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恶意

从艺术家开始 2353 2019.07.16 16:00

  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声,好像一道道催命符。

  让白叶一阵彷徨,进退失措。

  谁在外面?

  家人?朋友?讨债的?他没准备好呢。

  他对这个世界还没有足够的了解,不想过早接触前身的熟人。

  主要是没有前身的记忆,他害怕露出破绽,糊弄不过去。为啥别人穿越,都是自带记忆,他却没有。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孟婆的业务问题?

  不管是谁的问题……

  关键是眼前的事情怎么解决?

  装鸵鸟,当自己不在家?

  不……

  这不是他的风格。

  白叶轻吐了一口气,把心一横,直接走去,拉开了门。他退步打量,只见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口,指尖还按在门铃上。

  看到白叶之后,年轻人才收起了手指,目光落在白叶身上,口中惊咦了一声,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

  “……进来吧。”白叶心里莫名慌张,表面却十分沉稳。

  他回到客厅,窝在沙发上,爱搭不理的样子。不过眼睛的余光,却密切注意年轻人的一举一动。

  年轻人进入客厅,才走两步就停了下来。

  他鼻子一皱,忍不住伸手在鼻唇间揉了揉。显然他也闻到了,房子中的馊味。

  “咳咳。”

  他咳了两声,不动声色退了一步,站在门口扬声道:“你赶紧换件衣服,再梳理下头发,就要出发了。”

  “出发?”

  白叶一愣:“去哪里?”

  “学校啊。”

  年轻人皱眉,严肃道:“白叶,别的行程,你可以推托,甚至毁约拒绝也无所谓。但是学校这次演讲,是你半年前敲定的……哪怕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情,学校方面也没有取消你演讲的意思。”

  “不管学校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作为你的母校,她给你安排了演讲,你必须出席参加。不然的话,你真的毁了,再也没有半点翻身的余地。”

  年轻人沉声道:“在创作中,不管你再叛逆,再傲慢,再无礼,再怎么招人讨厌,也还可以用艺术行为来解释。但是大众绝对不会接受,一个不尊师重道的艺术家。”

  “拒绝母校的召唤,已经可以上升到道德、人品的高度。”

  年轻人警告道:“艺术创作可以存在争议,但是人品绝对不允许败坏。有才无德,不管什么时候,都最容易遭人唾弃。”

  “哦。”

  白叶目光一闪,半年了么?

  前身意志消沉,颓废半年了啊。这也意味着,他的处境肯定不好。

  作品卖不出去,无人问津了吧。从炙手可热,万人追捧的天才,再到门可罗雀,清冷寂寞的废宅。大起大落之下,一般人肯定难以适应。

  白叶微微摇头,他琢磨了下,就在年轻人的催促下,走进另外一个房间。

  那才是卧室,有床,衣柜。

  他在衣柜中,翻出了一套正装换上,再洒水湿发往后梳,弄了个简单的造型。当他再走到客厅的时候,年轻人眼中的惊愣之意,愈加的明显。

  “走吧。”

  白叶神色淡然,大步走了出去。

  他可不是没经历风浪的小年轻,些许打击都承受不住。

  既然没有准备,那就不要准备了,直接上吧。他倒要看看,新世界对于他的来临,到底给予了多大的恶意。

  诶?

  年轻人愣住了,他回头看着白叶的身影,只见在一片光辉下,白叶的身影是那么的伟岸,犹如山岳般巍然雄浑。

  ……哪来的错觉?

  年轻人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

  不过……

  他跟上白叶的脚步,也有几分纳闷、惊奇。

  前几天他与白叶会面,对方还是颓唐、沮丧、抑郁的模样。那抹愁绪如结,仿佛千年的冰霜,根本化解不开。

  可是今天再看,白叶好像想通了什么,神色变得开朗、阳光。

  淡泊的表情,坚定的步伐,也是一种征兆。

  终于走出来了吗?

  年轻人若有所思,然后欣慰一叹,走出来就好。尽管觉得这是好事,但是他却没多说什么,只是带着白叶,一直走到停车场。

  一辆灰色小轿车,就停在边上。

  白叶坐在后面,年轻人开车轻快而去。

  片刻之后,车子驶公路主道,白叶趁机透过车窗,打量两边的场景。

  公路两旁,一栋栋现代建筑,其中的造型,却充满了特殊的美感。其间还有一些白墙黑瓦的传统房屋,夹在钢铁森林中。

  传统与现代浑然一体,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样魅力。

  白叶一路欣赏,内心中有种冲动,他迫切想要了解这个世界的历史、文化。

  从文字来看,两个世界或许同源。就是不知道,在哪个节点发生了偏岔,导致了两个世界的走向出现不同。

  难道这里就是所谓的平行时空么?

  白叶忖思。

  又过了半小时,在城市的郊区位置,车子速度慢了。眼前出现了清秀的山,还有清澈的湖泊。在山湖旁边,就是一片连绵的建筑。

  车子缓缓接近一个宽敞的校门。

  在校门口旁边,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雕刻了一行文字。

  ……美术学院。

  校名很艺术,字体飞扬潦草。

  一时半会的,白叶也辨认不出来。不过他可以确定,这所美术学院,肯定非常的高级。因为它的校区面积,十分的广阔。

  车子进入校门,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座连续波浪形黑瓦屋顶,红棕色原木外墙的建筑从荷池树木间生长出来。荷塘、树木、蔓藤,构成了绝美的风景画。

  随着车子的深入,校区中的建筑,逐渐映入白叶眼帘。

  青砖黛瓦、层层密檐、面山而营、傍水而居的合院聚落,村落式的结构,港湾的意象,以及传统营造的建筑表情,构筑了如梦似幻的艺术家园。

  白叶看得目不转睛,这是他的母校?

  可惜了,没有半点印象。

  几分钟之后,车子在一栋建筑旁边停了下来。

  年轻人开门下车,引着白叶走了进去。

  巨大的建筑中人来人往,多数是风华正茂的学生。

  两人一路走去,白叶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反正他发现,自己的回头率很高。许多学生经过,都忍不住回头看他一眼。

  一些人的目光,更是十分的复杂,值得玩味。

  白叶坦然自若,逐步而行。

  不过也有一些声音,伴随着轻风传入他的耳中。

  一个女学生,拼命扯着旁边的闺蜜,轻呼示意:“哇,好帅!这是谁,哪个系的同学?”

  闺蜜看去,眸光一亮:“长得挺不错,不过确实没印象,外校的吧?”

  “切……”

  冷不防,旁边一个男学生,不屑冷笑道:“这个人,他是白叶吧。”

  “白叶,谁呀?”

  “等下……白叶啊,他还有脸回来?”

  “听说今天,楼上的阶梯教室,有他的的演讲。”

  “不是吧,他还有这个资格吗?或许说,谁有这个闲心,去听他瞎扯?”

  一个个嫌弃、讨伐的声音,顿时在走廊中回荡。

  有人故意说得大声,白叶想不听见也难。

  他淡笑了下,置若罔闻。

  他不是王朗,这些小子更不是诸葛村夫。

  想玩杀人诛心那套,还太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