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评点

从艺术家开始 2312 2019.08.18 19:03

  白叶接过了少年的画本,翻开看了眼。

  户外写生,多数是画风景,这也算是基础课程之一。少年的写生,画的是一棵松树,树干笔直,枝针茂盛。

  白叶看了眼,也没急着评价,而是询问其他人:“你们也画了么?”

  “画了,这是我的……”

  其他少年男女,也十分的热情,纷纷把自己的画本拿出来。一个个递给白叶,眼睛中带着几分期盼。

  嗯……

  这些人的心态,白叶非常的理解。

  就像他当年,年少无知才学画,不管画了什么东西,都乐于给人观赏。如果能够得到别人的一句夸赞,至少能高兴三天。

  白叶嘘唏起来,边翻看,边问道:“你们这些画,给老师看过没有?”

  “还没呢。”

  “才画好,一会儿再给老师。”

  “大叔,你觉得我们画得怎么样呀?”

  有少女忍不住了,迫不及待询问,清亮的眼睛带着憧憬。

  “你确定,真要我说?”

  白叶打开这些画本,一幅幅写生扫视过去。在看到几个少年,似小鸡般整齐点头之后,他嘴角立即勾起弧度,“这可是你们让我说的,说错了别怪我。”

  不等这些少年有所反应,他立刻逐一点评。

  “你这画,飘了,不够深入。”

  “这画黑了,不透气。”

  “太淡……”

  “太呆!”

  “脏了!”

  白叶兴致勃勃,一个个画本指下去,忽然指尖一顿,开始端详:“唔,这画……”

  他尾音拖长,好像犹豫不决,不知道怎么评价。

  难道是画得太好?

  几个被批懵的少年,顿时精神一振,连忙看去。

  只见这时,白叶叹声,抬头道:“你们知不知道,村子有个传说。”

  “啥?”

  几个少年错愕。

  “村子的老人,曾经告诉过我们,在中午烈日下,千万不要看画,不然的话……”白叶以诡异的语气,阴恻恻道:“很容易见到鬼!”

  “啊?”

  几个少年睁大眼睛,倒是不害怕,只是觉得懵逼。

  “为什么?”

  一个女孩子困惑不解。

  白叶语调恢复了正常,指着一幅画笑道:“以前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但是看到眼前这画,立即明白过来了。”

  “诶?”

  几个少年惊疑,伸脖子看去,好像一群呆头鹅。

  “还不明白?”

  白叶轻笑点破:“你们没发现,这画里没影么?”

  ???

  几个少年呆望,眨巴着眼睛。

  冷不防,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叫道:“没画投影。”

  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闹了半天,白叶是在调侃啊。

  一瞬间,一个少年羞红了脸,手忙脚乱把自己的画本收起来。其他人的反应也差不多,纷纷拿回自己的画本。

  他们面面相觑,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很尴尬。

  幸好这时,负责打水的人,已经把几个水壶装满了,招呼同伴过来帮忙呢。

  “谢谢大叔。”

  “我们该走了……”

  几个少年趁机下台,带上了水壶,匆匆而去。

  这落荒而逃的身影,也惹得白叶一阵大笑,他走到了门口,一边挥手礼送,一边扬声道:“对了,还有最后的小胖子,你的画……签名挺不错的,加油哦。”

  “……谢谢啊。”

  一个小胖子回头,开怀而笑。

  冷不防,他被同伴拽了回去,也不知道同伴跟他说了什么,反正小胖子脸色垮了,恨恨瞪了白叶一眼,垂头丧气跟行。

  “欺负小孩,有意思吗?”陈大器走出来,一脸鄙视之色。

  白叶笑了笑,眼神有点认真:“我不是欺负小孩,只是让他们提前感受一下,美术生的日常而已。”

  陈大器不说话了,因为他清楚,白叶说的是事实。

  学艺从来不轻松,更是件苦差事,如果连这么轻微的语言打击都承受不住,还是不要凑热闹了,老实改行吧。

  所以陈大器直接转移了话题:“下午我有事,想请个假。”

  “行。”

  白叶无所谓,都没问原因,就点头答应啦。

  不过陈大器却主动解释道:“我有个多年不见的朋友,他有事来中海,我要去接机,再安排住宿、晚餐,估计要明天才回来。”

  “后天也行,给你两天假。”

  “不用,他明天有事……”

  陈大器交待清楚,就收拾东西走了。

  与此现时,在文村附近的小山上,几个少年也与大部队汇合啦。

  一个培训班二三十个学生,两三个带领的老师。

  看到同伴回来,一群人自然迎了上去。尽管没有买矿泉水,但是带回来了几大壶开水,这对大家来说,反而是好事。

  特别是一个老师,居然还带茶叶来了,更是意外之喜。

  在阴凉的树下泡茶分水,也颇有野趣。

  为首的一个老师,他喝了口热茶,然后说道:“对了,你们几个的作业呢?”

  打水回来的几个少年,身体顿时一僵,还是没躲过去呀。他们很无奈,不过也没办法,只能老实把画本拿出来,呈给老师过目。

  老师翻开画本,才看了眼,眉毛顿时一挑:“你画的是什么?特别是这叶子,这么飘,要飞似的。要知道这是松针,不是蒲公英,飞不起来。你啊,还是画得不够深入。”

  这话似乎,有点耳熟呀。

  几个少年愣了。

  与此同时,老师又看了下个人的作业,更气愤:“你画的是山,不是乌鸦啊,这么黑,排线太密了,一点也不透气。”

  几个少年傻了。

  老师继续评点:“你这个,画线这么浅淡,在省铅笔钱吗?”

  “还有你,构图这么呆板,能不能灵活一些?”

  “你……画脏了,懂不懂?要排线啊,不是磨蹭,更不是涂抹……”

  “这个……你脑子呢。五大调子三大面,这是基础呀,你的投影呢,吃了?”

  老师一个个批评下去,最后轮到小胖子。

  他的指尖,才指在小胖子面前,小胖子哇就哭了,抹泪道:“老师,你别说了,我知道我的画很糟糕,一点进步也没有。”

  “呃……”

  这下子,老师反而有点不忍心,干咳了两声,安慰道:“小胖,你也别这么说,其实你的画还是……”

  老师端详半晌,在小胖子期盼的目光中,顿时一咬牙,认真道:“起码你的字很好,要保持下去哦。”

  “……”

  小胖子不哭了,转头与几个小伙伴对视,表情变得十分古怪。

  “一样啊。”

  “都说对了。”

  “……好厉害!”

  几个少年震惊,有点儿恍惚。

  刚才对于白叶的评价,他们纵然觉得不舒服,却也没放在心上。

  因为他们觉得,白叶不是专业人士,没必要听他的。可是现在,对比老师的点评之后,他们却惊讶的发现,白叶全部说对了。

  难道说,他们的水平,真的那么浅薄?连村里的大叔,都可以一眼看穿。

  老师也发现几个学生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当下连忙问道:“你们怎么了?是不是中暑了,赶紧吃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