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 白叶堕落了

从艺术家开始 2400 2019.08.30 22:32

  灵璧先生的话,自然引发了一片哗然。

  普通群众还好,只当灵璧先生在夸赞画作,也没什么深想。但是旁边几个老头,却彻底惊呆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好久之后,才有人惊呼道:“老徐,你在说什么?”

  徐岩,字号灵璧。

  他是大画家,也是一名学者。

  这一生,他功成名就,有社会地位,也不差钱。参加文化节,无非是想为家乡出一把力,发挥余热而已。

  所以他现在,遵循本心,微笑道:“我实话实说而已。”

  “这画真好……”

  徐岩环视左右,认真问道:“以你们的眼力,难道看不出来,这画的韵味?”

  “……”

  几个老头对视一看,顿时沉默起来。他们是老了,眼睛却没花。徐岩看出来的东西,他们自然不会忽略。

  恰恰就是看出来了,他们才不方便说出来。

  毕竟在西洋画里,竟然有传统国画的意象,这该怎么说?

  在理智上他们也知道,眼前这幅油画,意象融合得非常好。如果忽略了油画的颜料,这分明就是一幅江南水乡印象画。

  左边空旷的河流,右边的台阶、房屋,以及中间的石桥。远景近象,这是非常经典的小桥流水人家景象,也是国画的传统题材。

  不过在国画中,江南水乡的印象,又与眼前的油画有区别。

  不仅是技法的区别,也有结构的不同。

  毕竟国画讲究,似与不似之间,以留白营造意境。

  但是眼前的油画,饱满的构图,优雅的色调,厚实严谨的造型,根本没有任何的留白,却依然给人一种江南水乡、美丽诗意的感觉。

  如果抛开画种不提,单纯从感观上判断。

  这油画与国画,有什么不同吗?

  就是有了这样的觉悟,几个老头才不说话了。因为他们在情感上,有些接受不了。他们觉得,油画与国画的界线,不该这样被打破了。

  就是这个原因,几个老头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旁边的中年人,也察觉气氛的不同,才想说些什么。然而这时,徐岩却伸手一按,把他的话压回去。

  与此同时,徐岩转身问道:“那个……谁,这画是白叶送给你,还是借给你的?”

  “啊?”

  辛七月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了,急忙答道:“借……暂时借的,借我参加文化节,等结束之后,要还回去的。”

  “……那可惜了。”

  徐岩和颜悦色,微笑道:“你交了个好朋友,在今天之后沈庄怕是要声名远扬啦。毕竟看了这画,我也动了心思,想去沈庄一游,看看钥匙桥的实景,以及老宅、石阶,是不是如同眼前这画一样美好。”

  “啊!”

  辛七月又惊又喜,连声道:“欢迎您老大驾光临。”

  至于交个好朋友什么的……

  嗯,没错,这友谊很珍贵。

  毕竟价值三百万呐。

  辛七月感叹,不过也觉得,这钱貌似花得很值。尽管现在的状况,似乎与原定计划,有少许的偏差。但是结果却是大好,出乎意料成功。

  不管怎么说,这要归功于白叶。

  “明天吧。”

  徐岩做了个约定,就与几个老头转身离开了。毕竟根据行程的安排,他们还有别的事情。在这里耗费了不少时间,也不能再耽搁下去。

  一波人走了,但是热闹的场景,却没有消散。

  围观的群众,还是依次排队,逐个观看油画。

  许多人觉得,这画真好。

  至于好在哪里……

  切,好看就行了,那么较真干嘛。

  观看,合影,麻利走人。

  这是一个流程。

  当然,也有人看了画,顺便询问:“这画叫什么名字呀?”

  “……双桥。”

  辛七月笑呵呵解释:“双桥的意思,不是画里有两条桥。事实上,这两个桥洞的石桥,只是一条桥。画之所以取名为双桥,主要是水下的倒影,也形成了一条桥。一真一假,一虚一实,所以名为双桥。”

  这段话,他背得很顺溜啦。

  末了,他又补充道:“大家不信,完全可以去沈庄,亲眼观看。如果有假……来找我,我赔往返的钱。”

  “去,一定去。”

  “你准备好大礼包吧。”

  人群之中,也有不少人响应。

  毕竟他们看了油画,也对沈庄的景致,多了几分好奇。

  闲着没事,可以去一趟。

  这反应,自然让辛七月大喜过望,笑开了花。然而几天之后,他就笑不出来啦,他在认真思考一个成语。

  过犹不及……

  谁创造了这个成语,为啥这么的精辟呢?

  此时此刻,辛七月呆在小镇之中,望着窗外密集的人流,陷入痛快与痛苦之中。他真的没有料到,省电视台的新闻,威力这么巨大。

  关于文化节的报道,省台只给了三十秒的镜头。

  这三十秒的镜头,涉及沈庄的部分,仅有五秒钟时间而已。就是这五秒镜头,却造就了如今沈庄人满为患,几乎爆满的场面。

  一条条小巷,几乎挤满了人群,大家摩肩擦踵,挥汗如雨。

  特别是钥匙桥周围,已经没有了落脚之地。河流还好,一艘艘小船,在前后的催促下,根本不敢停留,只能慢悠悠顺流荡过去。

  但是在岸上,真是没有丝毫的空隙了,大家挤作了一团,争相观望石桥。

  其实吧,桥就是这样。

  要说多么好看,也不尽然。

  但是来都来了,不看几分钟兼拍照留念,又对不起路费。所以啊,挤就挤吧,反正在这个国度,大家也习惯了这种情况。

  如果哪个景点,不出现人满为患的情况,反而没多少人愿意去了。

  在大量人群,涌进了沈庄之后。辛七月在苦恼的同时,也急忙向上级部门求援。一个小时之后,流动救护车、医疗人员就位,还有一堆志愿者,在小镇中疏导人群。

  一切井然有序进行中,没有任何的差错。

  这让辛七月松了口气的同时,幺蛾子还是出现啦。倒也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游客提出要求,想看双桥油画。

  这个请求,也引发了许多人的附和。

  来自群众的呼声,能拒绝吗?

  幸好油画没还回去,辛七月再无奈,也只能在小镇中,找了个宽敞的地方充当展厅,再把加油支架起来,让人排队观赏。

  然后他惊喜的发现,这油画似乎有分流的作用。

  桥边密集的人群,立刻疏散了近半。

  在临时的展厅外,也排成了长龙。其中有两个人,最先走进了厅中,直接看到了摆在大厅正中的油画。

  这两个人,一个四十多岁左右,那是艺术评论家高博。另外一个二十多岁,恰恰是虞驰。如果白叶在这里,恐怕会很惊讶,没想到这两人也认识。

  事实上两人不仅认识,这趟行程更是虞驰缠着高博,非要过来的。

  进入厅中看到了油画,虞驰顿时变得激动。他呼吸有几分急促,眼睛闪烁着亮光,好半晌之后,他才恢复几分冷静,转头问道:“高大哥,这画怎么样?”

  高博没说话,只是取出专业的相机,咔嚓咔嚓拍摄油画的细节。

  几分钟过去,等到后面的游客开始催促了,两人才恋恋不舍离开。在走出展厅的一瞬间,高博才开口道:“白叶堕落了!”

  “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