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从艺术家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院长,他是白叶啊

从艺术家开始 2457 2019.07.28 18:07

  “接下来大家也该知道了,我恳求布朗库西先生,把他捡回来的羽毛送给我。”

  白叶还在编……不,应该是在阐述:“我就是根据这根羽毛,再经过一系列思考之后,慢慢地完善了设计。”

  “在我的理解中,体育场馆本身就是一只鸟,那么这只鸟儿,在剥离了动物的形体,还有尖喙利爪之后,还会剩下什么呢?”

  “一对翅膀……”

  “不,这太多余了。把翅膀也去掉,只保留一根羽毛,再将之延长。因为一只鸟儿,它不能是扁平的,应该是立体的,所以我要它变成圆柱状。”

  “再之后,就是不断调整比例,让它变得线条柔和,物体光滑,结构对称。”

  “你们明白吗?我要的是一种运动的感觉。”

  白叶轻声道:“我要大家看到作品,就可以联想到一只鸟儿在空中飞舞,在空间中美妙滑翔的意象。”

  霎时,会议室中,一片安定祥和。

  一些人悄然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着什么。静默了许久,才有专家开口问道:“你老师是谁?”

  “我老师?”白叶愣了一愣。

  随即他恍然明悟,应该是专家觉得,以他的年纪对艺术的思考应该达不到这样的高度,说不定有什么高人的指点。

  就像是在校学生的作品,肯定离不开导师的指点。

  同样的道理,白叶的背后铁定有人。

  对此……

  白叶倒是很感叹,佩服这些专家嗅觉之敏锐。他自然清楚,这个老师不是指普通师生的老师,而是指传统观念上,师徒父子关系的老师。

  但是表面上,他却十分淡定,坦荡道:“我没有老师。”

  不过在这个世界,他确实没有老师。

  原时空的老师,总不能穿越过来,臭骂他一顿吧。

  然而其他人一听,自然吃了一惊。

  没有老师的谆谆教导,这是自学成才?

  不可能……

  一帮专家、雕塑师,纷纷皱起了眉头,不太相信。

  主要是有些东西,单单是靠灵感不行的,还需要深厚的阅历积累。毫无疑问白叶的年纪是硬伤,不具备这一点。

  老邓头想了想,忽然问道:“你跟谁学的雕塑?”

  众人心中一动,豁然开朗。

  没有老师,不代表没人指点呀。

  指不定白叶是家学渊源呢,他的亲戚朋友中,有雕塑大师的存在。

  这个问题……

  白叶沉吟了下,才开口道:“我曾经是中海美院雕塑专业的学生。”

  诶?

  一瞬间,许多人愣住了,纷纷看向老邓头,眼中透着疑问。

  你的学生?

  ……我不知道啊!

  老邓头懵了,他绞尽脑汁,琢磨了半天,最终确定了。在他的印象中,雕塑专业没有白叶这个人。

  虽然说雕塑专业的学生也不少,他不可能都记得名字。但是怎么说呢……只要是好苗子,他基本有印象,时时刻刻在关注。

  比如说,陈大器。

  老邓头很清楚对方,是自己学院的研究生,实力不错。所以他才在初选中把对方拎出来,让对方顺利参加复试。严格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关照,在培养对方。

  但是白叶,这是谁呀?

  老邓头真是没有半点记忆。

  难道说对方在学校期间非常平庸,一点亮眼的成绩都没有吗?

  这也不应该呀,能力平庸的学生,怎么可能创作出这么让人惊艳的作品来,在逻辑上讲不通啊。

  老邓头困惑,直接问道:“你是哪一届的学生?”

  没等白叶回答,旁边的陈大器,也终于忍不住了,高声提醒道:“院长,他是白叶啊。”

  “我知道他叫白叶。”

  老邓头皱眉,有些不解兼不满:“不需要你重复说。”

  “院长,他、他……他是那个白叶啊。”

  陈大器急了,强调道:“那个和我同届、同班的……白叶啊。”

  咦!

  一下子,不仅是老邓头等人,连白叶也有些惊讶。他都不知道,原来陈大器居然是他的同班同学,难怪对方见了他,反应这么大。

  相比之下,老邓头更迷茫了。

  尽管他也知道,陈大器反复的强调,肯定是有原因的。

  问题在于,他不知道原因啊。所以老邓头怒了,干脆喝声道:“你说清楚点,这个白叶,那个白叶的,什么意思嘛。”

  啪!

  陈大器捂着脸,感觉很无奈。

  没办法,院长让说的。

  他把心一横,立即叫道:“院长,他是那个学了一年雕塑,然后就转到了油画专业……的那个白叶啊。”

  什么?

  众人震惊了。

  陈大器这才吁了口气。

  嗯,大家应该反应过来了吧。

  只不过几秒钟之后,他就彻底傻了眼。

  一帮专家确实开始质疑白叶了,只是质疑的重点,却是……

  “什么,你才学了一年雕塑?”

  “这不可能。”

  不管是专家也好,雕塑家也罢。有一个算一个,他们绝对不相信,白叶才学了一年的雕塑而已。

  一年时间,能够学些什么?

  最简单的基础。

  了解雕塑的历史,熟悉雕塑的材料,学会怎么操作工具。

  哪怕进度再快,也最多学习雕塑石膏像。

  几个雕塑家,哪个不是经过了十几二十年时间勤学苦练,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白叶才学了一年,创作的雕塑就碾压了他们。

  这算什么?

  他们一把年纪,都喂了狗么?

  “咳咳。”

  面对激奋的众人,白叶很理解他们的心情,所以他开口解释道:“不可能是一年啊,我私下一有时间,也在充电学习的。”

  这才对嘛。

  众人心满意足,表示认可。

  这反应,不对吧。

  陈大器瞠目结舌,惊疑叫道:“院长,他是白叶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邓头不悦,他又没耳聋,当然知道对方叫白叶。

  那又怎么样?叫白叶的,到底是杀人了,还是犯法了?你倒是直说啊。

  别在旁边,婆婆妈妈,磨磨蹭蹭,一点儿也不干脆利落。

  陈大器绝望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帮大佬,就没有一个人知道白叶的黑历史?难道这些人与时代脱节了吗?

  事实上,他是对的。

  在场众人对于白叶,真是没什么了解。

  不管在网络上,多少人攻击、抹黑白叶,对于一帮专家、雕塑师来说,他们没兴趣去关注这种事情。网络的热点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十分虚幻的玩意,不值得关心。

  就好比一些所谓的小鲜肉,在网上的流量非常火爆。但是只要问一下中老年人,他们基本不知道这些顶级流量是谁。

  这就是代沟!

  陈大器以己度人,肯定要失望。

  他偷瞄了眼白叶,在犹豫着要不要当面,说对方的坏话。

  说吧,显得自己是小人。

  不说吧……

  憋得难受。

  在他踌躇之际,彭拜开口问道:“白叶,你学的是什么油画?”

  “抽象主义。”白叶回答。

  难怪……

  众人释然,再次观赏桌上的空中之鸟。

  简洁到极致的东西,确实是蕴含了抽象主义的真谛。不管怎么说,作品很完美。最起码,以抽象主义思维,诠释飞鸟的设计,妙不可言。

  几个雕塑家,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那么接下来,就是……

  众人的目光,不自觉汇聚在彭拜身上。

  笃笃!

  彭拜指尖敲打桌面,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微笑道:“感谢诸位的参与,我决定……先与各位专家商量一下,再公布结果。”

  “这可能需要两三天时间,不好意思了各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