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从艺术家开始 2431 2019.07.30 11:38

  在陈大器的“热心”引领下,白叶顺利见到了老邓头,邓少英。

  艺术学校的惯例,作为雕塑学院院长的邓少英,在负责学院行政管理的同时,也并没有退出教育前线,他还坚持给学生授课。

  今天就是这样,在他的工作室之中,聚集了十几个学生。

  宽敞的空间,一片灰白的素色,好像一个褪掉颜色的世界。邓少英就站在中间,提着一把雕塑刀,轻轻刮着一尊石膏像。

  他十分专注,雕塑刀轻轻一抹,半干微湿的石膏,顿时出现一道弧度。

  柔腻、亮泽之光,也随之折射出来。

  他在讲述,用刀的经验。一帮学生认真聆听,自然没有注意到,在工作室的角落门口,忽然冒出两个人来。

  白叶与陈大器,猫步走了进来,无声无息。

  到了这里,陈大器再不情愿,也不敢造次了,变得安静起来。至于白叶则是干脆在边上,搬来小凳子混在了人群后面,一副聆听教诲的好学生模样。

  哼。

  陈大器撇嘴,也找凳子坐下来。

  其实他现在,就可以离开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选择留下来。

  坐看,冷眼旁观。

  他想知道,院长是不是真的要给白叶补一张毕业证。

  这不合规矩……

  肯定有许多人质疑,甚至抗议。

  然后在群情鼎沸之下,院长应该会改变主意,不再坚持己见了……吧?

  嗯,肯定会的。

  陈大器表情严肃,握紧了拳头。

  他绝对不希望,像白叶这样的害群之马,败坏雕塑学院的名声。

  “好了,我先讲到这里。”

  与此同时,邓少英收了雕塑刀,然后站了起来。他的目光一转,本来想宣布下课的,但是却在人群之中,发现了白叶的身影。

  一瞬间,他改变了主意,话峰一转,顺势道:“说得再多,也只是理论而已。你们学习了这么多年,各种理论课程听了不少,也应该明白理论只是理论,如果不能将理论与实际联系起来,就是一场空。”

  “所以趁着这节课,还有一些时间,我决定给你们布置一点作业。”

  啊……

  底下一片哗然。

  学生啊,最不想做的,就是作业啦。

  关键是邓少英平时,也不是爱布置作业的人啊。

  今天怎么转了性子?

  在众人迷惑之时,却听邓少英继续道:“当然,由于时间有限,也不需要搞得太复杂,就用泥塑吧。”

  大家一听,也吁了一口气。毕竟相对其它金、石、木、陶、玻璃钢等材料来说,泥塑无疑是最容易塑形的。

  在邓少英叫唤助教,去拿黏土的时候。

  底下也有学生,举手问道:“院长,作业有主题吗?”

  “主题啊。”

  邓少英想了想,忽然走到了窗口旁边,拉开了厚厚的窗帘。

  居高看下去,那是巨大的运动场。足球、篮球、排球,还有长长的跑道。许多学生就在运动场中挥汗如雨,谱写一曲青春与热情的赞歌。

  喧嚣的声音,像浪潮一般扑涌而来。

  邓少英露出一点笑容,然后转身道:“以运动为主题吧,我想知道在你们心目中,运动意味着什么。”

  运动。

  简单啊。

  一些学生眼睛一亮,觉得这个命题,太轻松简单了。

  当然也有一些人,却皱眉苦思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越是简单的主题,就越不容易发挥。不用心的话,作品很容易沦为烂俗、平庸之作。

  可能对一些学生来说,作品再烂俗再平庸也无所谓。因为他们毕业之后,多数是先进入一些作坊啊工厂之类,制造复制各种雕塑。

  可以说,这些人学雕塑,只是为了就业前景,赚钱养家。他们对于艺术创作力,没有太高要求,只想顺利完成学业,拿到毕业证就好。

  当然在一堆学生之中,也有不少人有志于成为艺术家。所以他们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希望自己创造出来的作品,可以得到邓少英的高评价。

  一边是得过且过,一边是竭尽全力展现自己,反应自然不同。

  这个时候,助教与几个学生,搬了一个大箱子进来,他招呼道:“来,大家自己上来拿黏土,需要多少自取。”

  一堆人立即跑上去排队。

  白叶见状,立即拍了拍陈大器的肩膀,示意道:“去,帮我拿几斤回来。”

  凭什么……

  陈大器瞪眼,不愿意动弹。

  “乖,去嘛。”

  白叶勾着陈大器的肩膀,笑眯眯道:“或者说,其实你怕我。”

  “我怕你?笑话!”

  陈大器气笑了,抬起了下巴:“我怕你什么?”

  “你怕我又一次碾压你。”白叶微笑道:“就像昨天一样,让你感受绝望,提不起半点与我争锋的念头。”

  咣铛!

  一刹那间,陈大器好像弹簧似猛然起身,凳子都被他弹飞了。他也顾不上众人的侧目,眼睛里冒出了火焰,咬牙切齿道:“好,你给我等着。”

  说罢,他大步上前,挤开了一帮学生,在箱中搂了大团黏土。

  “诶?”

  一帮学生懵了。

  其中也有人认识陈大器,顿时觉得奇怪:“喂,陈大器,你不用上这堂课吧,就算是过来旁听……也别反客为主啊。”

  “讲点规矩,先来后到。”

  “素质啊。”

  一帮人吐槽,陈大器却置若罔闻。

  他快步走了回去,直接把一大团黏土,砸在了白叶的身前。

  啪的一声,黏土变成了扁饼。

  与此同时,众人的目光,自然汇聚在白叶身上。

  这个又是谁?

  类似的疑问,在许多人的脑海浮现。

  感觉有点儿眼熟啊。

  似曾相识。

  “吵什么?”

  就在此时,邓少英大嗓门发威了,喝声道:“拿了黏土马上给我开工,半个小时内我要看到你们的成品。”

  哇……

  一帮人惊了,这是要逼死人的节奏啊。

  半个小时能干什么?

  打个草稿?

  塑个形?

  时间根本不够嘛。

  有人急了,拿起黏土就捏。也有人聪明,拿着画本跑到窗边,观察片刻之后,就锁定了目标,连忙勾勒描绘起来。也有人十分淡定,闭目养神,构思作品。

  众人反应不一,自然没人再关注白叶。

  或者说有人察觉不对,但是也没心思探究下去。

  特别是在邓少英负手巡逻之下,一帮学生更是大气也不敢出,噤若寒蝉。

  邓少英游走,很快走到了白叶旁边。但是他也没说话,只是瞥了一眼,就一掠而过继续巡视教室。

  哼哼。

  见此情形,陈大器立即抓起一团黏土,揉啊,捏啊,捶打,摩擦。

  白叶把肉饼似的黏土,重新揉成了一团,笑问道:“你打算做什么?”

  “……不告诉你。”

  陈大器一脸警惕之色,连忙转身挡住白叶的视线,怕对方抄袭自己的创意。要知道运动这个主题,他再熟悉不过了。

  他这一身腱子肉,可是常年运动的结果。

  所以他很有感悟,在拿黏土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构思。

  他坚信自己这个作品,绝对不会失败。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对自己的要求,只是立于不败之地,并没有想要战胜白叶的心思。

  没有求胜之心,注定要活在阴影里了。

  在大家忙碌的时候,外界却已然风起云涌。中海晚报在下午四点,准时派发报刊,同时也给订阅的用户,直接推送了电子信息。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