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深红深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事情原委

深红深蓝 邹小飒 2129 2020.03.19 11:25

  周强在家中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不安,很害怕马大爷的意外是由于抽烟引起的。要果真如此,周强不敢想象自己将要背负的责任,毕竟他还是个小孩子。周强转头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的母亲,懊恼找不到机会下楼。

  派出所的民警、医院的护士都到了。民警勘查了现场,拍了些照片,又用透明袋子装走了一个矿泉水瓶。民警示意医院这边可以带走遗体了,护士们这才拿着担架在周围邻居们的帮助下,将老马遗体运上救护车。几个民警刚要上车,宋父赶了过来拉住一个民警的衣袖说道:“警察同志,您看这大概是什么情况?”

  “初步判断是自杀,具体的还拿采集到的物证进行判断。”

  看着警车疾驰而去,邻居们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说不出话来。

  白大爷在一旁突然想起什么来着一拍大腿说道:“老马好像留下遗书了。”

  “这个咱们也不好拿来看吧,毕竟人家私事儿。”高大爷一旁嘀咕道。

  “也对啊……”周围的邻居应和着。白大爷的媳妇陈光丽素来和老马媳妇常淑红交往密切,无话不谈。陈光丽站在人群里左看看又看看,想着此时还是自己出来说句话吧。

  “大伙儿也别急,我去老马媳妇家帮她顺顺气,再问问到底咋回事儿。”

  大伙儿把目光注视到陈光丽的身上,不约而同想着也只能这么办了。

  “陈姐,我陪你去。”宋茜母亲说道。

  “我也去吧。”三楼孙大娘也是这般说道。

  随后众人有上班的就上班去了,家里有活儿的就在家忙活自己的事儿了。周父和宋父在单元楼下抽着烟,说着老马的事儿。

  “老马这辈子不容易啊!赶上退休了,遇见这个病,死了好,不遭罪了。”周父叹了口气道。

  宋父揉了揉脖子,低声说:“马大哥瘫了的这段日子没怎么见他儿子啊。”

  “老马这些年吭哧吭哧地干,省吃俭用挣点儿钱都给他儿子花了。小宋,人家有些事儿我不方便讲。操他妈的,这几把儿子没良心啊,老马白几把养活他了。”周父有些生气了深吸了一口烟。

  宋父把抽完的烟头丢到地面上用脚碾了碾,说道:“就剩常姐一人儿了,看来出殡啥的也得大伙儿帮忙张罗张罗了。”

  “那倒没啥,这么多年邻居了也是应该的。”

  “周老哥,你说到底只为啥啊?我昨天下班看着他还好好的呢?”

  “老马也早有寻死的念头,那药估计早就备下了,昨天晚上不定遇着啥想不开的事儿了。等你媳妇回来了,咱们就知道了。”

  “也是。”宋父点了点头。

  ……

  围着刚刚痛失爱人的常淑芬,宋母、陈光丽,孙大娘和刚下楼瞧瞧的周母反反复复地说着安慰的话。不管如何,常大娘的眼泪依旧止不住的往下落。

  周母看着于心不忍说道:“常大姐,你心脏不好,可是要注意身体啊。”

  “我也是不想活了。”常大娘悲戚地哭诉。

  “您可别这么说啊!”宋母挽着常大娘手臂。

  “妹子,昨个儿咋回事儿啊,我买菜回来见马大哥还是好好的呢。”孙大娘说道。

  “是我命不好啊!是我对不起他啊!”

  “您可别这么说啊!”宋母说道。

  “我儿子马明杰大学毕业就留在了广州那边,找了个对象家里条件不错。”常大娘抽泣了几下接着说道:“刚开始都挺好的,两个人谈婚论嫁了。那时候你大哥还没退休呢。女方那边说有房子才能结婚,我和你马大哥商量了一下一咬牙拿出了所有的存款都打给了我儿子。”

  众人听得是迷惑不解但也没有说话。常大娘接着说道:“我们这点钱哪够在广州买房子,这些钱也就算是个首付。之后,我儿子自己贷款了一百多万。这房子的事儿算是过去了。俩人也结婚了,前年有了小孩儿。”

  孙大娘打断道:“这不挺好吗?”

  常大娘又哭了出来“往后就不是那样了,都怪我没看出来啊,儿媳妇不好哇!这儿媳妇没良心啊!”

  宋母问道:“儿媳妇咋啦?不是挺好的吗?”

  “刚开始挺孝顺的,我和你马大哥挺放心的。至从生了孩子,她就变了呀。你马大哥出事儿了瘫痪了,我身体也不好也要吃药,我和你马大哥每月那点养老金紧紧巴巴的。你马大哥大小便失禁,每天一裤子屎尿的,我老了也是伺候不动了就琢磨着雇个男护工。我打听了雇人伺候一个月也不少钱呢,至从你马大哥犯病家里就没存下啥钱,我也实在没办法才跟我儿子开了口。”

  这时,常大娘捶足顿胸地说道:“我儿子电话里跟我说,他每月的工资都还贷款了,自己手里没有钱,家里的存款都是她媳妇挣得。我就让我儿子把电话给我儿媳妇,我儿媳妇接都不接直接让我儿子告诉我家里没有钱。”

  “那房子是你儿子的呀!”孙大娘攥紧了拳头。

  “我也是这么跟我儿子说的。我儿子结结巴巴地跟我说房子写得是他媳妇的名字,没写他的名字。我这脑子一下子就白了。这事儿也有一个多月了,我都没敢跟你马大哥说啊。”

  常大娘再次泪眼朦胧捶足顿胸地说道:“昨天我买菜回来,你大哥又是一裤子的屎尿。我心气儿也不顺,帮着他换衣服的时候摸到了一包烟。我……我就一下子火儿了,问他烟咋来的?他也不说话。我就训他:你都这个样了就不能考虑考虑我嘛!我多累啊!然后没忍住就把儿子的事儿说了,都怪我呀!都怪我!你马大哥才想不开的。”

  周母,宋母对视一眼,脸色都有点发青。他们想到了一种可能。

  宋母说道“大姐,烟您放哪里了?”

  “冰箱上边。”常大娘说完这话才反应过来:“就算是他们买的,也不怪这两个孩子啊,他们都是好心,老马也是憋坏了。”

  周母起身拿下了冰箱上的烟,眼神示意了一下宋母。两位妇女便起身出了门,刚好碰见自家的男人回来了。周母把老马的事儿说了说,又指着“红梅”香烟说:“现在就要弄清这个事儿?”

  宋父哭笑不得地说:“我去叫茜茜。”

  “媳妇,你把周强叫出来。”周父揉了揉眉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