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空中之鸟

从艺术家开始 2476 2019.07.28 11:13

  光说不练假把式。

  点评别人,谁都可以列举一二三来。但是自己能不能做到,就是另外一回事啦。比如说美食家,未必是顶级的大厨。

  所以白叶侃侃而谈,讲得天花乱坠,也不能折服大家。

  归根结底,还是要以作品说话。

  “我的作品,稍等……”

  白叶拿起了背包,伸手进去一探,然后在众人的关注下,直接把一件东西拿出来,摆在眼前的桌子上。

  众人连忙看去。

  一瞬间,一抹金灿灿的光芒,映入他们的眼帘。

  这是……

  陈大器眼睛一眯,视野逐渐清晰。

  他看到了一根形状莫名,好像羽毛笔似的东西。金黄色的外表,不知道是鎏金,还是以黄铜铸造,线条很流畅。

  东西的形态上端尖,下端有柔和曲度,然后一个收束,再缓级过度,立在了一个圆柱底座上。乍看之下,确实比较怪异。

  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在怪异之中,又感觉有几分特殊的美感。

  很矛盾的感觉。

  陈大器皱眉,他本来想着,不管白叶拿出什么东西,他都要大骂垃圾,什么破玩意。毕竟在他的内心中,也不觉得白叶在雕塑上,能有什么本事。

  从开始到现在,陈大器都觉得,白叶绝对是通过什么暗箱操作,才名列终审之中。

  可是此时此刻……

  不知道为什么,陈大器有点动摇了。

  哗!

  冷不防,保罗先生豁然而起,他身下的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但是他自己却浑然不觉,直接趴着上身,凑到了模型旁边,瞪大了眼睛……

  欣赏,观摩。

  浅蓝色的瞳孔,透着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神色。

  保罗先生失态了。

  一帮专家却没人责怪。

  相反,其中几个专家,轻声嘀咕。

  “相比文字说明,还是模型直观,韵味十足。”

  “模型小了,等到体育馆完工,再把三十米高的成品立在广场上,那场面才叫壮观。”

  “那不是壮观,而是律动。”

  一个专家轻叹道:“作品的名称是什么?空中之鸟!但是大家也看到了,东西哪里还有半点鸟的影像,分明是一根羽毛。”

  “一根线条简洁流畅的东西,把飞鸟的形象,简化到几乎难以辨认的地步。东西看似像羽毛,但却不是扁长的形态,而是类似于圆柱体。”

  “不管从哪个角度观看,都可以欣赏到类似于羽毛的律动。”

  专家的眼神中,浮现惊艳之色:“在我眼中,这是一只鸟儿,更是一只扑向空中,自由飞翔的翅膀。”

  另外的专家,虽然没有开口表态,但是却微不可察地点头。

  显然在一众人心目中,白叶这件作品的艺术价值很高。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致同意,把白叶的方案,列入最后的终审中。

  “空中之鸟!”

  与此同时,保罗先生摸了摸底座中,铭刻的作品名称。

  黄铜铸造的东西,表面光滑如镜,在闪耀灿烂的光泽。阳光照射过去,一抹金黄之光,就在他浅蓝色的瞳孔中折射出来。

  保罗先生目眩神色,他忽然变得狂热,猛然回头。

  “你怎么想到的?”

  他目光灼灼,好像是在逼问,更似在请教。

  旁边几个雕塑家,包括韩林大师以内,纷纷盯住白叶。从一些微表情,细小动作就可以知道,他的内心中的波澜,也不比保罗先生小。

  社会发展到现在,艺术的形式充满了多样性。

  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在真正的行家眼中,他们轻易可以辨析,什么是哗众取宠的噱头,什么是内涵丰富的艺术品。

  毫无疑问,眼前的雕塑,就是这样的艺术品。

  一件让人看了,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的艺术杰作。

  问题在于,这样一件内涵丰富,让人惊叹的作品。

  真是眼前的年轻小子创作的?

  如果是。

  他就是天才!

  一时之间,大家脸上也没有什么质疑之色,但是带着审视的眼神也在所难免。

  “你作品的理念是什么?”

  彭拜也在询问,他倒也没有什么激动情绪。

  毕竟作品的文稿,就在他的手上。他也是看过之后,直接挑选了出来,而且还安排在最后审核。由此可知,他对于这件作品的重视程度。

  越关注,越重视,越要冷静对待。

  “我的理念……”

  白叶的目光深邃,声音也有几分飘浮:“这就说来话长了……之前我看到了公告,知道了体育场馆广场征集雕塑的消息。”

  “我决定参与其中,同时收集一切消息。包括体育中心的设计方案,以及总工程师彭老师的履历、历年作品,还有专家组的动态等等……”

  听到这话,众人十分平静,波澜不惊。

  大家都是这么干的。

  只不过有人做得比较细致,有人做得比较粗略罢了。

  白叶睁着眼睛说瞎话:“好不容易,把全部的资料看完了,对于作品的设计,我却脑袋空空,一筹莫展。”

  “没有灵感,抓破了脑袋,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

  他唏嘘感叹,也让几个雕塑家,心有戚戚。

  或许在这事上,几个雕塑家没觉得为难,但是他们也经历过,灵感枯竭的阶段,那痛苦不堪,生不如死的感觉,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煎熬。

  就像卡文一样。

  只不过再感同身受,大家也不会同情白叶。

  因为这是艺术家的必经之路。

  要么在痛苦中蜕变升华。

  要么就此沉寂。

  显然白叶属于前者。

  所以大家保持沉默,继续聆听下去。

  “眼看截止的日期,一天一天地逼近,我都没有靠谱的设计,感觉快要疯了。”白叶抓了抓头发,话峰随之一转:“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邻居布朗库西……”

  白叶眼睛转了转,观察众人的反应。

  很好,一切如常。

  “我的邻居布郎库西,他是罗马尼亚人,最喜欢观鱼赏鸟。”

  白叶慢慢述说道:“不过他怕麻烦,只喜欢看,却不喜欢养。直到不久前,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养一只鸟儿。”

  “他找我商量,从鸟的形体,再到声音,再到习性,再到食物,再到换毛的细节等等,单单是笔记,就写了大半本册子。”

  “但是最终,他还是没决定,要养什么鸟。”

  白叶笑道:“最后还是我建议他,自己去花鸟市场看,觉得哪只鸟看对眼了,就不需要再考虑那么多,直接买就是了。”

  “他觉得有道理,兴高采烈出发了。大清早去,直到晚上,才两手空空回来。我自然很惊讶,不是说去买鸟吗,难道途中有什么意外变故吗?”

  “但是没等我询问,布朗库西先生就掏出一根羽毛,一根杂色的羽毛。他微笑告诉我,他看了一天,最终还是觉得养鸟太麻烦了,放弃了自己的决定。”

  “在临走之时,他随便捡了根羽毛回来,作为这次行程的纪念品。”

  “尽管没达成目的,他却一点儿也不沮丧。因为他观赏了一天的鸟,觉得很开心很满足……”

  白叶环视安静聆听的众人,语气也逐渐变得郑重:“就在那么一刹那间,我也灵光一闪,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东西了。”

  “或许布朗库西先生喜欢的未必是鸟,他最喜欢的应该是自己在赏鸟时候的那种愉快轻松惬意,无忧无虑浑然忘我的心态。”

  “所以我也得到了结论,一切的外部形式只是假象,只有事物的本质才是真实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