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天下无马

从艺术家开始 2412 2019.08.08 21:08

  刺耳的声音,还有绚烂的火星,就在空荡荡的宅门中闪现。

  这是什么地方?里头的人在做什么?

  陈大器的心中,不禁浮现疑问。他多少有点好奇心,忍不住驻足打量。只见宽大的宅院,布局很像传统的四合院,但是又比四合院更高大、简约。

  没有斗拱、屋檐、瓦当之类的东西。

  但是门墙镂空,一些花式的叠砖却保留了下来。

  当然这些零碎的细节,也不算是关键。最吸引陈大器关注的,却是宅院正中间,那高大的主屋中,两二层楼全部打通了,屋顶以透明玻璃覆盖,形成了一个穹顶天窗。

  阳光汇聚下来,使得主屋十分的明亮、通透。

  让他更惊奇的是,亮堂的宽敞主屋,也布置了许多仪器。有天吊,加工机床,还有3D打印翻模设备,坩埚炉子等等。

  这分明是个工作室嘛。

  谁的工作室?

  陈大器按捺不住好奇,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然走进了宅院。当走进主屋的时候,他才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冒失了。

  他才想转身离开,却又听见主屋附近的房间中,传来了刺耳的声音。

  一片片火花,就在那个房间迸溅出来。

  这是在干什么?

  陈大器告诫自己,只看一眼,看一眼就好,然后马上就走。

  他脚步挪动,走到了房间门口探望。乍看之下,只见房间应该是创作室,一个戴着防护面罩的人,正在打磨东西。

  金属配件与金刚砂轮摩擦,一片星火绚烂。

  “这个是……”

  陈大器看了眼,目光就固定了。

  他觉得奇怪,那个人似乎在打磨一根针?反正在他看来,打磨的东西又细又长,和缝衣服的针差不多大小。

  还有就是,在那个人旁边的工作台上,也放了不少奇奇怪怪的配件。

  这些配件都不大,整齐排列在台上。

  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用途。

  应该要组装的吧。

  咔嚓!

  在陈大器琢磨之时,却见那个戴面罩的人,已经停止了工作。对方回头望来,陈大器尴尬了,他手足无措,开口要解释什么,却说不出话来。

  要说什么?

  无意打扰,敬请见谅。

  还是说对不起,我和朋友走散了,来讨杯水喝。

  或者……

  在陈大器思绪飘飞之时,那个面罩人却没有赶他,只是拿着打磨好的“针”,走到了工作台的旁边,开始摆弄配件。

  正如陈大器所料,台上的配件可以组装。面罩人的手很灵巧,在他的组装下,一件件零碎的东西,慢慢整合起来,逐渐成型。

  这期间,陈大器想走,又犹豫。

  毕竟打扰了人家,好歹要道歉再离开嘛。

  嗯,等下再说对不起。

  陈大器安心看下去,才片刻工夫,零零碎碎的配件,就变成了一架精巧的车。

  咦。

  陈大器有些意外。

  这金属构件组装成的车,自然不是汽车,而是古代马车的形制。古代有个词叫宝马香车,或油壁香车,说的就是这种马车。

  这种车,很像是轿子,四方似盒,有顶盖,底下两车轮。

  做工精巧,模样精致。

  陈大器是内行人,注重的不是车形的精美,而是一堆构件组装严丝密合,没有出现半点纰漏。要知道,这可是纯手工铸造、打磨的啊。

  构件与构件之间,却不松不紧,仿若齿轮般契合。

  这可是极强的把控力,精确到分毫。

  问题在于……

  陈大器左右看看,忍不住开口问道:“马呢?怎么光有车,没有马?”

  这么精巧的铜车,再配一匹铜马,就是完整的马车摆件。

  纯手工打造,上色喷漆之后,至少价值上千。反正就陈大器自己而言,肯定觉得花一两千块钱买这种精美工艺品,一点也不吃亏。

  相比价格好几万,又能产量的“手办”,铜马车的工艺,更值这个钱。

  “为什么要马?”

  面罩人开口了,声音有点熟悉。

  但是陈大器也没多想,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没马不成套啊。”

  “问题是,天下无马啊。”

  面罩人的声音,多了几分笑意。

  这时候,陈大器终于感觉不对了,他心头一突,急忙退开两步,“你……”

  “我怎么了?”

  白叶摘了防护面罩,笑眯眯道:“虽然说先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但是千里马自己,非要拒绝伯乐的赏识,宁愿骈死于槽枥之间,有啥办法呢?”

  “你你你……怎么会这里?”

  陈大器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啦。

  “这是我的工作室,我不在这里,能去哪里?”

  白叶忍不住吐槽:“中海的房价,你又不是不知道,寸土寸金。我想租个地方搞工作室,在市区找了好几天,单是租金就上百万一年,我脑残才干。”

  “所以没办法,只能在郊区找了。”

  白叶乐道:“最后找到这里来了,地方足够大,租金又不贵。最重要的是,村庄人不多,挺冷清的,工作的时候不扰民。”

  “……”

  陈大器听不下去了。

  对他来说,这是炫耀,红果果的炫耀。想他与白叶同龄同届同班,他还在学院读研究生,对方已经开起了工作室。

  这差距……

  陈大器怒了,甩手就走。

  但是走到门口,一阵风吹了过来,让他冷静了下来。

  白叶居然没拦着,这让他有点奇怪。

  陈大器皱眉,止步,回头,却看到白叶灿烂的笑脸,坐在椅子上喝茶。在他回看的时候,还举手友好打招呼。

  “哼!”

  陈大器重重跺脚,却没有离开,反而重新走了进去,质问道:“你处心积虑,把我引到这里来,到底想干嘛?”

  他终究不笨,冷静下来一琢磨,就知道今天的事不是巧合。

  白叶不答反问:“你觉得我的工作室,还差了什么吗?”

  陈大器一听,目光不由得游动。

  一个雕塑工作室,按功能区分,需要有放大室,翻模制作室,创作室,工作设计室、辅助设计室,储藏室等等。

  另外厨卫、餐厅、宿舍,肯定不能少。

  可以说,需求不小。

  陈大器扫视一圈,不得不承认,白叶的工作室,基本满足了条件。尽管不能与学校相比,但是就个人工作室来说,已经算是绰绰有余。

  “花了多少钱?”陈大器问道,也动了心思。

  作为雕塑专业的学生,谁不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啊。

  “两百万,只多不少。”

  白叶两根手指头,是那么的刺眼。

  陈大器目光黯淡,把小心思掐死了。他一个学生党,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

  “所以你不想试试吗?”

  白叶诱惑道:“这可不是学校,搞个创作都要申请、登记,一个流程下来,灵感都快要磨灭掉了。在这里,只要你精力充沛,哪怕日夜工作,也都没人管你。”

  “我说了……不想给你当助手。”

  陈大器声音充满抗拒,却没有立即走人。

  “不是助手啊,是合伙人。”

  白叶拿出了当年忽悠员工的那套话术,勾着陈大器的肩膀道:“加入工作室,不仅有股权的激励,另外你自己创作的东西,也有署名权。”

  “你今年应该能拿到学位证书,也该考虑就业的前景啦。不管是求名,还是图利,或者想实现自己的梦想,这都是你最好的选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