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跃乾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十年之约

武跃乾坤 龙冷少 3610 2019.12.09 11:30

  龙应钦看着他的花狐皮囊暗器袋,笑道:“不知苍耳翁的暗器功夫是否有精进,若是一会儿在下不敌还请阁下手下留情”

  那名叫苍耳的老人用手摸了摸腰边的暗器袋,低头忽地瞥见那皮囊边缘金丝绣织的图案,当听到“手下留情”四字的时候,眉宇间似乎凝结着千重往事而不忍回首。

  “凡事你要手下留情,得饶人处且饶人,心存善念,践行美德,久而久之,不论你之前做过什么,别人都会原谅你的,你说是么?”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窗外下着瓢泼大雨,妙姑就坐在他的对面,中间燃着一只油灯,昏黄的灯光映着惨白的窗纸,灯下两个人影久久对立默默无言。

  苍耳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此时每说一句话都会深深地刺伤妙姑的心,更重要的是他今晚必须得走。他是一个男人,他言行必践,他的其他六位生死与共的兄弟还在约定的地点等着他。

  他不敢看她的眼神,那眼神里波光粼粼仿若洞庭湖三万六千顷碧波,洁净清亮没有一点杂尘,脱俗清丽可以祛除万种邪恶,时至今日,苍耳都无法忘却那晚她的眼神。

  “可以不走么?”,她几乎是用央求的声音这样问道

  他还是低着头,好像是一个被先生责罚的书堂学生。

  “可以么?”,她又问道

  见他还是什么也不说,她望着窗外下着的大雨,幽幽道:“只要你退出江湖,不再刀尖舔血,死里逃生,我们可以找一处风景绝佳之地隐居起来,不过问江湖是非,不管顾四季变迁,我们可以生好多好多的孩子。每天早晨起来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地升起来就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每天晚上看着夕阳西下漫天红霞殷红如血,看着我们的孩子满山疯跑,与蝶花起舞,与绿水同醉,然后一天天地慢慢长大,我们一天天也慢慢老去,你说不好么?”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眼神悠远似乎已经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正在春花灿烂的午后望着满山碧翠而发呆。

  “我……我……”,他实在不忍破坏她幸福的遐想。

  他骨子里也向往这样的生活。这么多年来,他见到的死人太多了,他见到的鲜血也太多了,每当锋利的刀芒割破皮肤,汩汩的鲜血如泉涌出的时候他就害怕,他害怕有一天他的项劲也被别人这样割破,然后他的尸体倒下,昏鸦齐下,万喙齐啄,血肉殆尽,徒留白骨……

  可是……

  若不是他的其他六位兄弟,他的这条命岂不是早就没了?

  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七人的命运早就连接在一起了,若是分开,仇家追杀可一一击破,只有他们七个人的力量联合在一起才可以抵御万难。

  雨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小了,油灯‘嗤’的一声,火苗又蹿高了一些。

  马厩里的马一声惊嘶,打断了他们所有的遐思。

  妙姑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她还是强作欢笑地道:“墙上有油纸伞,外面还下着雨,出去别淋着”

  苍耳站起身,他知道他的兄弟都在等着他,他们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男人必须要去做的事。

  当然妙姑也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事,她不希望他瞒着她,尽管他不想让她担心,所以他还是告诉了她。

  “你去吧,我在菩萨面前烧香祈祷万福平安,这个花狐皮囊你带在身边,我前几天去庙里开过光的,可保你平安”,说完她就回里屋了。

  他拿起皮囊揣在怀里,也放在他的心里。

  在他走之前,她再也没有出来过。

  他走了,在疾风骤雨中骑马前行,他不让自己有任何杂念,在大战前夕,人不应该有私心杂念的,那只能是死亡的催奏曲。

  可是那一战,他们七人败了,从晨起战至晨昏,从山巅战至平原,从真力充沛战至气力尽竭,面对武林七大门派的顶尖高手,他们败了,他们真的败了。

  原本不该原谅他们这七个“武林败类”的,他们作恶太多,血腥太浓,手上的人命太多了,他们即使死一百次、一千次都难以弥补其所犯下的罪过。

  他们在那一刻悔悟了,他们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以剩下的余生去尽力行善,弥补罪过。

  为了表示他们的决心,他们每人自断其身体的某一器官,当他们亲自挥刀看到鲜血从自己身体里冒出来的时候,他们也知道了别人的痛苦。

  从此,他们就退出了中原,到了塞外。广袤的沙漠,胡烟弥漫,看到匈奴骑兵欺负残害边塞的人民,他们挥刀斩杀,他们杀的痛快,杀的淋漓。

  ……

  ……

  ……

  当听到龙应钦那句“手下留情”时,他想起了妙姑,想起了自上次一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她已不在以前居住的地方,她去了那里呢?

  他方始抬头看了龙应钦一眼,缓缓道:“龙大侠剑法宇内无双,我这几枚飞镖何足挂此,龙大侠太过自谦了”

  接着他咳嗽了几声,一字一句道:“我在袋子里共有一百零八枚暗器,上面都涂有同一种剧毒,在十丈之外,龙大侠若是能够躲得过的话,今年就算我输了,若是龙大侠躲不过的话,解药我就放在一丈之外的树干上,龙大侠可随时去取,怎么样?”,说着他轻轻地拍了拍皮囊暗器袋。

  “这样听起来真的不错,和十年前一样,只不过十年前苍耳翁用的是三十二种暗器,今年用的是一百零八种”,龙应钦道

  他接着又说道:“三十二种暗器我可勉强应付得来,这一百单八种暗器估计是没有可能了”

  “而且这上面涂有的毒药即使服了解药也难以保证身体不会留有残疾,所以龙大侠想清楚了”,苍耳缓慢地道,好像生怕他听不清楚一样

  龙应钦微微一笑,道:“苍耳翁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龙某也听得很清楚了”

  苍耳挺了挺佝偻的腰,艰难地摸了摸只有半边的鼻子道:“那龙大侠仔细应着了,暗器可不长眼睛”

  龙应钦道:“谢谢提醒,出招吧!”

  雪花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鹅毛般轻盈地飘落在山顶,从远处而来的风声穿过树梢呜咽凄凉。他们每一个人的身边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白雪,在暗黑的夜里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只见苍耳探手入怀掏出一个黑紫色的小瓶,向着一丈之外的一颗雪松的树干上扔去,小瓶穿过飞扬的雪花竟然稳稳当当地停在了雪松的一处横着的树杆上,没有掉落一片雪花,好像是经人轻轻放上去的一般,这手功夫没有力道的恰如好处是绝难做到的。

  龙应钦几乎要拍手称赞了:“精彩精彩,由此可见苍耳翁投射暗器的功夫又精进了不少”

  苍耳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低喝一声“注意了”

  这句话刚说完,他的花狐皮囊袋已如苍鹰张开了翅膀一般,袋中的所有暗器像是安了机簧一样黑压压的一团向龙应钦飞去,仿佛霹雳闪电般迅捷。

  龙应钦倒纵贴地飞跃到十丈开外,同时剑已出鞘,匹练般划出一道光幕,但听‘叮叮’数声轻响,有几枚暗器已借着他剑的力道反射了回去,其他的无一例外全都钉在了龙应钦的身上。却说那反射回去的几枚齐刷刷地向仍在原地站着的苍耳翁脸上射去,暗器细小如牛毛一般,等到暗器穿过飞扬的雪花划破夜的气息掷射而来的时候,苍耳翁想躲已然是来不及了。

  暗器在据他的脸还有几寸远的时候,他几乎可以听到暗器划破风声刺入他皮肤,深入他骨髓的声音。

  他了解自己的暗器就像了解自己的身体一样,他知道那种细小的东西进入到皮肤以后就会像花一般地盛开,若是一旦被射中的话,想再取出来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这也是他这十年来练就的最歹毒的一种暗器。

  他本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会用这种暗器的,他已不想再杀人了,可是当面对龙应钦这样强大的对手时,人类本能的一种反应油然而生,他一定要击败他!

  龙应钦倒下了,他也快倒下了。

  这难道叫自食恶果么?

  就在他的脑海里飞快地转过这些想法的时候,但听空气中一声更大的尖锐声响起,这尖锐之声刺痛他的耳膜,但见一柄匕首如闪电一般飞过他的眼前,飞向他的数枚暗器被尽皆击落,继而匕首‘嗤’的一声插在他脚下的雪地上。这一切都是转瞬间的事,笔者自然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苍耳的身子一软,吓得蹲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那柄匕首是龙应钦抛出来的,此时龙应钦拍了拍身上的雪花站了起来,还是面带笑容,他这种人好像从来都没有痛苦一样。

  当确定龙应钦没有事的时候,苍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其实刚才当他掷出暗器的时候他就开始后悔了,他不该用这种歹毒的暗器去对付他。

  只见龙应钦从胸口处取出两片磁力吸盘,所有的暗器都吸在上面。

  其他的六位老人此时也惊呆了,他们一起凑到苍耳的身边询问有没有事。

  而苍耳却盯着远处的龙应钦道了声“谢谢”

  他艰难地说出这两个字。

  也许他从来都没有对人说过这样的话。

  因为他觉得其他人都不配。

  像龙应钦这样的人绝对配,绝对!

  “谢谢”,其他人也看着龙应钦说道

  龙应钦还是微微一笑,像一个害羞的少年一样。

  “七怪”之首名叫铁开,老二叫余雀,老三叫钟杉,老四叫苍耳,老五叫管殇,老六叫谷天,老七叫月十。三十年前祸乱江湖,滥杀无辜,为天下人所不齿,后来由少林牵头,约集武林七大门派的顶尖高手于泰山之巅玉皇顶大战三天三夜,七怪落败,悔痛过往,后退出中原武林,久居塞外。

  铁开看着夜色中悠远的苍山,过了良久忍着痛苦缓缓说道:“今年我们又输了!”

  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得多大的决心呀,像他这种人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也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龙应钦感到很意外。

  “你们并没有输”,龙应钦道

  “龙大侠不但剑法无双,而且宅心仁义宽厚,就凭这点,我们就已经输了”,铁开道

  “后会有期”,当铁开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其他五位老人已扶起地上的苍耳,之后七人慢慢地向山下走去。

  风雪仍未停止,黑暗渐渐隐没了他们的背影,龙应钦望着他们逐渐远去消失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这种孤独来自于灵魂深处。

  风声加急,冻雪尤厉,龙应钦又把那顶灰白色的呢绒帽戴在头上,慢慢地向山下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