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奋斗在八零年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生奋斗在八零年代 喜洋洋的铃铛 2956 2019.01.13 10:12

  周百川醒了,入眼之后的一片白让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躺在医院里。

  他不知道是怎么进的医院,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从战场上救了回来。他只记得他打光了身上所有的子弹,最后在一片炮火中被炸晕了过去。

  当时他带着一个侦查班的战士,偷偷绕到敌后方去侦查,在标记好敌军指挥部撤退时不小心露了踪迹,遭到大批敌人追剿。为了战友们的安全,他和老薛故意引开敌人的注意力,跑了一天一夜,最后被围困在一个不知名的山地上。他们身上的子弹和手榴弹都消耗殆尽,躲在山上的山洞里被逼得无法现身。他不甘心窝窝囊囊就这么被困死,早晚横竖一死,不如来得轰轰烈烈些。

  本来他准备自己背电台去山顶效仿“英雄儿女”中的王成,把自己的位置报告上去,让我军的炮弹把敌人全部消灭。谁知老薛背后下黑手,把本就重伤的他敲晕了过去藏好,自己背着电台跑了出去。

  他是被敲昏的,却又是被炮声震醒的,然后又在震耳欲聋的无差别炮弹声中炸晕过去。迷迷糊糊间,他仿佛听到了王成的嘶吼“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小川,小川,你是不是醒了?是不是醒了?你看看妈,妈在这呢,在这呢。”丁英看着手术一天一夜后的儿子醒了过来,喜极而泣。

  “妈~”周百川听着仿若在天边说话的妈妈,想要回她一句,可喉咙干疼嘶哑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蚊子的声音都比他的大。

  “别说话,别说话,妈知道你醒了,妈知道你醒了。小川,你是不是渴了?小梅小梅,你去问问大夫现在小川是不是可以喝水了?”看着儿子又干又白的嘴唇,丁英想喂他点水,又想起医生的叮嘱有些拿不定主意。

  “妈,大夫不是说了么,二十四小时后可以适当喂水,但是量一定要少,润润喉咙就行。”周百梅拿茶缸倒了点热水,用汤匙轻轻搅拌晾凉。

  丁英接过女儿手里的活,“让你去你就去,不问问,我不放心。”说着用棉签沾了点水湿润儿子的嘴唇。

  周百川望着突然变温柔的妈妈,心下除了诧异,还有着一丝丝的感动和别扭。印象中的妈妈从来都是风风火火一副盛气凌人的傲娇样,还从来没见过她这样慈母般的照顾过自己。难道这次的受伤真的把她给吓到了?不过,这样的感觉真好。

  迷迷糊糊又睡过去的时候,朦胧间仿佛看到了那个温柔似水的女人——他的妻子尹二妮,正在羞涩的对着他笑。听说她参军了,穿上军装的她一定更加漂亮更有气质了。

  “你说你,在你爷爷面前提谁不好,非得提那个尹二妮。她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这么替她说好话?还、还、还孙媳妇呢?又没登记,她是哪门子的孙媳妇啊?”知道那村妞被孩子他爸给推荐上军校去了后,丁英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就是一个农村里的丫头片子嘛,干嘛费心费力托人情找关系给弄那个地方去?军校那是什么人都能念的?别到时候在军校里什么都没学会,反倒给她们周家丢了脸。真不愧是山沟沟里出来的,没见过世面。让你去你就去?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周百梅就搞不懂了,自己这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弟弟是彩礼也送了,喜事也办了,洞房也入了,就差登记那一道程序结婚就名正言顺了。到头来,你这当婆婆的咬着牙的不承认这桩婚事。现在不承认,那早管干嘛去了?人家那也是黄花大闺女嫁的你儿子,你说不承认就不承认,那人家姑娘咋办?不是坑人家一样吗?没这么办事的。

  “妈,那是爷爷想让二妮过来照顾弟弟,我只是顺着他的话才提起这个话茬的。再说了,小川结婚那事可是爷爷一手操办的,你以为我不说爷爷就不提了?”周百梅被妈妈拽到医院走廊里申斥,心里是一百个不乐意,嘴上却不能说什么。

  “你爷爷岁数大糊涂了,你也糊涂了?记住我的话,那个女人的事你就别掺和了。我是可是你姐弟俩亲妈,还能害了小川不成?”丁英是打定主意不承认那桩婚事,反正吃亏的又不是儿子。不是给那个女的弄到军校去了么,也算是补偿她了,如果她识相的话,大不了再给点钱让她把嘴闭上。

  “行行行,这事我不掺和了。我既不帮亲也不帮理,我看小川最后是听你还是听爷爷的。”妈妈要和爷爷打擂台,两头既然都不能得罪,那就只好靠边站看着好了。

  老爷子周开山终于知道孙子在战场上受重伤转院回到首都医院治疗的事了,他虽然没埋怨家里人不告诉他实情,但也知道儿媳和孙女的出发点是为他好。可是不埋怨不代表不生气,一个两个的都瞒着他,真以为他就那么不禁事?枪里来弹里去,风风雨雨几十年,死人堆里都爬出去好几回了,有什么事是他承受不住的?他是老了,身体也变坏了,可是他还没老糊涂。孙子受伤这么大的事竟然瞒着他,现在这是醒了没事了,没缺胳膊没断腿,好好养半年又是一条军中好汉,万一真的没醒救不过来,那他是不是连孙子的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

  “川儿,爷爷虽然看你受伤躺在床上很难受也很心疼,可是我打心里啊特别高兴、自豪,你不愧是我们周家的子孙。党和军队没有白培养你,有你这样的孙子,爷爷这辈子没啥遗憾了。”坐在床边看着孙子的周开山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哪怕就是明天闭上了眼,他也算是瞑目了。儿子顶天了也就是在那个军区参谋长的职位上再进一步,以后周家的希望还是得落到孙子的身上。

  小小年纪就已经有好多军功在身,又是从基层一点点积累干起来的,前景那是一片看好啊。军人想要晋升,除了家里要有人脉和背景以外,最重要的得有军功,而且是那种上过战场有着实打实战绩的军功。只有这样,才能在部队里呆的更久爬得更高。

  周开山老爷子不免感慨,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啊。儿子周玉成在部队打拼也二十多年了,虽然现在身居要职,但军功却没有几个,特别是那种含金量重的勋功章连个影都没看见。

  说起军功章,家里抽屉里满满当当一下子,他不稀罕。可轮到儿子没有,他心里总有那么一丝遗憾。当年他十多岁就参了军扛了枪,什么打鬼子杀土豪剿匪都干过,卧雪坑趴草地更是家常便饭。打过的仗数都数不清,辗辗转转十来年才得到的勋功章,又岂是在和平年代里出生的儿子所能得到的。不过,还好有孙子在,虽然现在拼得已经重伤躺在床上,但那枚有战功的军功章肯定妥妥的收入囊中了。

  “爷爷,你放心,我会尽快养好身体,早日返回部队的。”周百川强忍着耳中的轰鸣向爷爷保证。老爷子七十多了,却声如洪钟,说话的嗓门特别大。而周百川虽然在炮弹的群攻中生还,但耳朵现在还是嗡嗡响,医生说是声音巨大造成的暂时性耳鸣,养一段时间后就会好转。

  “川儿啊,听说尹家那二丫头上了军校,你说用不用给她请个假,让她回来照顾你?你们小夫妻一年多没见面,时间再久可就生分了。”周开山知道儿媳妇有些不待见孙媳妇,可能是嫌弃孙媳妇是自己找的没经过她同意吧。可不管怎样,进了周家门就是周家的人。别说亲家是当初的老部下,就说人家能答应自家那种不合理的要求,这桩婚事到什么时候都得算数。

  农村人怎么了?他老周家原先也是农民出身。穿了几天军装住了几年楼房,就不知道北了?论身份,尹家是贫下中农;论情分,尹天柱曾经是他的部下,还为他挡过子弹,那是过了命的交情。不冲别的,就冲那丫头是尹天柱的孙女,他孙媳妇这位子谁都甭妄想。

  “爷爷,二妮她还得学习呢,我没事,不用她照顾。”周百川有些着急的道。能上军校的机会多宝贵啊,耽误了学业事小,万一不能顺利毕业,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了,他冷眼旁观感觉妈妈好像对二妮有些不喜,话里话外好像是想让他悔婚。那怎么能行?做人不能背信弃义,君子有所为而有所不为。如果二妮现在来了,不受妈妈的气才怪。爸说过,媳妇娶来是要疼的,不是让她受气来的。所以,自己的媳妇自己疼,趁着养病期间,先把妈妈给安抚好了。等说通妈妈接受二妮后,再让她们俩见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