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空间的连续的独特形体

从艺术家开始 2309 2019.08.02 12:02

  中海美院,雕塑工作室。

  宽敞的空间中,挤进了差不多两百个人。在走廊的外面,更是人满为患。如果不是有老师在其中维持秩序,恐怕要闹出什么乱子来。

  有老师劝说学生们离开,但是没人愿意走。

  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不少学生,想找白叶的麻烦。

  但是现在,这个心思淡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意识到,他们或许在见证一件伟大的作品的诞生。

  密集的人群,基本是雕塑系的学生。

  不管是新生,还是老生,或者研究生,他们对于雕塑史,肯定不会陌生!

  正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在纵观古今,无数大师作品之后,雕塑系的学生,自然具备了最基本的审美能力。

  通过照片还有视频,他们可以确定,白叶创作的作品,让人十分惊艳。

  为什么之前,那么多人看白叶不顺眼,还不是觉得他空有盛名,作品却不能服众吗。

  偶像明星小鲜肉,之所以那么不受人待见。

  说白了还是缺乏质量过硬的作品。

  这也是白叶最大的弱点。

  可是现在,这个薄弱的环节,可以补全啦。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现场完成了一件作品,一件内涵丰富,风格十分大胆、前卫的作品。

  所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大家都不敢相信。

  这样的作品,竟然出自白叶之手。

  怎么说呢,许多人觉得,有点儿颠覆了三观。毕竟在他们印象中,白叶就是没有才华的空架子,表面光鲜而已,肚里都是杂草。

  现在他们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被愚弄了。

  如果白叶都算草包,那么他们又是什么,连草包都不如?

  在许多人自我怀疑的同时,也有一些人兴奋了,开始向旁边的同伴安利。

  “……前段时间,他回学校演讲,不是即兴画了一头牛的变形过程吗。说实话,那画组很有寓意,我当时看了就跟你们说,白叶还是有点东西的,但是你们不信。现在该知道我不是颜控党,冲脸为他洗白了吧。我也是看才华的……”

  “其实白师兄也不容易,你们知道他多努力吗……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努力不努力。反正我仔细查了他成名到陨落的全过程,发现他也没做错什么。唯一的过错,可能是长得太帅……咳咳,可能是成名太快,遭人嫉恨。”

  “东兴画廊老板犯法,和他没半点干系啊。他不过是在老板落难之后,给老板说了几句好话,求个情而已,这是重情重义的表现,为什么要指责他呢?”

  “洗钱什么的,更是无稽之谈。资本怎么运作,与艺术家没关系。多少艺术品在市场上,今天卖出天价,明天跌到一文不值,但是买到东西的人,会去找艺术家的麻烦吗?”

  “说到底,还不是看我们家小白好欺负,哼!”

  “……”

  尽管帮忙说话的,多数是妹子。

  但是与之前,妹子帮忙说话,立即有人反驳相比。

  现在的情况好多了,多数人在保持沉默。

  这也是一种,无声的认同吧。另外在场众人,也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白叶在雕塑方面的才华,肯定比绘画厉害。

  “早知今日,你当初何必转什么系呢。”

  邓少英早就忘记了,当初可是他签字,审批同意白叶转系的。

  不过也不怪他,要知道他还坚持在教育前线,所以学院的事务,由几个副院长打理,他一般不会去过问小事。

  学生转专业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他肯定随便签字了当。

  可是现在,他有点后悔了。

  如果说空中之鸟雕塑,那是白叶瞎猫碰上死耗子,偶尔的灵光一闪,这也就算了。毕竟人的一生之中,总有灵感爆炸如有神助的时刻。

  不过凡事有一,未必有二。所以在市政大厅中,邓少英再怎么珍惜人才,却没有立即接纳白叶,而是让他补上毕业作品,以便再次掂量他的斤两。

  白叶应约来了,恰好在工作室中,邓少英顺水推舟,来个现场考试。

  结果……

  邓少英被惊艳到了,怨气也很足:“你说你当年,好端端的改学什么油画?纯粹浪费自己的时间精力。”

  “如果你一门心思都放在雕塑上,我敢保证你现在获得的荣誉,屋子都摆不下。你本人的名气,也不局限于中海,不敢说名扬四海,起码不负天才之名,实至名归。”

  显然,邓少英回来之后,也查了下白叶的情况。

  他本来觉得,这很正常。毕竟白叶也是成年人了,自己作出的选择,不管有什么结果,肯定要自己负责。

  但是现在,他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对于邓少英的训斥,已经完成作品的白叶,只是笑了笑,在舒展筋骨之后,把雕塑刀还给了旁边的陈大器,“多谢了。”

  “……”

  陈大器表情麻木,心情十分复杂,事情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

  依稀之间,他回想起一个多小时之前。

  他信心满满,努力创作自己的作品,在用黏土雕塑一尊人像。在邓少英提到以运动为主题的时刻,他的脑海之中就已经有了清晰的影像。

  因为他经常运动,强健自己体魄,这方面的素材不要太丰富。

  一瞬间,智慧的火花,在他的脑子中燃烧。他立马进入状态了,拿起了黏土马上揉捏。时间不大,作品已经有了雏形。

  那是一件力与美交织,充满了男子汉气概,荷尔蒙爆棚的作品。

  陈大器已经畅想,在作品完成之后,怎么碾压登场,再吊打白叶的美妙场景。

  就是这么一想,让他忍不住转头,多看了一眼。就是这么一眼,让他后悔得肠子发青了。他很恨自己,为什么多看了这一眼。

  而且看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惊呼瞎叫,以至于吸引大众关注。

  然后……

  没有然后了。

  他的激情,他的灵感,他的状态,就这样硬生生掐灭了。

  众人汇聚而来,事态的发展也走偏了。

  最起码,偏离了陈大器的想象,他被挤到了旁边,未完成的作品,也没能再持续下去。不仅是他,还有其他学生,也顾不上自己的作业,纷纷专注观望。

  看着看着,有人发现白叶的作品,黏土似乎不够。然后邓少英直接一巴掌,把陈大器的未完成作品拍扁,取材送过去。

  那一下子,陈大器倒也不心痛,只是觉得郁闷,还有深深的无奈。

  既生瑜,何生亮啊。

  只不过这时候,没人察觉陈大器壮志未酬的心理。大家的目光,汇聚在白叶身上,眼神流露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变化。

  沉默了片刻,杨主任站了出来,问道:“你这件作品有名字吗?”

  “……运动!”

  这个问题,白叶回答了,他笑道:“这是邓院长钦定的主题……当然你们也可以称它为,空间里连续运动的形,或空间的连续的独特形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