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我可以教你

从艺术家开始 2445 2019.08.16 18:54

  一夜之间,汤姆在中海消失了,却没人关注。就算有人知道了这事,也以为对方是忍受不了嘲笑,回国避风头去了。

  毕竟好几天了,白叶少女雕像的热度,却没有平息的趋势。

  也不知道,一帮人哪来这么大的热情,竟然对一尊雕像如此的痴迷。

  这也让一些人看不过眼了,纷纷站出来表示,其实那少女雕像,也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神奇,谈不上多大的艺术性。

  就是炫技,单纯的炫技。

  在艺术层面上,根本脱离不了古典主义的框架。严格来说,在古典主义时期,许多技术高超的大师,完全也可以办到这一点。

  在评论的后面,也有一堆图片发布,都是精美的雕塑作品。不管是雕像的衣纹,还是丝发纹理,基本上是栩栩如生,妙到毫巅。

  老实说,这些评论,在行业人士眼中,未尝没有道理。

  问题在于,对普通人来说,这就是杠啦。

  在大家眼中,东西好不好,他们心里有数。偏偏有人出来杠,就是对方的问题啦。一群杠精,专门唱反调,见不得别人的好。

  “瞎了么,居然有人觉得不好?”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你们不要吵了,听我的,这个真的好。”

  “这个问题不需要争论,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有本事你也雕一个。”

  “……”

  一群人的回复,还算是文明客气。但是其中也杂带了一些不怎么文明,堪称是不堪入目的言辞,喷得几个评论家怀疑人生,觉得好委屈。

  要知道,他们说的可是真话呀,为什么众人不理解呢?

  都怪白叶……

  好吧,不知不觉中,白叶又拉了一波仇恨。

  特别是那个,说白叶只会投机取巧,基本功不行的评论家,更是被有心人拉出来啪啪啪打脸。只不过那个评论家,好像不在线了,怎么叫唤都不坑声。

  只是他潜水装死也没用,天天被人挖坟鞭尸,单独拎出来嘲笑。

  那个评论家,自然憋出内伤来,却无计可施,只好拿出小本本,给白叶记上一笔。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走着瞧!

  当然,这些个评论家自然忽略了,这纯粹是自己想蹭热度,却蹭不着的下场,反正一切都是白叶的错。

  雕塑学院工作室中。

  陈大器听说了几个评论之后,顿时不屑冷笑:“败犬之吠!”

  “大器,话也不能这么说。”

  旁边几个学生,有人站出来反驳道:“我觉得这些评论文章,也有可取之处。比如说,艺术性的问题,还有炫技……”

  “你敢说古典雕像没有艺术性?”

  陈大器立即摇头道:“你信不信学院几个老教授听了这话,立马把你召唤过去,从头顶骂得脚……”

  “呲!”

  那个学生吸了口凉气,默默退了下去。

  虽然他学的是现代雕塑,但是不代表古典雕塑在学院中没传承啊。好几个教授,可是对古典雕塑情有独钟,矢志不渝地研究。

  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瞧不起”古典雕塑,学分还要不要啦?

  “至于炫技……”

  这时候,陈大器又冷笑道:“我这样说吧,那一尊雕像,谁有把握还原出来,做得一模一样,甚至比他更好,才有资格说人家炫技。”

  “不然的话,自己办不到,又指责人家炫技,这算什么?”

  “嫉妒吗?”

  陈大器撇嘴道:“要知道,我们可是艺术生,还是雕塑学院的专职学生。可不能和普通人一样,只顾打嘴炮。若是有人说,你觉得雕塑不行,那你行你上……我们可是真要上的,可避不开。上了又办不到,就成笑话了。”

  好有道理。

  几个学院对看一眼,深以为然。与此同时,也有人注意到了,陈大器正在摆弄一团石膏,看他塑形的模样,似乎是……

  一个学生眼睛闪亮,连忙问道:“大器,你在尝试复制白叶的雕像吗?”

  其他人一听,立马围了上去。

  石膏没干,但是其中的轮廓,也有一点雏形啦。这是半身头像,少女的脸庞,还有面纱的褶皱,隐约可见,但是不够清晰。

  陈大器也顾不上说话了,趁着石膏半干,连忙抄起了雕塑刀,小心翼翼雕刻。

  轻削,薄铲。

  少女面纱的褶皱,逐渐变得清晰。

  可是……

  片刻之后,陈大器皱眉,收刀退步打量,眼中掠过一抹失望:“诶,失败了。”

  其他人也看出来,纷纷遗憾叹息,然后点评。

  “形是对了,但是只顾面纱,却忽略了面孔。”

  “这要怎么兼顾啊。”

  “……瞧出来了,这果然需要技巧。”

  “那帮评论家,确实就知道瞎几把乱说,让他们来试试看,就知道雕像没那么简单啦。到底谁说的,这雕像没水平?”

  几个学生见微知著,马上就意识到这种雕塑的困难度,有些超乎想象。

  “我来试试……”

  一个学生跃跃欲试,陈大器没反对。那学生立即拿刀一削,把陈大器的塑形去掉,然后喷了一层肥皂水,就在石膏上慢慢地雕刻。

  头部的轮廓,很容易完成了。

  关键还是面纱,以及面纱下,清秀少女的脸庞。

  褶皱的柔软,以及脸庞的精致,非常难塑造。一不小心,就要前功尽弃,这需要很精准的掌控力。

  刚才的陈大器,就是一刀下去,刻度深了一些,破坏了造型,很难挽救回来。

  现在这个学生,也吸取了教训,慢慢地,轻轻地,浅刻。

  但是刻着刻着,他也感觉不对了。他连忙退了两步,凝神观望作品,立即把雕塑刀一摔,“握草,变形了,你们都不提醒我一声。”

  旁边几人面面相觑,表示不背这个锅。

  “不怪我们,你挡住了我们的视线,大家看不清楚。”

  “而且造型是基本功啊,你形不准,还赖我们,自己检讨吧。”

  “反思一下……”

  几个人吐槽,让那个学生无话可说,他抓耳挠腮,苦恼道:“我已经很专注了,集中了全部的心神,却不知怎么地,忽然就偏了。”

  “这么神奇吗,我来……”

  又有人不死心,来了个接力。

  一人接着一人,大半小时之后,半身像石膏体积,只剩下了排球大小。

  几个人对视相望,齐齐叹了一声,好难啊。

  冷不防,有人开口道:“想学吗,我可以教你们。”

  “……啊!”

  听到声音,几个人看了过去,直接傻了眼,“白、白叶!”

  “你、你怎么来了?”

  陈大器脸色顿变,有意外,有迷惑,还有点窃喜。他第一反应,自然是白叶三顾茅庐,再次过来邀请他加盟工作室。

  只可惜他貌似自作多情啦。

  “我让他来的。”

  在白叶身后,出现了邓少英的身影,另外在他的后面,还有一堆学生。

  在众人的注视下,邓少英拍着白叶的肩膀,微笑道:“白叶,接下来就交给你了,给他们好好上一课,免得他们真以为自己技术成熟,不需要学习提高啦。”

  轰!

  一片哗然。

  哪怕一些人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亲耳听见邓少英的话,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不是演讲,也不是交流会,更不是座谈会,而是让白叶给他们授课啊。

  这岂不是意味着,在邓少英的心目中,白叶的实力给他们当老师,已经绰绰有余?

  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