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离阳王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拜入讲武堂

离阳王侯 屠鸡剑神 4036 2021.04.07 18:30

  赵空翻开书页,快速扫了一遍确定了这的确是练脏境功法,然后就将其塞进胸前衣兜之中,转身返回了大厅。

  此地不宜久留。

  赵空拍了拍胸口,示意沈潜东西已经到手,二人再次从监控死角翻出墙来,原路返回了沈家。

  直到进了沈家大门,将门关得严严实实,赵空才舒了一口气,彻底放松下来。

  来到大厅,在沈潜的注视之下,赵空从胸口取出了那本《龟蛇功》,递给沈潜道,语气不见波澜地说道:

  “沈叔,你拿去抄录一份吧。”

  沈潜对赵空有救命之恩,这份恩情赵空不得不报。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赵空已经“死”了一次,但要是没有沈家的收留和照顾,赵空刚穿越过来怕是就会落入林晋弘的掌控之中,生不如死。

  他如今一无所有,除了导致他穿越的轮盘状事物以及《紫阳金章》,但这两件事物赵空是万万不敢暴露的。即使是《牛魔大力拳》这炼力境功法,他也不敢泄露分毫。

  因为这种级别的事物,一旦被人发现,他立马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身体原主的死就是前车之鉴。

  所以除了《龟蛇功》之外,赵空也拿不出别的东西来。而且是让沈潜抄录一份,原本依旧会回到赵空手里。

  之后,他会再次抄录一份做为拜入讲武堂的“学费”。

  沈潜对赵空回去取的东西早有猜测,如今见到面前的书册,他的目光早已被牢牢吸引,他的呼吸逐渐粗重。

  沈潜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赵空一眼,嗓音低沉地道了一句:“好。”

  然后他珍而重之地接过《龟蛇功》,迫不及待地去找纸张进行抄录。

  沈潜心里明白自己占了赵空这个后辈的便宜,但是他无法拒绝这份馈赠。因为他渴望晋升太久了,他早已锻骨圆满,却苦于没有足够的功勋去兑换练脏境的功法。

  城门卫士虽然比边境士兵安全地多,但赚取功勋的机会也相应少了很多很多。

  而锻骨境的武者由于修炼方法酷烈,身体潜能开发过多,虽然比炼力境强大许多,但气血衰败的速度也更加迅速,寿命甚至不如炼力境武者,所以他一个健壮大汉,才会在四十多岁的年纪就斑白了鬓角。

  而这一切都要等到练脏境才能得到改变。练脏境武者能够通过强大内脏,返本归元,弥补身体潜能的消耗,并获得寿命的增长。

  沈潜害怕等到自己积累够功勋之时,却发现身体气血早已衰败,无望晋升。

  所以沈潜选择羞愧地接受了《龟蛇功》,他不是个会说漂亮话的人,只是会将赵空的这份情谊深深地记在心底,以后寻找机会报答。

  一切尽在不言中。

  ……

  傍晚,天雍城西区,青龙帮堂口。

  一间静室之内,一位青龙帮帮众,正低眉顺眼地向眼前端坐的身影汇报情况。

  只见那端坐之人身穿锦袍,手戴墨玉扳指,然而长相却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有几分猥琐,但那一双眼睛却颇为幽邃,一看就知道是个精于算计的人物。此人便是林晋弘了。

  “启禀林帮主,今天属下们在赵昌南家对面监视了一整天,丝毫没有懈怠,但并没有发现赵空那小子的身影。”

  林晋弘是青龙帮两位副帮主之一,正式场合不说,但在私下里,若是听到哪个帮众称呼他“林副帮主”,往往不会给那人好果子吃,这一点整个青龙帮的帮众都清楚,他眼前这位帮众也很清楚。

  听到此人的汇报,林晋弘脸现不愉之色,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你退下吧。”他也是一步步从低下爬上来的,知道如果为了这种事责罚下属,只会让他们心生不忿,做事的时候阳奉阴违。

  那位帮众赶紧弯腰行了一个大礼道:“是,帮主。”然后才转身离开了静室。

  等到离地远了,这位帮众才小声嘀咕道:“切,好大的官威,胡帮主都没他威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正帮主呢……”

  静室之内,林晋弘转动着右手的墨玉扳指,眼睛微眯无声自语道:

  “难道东西真的不在赵家?还是说赵空那个小畜生已经放弃希望了?

  “看来还是要派人到沈家那里盯着,一旦看到他出门,就把他抓回来,到时候就由不得他不说了……”

  ……

  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饭之后,沈潜亲自带着沈默和赵空赶向讲武堂。

  昨天赵空已经把自己拜入讲武堂的打算告诉了沈潜,沈潜得知之后颇为赞同,认为他懂得取舍。

  虽然沈默每天都会去讲武堂,但为了以防万一,沈潜还是亲自护送两人前往。只要今天赵空成功拜入讲武堂,之后就没有必要如此小心了。

  沈默在得知赵空今天要与他一起前往讲武堂之后,隐约猜到了他的目的。但他很是好奇赵空哪里来的“束修”。据沈默所知,赵空如今可是一无所有,一贫如洗。

  当他如是问到的时候,赵空笑而不语,只回了他一句“你猜”。同时,赵空也明白了沈潜还没有把《龟蛇功》的事情告诉沈默,毕竟在沈潜成功突破到练脏境之前,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分风险。

  赵空一行三人从南区梧桐街出发,没过多久就进入了东区,入眼的建筑逐渐精致宏伟。

  沿着乌衣巷走了一段距离,三人停在了一座占地极广的建筑面前。

  它的外表并不奢华,在这整体建筑风格偏繁华高调的东区,它显得很是朴素,然而这正体验了它的特殊,让人有一种庄严大气的感觉弥漫。

  在其中央的匾额之上,有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讲武堂。

  赵空和沈默跟在沈潜身后缓步入内,刚迈过大门,赵空就看到道路的两旁是大片的空地,其上有许多十几岁的少年正在打拳炼力。

  其中几个注意到沈默跟在沈潜身后,便停下身形调侃道:

  “哈哈,沈默,你是不是偷偷去青衣楼被教员逮到了,所以被请家长了?”

  青衣楼是天雍城最大的青楼,据说里面的姑娘个个如花似玉,是个真正的温柔乡,一帮精力旺盛的小伙自然很是向往,经常聚在一起讨论。

  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去过,一来青衣楼消费很高,不是他们能承担的起的,二来便是教员的规矩了,习武之人在突破练脏境之前不能破了元阳之身,否则会对武功进展有影响。

  沈默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反驳道:“李丙南,何七,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我啥时候去青衣楼了?小心我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然后他偷偷瞄了一眼沈潜,发现自家老爹并没有发怒的迹象,这才松了一口气。

  三人穿过宽广的庭院,进到大堂之中,入眼之处是一排排的桌子和凳子,其排列颇类赵空前世的课堂。

  此时这里几乎看不到人,只有大堂的最前方还有一位少年和一位中年人,看样子是少年人正在向中年人请教疑惑。

  “看样子这中年人便是讲武堂教员了。听沈默说,天雍城讲武堂共有三名教员,程东望,孟元龙,方逸真,也不知道这是哪一位。”赵空无声自语道。

  为了准备今天的拜见,昨晚赵空特意找沈默了解了讲武堂三位教员的信息,其中让赵空印象最深刻的是首席教员程东望。

  据沈默所说,程东望是三位教员之中实力最强的,他的实力已经突破炼力境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在整个天雍城中都能排地上号。

  沈潜没有开口,静静等待着。赵空也不敢贸然打扰,沈默也是肃然而立,看其样子对这教员很是尊敬。

  不一会儿,那少年请教结束,行了一礼便退出去了,这时那中年人才转过身来,让赵空看清了他的正脸。

  此人约莫四十来岁,但他满头的黑发与沈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最特别的是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既没有慑人的精光,也不显得浑浊,给人一种温润内敛,返璞归真的感觉。

  沈潜,沈默当即右手心搭左手背,躬身行礼道:“沈潜(弟子)见过程前辈(程师)。”

  赵空慢了一步,待弄清楚了对方乃是程东望这位首席教员,同样行礼道:“赵空见过程前辈。”

  他目前还不是讲武堂的弟子,不能以“师”称之,只能称呼前辈。

  程东望微微颔首道:“沈潜,你有何事?”

  身为开天境修者,他的记忆力早已非凡,沈潜这位家长,他曾经见过,留下了一定印象。

  沈潜没有开口,侧身示意了赵空一眼,赵空立即会意,上前一步朗声道:

  “程前辈,小子赵空,想要拜入讲武堂修行。”

  程东望没有诧异,缓缓开口道:“皇帝陛下曾言,只要是我离阳子民,都有机会拜入讲武堂。

  说到这里说他顿了一下才道:“话虽如此,但我还是必须知道你的身份背景,这不是我看不起平民,而是要保证你与前朝余孽无关,也不是佛门妖人,又或者乱法腐儒。”

  对于程东望的这番话赵空表示理解,这就相当于前世的政审,但他也有疑惑的地方:前朝余孽倒是好理解,佛门妖人,乱法腐儒又是什么鬼?这个世界也有佛门和儒家?为啥他们像是被通缉的恐怖分子?

  这些问题赵空没有答案,暂时将疑惑压在心底,准备回去再问问沈默。与此同时他恭敬回答道:

  “敢叫程前辈知道,小子赵空,天雍城人氏,父亲赵昌南曾经在西陵从军,只是他不久前已经离世了,这一点沈叔可以为我作证。”他看了沈潜一眼。

  沈潜当即上前一步,沉声说道:“不错,赵大哥与我曾是袍泽,我与他情同手足。”

  程东望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然后他就坐那儿不说话了,就那么看着赵空。

  赵空可不糊涂,当即明白自己该交“修束”了。程东望毕竟为人师长,这种事情不好意思开口,端看弟子自觉。

  于是赵空从胸口拿出一本《龟蛇功》,走到程东望面前道:

  “弟子家中清贫,身无长物,唯有一本练脏境功法《龟蛇功》,愿献给师长做为学资。”他将《龟蛇功》放在程东望面前的桌子上便退了回来。

  程东望先是一怔,像是没有预料到这种发展,然后他拿起《龟蛇功》翻看起来。

  程东望起初不是很在意,毕竟他已经是开天境高手了,练脏境的功法并不是很看得上眼。但越往后看他的表情越是惊讶,甚至夹杂着几分惊喜。

  程东望发现这《龟蛇功》竟然是一门练脏境上乘功法。

  以他开天境高手之尊,想要弄到一本练脏境功法很是轻松,但上乘功法就不一定了,可遇不可求。

  虽然这功法对程东望而言,已经没有大用了,但谁还没有几个看重后辈呢,给他们用便是正当其时。

  将手中功法仔细看完,程东望满意地将其放下,语气和善地对赵空说道:

  “嗯,你明天便可以来讲武堂报道了,到时候我会正式传你《莽牛劲》。”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像是又想起了什么:

  “你这门功法价值不菲,超过应交的学资许多,我也不占你便宜,我这里有一本锻骨境上乘功法《锻骨诀》,算是给你的补偿。”

  说完,他拿出一本书册,上书《锻骨诀》几个大字。

  赵空欣喜上前接过,对这补偿很是满意——在他突破锻骨境之后,不用再寻找别的功法来遮掩自己的功法来历了。

  赵空拜谢过程东望之后,便和沈潜,沈默一起退出了讲武大堂。

  刚一出来,沈默就伸出手来勾住了赵空的肩膀:“好啊空子,你有那样的好东西都不跟我分享,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他已经猜到了赵空那门功法的来历,此时只是朋友之间开玩笑的调侃。

  赵空没有在意,笑笑说到:“等你今晚回去了,可以去问沈叔。”

  “问我爹?”沈默诧异道,他转头看了一脸笑意的沈潜一眼,隐约明白了点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