神柱守护者打电话。

  兰瑟“南宫大哥,有事”

  南宫里“兰瑟,还记得之前我提过的吗”

  兰瑟“大哥,你可想清楚了,真的这么做啊”

  南宫里“还有一个月,我就能转移部分财产到西方大陆,所以我打算一个月过后就脱离南宫家族,你最好来趟东方大陆,接应我”

  兰瑟“好的,南宫哥,我这就安排行程。”

  南宫里知道他必须离开了,就算现在用南宫家主的身份镇压了上弦家族,以他对上弦神凤的了解,她也绝不可能放过星涵。只有离开,才能保住星涵,才能保住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上弦神凤的别院中,新竹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开始思考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半饷之后,她站起身,匆匆忙忙的朝上弦神凤的卧室跑去。

  “姑妈,姑妈”她抓着上弦神凤的手,一脸恍然大悟的说“我们都被耍了,都被耍了,还有南宫表哥,他也被耍了,所有全部的人,都被那个女人耍了。”

  上弦神凤本就头疼,可是听到新竹的话,挣扎着坐起身“你说什么”

  上弦新竹急不可待的说“姑妈,你还记得上次新月落水吗,是我,是我让新月去推她,可是当时她根本没有,没有掉下去啊”

  上弦神凤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新竹,只听新竹继续道“这次的梦雨茶,是我送她的,可是,可是我不可能下毒害自己家人啊”

  “一定是她,一定是她掺了毒啊,姑妈”新竹惊恐的说“她想我们都去死啊,她想杀了我们所有人啊,姑妈”

  上弦神凤终于懂了,自言自语着“她根本没有背叛沈氏”

  新竹点点头,继续道“姑妈,那个沈氏本就只剩下一个孤女,她能怎么欺压自己的仆人啊”

  “而且谁家会把仆人往各大宴会上带啊”

  “她到底要做什么啊”

  上弦神凤惊恐的看着新竹,道“她想为沈氏死去的族人报仇,一定是这样,新竹快,快扶我起来。”

  上弦神凤和新竹急急忙忙的跑到会客厅。

  上弦神凤问道“茶具呢,梦雨茶呢”

  试着道“夫人,刚才已经清理出去了”

  上弦神凤急忙道“快,快给我找回来”

  侍者赶紧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带回了之前的茶具,包括装着梦雨茶的拜月盒。

  上弦神凤的双手颤抖着打开了拜月盒,还好,还好里面的茶叶还在。

  她和新竹对视了一眼,赶紧命令道“来人,备车,我要见南宫里”

  “不,不行”她又喊道“先去拜见南宫家的长老们”

  很快,她们就带着好几位长老就来到了星涵的别院。南宫里极其不满的看着这些人。他怕他们吵到星涵睡觉。

  上弦神凤则上前去,拉起南宫里的手,急促地说“里儿,你听母亲说,母亲有证据,证明是那个妖女下的毒了”

  “家主,你不能任性”南宫家的长老道“上弦家好歹是您的母族,既然他们有证据,还请您交出那个姑娘”

  “证据”南宫里冷笑着“什么证据,总要拿出来看看吧”

  上弦神凤赶紧吩咐侍者端上了拜月盒。

  “里儿,这里面的茶叶有毒就是最好的证据”

  “母亲大人,既然茶叶有毒,你不觉得应该先问问你的好外甥女吗”

  “表哥,我还是那句话,我就算再蠢也不会傻到对自己地亲人下手,茶会上,那个妖女也说了这是我送的,我当时可有反驳吗”新竹义正言辞的说“我可以以我上弦家全族起誓,若是我下的毒,我们全族的灵魂全部破碎。”这是极重的誓言。

  南宫里接过拜月盒,又看向上弦神凤,“这个木盒只怕已经经过很多人的手了”

  上弦神凤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赶忙道“里儿是你可以查监控,这个盒子所过之处,都有监控,母亲可以办证绝对没有人动过里面的茶叶。”

  南宫长老道“家主,还请交出涵姑娘”

  南宫里冷冷一笑道“还有一个人,你们是不是忘了”

  众人一惊,开始湿润起来。

  南宫里不紧不慢的说“上弦新月”

  此时的上弦新月还在重症监护室昏迷。

  新竹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姑妈,是啊,她怎么把新月忘了呢,可是,可是不可能是新月的,她不敢啊。

  上弦神凤道“不可能是新月,怎么会是她,她不过是上弦家的私生女,所用的东西都是要经过报备的,也不能私自出门,怎么会是她呢”

  新竹赶紧接着道“是啊表哥,你可别忘了,那个妖女可是出身沈氏的”

  “如果盒子里的茶没有毒,你们是不是就可以放过我了”说话的正是星涵。南宫里赶紧跑到她身边,扶着她。

  “还疼吗”南宫里低声问道。

  星涵俏脸一红,摇了摇头。

  这些小动作,让上弦家的人气的发狂。

  上弦神凤道“好,不过茶具也要验”

  星涵淡淡的笑着“好,就听夫人的”

  很快,茶具和拜月盒就交到了南宫众长老的手里,紧接着,他们的取来了银针,验毒纸。

  茶叶,被温水一冲,好香啊,可是却大部分人都没有心情去欣赏,只有星涵,赞叹道“真是好茶啊”

  银针缓缓而下,南宫里感觉自己的心脏要跳到嗓子眼了。

  没有变黑,南宫里长舒一口气,星涵看着他笑道“我这个被冤枉的,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啊”

  “我紧张你还不行吗”南宫里声音不大,但却传进了所有人耳朵。

  接下来是验毒纸,上弦神凤和新竹,脖子拉的老长,恨不得钻到茶碗里。

  只见南宫长老摇了摇头,还是没有毒。

  星涵自信的说“这回你放心了”

  南宫里点点头,温柔的笑着。

  新竹不信邪的说“急什么,还有茶具呢”

  接着南宫长老开始细细的检查茶具的情况,甚至连茶桌腿都没有放过。

  没有,还是没有。

  “你们可以走了”星涵下了逐客令,然后挽着南宫里道“人家好累啊,人家要睡觉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