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从艺术家开始 2446 2019.08.15 12:46

  汤姆为难了,对于楚南风的暗示,视而不见。

  不是他不明白暗示,而是心有顾虑。哪怕他在社会名流中的声名不好,但是却依旧挤身于上流社会之中,就是由于他的知进退。

  他会做面子工程,参加了许多社交、慈善活动。

  哪怕是伪善,也确实帮了不少人。

  说到底他很清楚,龌龊是藏在暗地里的,表面的面子一定要光鲜亮丽。

  所以这张脸,一定不能丢。

  更何况,当着一群社会名流的面,昧心地撒谎。

  那么就不仅是丢脸那么简单了,肯定还会上升到人品的地步。

  算计白叶,行事卑鄙,也可以归根于与白叶有仇怨。对待养女冷酷、无情,也可以说是家务事,别人管不着。

  这些事情,都可以圆过去,谈不上私德有亏。

  但是当着大家的面,昧心挑剔雕像不好,这就是人品问题啦。

  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何止过分,这分明是侮辱大家的审美嘛。

  在场众人都觉得雕像魅力无穷,就你一个人觉得不行,这是要标新立异,突显自己的独特不同,还是瞧不起大家的眼光啊。

  一个生意人,又不是艺术家,还想脱离大众,纯粹是找死。

  汤姆就是明白这点,所以才会这么纠结。

  特别是注意到,白叶那明亮眼睛,充满了笑意的时候,他更是不甘心。

  但是再怎么不甘心,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选择认栽,咬着后槽牙,勉强挤出一点笑容,点头道:“满意,我……对白叶先生的雕像,非常满意。”

  “混蛋!”

  听到这话,白叶倒没什么反应,可是躲在角落中的楚南风,却直接气炸了。怒火攻心,在冲动之下,他才想破口大骂,却被旁边的青年制止住啦。

  “嘘!”

  青年小声提醒:“风少,慎言。”

  “凭什……”

  楚南风才想宣泄,但是下一秒钟,他就直接闭嘴了。

  因为这时候,围观的群众终于反应过来了,犹如潮水一般涌向了白叶。转眼之间,白叶被淹没了,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不过人潮中传出来的声音,却让旁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先生,我想定做雕像。”

  “……订单多少钱?”

  “能不能特别定做啊,我喜欢这样的姿势!”

  “……”

  贵妇、少女,全部放下了矜持,变得十分的疯狂。整个宴会大厅,也变成了菜市场一样喧嚣、热闹。

  旁边一众男士看得瞠目结舌,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随即他们对视一眼,也纷纷围了上去。

  谁说男的,就没有爱美之心?

  雕像又没规定是女性特权,他们也可以呀。再说了,男的也有女儿、老婆,就算不给自己定做,也可以给妻女送惊喜嘛。

  总而言之,受到气氛的感染,许多人上头了,疯狂追逐白叶。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雕像,也非要定做一尊不可。

  或许在冷静下来之后,他们会后悔。

  但是现在,从众的心理,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看到这一幕,楚南风也有一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他们辛辛苦苦布局,费尽了心思才搞出这么大的场面来。

  不仅没达到目的,反而事与愿违,成就了白叶。

  这哪里是让白叶身败名裂的坑呀,分明是让他出尽风头的高光时刻。

  外人不了解内情的话,恐怕会以为他们与白叶是一伙的,所以才会这么百费周折,替对方扬名呢。

  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楚南风想吐血。

  “啊!”

  他嘶吼一声,再也看不下去了,狠狠一跺脚,直接甩手而去。

  “风少,风少。”

  旁边的青年,也连忙追了出去。

  可是还没追上去,冷不防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青年止步,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曹象!”

  “木青!”

  曹象的眼神,也有几分复杂:“你……”

  “你认错人了。”青年面无表情,一个转身与曹象擦肩而过,脚步十分快速,很快就消失在角落。

  曹象望去,眉头如锁,神色变幻了几下,才重新挤进了人群之中。不久之后,他护着白叶离开了大厅,钻进了停在外面的车子。

  呼……

  坐在车厢中,白叶扯开了衣襟钮扣,大口呼吸吐气。

  被人群包围,密不透风,他差点憋死。就算钻进了车中,外面也有不少人跟了上来,拍着车窗张口大喊大叫,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白叶怕了,急忙挥手道:“曹象,开车……赶紧走。”

  “嘟嘟!”

  曹象早启动了车子,按响了喇叭,随着一阵引擎声,车子缓缓行驶。确定安全了之后,他才加快了速度,甩开了后面那些人。

  这时候,白叶才安心了,抹了一把汗,感叹道:“太热情了,有点吃不消。如果把他们的订单都接下来,我接下来两年基本不用干别的事情啦。”

  这语气,也有点小得意。

  毕竟受人追捧的感觉,真的很让人着迷。也难怪那么多人想成为明星,谁不想万众瞩目,成为全场的焦点啊。

  直到现在,白叶都有些回味。

  就在这时,曹象忽然道:“我看到木青了。”

  “谁?”

  白叶愣了下。

  “木青,东兴画廊签约画家,当年李老板力推的几个艺术家之一。”曹象慢声解释道:“在李老板的规划中,他以后或许会成为东兴画廊的台柱子。”

  “……台柱子,不应该是我吗?”白叶关注的重点偏了。

  “你是备选之一。”

  曹象淡声道:“事实上,台柱子的备选不少,据我所知道的,就有七八个。其中你的排名,说实话不怎么高。排在第一的,就是木青。”

  “啧啧。”

  白叶撇嘴,然后瘫在车椅靠背上,漫不经心道:“看到他又怎么样?李老板出事之后,很多人销声匿迹了,不知道是避风头,还是改行。现在风头过了,一些消失的人不甘寂寞,重新冒泡也很正常。”

  曹象沉默了,不知道是认同白叶的判断,还是有自己的见解却不肯透露。

  “看到了之后呢,他和你打招呼了”白叶随口问道。

  “没有,相反我和他打招呼,他却说我认错人啦。”曹象的表情,也有几分古怪。他对自己的记忆力,向来有自信。况且才一年时间而已,他更不可能忘却了木青的模样。

  白叶多了几分好奇:“你以前是不是得罪过他呀?”

  “在东兴画廊的时候,我从来不得罪人。”

  曹象飞快瞥眼,然后道:“或许我是受到了你的牵连。”

  “……啥意思?”白叶不解。

  曹象呵了声,婉转道:“你和他的关系不好。”

  白叶一听就懂了,敢情得罪对方的是自己的前身呀。对此他习惯了,无所谓道:“怪不得也没和我打招呼,原来还在记仇。”

  “不,不是记仇。”

  曹象摇头,表情有几分异样:“感觉他是心虚。”

  “嗯?”

  白叶抬望,目光尖锐:“你确定?”

  要知道,在他的安排下,曹象密切关注大厅人群,寻找可疑的对象,也就是那所谓的幕后黑手。听这话里的意思,曹象有所发现?

  “看到我的时候,他有点慌张,反应也有点微妙。我也不确定,事情是不是与他有关。不过除了他以外,我还看到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和你有过矛盾冲突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