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 我讨厌交际

从艺术家开始 2446 2019.08.25 11:46

  “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里的铁佛寺很出名吗?”

  这个时候,虞驰有些奇怪,不过还是解释道:“这个镇子有个非常出名的铁佛寺,我父亲来县城参加文化节的活动,然后他的几个老朋友知道了,就盛情邀请他过来参观。”

  “盛情难却,他就过来了。”

  虞驰耸肩道:“不过看场面,比想象中的热闹,又是录像,又是摄像的,还安排了记者采访,确实有点古怪。”

  一瞬间,白叶与陈大器对看了一眼,顿时了然于胸。

  “奸诈啊。”

  陈大器哼声道:“这是要借虞教授名气,吸引关注量。”

  “奸诈什么呀?”

  虞驰自然是莫名其妙。

  白叶把辛七月的事情一说,虞驰顿时笑道:“这不怪我父亲,主要是人家镇长有头脑,而且镇子的村落中,还有远近闻名的铁佛寺,这可是很大的优势。如果你朋友的镇子,也有类似的名胜古迹,我也可以帮忙,说动我父亲过去走一趟。”

  “……就是没有,他才为难啊。”陈大器摊手,无可奈何。

  “那就没辙啦。”

  虞驰笑了下,就招手道:“走了,我们也跟上吧。”

  三个人吊在大部队后面悠哉慢行,白叶趁机打量村子的情况。发现这个村子,整体布局干净程度,肯定没办法与改造过的文村相比,但是贵在天然、淳朴。

  台阶小路布着斑斓的青苔绿藓,无名的小花小草点缀其中。

  一个个住宅,或是相互椅墙而建,或是间断隔开,形成一条条古老小巷。

  屋檐下,蛛网泥窝,偶有燕子绕梁。

  门前屋后,基本有参天大树,繁茂的枝叶,形成一片片树荫。人在树下走过,一缕缕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环境清幽,到处是岁月遗留下来的痕迹,充满了难言的韵味。

  这样的地方,看起来自然很美。

  就是不知道,居住在这里的百姓,又是什么想法呢?

  白叶目光一转,却也没看到村民,可能都跑去看热闹了吧。村子本身就已经空了,现在基本是商家在运营。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主要是他在村落中,看到了好几家客栈、民宿、餐馆。

  商业化的元素这么浓郁,也可以说明一些情况。

  白叶一路打量,慢慢走来到了山脚下。一条蜿蜒的羊肠小道,直接通向山顶。在树木茂密的半山腰间,隐约可见碧瓦飞甍。

  所谓的铁佛寺,应该就在那里啦。

  山不高,再走几分钟,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宽坪。

  寺院山门,矗立其中。

  山门上,铁佛寺三字,也有几分金碧辉煌。

  阳光下,鎏金闪耀,映着山林草木,斑驳中有些许静谧气息。

  前面的大部队,已经经过了山门,走进了寺院中。

  白叶看了眼,忽然在山门边上的台阶坐下,然后挥手道:“我累了,休息一下。你们别管我了,跟上去吧。”

  “才几步路呀就累?”

  虞驰瞥了一眼,跟着迟疑了下,也在边上坐下来:“我也喘口气。”

  “你们两个……好弱啊。”

  身强力壮的陈大器,呼吸十分顺畅,一点疲劳的感觉都没有。所以对于两人的劣质体质,表示了严重的鄙视。

  不过他立马发现不对,不管是白叶还是虞驰,基本是气不喘心不跳的样子,额头脸上更是没有丝毫的汗迹,这叫累?

  陈大器皱眉,不解问道:“好端端的,干嘛停下来?”

  “闷热,我吹个风。”

  白叶另外找了个借口,虞驰深以为然,赞同道:“阴凉阴凉再说。”

  陈大器再看不出蹊跷来,他就是个傻子。一瞬间,他也跟着坐下,奇怪道:“你们两个……是不是不想去凑热闹?”

  “没有的事。”白叶矢口否认,抬头望天:“我只是发现,山里的风景很美,我被深深吸引住了。”

  虞驰低头看地,附和道:“云真白啊。”

  “……”

  陈大器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就在这时,僻静的树丛中,忽然传来阵阵声响。三人连忙看了过去,只见灌木涌动时忽然冒出来一个人。

  一个背着竹篓的老人,他衣衫褴褛,戴着一个破帽,手里拿着木叉,好像拾荒者。他全身上下不怎么干净,看到路边的三人,也有一些惊讶。

  不过老人的注意力,也没在三个人身上。他的目光一扫过去,就看向了山门,然后把木叉扎在路面,双手轻轻合十。

  一瞬间,白叶的视线,立即固定住了。

  老人的双手皮肤黝黑,十分的粗糙干瘦,筋骨分明,又仿佛有细细的伤口。他轻轻一拜,就重新拿起了木叉,再次钻进旁边的树丛。

  灌叶摩挲,声响从大到小,再逐渐消失。

  这过程很短暂,却有点奇异的气氛。

  三个人都没说话,直到山门之上,有人奔行下来叫唤道:“三位……虞老叫你们,让你们快点跟上。”

  得……

  躲不开啦。

  虞驰起身嘀咕,“我讨厌交际!”

  白叶还坐着,在发呆。

  等到陈大器叫他,他才梦醒似的站起来,开口道:“陈大器,一会儿有麻烦,你记得自己顶上去,别拖累我啊。”

  “啊?”

  陈大器懵了:“什么意思。”

  “陈师弟,你的眼力介,真是有待提高。”

  虞驰看不过眼了,忍不住吐槽道:“你真当一堆人来这里,就是单纯的参观铁佛寺吗?难道你刚才没有发现一堆人之中,有一些人带的东西齐全,可谓是有备而来。”

  “诶?”

  陈大器愣了,他真是没注意这些细节。这时候在虞驰的提点下,他也不得不承认,在观察力与阅历上,自己确实比不上两人。

  白叶也跟着解释:“类似这种活动,就相当于古代的文人雅会,少不了要吟诗作对。当然了,现代人不精通诗词歌赋,可以换个玩法。比如说……”

  “比如说书法字画什么的。”

  陈大器一点就透,“虞教授是大画家,本身就擅长书法。他的几个朋友,估计也差不多。一帮人聚会,肯定要写写画画。哪怕他们不出手,旁边也肯定有人凑趣当场献技,以便得到名家大师的一句好话,也足够凭此扬名啦。”

  “你的脑瓜子,总算没榆木到底。”

  白叶赞许一句,然后鼓励道:“所以一会儿,就看你大显身手了。”

  “呸。”

  陈大器没好气道:“我又不是画家,更不会书法。难道让我当场揉一团泥巴,捏个雕塑给他们看吗?”

  “不错,不错,有想法,可以考虑。”

  “……少扯淡!”

  两人吵吵嚷嚷,也登上了山寺。

  半山腰,几座大殿,逐级修建而成,颇有层次感。抬头高望,也能感受到寺院建筑雄浑的气息,庄严肃穆。

  在大雄宝殿中,一尊铁铸的佛像,布满了斑驳的痕迹,似锈非锈。

  沧桑感,荒凉感,映入眼帘。但是佛头慈悲,慈眉善目,视线低垂。白叶微微抬头观望的时候,恰好与佛眼视线接触。

  那么一瞬间,他仿佛穿越了时空,见证了岁月的沧桑变化,内心波涛涌动,最终却犹如眼前的古佛一般,经历再多的风雨,却始终岿然不动,一片安详。

  时间过了许久,又或许只是瞬息,白叶就偏过了目光,转头道:“佛头不错,回头你照样子做一个。”

  “……对佛不敬!”有人批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