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大家之气象

从艺术家开始 2326 2019.08.04 12:16

  高博,著名策展人,艺术评论家,收藏家。

  在业界,他很有名望。不管是艺术家,还是富豪权贵,都喜欢与之结交。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对艺术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对于市场潮流的把握更是十分敏锐,而且敢说真话实话,点评尖锐到位。

  所以不管是行业内,还是普通的艺术爱好者,对他都很信服。以至于他的评论,可以直接影响艺术品的的成交价格。

  很多艺术家,在举办作品展览的时候,如果对自己有信心,都喜欢邀请高博前去参加鉴赏点评。要是没信心,基本是躲开高博,离远他的视线范围,以免他一句话毁了前途。

  “这么厉害。”

  在曹象的解释下,白叶知道了高博的来历,同时也很奇怪:“只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难道我以前认识他不成?”

  “不认识吗?”

  曹象皱眉道:“那他干嘛发表评论为你说话。”

  “啥?”

  白叶惊讶,“什么评论?”

  “自己看。”

  曹象把手机递过去。

  屏幕中,一篇长评文字错落,排版讲究,让人看了舒服。

  关键是文章标题,也让白叶错愕。

  “浅评白叶——他把绘画转化成了浮雕!”

  评论的开篇,更是开门见山,十分的直接表示,他对白叶很陌生,也是在偶然的情况下,看到了网上的风波,出于好奇之心,才予以关注。

  “在关注的同时,也有人问我,对于白叶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我的答案是……没看法。”

  “我是艺术评论家,只关注艺术层面的事情。艺术家的私德、人品、性情,自然是受社会与法律的约束,与我无关。”

  “顺理成章,那人又问我对白叶的作品,有什么评价。”

  “尽管我知道,他想在我口中,得到一些偏向性的回答。但不管是出于职业素养,还是基于我自身的审美标准,我只能让他失望了。”

  “就事论事,要评论一个人的作品,首先要对这个人的平生有所了解。据我查询的结果,白叶先是个画家,抽象派画家。”

  “在我看来,抽象画最容易画,也是最难画的。它可以抽离一切具体的形象,摆脱既定的形式法则,信手涂鸦。但是也因为它的自由,无拘无束,那么普通人就难以界定,抽象画的优劣好坏,更判断不了其中的艺术价值。”

  “这种情况下,有人滥竽充数,趁机混进了艺术行业,通过一系列手段,把自己包装成为了著名大师,然后引发了许多争议,最终事迹败露,不仅留下了一地鸡毛,还让大众对抽象艺术的误解更深。”

  “对,我要说的……肯定不是白叶。”

  “白叶的抽象油画,我没有亲眼见过,只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些照片,无法深入下去作出准确的评论。毕竟照片可看不出作者的笔触,颜色也会失真。抽象油画,特别是抽象表现主义油画,却恰恰要通过笔触与色彩,表达自己的情感价值取向。”

  “虽然没能一睹油画真容,但是通过照片观看,我也可以得到结论。白叶的抽象油画,并不像网上一些言论所说的一无是处。”

  “事实上,不提笔触与色彩,只说整体的效果,他的画有一种激情澎湃的张力。只不过由于他的技法还不够成熟,还显得很稚嫩,张力没能转化成炸裂性的冲击力。”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他的油画中,看到了灵性。”

  “只要他认真钻研下去,技法达到肆意挥洒的地步,再把内心中的动荡与激扬百分之百表达出来,那他肯定是画家中的中坚力量。”

  “下个阶段,一切返璞归真,就是名家大师啦。”

  ……

  看到这里,白叶抬头问道:“曹象,你说他会不会是我亲戚啊?”

  评价太高了,让他震惊。

  “我也怀疑……”

  曹象示意道:“继续看下去,后面的评价更高。”

  “啧啧。”

  白叶嘟囔道:“如果不知道,我现在是穷光蛋,我肯定要怀疑,他是不是收了我的钱,才这么卖力帮我洗地。”

  “别胡说,高博在业界,可是出了名的清高,不为钱所动。而且说实话,如果他能被人收买,也不会现在这么大的声誉啦。”

  曹象摇头,轻声道:“这些年,由于他说了许多真话,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许多人对他恨之入骨,要是有机会的话,肯定不介意让他身败名裂。只不过至今,没人得逞。”

  “了解。”

  白叶继续看下去。

  “……由于东兴画廊事件,白叶居然把自己的画作全部销毁了。对于此事,我毕竟不是当事人,所以无法判断,他到底是情绪失控之下,才做出不理智的举动,或者是通过了冷静的思考,决定与往昔做个割舍!”

  “前者是人之常情,一时冲动也可以理解。”

  “至于后者,这是我在撰写评论时,忽然冒出来的猜想。”

  “众所周知,在白叶毁画之后,他就在人眼消失了,沉寂了大半年。让他再次纳入大众视线的,却是一组素描。”

  “我是在查询白叶资料的时候,才看到素描画组的。说实话,在我看到画组的一瞬间,我被惊艳到了。”

  “如果不是有视频影像为证,我根本无法相信,画组居然是出于白叶之手。他的进步太大了,与大半年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或许有人觉得,我这样形容很夸张。那是由于你们不明白,牛在变形的过程中,到底进行了什么取舍,白叶的思考方式,又有什么样的……变化。”

  “不,不是变化,应该是蜕变,升华。”

  “我不知道他在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只清楚他对于抽象的理解,已经从最简单的表象,一下子跨越到本质啦。这是许多抽象画家,一辈子难以企及,死也不开窍,无法触摸到的本质——大道至简。”

  “大道至简的道理,谁都可以宣称自己清楚明白。普通人说自己明白了,也没人较真去问你怎么明白的。但是对于艺术家,却有比较严格的要求。你说自己明白了,那你就要以作品的方式表述出来,传达给大家。”

  “纵观整个抽象画派,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寥寥无几。”

  “白叶办到了,让我惊叹。”

  “不过让我更震惊的是,对于抽象艺术已经有自己独到见解的白叶,并没有在画坛上继续耕耘下去,反而转身投入雕塑的怀抱中。”

  “哪怕他报考艺校,最初选择的专业就是雕塑,也让我不能释怀。”

  “我当时很想指着他的鼻子痛斥,年轻人你的画大家之气象已见端倪,为什么要浪费自己的天赋呢?笔给你,赶紧给我滚回去,继续画!”

  “愤慨之余,我恍惚回神,突然醒悟了过来。”

  “我调查白叶的初衷是什么?”

  “……雕塑啊。”

  “在行业中沸沸扬扬,搅动四方风云的雕塑作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