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单纯地看笑话

从艺术家开始 2416 2019.07.16 16:01

  抵达二楼,迎面走来两个人。

  其中一个三四十岁,可能是学校老师,或辅导员之类的中年人,带着笑容道:“白叶,欢迎回到学校。还有半小时才开始演讲,你先去休息一下,喝杯茶,补个妆什么的。”

  相比中年人的客气,他旁边的青年,却丝毫不掩饰目光中的厌恶。

  那表情仿佛在说,你居然有脸来,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白叶没受影响,很自然伸手,与中年人握了握,应对道:“老师,麻烦你了。具体怎么安排,我悉听尊便就是。”

  咦!

  听到这话,不仅是中年人,连白叶旁边的年轻人,也忍不住多看白叶两眼。两人脸上的惊讶之色,溢于言表。这还是那个锋芒毕露,桀骜不驯的白叶吗?

  挫折真的能让人成长啊!

  中年人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脸上的笑容反而收敛了几分。

  他招了招手,引领着白叶与年轻人,走进了休息室。

  十平方的空间,有简单的沙发、椅子。

  桌面上,摆放了茶水,以及点心,干果。

  招呼白叶坐下之后,中年人就带着青年走了。其实也没走远,在休息室内的另外一个门,直通阶梯教室。

  中年人与青年进入教室之中,在调试音响、摄像仪器。

  门没关严,透出一缕空隙,白叶也看到了整个阶梯教室,除了几个人在布置现场以外,再无旁人了,显得空空荡荡。

  要是一会儿开讲的时候,一个听讲的人都没有,那就尴尬了。

  白叶饶有兴致,转头问道:“你觉得,等下会有人来吗?”

  “应该有的……”旁边的年轻人犹豫了下,选择说实话:“哪怕没人,学校方面也应该会有安排。”

  白叶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托嘛,很正常。

  他不再说话,安静地坐着。

  倒是年轻人,迟疑了片刻,忽然开口道:“白叶,你变了。”

  白叶抬头,反问:“变帅了,还是变丑了?”

  “……”

  年轻人一呆,语气变得复杂:“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吗?”

  白叶不动声色:“那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年轻人沉默,他不知道答案。

  或许这是好事,但是白叶的变化,对他来说却是如此的陌生。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莫名的伤感……

  白叶隐约察觉,年轻人的情绪变化。他心中一动,目光一转,然后开口道:“以前的白叶已经死了。”

  丢下这句话,他闭上了眼睛,在沙发上躺着。

  反正他说的是事实,至于年轻人怎么理解,就是对方的事了。

  年轻人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些什么,最终没说出来。

  休息室顿时沉寂了下来,好久之后,才有人推门进来,提醒道:“演讲要开始了,白叶你可以进场了。”

  白叶点头,站了起来,吐了口闷气,就大步向阶梯教室走去。

  才进门他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教室中坐了不少人。整齐划一,坐在前两排,大概有二三十之数。

  毫无疑问,这些基本是托。

  就像电视台,录制节目的时候,专门安排的群众演员。

  白叶之所以敢这么肯定,主要是他发现,在自己出场之后,坐在前排的这些人,一个个表情麻木,百无聊赖的样子,连抬头看他一眼的举动都欠奉。

  直到他站在讲台上,底下才有人放下手机。

  乍一看,底下就议论开了,嗡嗡作响。

  “真的是白叶呀。”

  “我以为,他不会来的,最后换其他人上。”

  “没有想到,他真来了,不怕被骂,丢脸吗?”

  “骂名也是名……这叫炒作,懂吗?”

  “对呀,他本身就是靠炒作起家的,炒出来的天才。后来出事了,消失了大半年,现在肯定要谋求复出……嘿嘿,就是不知道,谁这么傻,还会上当。”

  “艺术圈骗子那么多,傻子应该不够用了。他都被拆穿了,傻子的脑子再进水,也不可能再掉坑里吧。”

  “就是,就是。”

  一堆人或是切切私语,或是光明正大讨论。

  在交头接耳的同时,也有人趁机打量白叶,观察他的脸色。只不过让一些人失望的是,白叶在非议之中,表情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化。

  哼,脸皮真厚。

  “大家安静一下。”

  与此同时,旁边中年人,拿起了一支话筒,开口介绍道:“今天十分荣幸,请来了第六届明日之星美术大赛金奖得主,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会青年组创作一等奖,有着艺术界新锐力量美誉,人称天才艺术家的白叶先生……”

  溢美之词,也有点含金量。

  只不过底下一帮人却纷纷撇嘴,带着几分不屑之色。

  “现在有请白叶先生,给大家带来精彩的演讲,大家鼓掌欢迎。”

  中年人放下话筒,率先拍手引导。

  可惜底下却没人买账,甚至懒得装样子。

  一时之间,只有中年人孤单的掌声,在空旷的教室中回荡。白叶倒没觉得有什么,反倒是中年人自己尴尬,觉得有些下不来台,脸色自然阴沉了下来。

  混账东西……

  中年人暗恨,瞪了底下众人一眼。

  学生会,傲气,不配合是吧。回头全撤了,换一批懂配合的上台。

  “多谢老师。”

  白叶开口了,算是帮中年人解围。他站在讲台上,才准备演讲。冷不防,在教室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紧接着,从门口涌进来一群人,三三两两,散布坐下。

  阶梯教室不小,可以容纳好几百人。

  原来只有二三十人坐下,显得教室比较空旷。

  可是现在,一下子涌进来许多人,他们分散在不同的位置坐下。虽然也还有许多空位,但是每排座位基本有人了。猛一看,好像整个教室,已经满员似的。

  怎么回事?

  前排一帮人懵了,难怪除了他们以外,学校还安排了其他托?

  白叶也有类似的疑问,忍不住看向旁边的中年人。出奇的,中年人也看懂了白叶的眼神,他茫然的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不是安排的……

  那就是自愿来的喽。

  白叶有些奇怪,然后也有点释然。或许这些人,只是单纯的想看笑话。

  他笑了笑,也不在意,继续开口道:“多谢学校,多谢老师,给我这个机会。很荣幸,站在这个讲台上,与大家分享我的一些心得体会。”

  “什么体会,失败的体会吗?”

  底下传来突兀的声音。

  众人一愣,然后一片哗然。

  当面拆台啊。

  真刺激。

  我喜欢……

  许多人莫名的兴奋,纷纷进入看戏模式。

  “……千万不要冲动啊。”

  讲台的边上,年轻人脸色铁青,不自觉捏紧了拳头。他心中愤然,恨不能掐死捣乱的人,但是他更清楚,在这个地方……艺术界的象牙塔。

  被喷,被挑衅,可以机智的化解,绝对不能粗暴的应对。

  忍一时风平浪静。

  问题是……

  我为什么要忍?

  白叶眉毛一挑,环视道:“刚才谁在说话?”

  教室逐渐安静,没人回应。

  白叶笑了,冷笑道:“藏头露尾,小人行径。我很失望,在我的母校之中,居然有这样的小人存在。”

  “……我说的。”

  前排角落中,有人豁然而起。

  一个男学生,大义凛然站起来,迎接众人的注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