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腐坏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42 2019.05.03 10:55

  “怎么回事?!”站在棋盘中的小女孩正通过眼睛前面的那宛如镜片的微小光幕观看着战场,看到这一幕的她不禁叫了一声。

  “这个吸血鬼居然会传送魔法?我可没听说过他们一族会这种东西!”小女孩十分生气地道。

  没有人会回应她,因为棋盘上目前只有她一个人。

  “立刻追踪他畸兵,同时小心律天使,他应该也发现了你那边的情况!”

  另一头的怪物听到了小女孩的命令,竟也放弃了变成固体形态的举动,刚刚有一点凝实的身体再次变成了流体状,然后顺着地面的裂缝流走了。

  扎格和怪物先后消失,也就是几秒的时间,现场的人们却都彻底傻了,尤其是克拉拉。

  她快速飞到了布兰妮消失的地方,试图用探查魔法追踪两人,却一无所获。

  “该死!”

  克拉拉抬起头带着焦虑望着眼前一望无际、被暴雨拍打着的平原,地面上的白雾在此时使得这平原宛如一片茫茫大海……

  “克拉拉将军!”几个将领赶了过来,在克拉拉的身后叫道,他们此时被这状况搞得有些失了魂,本能地想要让克拉拉发出命令,让他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但克拉拉何尝不是迷茫至极,在这莽莽平原中,该怎么去找布兰妮啊?!

  众将领见克拉拉没有反应,不禁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一个使他们很是熟悉的宛如风声的声音。

  他们自然熟悉,因为这声音他们今天已经听过好几次了。

  “砰!!!”一个背后有着巨大白色诸神徽记的高大身影重重地落在了他们面前!

  “你……是律天使大人!”看清楚来人是谁后,所有的骑士急忙恭敬地微微低下头。

  律天使却顾不上和他们客套,他淡淡地问道:“人呢?”

  克拉拉收回了双翼,有些颓败地看着他,道:“不见了……不管你是在找谁,他们都已经不见了……”

  “……”律天使看着无力的克拉拉,没有说话。

  克拉拉身为原教会骑士团副团长,律天使自然是和她接触过的,这段时间他拼命地寻找欧力两人的下落,曾数次经过她的队伍,也认出了她的气息,但有要务在身的他自然不会落下来与她闲谈,当然,就算没有事情他也没这个闲工夫。

  律天使转过身,感受了一下这里的气息。

  “总共有两股较为强大的魔物气息,一个是吸血鬼的,另一个……这是什么……”律天使在观察那怪物的气息时,呼吸凝重了起来。

  “……”他走到怪物消失的地方,盯着地面,半晌无语。

  “克拉拉将军!特里克将军他的伤势更重了,您快来看看!”一个焦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转过身,看着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特里克哥哥身边的克拉拉,也走了过去。

  “怎么……”克拉拉刚要问照顾特里克哥哥的骑士情况,便张着嘴呆住了。

  特里克哥哥身上的铠甲和衣物已经被取下,他的身体上,竟出现了严重的腐烂!

  “这……这怎么可能?!”克拉拉惊叫道,她还从未听说过什么魔法可以让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现腐烂,即使是那些最强的暗魔势诅咒魔法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只见特里克哥哥的脖子、肩膀、腰间等等被那怪物的手抓过的地方,已经彻底变成了令人恶心和悸动的褐色,就好像那部分身体已经彻底坏死了一样!

  即使是僵尸,皮肤可能也要比这个样子强点!

  “所有人,严禁碰触他穿过的铠甲和衣物!”

  说完,克拉拉急忙对着特里克哥哥施放起了她所能使用的最高阶治疗魔法。

  但伴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头上也出现了汗珠,可特里克哥哥身上的腐烂却一点没有消退,相反,还在缓慢地蔓延!

  特里克哥哥的呼吸已经开始变得微弱,他的脸色也已经变得极为苍白,再配上那些可怕的皮肤,看起来极为渗人。

  “该死的!快点消失啊!!”克拉拉看着那些腐烂的肌肤,焦急地叫道。

  她今天已经把布兰妮弄丢了,如果连特里克哥哥也死了,该叫她怎么办?!

  “让我来吧。”站在她身后的律天使说道。

  克拉拉听到这个声音后,暗骂自己太着急,连律天使都忘了,如果律天使不知道这边的情况直接走掉而导致特里克哥哥死亡,那她可要后悔一辈子了!

  “求求您律天使大人,救救他!”克拉拉急忙说道。

  律天使没有说话,他蹲下身子,略微查看了一下特里克哥哥的情况,然后对着他抬起了一只手。

  他背后的诸神徽记在这时微微地亮了起来,而周围的骑士也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寒冷。

  那寒冷,不似严冬的寒风刺骨,不似北域的冰霜冷酷。

  相反,它带着一点清凉,却又不完全令人感到放松,而是会让人不禁摆正姿态,郑重地去面对自己心灵,这样一种奇怪的寒冷。

  接着,全都在面向着这边的骑士们突然看到自己的脸颊旁居然飞过了一片片飞雪。

  他们好奇地转过身,看向身后。

  巨石外面的滂沱大雨,并没有变。

  但,一片片雪花竟然从中飘了出来,向着律天使那边聚拢而去。

  这雪花,竟似完全不受那雨水的影响,没有一片被雨滴打中。

  它们缓慢地飞动着来到了律天使的面前,然后轻轻地落在了特里克哥哥的伤口上。

  令人不禁浑身一颤的是,这些雪花在接触到那些腐烂时,竟出现了融化,好像碰到了火一样!

  但,雪花的数量在增加。

  很快,随着越来越多的雪花飘来,特里克哥哥的伤口彻底被覆盖,此时,阵阵宛如水浇在火上的声音从中传出,听得众人脸色变换。

  特里克哥哥的呼吸却在这时渐渐平稳了下来。

  律天使微微地松了口气,他高大的身躯站了起来,说道:“暂时不能让他活动,最轻微的也不行。”

  克拉拉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问:“意思是……在彻底恢复之前,他只能就这么躺着?”

  律天使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道:“你知道摄冥会的‘腐间死褐’吗?”

  克拉拉蹙起眉头,说:“没听说过。”

  律天使毫不意外,摄冥会的高层神秘到连他们几个圣翼骑士也没有掌握到什么,克拉拉又不是针对摄冥会调查的人员,不知道非常正常。

  “他是摄冥会的议员,我也只知道他的这个称号,并不知道他的本名。”律天使低下头,看着特里克哥哥的被雪花覆盖的伤口,继续道:“这种腐烂的效果,便是他的能力。”

  “可,造成特里克伤势的是一个魔物啊。”克拉拉不解地道。

  “哦?”律天使微微一动,沉默了一下,喃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这腐烂的效果这么小……”

  “什么意思?”克拉拉问道。

  “如果是他本人造成的腐烂,就连我也没有办法压制,这样就不奇怪了。看来,你们刚刚和摄冥会交手了?”

  “……我不知道……”克拉拉有些失落地道,属实刚才的战斗本来一开始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但转眼间一切便都变了,而且还变得毫无征兆、毫无头绪,她完全想不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那个叫“莱普尔”的人,看起来是在被摄冥会追赶,而且,摄冥会貌似没有要攻击他的意思;而他最后施放的带走布兰妮的魔法,明显是吸血鬼魔法,这又说明了他是一个魔物。

  看起来,这好像是一件很简单的摄冥会在抓捕一个魔物的事情。

  但这里面有疑点:为何这个吸血鬼会选择藏在狮骑军中间,这样对逃避摄冥会追捕有什么好处?难道在他们之间这魔物可以隐藏自己的吸血鬼气息?

  最关键的,他为什么要抓走布兰妮?!

  他总是在远处盯着布兰妮,难道从一开始,他混进狮骑军中间的目的就是为了她?布兰妮有什么值得他在意的地方,不惜在被追捕的情况下还要将她掳走?

  如果想要掳走,为何不一开始就这么做,还要等这么长时间?

  还有,他是怎么隐藏吸血鬼那浓郁的气息的?

  一团乱麻!

  克拉拉闭上眼睛,想要串起这些思绪的念头使她头疼。

  “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吧。”律天使道。

  ——

  不知名之处,一个不算深的山洞内。

  外面的天空依旧灰暗,雨,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使这山洞最深处一片漆黑。

  “噗啦噗啦……”大量带着血色纹路的两个巴掌大的蝙蝠突然凭空出现在山洞内,它们聚集在一起,渐渐一层叠一层,看得人汗毛直立。

  接着,它们“吱吱”地叫着散开,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它们原先聚集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裹着宽大黑色斗篷的身影。

  “呼!”扎格将斗篷一甩,露出了身体和其中已经昏迷的布兰妮。

  他看了看布兰妮那可人的脸庞,微微地笑了笑。

  “你这混蛋……”欧力从玩具熊中发出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怎么?我又没有脱下人性肤,这还不够关照你吗?”扎格看都没看欧力,只是戏谑地说道。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魔药产生了抵抗能力的?!”

  “呵呵,瑟尓妮的试验原料是从哪里买来的,我的煌雪侍卫长大人?”扎格笑道。

  “你……难道?!”

  “放心,我没有在那些原料上做过任何手脚,虽然很恨你们,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们为敌。只不过,我习惯给自己准备好万全的后路。”

  “……”

  “我虽然对炼金术一类的事情并不了解,但翻阅一下瑟尓妮父亲的著作,便多少可以了解一下这些原料的特性,所以,你们每次购买的原料,我都会找那些哥布林列个清单,然后回来一一对应找出其可能做出的魔药。”

  “那又怎样?你……难道是……”欧力突然变得更加不可置信。

  “呵呵,我将这些原料的特性提取出来,对自己反复使用,直到产生彻底的抵抗力,就是这样。”

  “见你的鬼扎格!”欧力怒道,他虽了解吸血鬼对魔药天生的那种抵抗力,却没想到扎格会将其效果发挥得如此变态、如此彻底!原来从最开始,自己才是那个一直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玩偶!

  “呵呵,怎么样,我给你造成的假象还不错吧,我故意将抵抗力压到最低,让你的魔药得逞,这方法简直是屡试不爽~你那拿着一瓶瓶没用的魔药居高临下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感到可悲。”

  “你究竟想怎样?!”

  “本来呢,我想的是反正自己已经被摄冥会控制了生命,横竖都是个死,不如拼一拼,跟你回到那个你们所谓的‘家’,然后趁乌列不注意将他干掉……”

  “你他妈的做梦去吧!!”欧力怒吼道。

  “呵呵,确实,那是在做梦,也很不符合我的风格。可没办法,我当时的情绪很不稳定。不过,托你的福,让我碰到了一个难得的食物容器。”扎格低下头,看着布兰妮笑道。

  “欧力,不要着急,等我将这个人类吸干,再来考虑怎么处置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喜欢杀戮之人,但,我很喜欢折磨人,呵呵……”

  欧力没有再发火,他有个好习惯,越到关键的时候,他越是能压住那只会添乱的怒火。

  现在的情况,算是糟糕透顶,但也比再次遭遇律天使强……

  怎么办?

  伤口的疼痛还在持续,律天使造成的无法使用魔法的影响也还在,自己的活动能力依旧可怜到可以忽略不计……

  一切,都只能从扎格的身上找突破口,否则,只能期盼能遇到狗屎运了。

  想到这里,欧力忍着怒气看向那个越看越不顺眼的扎格。

  扎格却并没有立刻对布兰妮下手,他竟在呆呆地看着她。

  那眼神,根本不像是在看食物。

  这时,布兰妮的身体却微微一动,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她眯着双眼,迷茫地打量着四周黑暗的环境。

  “这……是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