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毕加索养的牛

从艺术家开始 2715 2019.07.20 22:58

  “白师兄,怎么样……”

  此时此刻,底下一个人笑得很灿烂,话里却暗藏杀机:“据我所知,世界上有许多人,在大起大落下,从此一蹶不振。但是其中也有一些豪杰英雄知耻而后勇,在失败之后能够重整旗鼓,再次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不知道白师兄你觉得自己,属于前者还是属于后者?”

  图穷匕见,一刀扎心。

  这问题不好回答……

  众人目不转睛,关注白叶的表情变化。

  要是他说自己是前者,那就意味着承认自己废了,没有翻身的可能性。

  但是说自己属于后者也不行。

  首先他还是失败者,还没摆脱失败的阴影呢,就笃定自己可以东山再起,这不叫自信,而是空口说白话。

  其次就是,这问题隐藏了陷阱。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人家已经限定了一个前提。

  他失败了……

  他要是轻率回答了,这也意味着,他否定了自己的艺术作品价值,承认了大家对他作品一文不值的评价。

  包藏祸心,杀人于无形。

  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阴险啊。

  谁说象牙塔里,都是心思单纯的小鬼?

  差点在阴沟里翻船。

  白叶感叹,然后收敛了心神,答非所问:“学弟,你叫什么名字?”

  “呃……”

  打听姓名,这是要事后打击报复不成?

  那个学生心里嘀咕,不过他倒也不害怕,直接笑道:“白师兄,我叫楚南风,国画班的学生,今年大四,快要毕业了。”

  “即将步入社会,我很迷茫啊。”

  楚南风叹道:“所以才求师兄指点迷津,好让我少走一些弯路。”

  一些人又兴奋了,热血在沸腾。

  挑衅,这绝对是在挑衅。最重要的是,人家的话术高明,哪怕知道他心思不纯,在表面上也挑不出什么错来。

  高明……

  “你有这个心,这是好事,我作为师兄,肯定不会隐瞒。”

  白叶微笑,轻轻松松,就把话题带到一边:“不过在此之前,我也想知道,你对于成功与失败的定义是什么?”

  不等楚南风开口,他就抢先道:“你是不是觉得,一件作品在市场受到追捧,就算成功。在市场遇冷了,就是失败?”

  “当然……”

  楚南风一滞,他是聪明人,也立刻意识到,白叶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把陷阱还回来了。他不傻,清楚自己敢说是,绝对会得罪大批人。

  与此同时,他作为美术生的格调,也要直接掉光。迎合市场,以市场为标杆,还讲不讲艺术了?艺术家的操守,清高,矜持,还要不要了?

  楚南风心里明白,有些事情做得,却承认不得。

  没办法,大家要钱,也要脸!

  然而,要说不是……

  在市场遇冷不算失败。

  楚南风轻瞥白叶一眼,这不是给对方洗白么?

  社会人,真狡猾!

  不是都说,白叶的性格有缺陷,暴躁冲动,一受挑拨就易燃易爆炸吗?

  辣鸡记者,谣言害人。

  楚南风在心中狠狠吐槽,目光闪烁之间,也立即有了决定。

  两害相权取其轻。

  “当然不是。”

  楚南风挤出笑容道:“市场嘛,有时候也容易受到外界力量的操纵,一些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东西,偶尔也会流拍。与之相反,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却奇怪的创造了高昂的成交记录。对此,白师兄你应该,深有体会才是。”

  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讽刺了。

  “你说得对,艺术价值很重要。”

  白叶笑了,再次引导道:“楚师弟,你觉得抽象艺术,有价值吗?”

  “有。”

  楚南风不会在这种浅显问题上中招,在回答的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探路白叶的套路走,所以连忙道:“白师兄,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你的心路变化……”

  “楚师弟不要着急,我现在不就是在和你探讨这个问题吗?”

  白叶表示,自己这些年的外交新闻,不是白看的。看得多了,多多少少也得到了几分外交发言人的真传。

  含糊其辞,模棱两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这是基本操作。

  白叶微笑道:“其实我明白你的意思,无非是看不懂我的画,没有共情而已。这我可以解释的,毕竟楚师弟你不是某些人,智商没问题,肯定听得懂我的讲解。”

  说话之间,他叫道:“谁带来了画本,能不能借我一用?”

  “……我带了。”

  冷不防,一个妹子一路小跑,把粉色的画本,以及一盒炭笔,交到了白叶手上。

  交接的空隙,她还低声道:“白师兄,加油!”

  “谢谢。”

  白叶一怔,露出真诚的笑容。

  啊,犯规了。

  女学生红了脸,小鹿乱撞,在心脏没彻底炸裂之前,急忙跑了回去。

  在她旁边,一群妹子怒目而视。

  怎么被她抢了先?

  白叶翻开画本,拈起了一支炭笔,又问道:“单纯的解说,非常的枯燥乏味,所以我准备直接上手,来个图文并茂,更直观清楚。”

  “对了,在画之前,我要问一声。”

  白叶表情严肃:“你们知道毕加索吧?”

  “呃?”

  “没有。”

  “不知道,谁啊?”

  众人奇怪,不过还是稀稀落落的,给予了回答。

  “不知道就好。”

  白叶嘴角一勾,表示很满意,然后随口解释:“毕加索是我邻居,他很擅长养牛。他养的公牛,非常的雄壮,就像这样子……”

  一边说着,他已经提起了笔,在画纸上勾勒。

  底下众人,只觉得眼前出现了幻影……

  一帮人愣住了,整个教室之中,也随之变得安静。他们视线定住,耳中更是听见了很有节奏的摩挲声。

  笔尖与画纸,相互摩擦的声音,竟然是那么的动听。

  仿佛风在吟唱。

  很舒服。

  过了片刻,摩挲声消失了,白叶已然收起了笔。

  有人失神,愣声道:“画得这么快?”

  就知道快……

  白叶瞥了过去,直接竖起了画本,一张素描稿,映入众人的眼帘。

  大家看去,只见画纸上,一头雄壮的公牛,通体乌黑,通过腹部、四肢、额角的白色,衬托公牛的健壮、硕实。

  牛皮的明暗、表情,牛毛,各方面的细节,刻画到位,很生动。

  “素描不错嘛。”

  “切,我上我也行。”

  “这水平,其实就一般,谈不上多好。”

  一些人嗤之以鼻。

  “这就是毕加索养的公牛,怎么样,是不是很健壮?”

  白叶在述说的同时,笔下却没停,很快又描绘另外一幅图,然后示意道:“这是他养的公牛的另外一种形态,一样的健壮结实……”

  众人莫名其妙,不解其意,自然开始哗然,嗡嗡响。

  乔川没解释,继续画第三幅图。

  当他把这幅图画,展示给大家观看的时候,一帮人终于发现了差异。

  这画……

  与最初的雄壮公牛相比,形态没那么立体了。素描关系中,黑白明暗对比明显,而且造型的线条呈几何状。

  一帮人敏锐察觉不对,心里产生了疑问。

  白叶到底在干什么?

  在他们惊奇的同时,第四幅图也映入他们眼帘。

  这画更简洁,牛的肌肉、五官,基本上去掉了,变得抽象、卡通化。

  紧接着,第五幅、第六幅、第七幅画,也被白叶相继抛出来。到了这个程度,牛已经去掉了明暗、黑白灰、色块。

  第八幅图,线条显得散乱,牛的造型,有几分奇怪。

  白叶继续画,重新修改线条。

  当第九幅图,出现在众人眼帘的时候,整个画室一片安静。连同在教室以外,僻静的房间中,隐秘窥视的人,也屏住了呼吸,多了几分认真。

  第十幅图的出现,牛的构造简洁的程度,已经到了只有线条作为支撑的地步。

  牛的强壮躯干、四肢、牛角、牛尾巴、牛毛、蹄子、身体的起伏、明暗、质感、甚至连耳朵五官等细节都被舍弃了。

  但是白叶,似乎还不满意,开始画第十一幅图。

  寥寥几笔,一气呵成。

  这时候,他才收笔,把最后这幅图,与第一张图并列对比,再询问众人:“这是牛,这也是牛,你们觉得,这其中有区别吗?”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

  区别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