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不好,中邪了!

从艺术家开始 2410 2019.08.01 18:40

  争吵的时候,听到什么话最让人气愤?

  你不懂。

  懒得跟你解释……

  这两句话,在气人榜单上,绝对名列前茅。

  气归气,但是一帮观众,却无力反驳。因为他们真的看不懂,就算那个学生存心忽悠,或者敷衍他们,他们也没办法分辨真伪。

  “哼,我去找个懂的人来。”

  不过也有人气不过,撂下一句话就消失了。

  暂时消失而已。

  远在千里之外,一栋装修讲究,十分舒适的别墅中。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气鼓鼓从房间走了出来。

  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跑到了楼上,推开了书房的门。

  宽敞的书房,窗明几净,与阳台相通。几株形态优美的兰花盆栽,悬挂在角落墙壁作为装饰,为书房增添了几分绿意。

  阳台方向,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人,捧着一本书,坐在半圆状的布艺沙发上,看得津津有味十分的投入。

  少年蹑手蹑脚走进了书房,犹豫再三他就想转身离开。

  算了,走吧,不敢打扰……

  冷不防,中年人头也不抬,开口问道:“什么事?”

  少年身动脚不动,上半身拧了过去,似哭似笑:“爸,我……没事,对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事……没事我就走了。”

  “说!”

  中年人又吐出个字,不怒自威。

  好吧,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少年纠结,又有点窃喜,反正顺势拿出手机,三言两语把事情经过讲清楚了,然后再气愤道:“爸,我学了这么多年艺术,他居然说我不懂……我看他们分明是想掩盖黑幕。”

  中年人终于放下手中的书,抬头问道:“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爸。”

  少年急了,辩解道:“这是你经常教我的,要做一个正直的人。我现在看到了不公平的事情,出于正义之心,站出来说句公允的话也不行吗?”

  “再说了,我还打算过两年,报考中海美院呢。”

  少年皱眉道:“没有想到,中海美院居然庇护白叶这种人,让我失望。”

  “我还教过你,凡事不要听风就是雨呢,你记住了没有?”

  中年人淡声道:“网上的很多事情,真真假假难以界定,这需要你自己去分析判断,不要轻易听信谣言。”

  “爸,你觉得这事是谣言?”

  少年不服气:“报纸都发出公示了,就是那个白叶,得到了委托。那么多大师名家的作品不采用,偏偏让他接下了这个差事。”

  “这到底是他实力过人,胜过一帮大师名家,还是其中隐藏了不可告人的内幕。”

  少年问道:“爸,两个原因,你信哪个?”

  中年人沉默了。

  少年又趁机提醒道:“爸,白叶可是有前科的。你平时最讨厌的,不就是那些通过炒作的手段,去操纵艺术品价格的人吗?”

  “你之前还揭发了好多个,通过天价做局爆炒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为什么现在却对白叶视而不见?”

  少年吐槽道:“爸,你可不能光打老虎,却忽略了苍蝇啊。真是这样,我就该怀疑你的用心了,到底是一心为公,还是想让自己出名。”

  “……胡说八道。”

  中年人瞪了一眼,有几分无奈。

  他告诫自己,这是自己儿子,亲的……不能打。

  不然的话,在家乡养老的老头子,该跑来找自己算账啦。

  “事实嘛。”

  少年嘀咕一句,又想了正事,连忙撺掇道:“爸,你出手吧。你作为著名的艺术评论家,点评作品不是本职工作吗。你看一眼他的东西,然后说一句垃圾,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

  这傻小子。

  中年人叹气,这傻儿子恐怕不明白,以他在江湖中的地位,随便点评一个人,不管是毁还是誉,对对方来说都是好事。

  因为艺术这种东西,没有绝对的标准。

  以前或许有,但是自从现代主义艺术兴起之后,各个大艺术家很热衷于对传统艺术进行反叛、反思、破坏。以至于到了现在,艺术好坏的标准,已经彻底模糊化了。

  艺术的审美标准,不再掌控在少数人手里。大众评判的标准,也不再是唯一。

  艺术作品的优与劣,谁说了也不算。你觉得乱七八糟,什么玩意的垃圾,但是在别人口中却是极好绝妙的佳作。

  在这种潮流下,哪怕中年人点评一件艺术品是垃圾,最多影响艺术品的成交价格,却不可能让那件艺术品在市场消失。

  这还是基于对等关系的点评。

  如果相差悬殊,他点评无名小卒的作品,这不是在贬低,而是某种抬举……

  指不定就是由于他的点评,让对方就此名声大噪呢。

  所以有许多人,巴不得他骂。

  甚至求他骂。

  中年人摇了摇头,也不想点破这种社会手段。

  孩子嘛,太傻白甜不行,太油滑老道也不行,什么年纪就该配什么样的心态,让他自己慢慢积累阅历,不需要拔苗助长。

  “什么作品?”

  中年人还是妥协了。

  他对于白叶这个名字,还是有几分印象的。

  不是他对白叶有多熟悉,主要是他知道李东兴。尽管他也鄙视,李东兴这种仗着资本,在行业中搅动风云的家伙。

  但是他也承认,就是李东兴这种人的存在,行业中才有新人不断涌现。

  不然的话,艺术圈都被老家伙把持了,沦为一滩死水。

  当年李东兴力推白叶的时候,他也间接看过白叶的油画。怎么说呢,没有炒作鼓吹的那么好,却也没有抹黑的那么差。

  他觉得,白叶还有实力的,只要认真努力钻研下去,十年八年之后,肯定会名符其实,艺术作品的价值,也对得起赞誉。

  只是他也没想到,李东兴忽然栽了。

  一夜之间,声势显赫的东兴画廊,也随之分崩离析。

  东兴画廊旗下的几个新人也随之销声匿迹,不知道是更换了门庭,还是改行另谋出路。

  这让中年人有些惋惜。

  没有想到在今天,他却在儿子口中,听见了白叶的名字。

  这让他有点好奇,所以才同意看一眼。

  “这里这里……”

  少年欢呼雀跃,连忙打开了直播,把手机递给了中年人。

  此时此刻,在直播的画面中,清晰出现了白叶的身影,他神态十分专注,手中的雕塑刀十分的轻柔,或是抹,或是削,在仔细调整雕塑的细节部位。

  “爸,你看,就是这玩意。”

  少年凑过去,指指点点,撇嘴道:“他一个学画的,却玩起了雕塑,这不是笑话吗?更大的笑话就是,他居然还成功承接了体育广场的雕塑设计,太荒唐了。”

  “要知道,雕塑摆在公共场所,不仅是摆设那么简单,另外还承载了文化教育的功能,怎么能等闲视之。最重要的是,这花的是老百姓的钱。”

  “要是作品不好,迟早要拆了,劳民伤财啊。”

  少年口中的道理,一套接着一套。

  有些是他自己的想法,不过大多数是网友的见解,他十分认同。

  说着说着,少年感觉不对劲了。

  他抬头看去,发现自己的父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机屏幕,那模样,那神态,与直播中围观白叶的学生们,别无二致。

  一瞬间,少年大惊失色。

  不好,我爸中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