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等一个机会

从艺术家开始 2341 2019.08.22 11:37

  “文化自信!”

  就是这四个字,让虞驰豁然开朗之余,也忍不住摇头,皱眉道:“爸,这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小小的艺术形式而已,有必要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吗?”

  虞蒿闻声笑了笑,轻声道:“不是高度的问题,而是根深蒂固的信念。想我们国家上下五千年历史,为我们留下了文化自信的雄浑底气,而支撑这一底气的是诸子百家,瓷器、丝绸、茶叶、书法、国画、戏曲、造纸、印刷、指南针、火药……”

  “这么多艺术形式,可谓是冠绝世界。这些数不尽的好东西,普通人穷尽一生精力都研究不透,喜欢不完,哪里还有心思去理会不伦不类的玩意呀。”

  虞蒿言辞之中,充满了自豪、自信。

  虞驰撇嘴,有些认同,也有些不认同:“你怎么不说西方的音乐、建筑、雕塑呢。对了,还有油画,也在我们国家扎根发展了呀。”

  “因为我们包容,不固步自封。”

  虞蒿笑道:“我们国家自古以来,就是集百家之长,汲取诸国、各民族的精华,然后相互融合、同化,最终变成了我们自己的东西。”

  “西方文化有可取之处,我们自然要引进来,学习人家的长处。但是你也要注意到,引进来的文化,其实也缺乏了群众的基础。”

  虞蒿慢声道:“不管是音乐舞蹈,还是建筑雕塑,或许可以流行、兴盛一时,但是在这个国家土生土长人们,受到了文化熏陶的百姓,最喜欢的还是自己国家的文化艺术。”

  “最简单的例子。”

  虞蒿问道:“春秋大拍会,成交价格最高的是油画,还是国画?在市场上,到底是红蓝宝石钻石受欢迎,还是传统的翡翠美玉销量高?还有普通百姓,他们最向往的是高楼大厦,还是园林庭院传统古宅?”

  “……”

  虞驰沉默了半晌,才憋闷道:“爸,这话题太高端了,我不参与讨论。我现在只想知道,以油画的形式,表现国画的意境,这路子行得通吗?”

  在说话之间,他的眼睛流露期盼之光,仿佛燃烧的火焰。

  “傻小子,你还不明白吗?”

  虞蒿无奈叹道:“在大航海时期,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交汇,我们学习了人家的音乐、建筑、数学、雕塑,人家也可以反过来学习我们的文化啊。”

  “你以为几百年间,天底下只有你一个聪明人啊。西方的一些画家,受到了我们国家文化的吸引,也尝试过以油画的形式表现水墨画的精髓。”

  “结果怎么样?”

  虞驰追问,有点紧张失望,又有点希冀。

  “失败了。”

  虞蒿淡声道:“一方面是文化的原因,毕竟让外国人学习我们的文化,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更不用说彻底打破文化的桎梏,化为己用。”

  “另外一方面则是市场的遇冷。”

  虞蒿解释道:“写意国画的精髓,就在于水墨的变化。大家已经适应了在雪白的宣纸上挥豪泼墨,书写黑白淡雅的意境,对于油画浓艳的色彩,也有些接受不了。”

  “再说了,就算有人喜欢色彩浓艳绚烂的画,不是还有重彩工笔么。许多工笔画的色彩,也与油画没什么区别。”

  虞蒿微笑道:“如果不是工笔画的形式比较平面,油画比较立体,恐怕市场上已经没有油画的立足之地啦。”

  虞驰还是不死心,又问道:“那么国人学油画呢,身兼东西方文化两家之长,也不能打破桎梏吗?”

  “我不是说了么,市场遇冷。”

  虞蒿摇头道:“在油画中营造具有国画特点的传统意境,这事说得轻巧,做起来难啊。关键是有人做了,却得不到市场的认可。”

  “我记得好些年前,有个画家做了一个实验。同样的主题,他以国画的形式画了作品,然后再以油画形式画了一遍。两幅画拿到画廊寄卖,结果国画当天就高价卖出去了,油画挂了一个月,才以低廉的价格出手。”

  “尽管只是以偏概全,但是也侧面说明了,油画写意的形式,得不到大众的认同。其实不仅是油画写意遇冷,另外也有人尝试过水墨抽象画,一样是没市场。”

  “毕竟国画的形式,经过千百年的积累,一代代人的努力,已经形成了独特的审美情趣,讲究物象在似与不似之间,脱离了这个标准,注定是冷门、小众,成不了大气候。再有才华天赋的画家,如果方向选错了,无论怎么努力,都不会有收获。”

  这是提醒,也是警示。

  虞驰不说话了,转身道:“爸,我去吃饭了。”

  “……”

  虞蒿目送儿子离开,轻轻摇了摇头,又继续看书。

  这事对他来说,无非是生活中的小插曲,就如同翻篇的书页,过去了就过去了,不需要再放在心上。

  但是今晚对虞驰来说,却是辗转反侧难眠的一夜。

  第二天早上,他连早餐都没吃,就匆匆忙忙来到了文村,再次造访白叶。

  敲门,报名,顺利进入宅院。

  白叶才睡醒,还有几分困意,打着阿欠斜视虞驰,吐槽道:“你就这样来呀?”

  “不然呢?”

  虞驰错愕,没明白意思。

  “大清早来敲门,我以为你要给我送礼呢,白欢喜一场。”白叶引着虞驰走进了客厅,要知道他平时没事,一般要睡着中午才自然醒。

  这是有钱人的生活,朴实无华且枯燥。

  “茶没了,喝水吧。”

  客厅中,白叶软在沙上,不怎么想动弹。

  虞驰也不尴尬,反而重重点头道:“没错,你说对了,我确实是来送礼的。”

  “诶?”

  白叶愣了下,上下打量虞驰:“礼物在哪里?”

  虞驰郑重其事道:“我要送你泼天的富贵,以及一个载入画史的机会。”

  “你……”

  白叶愣了,迟疑道:“我这里有小柴胡,你要不要来一泡?”

  “我没发烧,不是在说胡话。”

  虞驰脸一黑,然后严肃问道:“你甘心吗?”

  “什么?”

  白叶不解其意。

  “一年前你身陷危机,人人喊打,甚至被迫无奈,烧毁了自己所有画作。就算现在你另辟蹊径,通过雕塑成功翻身。但是心里的创伤,真的已经抹平了吗?”

  虞驰话里也有几分挑拨的意味,“我不相信,你对于这事,会一笑置之。我也不相信,你从此专注雕塑,与画坛彻底决裂。难道你就不想,在画坛上演王者归来的好戏,给当初嘲笑你的人最沉重的打击?”

  “……不想。”白叶摇头,仿若咸鱼。

  “不,你想。”

  虞驰逼近,肃然道:“不管是谁,在经历那种事情之后,心里肯定会感到憋屈、郁闷,肚里积压着一团火。我知道,你一定在等一个机会……”

  这话好熟悉呀。

  白叶忍不住顺势道:“是啊,在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要证明我比别人了不起,我只是要告诉大家,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