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2章 看到了佛性

从艺术家开始 2387 2019.08.27 12:28

  这个时候,一个老头笑道:“虞兄,这年轻人不错,你的学生吗?”

  为什么有这样的判断,原因也十分简单。因为社会人士,习惯尊称虞蒿为虞老,或者唤他的名号青艾先生,极少人叫虞教授。

  这样的称呼,只有美院的学生,叫的比较多。

  虞蒿放下笔,看了眼白叶,随之温和笑道:“说是我的学生,其实也不错。毕竟是中海美院出来的……白叶,过来见过几位先生。”

  白叶只能走过去,在虞蒿的介绍下,给几个老头行礼。

  这待遇……

  许多人一阵羡慕、嫉妒。

  “白叶!”

  一些人眼里更是在冒火,却知道轻重不敢造次。

  最关键是,他们也发现了,几个老头应该不知道白叶的底细,所以言辞之中基本是嘉许后辈的亲切态度,这更让人郁闷。

  但是又不能去提醒,免得成为打小报告的小人。

  这不行,那不行,真是憋屈。

  不过让众人意外的是,才与几个老头交流了几句,白叶就歉声道:“虞教授,真是不好意思,我和陈大器另外有事,只能先走了。”

  咦?

  又犯傻啦?

  许多人觉得困惑。

  要知道,这可是与几个名家大师,打好交道的好机会。说句不好听的,只要几个老头赏识抬举一下,完全可以少让人少奋斗十几年。

  这样的机会,竟然主动放弃了。

  脑子进水了么?

  虞蒿等人眼中,都浮现一抹惊讶之色。

  不过他们到底是老江湖,表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好。”

  虞蒿更是点头,声音表情如一。

  不要说白叶刚才,才帮他化解了小尴尬,哪怕没有这事,以他的胸襟气度,也不会在意这点小问题。

  另外几个老头,也同样如此。

  他们目送白叶离开之后,又继续鉴赏其他人的作品。

  只不过另外的人,却很难装作若无其事。在看到白叶,真与另外一个人,向山下走去的时候,人群之中难免有几分杂音。

  一些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换我,绝对不走。”

  “是啊,站在旁边,多露脸啊。”

  “指不定还能入镜,上电视加深印象呢。”

  “……当然,也有可能是故意的,不按套路走,会不会更容易让人记住?”

  “好像有点道理哦。”

  “……”

  在嫉妒一个人的时候,人心变得阴暗,从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对揣测对方的一举一动。更何况,还有人认出了白叶。

  “你们不知道他是谁?”

  “白叶呀,那个油画家……”

  “啊,他呀。”

  “他不是改行,去玩泥巴了吗,怎么来这里?”

  “所以才急着走呀,不然的呆会拿不出画来,也要丢脸。”

  “对对对,差点忘记这茬了,他学的是油画。”

  “该……”

  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因为这些人,基本是国画圈子的,他们的作品,全是国画。

  在这个时候,白叶的优势,荡然无存。

  “哼,算他聪明,走得快。”

  “不然的话,他们几位老前辈心里的好印象,恐怕也丢干净啦。”

  “狡猾的家伙……”

  一时之间,不少人觉得,识破了白叶的“用心”,自信心又回来了。

  有了这样的结论,一帮人立即把白叶抛在脑后,又重新集中精力,聆听虞蒿等人的评点,心中充满了期待。

  他们的心情,也随着点评忽上忽下,好像坐过山车一般,起落不定。

  不过大体上,几个老头的评点,还是以鼓励居多。

  久而久之,一些人觉得不对味了。怎么都给好评,都没有批判。谁的作品更好,没办法区分出来嘛。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学艺术的,可不佛系,上进心,企图心,事业心,不比谁差。这不是争强好胜,主要是在新时代下,谁也阻挡不了一个人强烈的表现欲。

  年轻人没有野心,不想成名,不想出人头地,还是年轻人吗?

  他们不要一碗水平端,更想分个高下。

  总之,一些年轻人,有些按捺不住了。他们屡次三番想开口表达诉求,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毕竟枪打出头鸟,第一个说话的,未必有好下场。人心多自私,谁也不想牺牲了自己,然后成全别人。

  不过眼看虞蒿等人就要把作品全部鉴赏完毕,活动接近了尾声。

  一些人面面相觑,知道再不开口,就没机会了。当下他们对视,相互以眼神交流,最终达成了默契,一起上……

  “灵璧先生,青艾先生。”

  冷不防有人叫唤,然后几个年轻人,同时走了上去,在其他人的关注下,他们异口同声询问,“在几位眼中,这些作品之中,当以谁人第一?”

  非常直白的问题。

  其他人愣住了,旋即一阵兴奋涌动。

  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一路评点下来,除了中间虞蒿出现笔误的小插曲,比较有看头以外,基本没有什么爆点,这让大家看得乏味。

  现在几个年轻人,主动挑起了导火线。

  简直就是……大快人心。

  “哈哈。”

  听到这话,虞蒿等人也笑了,自然不会生气。

  因为他们也年轻过,自然明白年轻人的心理。不过正当他们开口要说些什么之时,在山腰路口方向忽然涌上来一群人。

  这热闹的动静,自然也让山上众人错愕,纷纷回头观望。

  又怎么了?

  众人惊讶中,那些人走到了上山,却是一群和尚。更让人侧目的是,这些和尚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一个披着红黄袈裟的老和尚。

  这又是什么情况?

  众人愣住了,有些迷茫。

  “……福生大师。”

  然而这时候,一个老头十分惊诧,疾步走了出去。他避开了一群和尚,走到了袈裟老和尚的身前,又惊又疑,非常不解:“大师,你这是……”

  不在寺里清修,跑来凑什么热闹?

  这个时候人群之中,才传出了阵阵惊呼声,却是一些人也认出来了,眼前的老和尚分明是铁佛寺的主持,福生大师。

  这可是当地,比较有名的高僧,威望较高。

  “我有事相求。”

  福生大和尚开口,声音有几分低沉,却十分的悦耳,隐约有一些韵律感。他笑了一笑,也没有深入解释的意思,直接转移了话题:“灵璧先生,听说你们鉴赏书画。恰好我在机缘巧合之中,得了几幅画,现在想请你们,替我品鉴一二。”

  “什么?”

  虞蒿等人相继走来,闻声也有些意外。

  “请过目。”

  福生和尚微笑,在怀中把几页纸取出,展开抚平递过去。

  “这是……”

  一个老头顺势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心头顿时一震,失神了片刻,然后才惊讶问道:“福生大师,这是谁画的?”

  “一位小友。”

  福生和尚笑容更盛,故作迷惑道:“怎么,他的画,可能入眼?”

  “何止能入眼。”

  这个老头把几页纸,小心翼翼递给旁边几个,表情却变得郑重,还有几分感叹,“依稀之间,我好像看到了佛性。”

  什么?

  看到了佛性?

  这个老头的评语,顿时引发了狂澜。围观的人群在骇然吃惊之余,也格外的好奇。到底是什么画,让这老头给予这么高的评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