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深红深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切都得自己猜

深红深蓝 邹小飒 2169 2020.04.03 17:12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及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东北的经济是远远领先于中国其他省份的。那时东北拥有比较完善的工业基础比如鞍山钢厂、大连机车厂、沈飞等等,丰富的林业资源比如大兴安岭林场,丰富的矿产资源比如本溪铁矿,丰富的油气资源比如大庆油田、辽河油田,丰富的煤炭资源比如阜新煤矿,适宜农作物生长的肥沃土地比如松辽平原。在全国开展经济建设的浪潮之中,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东三省为了支援全国的经济建设,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据统计表明,半个世纪以来,东北不仅源源不断地为国家输送了大量的钢铁、煤炭、石油、电力、木材、粮食等重要能源和原料,也为各地培养了和输送了大批技术和管理人才。然而,东北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主要大型矿产资源开采殆尽,大兴安岭等主要林场被过度砍伐林业资源严重受损,大庆油田和辽河油田面临枯竭,亚洲第一露天煤矿阜新煤矿被开采殆尽,水土流失的加剧,土地现在也变得不再那么肥沃了。东北为全国输血的背景下,经过改革开放的南方经济得到快速发展,特别是沿海地区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生活在经济发达地区的部分老百姓似乎产生了某种优越感,每当他们谈到东北便指手画脚地调侃那里落后的经济,其中少部分人甚至开始地域黑,无端歧视东北老百姓,笔者想问一问你们的“良心”在哪里呢?

  杨慧的姐姐杨兰原本在朝阳瓦房子镇锰矿上班,那时每个月还能拿到一笔不多不少的工资维持生活。然而就像很多东北的矿山一样,占全国储量11%以上的朝阳锰矿也渐渐枯竭了。锰矿的产量逐年下降,目前已经没有办法给所有职工按量按月开工资了。矿上的领导不得已做出决定,让部分员工“长期”休假,另一部分留在岗位上的职工按原薪资标准的70%开支。杨兰就是“长期休假”的员工之一。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为了解决一家人生计问题杨兰开始学做起菜贩子。进菜,卖菜,算账,风里来雨里去,一个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中年女人在困难面前爆发出不亚于男性的惊人潜力。在杨兰和他丈夫的不懈努力下,生活逐渐有了起色。今年年中他们花了三万多块钱买了辆农用三轮车尝试从老家往凌源这边倒卖粉条等农产品。诚如总书记所言,美好的生活都是奋斗来的。

  “这回你姐没少进货啊?”周父咂了一口白酒说道。

  “进了不少,光是粉条就有一千五百斤,还有三百斤芥菜疙瘩。”周母吃了口蘸酱菜。

  “正好赶上各家屯白菜,腌咸菜的时候。”周父想了想又问道:“瓦房粉条多少钱一斤?”

  “一斤一块二毛钱,咱这边一斤得一块七八。”

  “嗯,走薄利多销的路子呗。”周父闻言点了点头。

  “明天我姐我姐夫还叫咱们去我哥哪里吃饭呢?”周母看了一眼周父。

  “可拉倒吧,你姐你姐夫也挺不容易的,咱们帮衬着点儿也是应该的。这次来不也给咱带了不少菜嘛。你跟你姐说咱们没有哪些说道,明天白天你也帮你姐卖卖菜啥的。”

  “这还用你告诉。”周母夹起一筷子菜放到周父的碗里。

  “他爸,厂里有啥消息没有?”周母若有所思地说。

  周父抬头看了妻子一眼“没啥消息。”

  “我听楼下小张媳妇说,厂子里每个车间都会留些检修人员,也不全都赶到检修中心去。”

  “我也听说有这个事儿,具体厂里还没下通知。”

  “我是想不行咱们也活动活动。”周母指了指堆在厨房里周强大姨送来的菜说道:“送送礼啥的?”

  笑喷出一口米饭的周父,赶忙擦了擦嘴说道:“别扯那没用的,给那帮玩意儿送啥礼啊!就你姐送这点东西,在人家眼里啥也不叫你知道吧。”

  “你就嘴硬吧,我就不信没有送礼找关系的。”周母生起了闷气。

  “反正我没听说谁去送礼,你也别操这门心思,你爷们儿有手艺到哪里都能吃碗饭。”周父骄傲地咧嘴大笑道。

  周强在厨房一边清洗着准备腌制的芥菜疙瘩,一边较有兴趣地听着自己父母的对话。是啊,大人们生活地很艰辛。像周强和宋茜这样每日只是犯愁学习或者活动排练的孩子来说,生活简直太过幸福。或者多少年之后,周强和宋茜都长大成人参加工作了,两个人那时再回顾现在他们正烦恼的事情也一定会付之一笑吧。

  ……

  用“焦头烂额”四个字来形容班主任李老师的神态正是恰如其分。前两天刚刚解决了班上两名同学的打架问题,今天警察居然找上门来。最让李老师恼火的是当事孩子的父母事先没有告知她,而是直接找到了校长反映情况。这让李老师很难堪。

  校长室内民警小王将祁星父母报警的情况认真地说明了一番。

  “郭校长,事情发展的经过就是这样。我们希望能够询问何兴同学一些当时在网吧里的情况。”

  “我们一定配合派出所的工作。李老师你安排王警官见一下何兴同学。还有,对于周强、宋茜同学对祁星同学及时的救治行为要做出表扬。祁星的父母,学校这边一定全力支持孩子的。关于孩子医药费的事儿,咱们在沟通协商一下。我觉得现在大家都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咱们一起先把问题解决好。”郭校长认真地说道。

  “好的,好的,请领导放心。”李老师赶紧表态道。

  李老师带领祁星的父母,民警小王来到了六年一班的教室。李老师在家长和民警面前强压住火气,对着班级里的众人说道:“何兴,你出来一下。”何兴似乎也想到了祁星的事儿自己躲不开干系,叹了口气便起身朝教室外走去。就在何兴快走到门口之际,看着这几天给自己添很多麻烦的学生,李老师多少泄出来一点火气以训斥口吻说道:“这两天咋啥事儿都有你啊!警察来了,问你什么你就实话实说。”

  何兴垂头丧气地“嗯”了一声。

  待何兴出了教室门,班级内“轰”的一声炸开了锅,同学们三五成群地猜测何兴被警察带走的原因。周强看着似曾相识的场面,心想不知在座的哪位编剧家能编出最离奇曲折的剧情来。

  同桌王彬低声问向周强:“何兴,出什么事儿了嘛?”

  周强托着下巴认真回答道:“不是何兴,是祁星。祁星昨天被车撞了?”

  “啊!?”王彬惊叹了一声又有些疑惑“那为啥找何兴啊?”

  “想知道?”

  “嗯……”

  “就不告诉你!你自己猜去。”周强学着宋茜的样子轻佻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