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分不清主次

从艺术家开始 2356 2019.08.16 11:43

  好奇与兴趣,其实也是一种动力。

  让人主动去挖掘、了解绝美雕像背后的资讯。比如说,雕像作者是谁,在什么情况下,创作雕刻了作品,其中又有什么寓意。

  最重要的是,轻盈薄透的面纱,到底是石头雕刻,还是某种特殊材料。

  总而言之,不要小瞧吃瓜群众的好奇心,当他们决心办一件事情的时候,立即实现了全国民族大团结,大家网连网、心连心,拧成一股绳,力往一处使。

  不久之后,白叶的资料,就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

  不管是污点,还是美誉,事无巨细,没有丝毫的遗漏。

  有些人粗略一看,顿时觉得这个人这么多人骂,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不粉啦。

  但是也有人研究了一翻,综合各方面的信息,也有了自己的判断,觉得白叶是被冤枉的,而且十分的励志。在诋毁之中,还能砥砺前行,真的很棒啊。

  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这些人立即对白叶产生了好感。

  更何况白叶本身,也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比如说《牛的变形过程》,这一组素描装饰画,也算是市场上的畅销品。

  那些人一查,发现装饰画的作者,竟然也是白叶。

  这真是……意外的惊喜呀。

  多数人不会去想,为什么白叶不画画了,跑去玩雕塑。他们只会觉得,画画这么有趣的人竟然雕塑也做得这么好看,真是厉害啊。

  粉了,粉了。

  如果白叶趁机开通社交账号,恐怕一夜之间涨粉几十万吧。

  几十万已经很多了,尽管不能与明星、网红相比,但是这也没办法,谁叫艺术是小众呢,喜欢的人从来不多。

  天花板就摆在那里,决定了上限。

  但是这热度,也促进了装饰画的销售。借着这个风口,美术出版公司决定第三次加印,趁机赚一波快钱。

  事实上,他们的决定很对,才上市的装饰画,很快销售一空。

  毕竟相对精美超神的雕像,还是装饰画比较便宜。

  买不起雕像,还买不起素描么?

  这就是名人效应。

  “砰!”

  豪宅中,楚南风又开始砸东西,他只觉得一股无名火,从心底燃烧到脑袋,七窍也快要生烟了,火冒三丈。

  不气不行呀,他的算计没成功,反而成全了对方。

  这种弄巧成拙的感觉,真是糟糕透顶。

  轰!

  这么一想,楚南风只觉得钻心般痛苦,忍不住搬起桌面上的盆栽,直接砸了下来。一时之间碎片、泥土飞溅,房间一片狼籍。

  “咔嚓。”

  冷不防,房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

  楚南风背对那人,还沉浸于懊恼中,在听见动静之后,立即训斥道:“滚出去。”

  那人没走,驻足打量房间,眉头轻皱。

  楚南风也发现地面阴影还在,知道那个人没离开,顿时勃然大怒,回头吼道:“你耳聋了吗,马上给我……”

  “啪!”

  耳光响亮。

  楚南风懵了,呆呆捂住了脸颊,傻傻地抬头望去。当他看清楚来人的相貌之时,漫天的怒火顿时被浇灭了。

  他的眼神中,透着恐惧、仰慕、敬畏、害怕、紧张、忐忑不安等等复杂情绪。

  “清醒了吗?”来人问道。

  楚南风吞着喉咙,声音颤抖:“哥,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都不知道,有人打着我的旗号,干了败坏楚系声誉的事情。”来人声音很淡,不怒自威。

  反正楚南风怕了,身心在颤抖,又有些愤怒:“谁告诉你的……是不是木青?还是姓汤的那个废物?好啊,他们敢出卖我……”

  “白痴。”

  来人表情中,有几分恨其不争的意味:“你以为中海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人,可以一手遮天?就算你身边的人保密,难道其他人没嘴巴,不会汇报吗?”

  “关键是你错了就是错了,老老实实承认就行,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你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推卸责任,没有半点担当……”

  来人把楚南风骂得狗血淋头。

  他一脸委屈之色,却不敢辩驳半句。

  好久之后,等到来人消停了,楚南风才嗫嚅道:“哥,我这么也是为了……”

  “砰!”

  来人一拍桌子,再指着楚南风的鼻子,怒斥:“你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想出一口气,才搅风弄雨。放着正事不干,偏要节外生枝,愚不可及。”

  “哥,我没有……”

  楚南风心虚,低头道:“要知道,那个白叶可是……”

  “没有可是。”

  来人哼声道:“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子,能掀起什么风浪来?你啊你,分不清楚主次,不知道轻重,再这样下去,哪怕你也姓楚,一样在楚系没有立足之地。”

  “哥,你别吓我。”

  听到这话,楚南风脸色都白了。

  “知道怕了?”

  来人冷笑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听了长辈的吩咐,特意过来训斥你的,你又是什么反应?”

  啪!

  楚南风膝盖一软,直接跪下了,然后抱着来人的大腿,干嚎道:“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要救救我啊。”

  “……起来。”

  来人费了一些力气,才把吓瘫的楚南风,拉扯到旁边的沙发上。

  “放心吧,这只是提醒而已。”

  这时候,来人才安慰道:“事情没你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主要是现在的楚系,精力全部集中在大事上,需要中海方面的支持。要是你在这里弄得满城风雨,影响了大事的进程,就算你是楚家的子弟,一样难逃其咎。”

  楚南风脸色惨白,急忙解释道:“哥,我……”

  “别解释了。”

  来人挥手,沉声道:“总而言之,接下来这段时间,你好好修身养性,等到顺利毕业了,再谈其他。”

  楚南风还能咋办,除了嘤嘤嘤点头以外,也做不了什么啦。

  “木青!”

  与此同时,那人叫唤一声。

  房门再次敞开,木青轻步走了进来:“山少,有什么吩咐!”

  “叫我名字,别那么生分。”

  楚寒山笑了,十分和煦:“木青,我这不成器的弟弟,多亏了你的照应,才没闹出什么乱子来。他毛病不少,你肯定没少受委屈,在这里我给你赔罪。”

  “啊,山少,您言重了。”

  木青一脸惊慌失措,诚惶诚恐的模样。

  “总之,以后中海方面的业务,就由我来负责。”楚寒山勾着木青的肩膀,亲切道:“以后咱俩就是搭档了,你可要多多关照我啊。”

  “不敢,不敢。”木青连忙摇头,受宠若惊,惭愧道:“山少,这次风少的事情,怪我没安排周详,以至于……”

  “不怪你。”

  楚寒山打断道:“你的安排没问题,主要是那个白叶确实有几分门道,就算是我在那种情况下,也未必能够周旋过去,他居然能够破局,也是本事。”

  “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追究是谁的责任,意义也不大。”

  楚寒山猛然回头,有几分阴鸷之相,“不过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成为楚系的污点,那个汤姆知道内情,你找个机会,让他离开中海,别回来了。”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