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年轻人的天下

从艺术家开始 2446 2019.08.25 18:48

  当白叶等人,进入到大雄宝殿的时候,大部队早已经往山寺上面而去。所以大殿之中,也没有多少人啦。

  一有什么声音,大家基本能够听见。

  所以这个对佛不敬,到底是出自谁之口,也是一目了然。

  反正不是陈大器和虞驰说的,他们两个也有些意外,立即寻声望去。只见在大殿一侧,也有几个人在观摩殿中的布置。

  这时候,有一个人直视过来,脸上浮现不加掩饰的反感之色,同时继续指责道:“这是佛堂,很庄严的地方。常人来到这里,应该怀着恭谨谦卑之心,怎么能随口妄言呢?如果连基本的敬意都没有,又何必踏入佛门呀?”

  这莫名其妙的家伙,到底是谁呀?

  白叶回望,眼神示意。

  虞驰与陈大器明白其意,不约而同摇头,表示不知道。

  白叶撇嘴,再看向那人。

  一瞬间,从那人的细微表情,以及毫不犹豫的目光中,他也可以确定,对方认识自己,而且在故意找茬。

  “对佛不敬?”

  白叶笑了,懒散道:“佛在哪里,让他出来,我给他道歉。”

  “……”

  能说出这话的人,基本没朋友的,能把人噎死。

  “你你你……”

  那个人也气笑了:“你这是不把佛放在眼里啊,也不怕报应。”

  白叶点头道:“对啊,我不放在眼里,一般是放在心上的。你呢,又是怎么对待佛的,挂嘴边吗?”

  “……”

  那个人发现了,耍嘴皮子自己似乎不是对手,所以哼了一声,冷着脸道:“白叶,看来你栽了大跟头之后,还是不懂吸取教训,依旧那么桀骜刻薄。”

  “这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白叶好奇道:“不过你是哪位,我们什么仇什么怨,让你看我不顺眼,非要损我两句。”

  “你真是……不可理喻。”

  那个人涨红了脸,直接甩手而去。在众人眼中,却是有点被拆穿心事,因此恼羞成怒,无言以对,只能落荒而逃的感觉。

  他身边的几个人,也随之瞪了白叶一眼,纷纷追了出去。

  白叶见状,转头叹道:“唉,现在人的啊,真是开不起玩笑。”

  你是在开玩笑么?

  陈大器与虞驰,顿时翻白眼。

  “走吧。”

  虞驰也懒得理会其中的恩怨,领着两人从大雄宝殿的后门穿了出去,又绕行十几分钟,就抵达山顶。

  在山顶上,居然还有两个小庙。只不过庙里供养的,却不是佛门的神明。

  一个是财神庙……

  这个倒是可以理解,因为不管是佛门还是道观,如果没有个财神庙,都是没有灵性的,百姓是不会拜的。

  至于另外一个庙,就比较特殊啦。

  竟然是钟馗庙。

  不足十平方的小庙,还有一副对联。

  唐朝进士第,人间正直神。

  横批!

  镇宅圣君。

  庙中泥塑,一个身披朱袍,头戴乌纱,豹头环眼,满脸虬胡的大汉,他提着一把长剑,一派威风凛凛,正气浩然的模样。

  虞蒿与几个老头,就是站在庙前,谈笑风生。

  如果不是旁边有一堆人在围观、拍摄、录像,确实很有古人的风范。

  不仅如此,也不知道是谁,还把长桌扛了上来,并且铺好了上等的宣纸。同时还有人在默默地磨墨,整理毛笔。

  不一会儿,砚台池中多了一抹油光浮亮的墨汁。

  这时候,有人走了过去,笑着对虞蒿等人,恭敬说了些什么。虞蒿等人一脸欣然之色,举步走向了长桌。

  看到这一幕,陈大器顿时吐槽道:“果然,这些人真没安好心,果然是索要墨宝啦。也难怪搞这么大的场面,分明是让虞教授他们不好拒绝,道德绑架。”

  “盛情难却。”

  虞驰淡定道:“这也是为什么,我父亲近些年来,不热衷参加公众活动的原因。不过这个文化节,是他一位多年好友,多次登门力请。他没办法,抹不开情面,只能答应啦。”

  “这是躲不开的应酬。”

  白叶公允道:“除非六亲不认,断绝一切交情,不与任何人往来,一心归隐。不然的话,也回避不了这种事情。”

  比如他俩,本来打算去看辛七月的,途中遇上了虞蒿。

  老爷子一句话,他们还不是得乖乖随行而来。

  陈大器明白这个道理,不过还是不爽。

  当然了,这个世界并不以谁的意志转移,该发生的事情,还会继续下去。虞蒿与几个老头走到了桌子旁边,开始了相互推托。

  商业互吹嘛,这个说你的画,举世无双,你来。

  那个夸你的书法,当世第一,你上。

  然后两个人,又捧另外一个人,你的书画天下一绝,该你出马。

  你捧我,我捧你,这才是好朋友嘛。

  不过这种事情一吹起来,很容易没完没了。几分钟过去了,几个人都没能决定到底让谁出手留下墨宝。

  原因很简单,第一大家是朋友,自然存了礼让之心,想让别人出风头。二嘛,他们身价不菲,也明白自己墨宝的价值,自然惜墨如金,不可能轻易挥毫泼墨啦。

  你推我让,僵持住了。

  这让旁边的举办方,急上了火,又不敢催促,烦躁啊。

  甚至于他们只敢赔笑,压根不敢提议谁来主笔。

  废话,他们又不蠢,知道几位大师给面子赐墨宝,已经算是格外开恩。如果他们不懂事,敢提议其中一个来,就是蹬鼻子上脸了,势必得罪所有人。

  幸好有个老头,也看到了几个人着急冒汗的狼狈模样,人老了容易心软,就主动笑道:“好了,大家不要争了,我年纪最大,我倚老卖老,提个建议……”

  “老哥你说。”

  其他人笑了,洗耳恭听。

  在一些人感激的目光下,那个老头轻笑道:“我们毕竟老了,世界终归是年轻人的,干脆叫几个年轻人来,我们定个基调,让他们来完成作品。如果质量还行,我们就补上章款,也算是避路,放他们出一头地。”

  “哈哈。”

  虞蒿等人大笑,纷纷点头称是。

  因为这老头话里,也隐藏了一个典故。

  说的是欧阳修当年,读了苏轼的文章,觉得酣畅淋漓,写信跟朋友感叹,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

  这是流传千古的佳话,出人头地成语的来源,老头在这里化用,目的也很明确。就是想当一回伯乐,给年轻人出风头的机会。

  不提举办方呆滞的笑容,反正附近一些年轻人闻声,不由得流露出兴奋、激动的神色。他们自然知道,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

  要是能在这样的活动中一鸣惊人,其中的好处可想而知。

  就算不能轰动四方,也是很漂亮的履历。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老头,干脆扬声笑道:“灵璧先生的话,你们听见了吗?一个个生瓜蛋子,一见眼力都没有,还不赶紧行动。”

  哗……

  瞬间,围聚旁边的人群中,立即出现了瓦解、溃散的场景。

  一个个年轻人,纷纷钻了出来,数量不少。

  “有才华的人真多啊。”白叶不禁感叹。

  “小时候,你没上过补习班、兴趣班?现代人呀,书法字画,吹拉弹唱,总有一门拿得出手的技艺。”虞驰随口道:“当然了,多数是滥竽充数的,来凑个热闹而已。”

  “哦哦。”

  白叶点头,忽然转头问道:“大器,你去哪里?”

  “……找泥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