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必有一席之地

从艺术家开始 2366 2019.08.17 19:04

  白叶一个个评论下去,基本没有满意的作品。直到最后,来到了陈大器的面前,看到了对方桌面上的雕像,他也有几分惊讶。

  一帮瑟瑟发抖的学生,也随之看了过来。

  一瞬间,他们挺直了腰杆,恢复了自信。主要是陈大器的雕塑,做得太好了,与白叶的少女雕像,十分的相似。

  不管是造型,还是其中的细节,都十分吻合,栩栩如生。

  哼,这下子,挑不出毛病来了吧。

  一帮学生昂首挺胸,满血复活了。其实严格来说,也不是他们技术不行。主要是面纱少女雕像,有别于传统的雕塑。

  这些学生大部分是初次接触这样的雕塑,肯定需要时间摸索。

  如果给他们几天时间去研究,绝对不会这么差劲。只是白叶没听他们的理由,一个个怼下去,让他们各种闷气、憋屈。

  现在看到陈大器的雕塑,似乎让白叶无话可说了,大家都很开心,与有荣焉。

  白叶不说话,陈大器却暗暗握紧了拳头,眼睛浮现莫名的情绪,反问道:“我的雕塑怎么样?”

  “嗯……”

  白叶沉吟,想了想,才评价:“其他还行,就是……感觉不对!”

  咦……

  一帮学生终于忍不住嘘声。

  白叶微微白眼。

  切,天真的年轻人,都不知道这话的杀伤力。

  估计要等他们毕业工作之后,遇到了甲方爸爸,才有机会体验被这话支配的恐惧。

  “好了,注意看,我给你们演示一遍,讲解其中的细节。”白叶重新回到台上,挽起了衣袖,开始揉搓黏土。

  黏土软绵绵的,又有些弹性,好像是面团,手感挺好。

  在白叶搓泥的时候。

  底下的陈大器笑了,眼前却一片朦胧,依稀浮现了许多年前的旧事。

  那是大一,才入学的两个月,还是三个月。对了,那个时候白叶还没转专业,大家在一个大教室里,学习基础的理论知识。

  好不容易等到一堂实践课,大家汇聚在工作室中,兴奋激动地玩泥巴。第一次尝试雕塑,导师没有规定任何主题,就是让大家随便塑造。

  他兴致勃勃,捏了一个……什么来着?

  时间久远,他也忘记了,自己到底捏了什么东西。反正捏了之后,他想微调修改,却发现自己没带雕塑刀,当下向旁边的白叶借。

  白叶借了刀,然后眼睛一瞥,说了一句话。

  一句让他铭刻在心,昼夜不忘的话。

  “可惜我没带斧子来,不然就借给你啦。”

  “什么意思?”他不明白。

  白叶轻描淡写回答:“刀子戳得太慢,还是斧头劈得快,一斧子下去就直接稀烂了,你也不用再费心思学雕塑了,直接改行了事。”

  “……”

  陈大器也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

  怒火肯定是有的,或许还有一点自卑。因为听了老师的评点,他才发觉自己的作品,确实非常差劲,不过这也不是白叶刻薄的理由……

  反正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非常讨厌白叶这个性格恶劣,目中无人的家伙。

  越是厌恶,也越让他发奋图强,努力提高自己。

  终于在今天……

  陈大器笑得畅快,有一种如释重负,不辜负自己青春年华的感触。他这么多年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

  他的思绪飘飞,心思根本没在课堂上。

  好久之后,白叶也结束了讲学,双手轻拍:“总而言之,面纱雕像的技法,就是这么的简单。如果你们还听不明白,干脆去拿块豆腐……自己慢慢练,熟能生巧,总会成功的。”

  “下课了,有机会再见。”

  白叶挥了挥手,洒脱走下了讲堂。

  一帮学生抬头,望着讲台上那精美绝伦的雕塑,不管心里是什么想法,也要承认白叶的雕像深得古典主义的精髓。

  静静观看雕像,他们仿佛看到了西方古典大师的作品。

  其中的形象与神韵,恰如其分。可以说,把这样的作品,与那些名家大师的作品摆放在一起,也丝毫不会逊色。

  他是怎么办到的?

  这是众人的疑问,要知道白叶和他们岁数相当,甚至还要小一岁两岁。可是对方的实力,却远远甩出他们几条大街。

  难道这就是天才吗?

  一些人不禁想到了,古今中外许多大师,也是年少成名。

  十几岁,二十几岁,就已经闯出了名堂。这些人如煌煌大日,最终在艺术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白叶会是其中之一吗?

  或许,

  未必!

  但是,

  可能性不小啊!

  一众学生望着与邓少英笑语晏晏,似乎是在告别的白叶,眼神很是复杂。

  “有空再来啊。”

  邓少英非常满意白叶的讲课。

  他在底下聆听,可以确定白叶没有藏私,真是毫无保留,把雕像的技法掰开了揉碎了,仔细传授给一帮学生。

  这样的胸襟与格局,让他更肯定自己的判断。

  学校的名人堂上,必有白叶的一席之地。

  早晚的事。

  他的投资赚了,比书友投资靠谱。

  “院长客气了。”

  白叶友善回应,与邓少英多聊几句,就提出了告辞。最近工作室的订单比较多,时间紧,任务重,他有些忙不过来啦。

  不过这也意味着他在雕塑行业站稳了脚跟。

  三板斧子下来,效果十足。有许多热心网友的宣传下,他也算是打响了名号,大量的订单纷至沓来。

  他已经推托了很多,奈何有些真是推托不了……

  哎,谁叫他见钱眼开呢。

  这毛病,得治!

  总治不好。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白叶自我安慰,毕竟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啦。

  不抽烟,不喝酒,只爱钱。

  有错吗?

  白叶理直气壮,与邓少英作别,才准备离开工作室。

  “等等。”

  就在这时,有人追了上去阻拦。

  白叶定睛一看,有些意外:“陈大器……你有事吗?”

  “你的工作室,还缺人吗?”陈大器问道。

  “咦!”

  白叶愣了下,然后上下打量陈大器,忽然笑了:“包吃吃住,月薪三万,每单有提成。但是工作忙的时候,24小时待命,007制度,能接受吗?”

  “……有保险不?”陈大器面无表情。

  白叶笑眯眯道:“放心,咱是正经工作室,五险二金是标配。”

  “干了!”

  陈大器有了决定。

  “爽快,明天去报道。”

  白叶打了个响指,乐呵呵走了。尽管不明白,陈大器怎么忽然改变了主意,但这对他来说可是好事,何必追根究底。

  他才离开,陈大器却被一帮学生围住了。

  “大器,你干嘛去他工作室啊?”

  “是不是他威胁你了?”

  “揪住了你的把柄?”

  “……你欠他钱了?”

  一帮学生脑洞大开,也让陈大器啼笑皆非。

  “没事,没有的事,你们不要瞎猜。”陈大器摇头,表情多了几分郑重,认真道:“我只是想去深造而已。”

  深造?

  这答案,让众人呆了,才想驳斥,又忽然止声。

  所谓深造,自然是指进一步学习,以达到更深的程度。

  呆在白叶身边深造,他有这个资格吗?

  好像真有……

  一帮学生沉默了,劝说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