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 当属第一人

从艺术家开始 2336 2019.08.21 11:37

  在白叶的笔下,一根根纤瘦修长的竹子,就在墙壁上呈现了出来。青翠嫩绿的竹子,竹节分明,整体布局多而不乱,少而不疏,构图十分清新自然。

  不过这些不是关键……

  让虞驰惊诧的是,白叶以油画颜料勾勒的竹子,一枝一叶,清楚明白。

  这绝对不是抽象画。

  要知道抽象画的精髓,就是在于意象的表达。好吧,吐槽一下,在普通人眼中,抽象画的特点就是……画啥不像啥。

  说白了,抽象与具象相对,故意画得不像,然后让人去想象、感悟。

  现在墙壁上的竹子,却画得很逼真。

  这是写实的风格了。

  虞驰觉得有趣,所以白叶靠着古典雕像声名大噪之后,也要在绘画上妥协了吗?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许多人对于绘画艺术的审美,还处于画得像就是画得好的阶段。

  讨好主流大众,不丢人。

  “咦!”

  然而片刻之后,虞驰又愣了,“不对啊。”

  “老师,什么不对?”

  小胖子在旁边,觉得奇怪道:“我感觉大叔画的竹子,很漂亮啊。”

  “你别说话。”

  虞驰掏出了手机,打开了软件,开始录制视频。

  在镜头中,白叶提着画笔,在调色板上蘸取了颜料,就直接在墙上涂抹。动作之流畅,根本没有丝毫的停滞。

  这说明在他内心中,对于图画的结构、细节,了然于胸。

  或者说,胸有成竹。

  从最开始的起形,再到进一步塑造细节,这个过程对于新手来说,需要仔细斟酌再斟酌,或者退步打量,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几遍,才敢小心翼翼下手。

  但是白叶却犹如行云流水一般,没有半点间断。

  下笔果断,一气呵成。

  而且其中的过程,极少修改、调整的动作。

  这是对本身技法的自信,更是多年苦练的结果,基本功强大的表现。

  反正一帮学生看在眼中,轻呼之声此起彼伏,眼中尽是羡慕之色。毕竟对白叶相比,他们仿佛手残。

  至于虞驰,脸上的表情,如同打翻了颜料瓶,各种颜色交织。

  他震惊了,瞠目结舌。他与学生们不同,或者在学生们看来,白叶画的竹子,只是很清秀漂亮而已。但是在他的眼中,这其中蕴藏了丰富的内涵。

  只要对中西方文化有了解的人,都会明白他的震惊。

  反正虞驰觉得,白叶笔下的竹子,在意境啊风骨啊,文化寓意什么的,他说不上有多好,但是他可以确定,至于在竹子的表现形式上,属于一种创新。

  或许还是前所未有的创举!

  想到这里,虞驰也有一些激奋,他好像在无意之中,成为了创举的见证人。

  与此同时他也有几分嫉妒,同样是年轻人,他还比白叶大七八岁。不管是论背景关系,还是学历的程度,他都完爆白叶。

  可是在艺术的悟性上,他却被白叶碾压了。

  要知道,他父亲可是虞蒿,画坛宗师泰斗。家常渊源,耳濡目染之下,他没在画坛上闯出什么名堂来,反而成立了培训班,带一帮孩子入行。

  这在外人看来,肯定是虎门犬子的表现。

  私底下、暗地里,不知道怎么嘲笑他呢。

  难道虞驰不知道上进吗?

  奈何,在艺术的世界,单纯的勤奋,只能打牢基础。

  想成名,出人头地,真的需要天赋。虞驰努力了十几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才在绝望之下,承认自己没有天赋。

  还好在家人朋友的关怀下,他并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创办了培训班。

  这也算是一种移情吧,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有天赋的孩子身上。

  当然,再怎么寄托移情,在午夜梦醒时分,虞驰心里也肯定百般不是滋味。特别是白叶现在表现出来的创造力,更是把他刺激得不轻啊。

  自己苦苦寻觅而不得的东西,人家像玩似的随便就能抛出来。

  这算什么嘛?

  虞驰酸了。

  不过手很稳,继续录制视频。

  过了好久,白叶也终于收笔,端起调色盘,退开了两步,打量自己的画作。

  整体很满意,其中也有一些小问题,需要进行修改。

  改了几分钟,顺利完工。

  都不需要白叶自己洗笔、刮调色板,旁边的学生就争相代劳了。

  各种夸赞,不绝于耳。

  “大叔,我喜欢你这画。”

  “竹叶一片一片的,又尖又细,非常漂亮。”

  “我都分不清楚,到底旁边的是真竹子,还是墙壁上的画是真竹子啦。”

  最后这话,那是小胖子说的,妥妥的彩虹屁。

  “哈哈。”

  白叶听得老怀大慰,笑吟吟道:“你们说得再好听,我也不会留你们下来吃晚饭的。另外你们说我的画好,真的明白好在哪里吗?”

  “好就是好,有什么问题吗?”

  “大叔啊,你又不是语文老师,别整天让人做阅读理解。”

  “构图呀,形体呀,非常舒服。特别是色彩,很明丽鲜艳,赏心悦目……”

  学生之中到底还是有人才的,少年小高摇头晃脑,一番评价大而化之冠冕堂皇,倒也有几分评论家的架势。

  白叶大笑,不理学生了,转头看向虞驰:“你录下来了?”

  “录了。”虞驰点头。

  白叶一笑,叮嘱道:“别给虞教授看,免得让我贻笑大方之家。”

  “不,没人敢笑你。”

  虞驰眼神有些复杂,“以油画的方式画竹子,却能表现出墨竹的意象来。据我所知国内没人画过,西方人更不会画,你当属第一人。”

  “夸张了吧?”白叶愣了下。

  要知道,这个世界在明初,东西方世界就接轨了,文化大交融。所以西方的油画艺术,比原时空提早了几百年进入东方。

  五六百年时间,难道就没有人有过类似的构想?

  “不夸张。”

  虞驰摇头道:“要知道在国内,国画一直处于强势的地位,西方的油画艺术,也是在近一百年才慢慢在国内兴盛起来。”

  “以前就算有人汲取了油画艺术的养分,也是直接融入到国画里面。比如说工笔画,表现的形式,与油画差不多。”

  “在吸收了油画的空间、透视技法之后,工笔画得到了繁盛的大发展。所以工笔画竹子的情况,倒是十分常见。”

  “至于油画画竹子,国内的画家不画,西方人却学不到国画的精髓,也没有书法的基础,就算画了竹子,也是西方写实植物的风格,根本没有国画的意象。”

  虞驰感叹道:“所以说,你的油画竹子,兼容了中西方艺术的特点,属于形式上的创新,风格非常的新颖,属于开创性的变革。”

  “诶?”

  白叶有些发呆,太出乎意料了。

  毕竟他还以为,世界不同了,类似的艺术形式,应该很平常。

  万万没有想到,一不小心又搞了个新创举。

  他发誓,这次绝对不是存心装比,纯粹是意外啊。

  咔嚓,咔嚓。

  虞驰又照了两张相片之后,深深看了白叶一眼,就带着一帮学生走了。不过他可以确定,自己还会再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