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大师的潜质

从艺术家开始 2420 2019.07.22 11:09

  “丁一……”

  学校课堂中,一位导师站在讲台上,他提了提很斯文的金边眼镜,镜片光芒一闪,透着几分凌厉之色。

  在怒喝一声之下,导师的声音,又变得温和,暗藏杀机,“丁一同学,如果你对我的讲课方式,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或者发现我讲课的内容,有什么错误之处。”

  “我很欢迎你的指正。”

  导师言笑晏晏,仿佛春风般温和。

  但是底下的学生,却已经战战兢兢,瑟瑟发抖。还好他也机灵,急忙承认错误:“对不起导师,我上课不专心,偷看手机了。”

  “哦。”

  导师脸色稍霁,只是点了一句“上课要专心”,也没打算追究下去。

  但是这时候,名叫丁一的学生,却辩解起来:“导师,我不是故意出声的,主要是学校的论坛,公布了一个视频,关于……白叶的。”

  说到这里,丁一偷偷瞄了导师一眼,没敢往下说了。

  “什么?”

  “白叶的视频。”

  “这个人还没消失吗?”

  周围学生,一片哗然。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油画专业课堂。

  油画专业,实行的是工作室制度。除了大一的学生,需要统一学习基础课程以外。从大二开始,就需要选择加入一个工作室,跟随导师学习。

  每个工作室学习的方向各不相同。

  而眼下这个工作室,主修的方向就是抽象主义。

  当年的白叶,就参加在这个工作室中,学习了好几个月。在场一堆学生之中,就有他当年的同学。所以听到这个名字,大家的反应才这么激烈。

  甚至于台上的导师,也微微一怔。

  他眉头微扬,也多了几分兴趣,淡然问道:“什么视频?”

  “他来学校演讲的视频。”丁一小声道。

  “演讲?”

  “凭什么?”

  “还当他是以前啊。”

  一帮学生又是一阵埋怨。

  丁一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扬声道:“你们别说了,他的演讲或许不怎么样,但是他本人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糟糕……”

  咦!

  导师惊讶了。

  丁一居然为白叶说话,这有些出乎意料啊。他可以确定,丁一是比白叶晚两届的学生。白叶在工作室学习的时候,丁一还没考进学校呢。

  两人素昧平生,肯定没有交情。

  这时候,丁一居然站起来,有维护白叶的意思。

  这就稀奇了。

  导师心中一动,若有所思:“丁一,他讲了什么?”

  “导师,这个……我不懂怎么说,最好你自己看。”丁一跑上了讲台,把手机奉上。

  导师沉吟了下,没理会丁一。

  他转身就打开了课堂中的电脑,在电脑登陆学校论坛,然后惊讶的发现,论坛的最热帖子第一条就是一个视频。

  他直接打开了视频。

  与此同时,在墙壁上的电子屏幕上,也出现了视频的投映。

  随着视频的播放,白叶受到责骂,刁难的场景,自然映入大家的眼帘。

  “……活该。”

  底下有学生,觉得解气。

  丁一回头,轻哼了下,就大声道:“导师,前面的内容无关紧要,看不看无所谓,你直接快进吧,拖进度到三分之二……”

  导师没理他,表情平静,继续看视频。

  不久之后,就出现了白叶在画本上动笔的情形。

  只可惜,镜头没有特写。不过大家也能够看到,白叶的手腕、炭笔在动。

  “啊!”有人惊呼。

  “这是……加速了么,好快。”

  他忍不住嘀咕。

  其他人深以为然,他们看到了重影。这么快的速度,怎么能够准确的把握素描的形体、结构,不怕画歪了啊。

  众人心里才浮现这个念头。

  却见视频中的白叶,已经收起了笔,把画本展示过来。

  一幅雄壮公牛素描图,就出现在他们眼前。

  “……”

  现场一片沉寂。

  大家沉默了,然后安静看着,白叶开了挂似的,一幅幅素描往下抛。

  十几分钟过去了,当最后一幅简图,呈现在他们眼前之后,才有人以惊奇的声音开口:“这怕不是假的白叶?”

  没人回答,因为大家还处于懵比状态中。

  当大家看到十一页素描稿并排演变的过程的时候,他们的反应也基本相同,纷纷一呆,愣了一愣,心神恍惚、摇曳。

  半晌过去,还是丁一站起来,露出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得意笑容,环视问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是吧,他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哼,这些素描,都是基本功。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哪个画不出来啊?”

  “就是啊,换我来,肯定画得比他好。”

  “……”

  丁一愣了下,然后急了:“你们在强词夺理,我说的不是素描。”

  “好了!”

  在众人吵起来之前,台上的导师敲了敲桌面,在大家安静抬眼看来之时,他忽然问道:“你们觉得,这头牛在变形的过程中,到底表达了什么艺术理念?”

  “呃?”

  一帮人面面相觑,彻底傻了眼。

  现在是考阅读理解的时候吗?不是该同仇敌忾,一致讨伐白叶吗?

  许多人内心哀嚎,却阻挡不了导师,他慢声道:“从立体的素描,再到平面的线条,这是一个蜕变的过程。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理解这个过程的。”

  导师环视,发现没人主动站起来,他干脆点名:“丁一,你来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倒霉催的。”

  丁一心中郁闷,脸上带笑:“老师,我觉得吧,他是表达了抽象艺术的主要法则。只要提取最精粹的元素,抛开一切累赘,保留神韵就足够了。”

  “从复杂到简单,这是一个取舍的过程。”

  “分割,打散,然后重组……”

  “这是抽象的精髓。”

  丁一说着,也有几分佩服之意:“抛开其他因素不提,说实在话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抽象的定义,可以这样清晰解析出来。浅显易懂,一目了然。”

  “哼。”

  有人不满意丁一的态度。

  觉得丁一,这是在拍白叶的马屁。

  但是这个人,却没有站出来,反驳丁一的意思。

  因为他心里清楚,丁一说的是事实。

  如果视频中的画稿,那是出自别人之手,哪怕是个陌生人,他也会大加赞赏,毫不犹豫表达自己的钦佩之意。

  但偏偏这个人是白叶,他最讨厌的对象。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流露出丝毫赞同的神色。

  原因很简单,他嫉妒。

  他嫉妒白叶,才学了几个月油画,就受到画廊主的器重,然后为白叶量身打造推广方案,把白叶捧成天才艺术家,就此扬名天下。

  而他自己呢,哪怕是油画专业的研究生,但是在艺术圈中,却依然默默无闻。

  哪怕是在学校中,他也是无名小卒。

  离开了油画工作室,有谁知道他?

  或许其他人,也有类似的想法。所以当丁一讲了自己的理解之后,整个课堂一片寂静,鸦雀无声,再也没其他人发言啦。

  “所以,没人发表意见了吗?”

  导师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但是眼神却很尖锐。

  沉默了片刻,忽然有人问道:“导师,你又是怎么看的?”

  “我的看法吗?”

  导师停顿了下,神态缓和了下来,声音却多了几分严肃:“我的看法是……白叶,有成为大师的潜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