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解开的锁链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909 2019.07.13 10:21

  李的目光中,不可避免地藏着两种令淑文极为不舒服的感情:畏惧,以及不信任。

  但不舒服归不舒服,淑文终归还是可以理解李现在的心情,战斗中猛然发现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同伴居然变成了魔物,这种事情,又有几个人能接受呢?

  圣陆上类似这种变形的魔法,不是没有,但全部是和黑魔导师们相关联的邪恶魔法,淑文一个名副其实的祭司,怎么会和这种魔法挂上钩?

  李见淑文没有说话,继续道:“我可以为你们那些稀奇古怪的魔法找出各种各样自欺欺人的理由,但这一个,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血影军中,同样有不少人看到了淑文刚才的样子,他们带着看那些怪物一样的目光盯着淑文,好像生怕她突然暴起攻击他们似的。

  “李!”泰力压低了声音,严肃地走了过来,道:“我们两个很久以前就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不是说好了不再提吗?”

  “如果这件事仅仅是与我有关,我可以不提,但现在,淑文可是准备要治疗我的同伴,尽管很失礼,可我必须要对同伴负责。在确认淑文的情况之前,我不会允许她对布莉苏尔进行治疗。”李淡淡地道。

  泰力微皱着眉头,看看李身后昏迷的布莉苏尔,又看看其他几个女子,她们的表情虽然带着些不好意思,但看来也都是和李站在同一立场上的——她们不能允许一个有可能是魔物的身份不明者来为同伴治疗。

  瑟勒从后面走过来,见到布莉苏尔的伤势后,直筒子的他急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救人要紧,为何还要在这里费口舌?”

  泰力被瑟勒的话搞得有些烦闷,他对李说道:“李,我以人格担保,我们绝不是什么研究黑魔法的人,更不是什么魔物,出于一些原因,我们不能告诉你这里面的缘由,但,我希望你能相信我。布莉苏尔如果再不接受治疗,恐怕伤势会进一步严重,到那时候,恐怕就不是淑文可以解决的了。”

  泰力说得非常诚恳,可李却同样认真地盯着他,缓缓地摇了摇头。

  他相信泰力的为人,但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会将自己感情上的判断强加到同伴身上,他必须客观,何况,不能排除是邪薮鬼堂控制着泰力他们做了什么有违天理之事!

  泰力有些沉重地叹了口气——这样的问题,终于还是来了。除非是紧急情况,他们尽量不在外人面前使用那些魔物的魔法,和李他们相处久了,泰力判断他们可以信任,所以也渐渐和队友放松了对魔法的限制,到头来,得到的结果却是对方的不信任……

  他不怨李,换位思考一下,他可能也会是这个态度。

  “要怎样你才能允许淑文为布莉苏尔治疗?”

  “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仅此而已。你让我相信你,我绝对相信你,但你,现在又是否相信我呢?”

  泰力看着李那坚定的目光,他自己的眼光却有些闪躲,因为他知道,在这件事上,他无法做到信任李。

  任何一个人类,恐怕都不会接受泰力他们是半人半魔、半死半生的怪物这样的事实吧?就算接受了,这些人会允许他们为自己的同伴治疗吗?不敢想象怎样天真的人才会如此……

  “李哥哥……”温蒂看到布莉苏尔脸上痛苦的神情后,有些哽咽地看着李带着乞求的声音叫道。

  李看了她一眼,却很快收回了目光,不是他无情,是他怕自己看到温蒂那惹人爱怜的样子后动摇。

  “动动动动了!那那那东西动了!!”

  一连串含糊不清、带着恐惧的声音蓦然间从血影军那边传来,打断了这边的对话。

  泰力和李都转过头,狐疑地看向血影军。

  可未等他们的目光抵达那边,他们自己心中已是一惊,急忙向着一旁跳开——那些倒在一旁的女性怪物,竟不知怎的正在缓缓地站起身来!

  “搞什么?这些玩意儿不是应该失去控制了吗?”瑟勒叫道。

  淑文在这一刻眼睛略微瞪大,呼吸急促了起来,她慌忙叫到:“快跑,这些怪物第六阶的实力彻底恢复了!!”

  还没等众人逃开,那巨大的魔法阵居然也发生了变化。

  只见阵中央那些腐烂的血肉竟像火上的开水一般开始如沸腾般蠕动起来,一个个脓包越鼓越大,蠕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强!

  接着,随着阵阵此起彼伏的“咕叽”声响起,那些脓包全都破裂开来,同时,大量体型虽小、却都长相异常狰狞的怪物从中跳了出来!

  这些怪物不到一掌宽,长度和成人的脚差不多,长相就是一只只白色的大蠕虫,没有四肢,靠蠕动来活动,可却速度非常之快!上面没有眼睛鼻子耳朵,只有一张长满了臼齿的大嘴在不断地开阖着,牙齿碰撞的声音阵阵作响,听起来令人极为烦躁。

  眼见这些蠕虫怪物一跳出来,就毫不犹豫地朝着他们快速爬来,众人更是毫不停留地开始了逃亡。

  而在那魔法阵中间一个最鼓的血肉处,更是在爬出少量蠕虫后宛如狂暴了般,瞬间炸开,大量蠕虫怪物带着难听的尖叫声宛如喷泉般飞出,并在落地后朝着远处逃跑的人们涌去!

  “怎么回事?那些控制着这些东西的黑袍人不是都干掉了吗?为何现在情况更糟了?!”淑文着急地对泰利问道。

  泰力没回答,他的心里有一个十分靠谱、却又不想说的答案:那些菱形石头是控制这些怪物的工具不假,但干掉了这些石头的主人其实并不会使被操控者停止活动,相反,这样做的结果可能等同于解开了套着疯狗的锁链……

  他们刚刚逃开,那些脸上有着面纱的女性怪物已经站直了腰,她们嘴里发出了一阵无力而可怕的呻吟,好像暂时还并没有对逃亡者发起攻击的意思。

  那数不胜数的蠕虫怪物,却已经如涨潮的海水般从她们的脚下爬过,向远处蔓延而去,远远看去,就好像地面在蠕动一般!

  跑得较慢的血影军士兵中,很快就有不少人被这白花花的“潮水”淹没,他们的惨叫也只是升起了那么一瞬间,便已消失……

  其余的人们,连头都不敢回,只知道将步子迈得更快、更大!

  温蒂耳听着身后那尖叫声和牙齿碰撞声越来越近,就要回头施放攻击魔法,淑文却急忙叫道:“不要浪费时间!”

  是的,就算他们能应付这些蠕虫,也是浪费时间,毕竟在这些蠕虫后面,还站着十个马上就要放开手脚的第六阶魔物呢!

  就在她这么想着时,从他们的后方,终于传来了那些怪物的怒吼!

  而这怒吼刚刚结束,十个怪物已经来到了逃亡者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太快了,她们的速度,比刚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在场唯一的一个第六阶李,更是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什么她们刚才的速度符合第六阶的身份,现在这速度,比刚才不知道快到哪去了!

  他背后背着布莉苏尔,一时楞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了。

  事实上,所有的人都呆住了,现在的他们,是插翅难飞了!

  十个女性怪物却不给他们恐惧的时间,她们的后背猛然间钻出了大量指头粗的触手,像海葵般来回活动着,然后,她们便挥舞着战锤朝着众人冲来。

  也就是一眨眼不到的功夫,她们的武器就已经距离众人不到一寸了……

  而此时,众人背后的那些蠕虫也已爬到了他们脚底,张开了它们那令人恐惧的大口,朝着他们咬来!

  几乎所有人,都在此时闭上了眼睛。

  在必然的死亡面前,除了这本能的动作,还能怎样呢?

  “哼。”一个冰冷的女声,却在此时响起。

  众人没有因此睁开眼,可那死亡的痛楚,竟没有就此到来。

  他们只感到面前有阵阵寒风吹过,而身后又有一阵强烈的轰鸣声和震动传来。

  接着,一切便全都安静了下来。

  胆子最大的瑟勒,全程都没有闭眼。

  可此时的他,头上也依旧满是冷汗。

  他看着面前那自己稍微一动就会碰到的战锤,这战锤的主人,却已经是一具无头的尸体了。

  事实上,所有的女性怪物,都已经在顷刻间被斩首……

  白樱和铃兰那两把奇特的武器,在最中间的一个女性怪物脖颈处相交,两人冷漠地看看众人,一甩武器,朝后退开。

  那些无头尸体的断头处,在此时有大量触手钻出,可白樱和铃兰却不管不顾。

  下一秒,令瑟勒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所有的尸体,都宛如被组成网状的刀刃切过一样,变成了碎块散落到了地上!那些触手,也无力地断成了几截,在抖动了几下后变得寂然……

  这个时候,其他人才敢睁开眼睛,当然,他们看到的景象,已经仅剩满地的尸块了……

  淑文粗重地喘着气,死亡的压力,使她感到窒息,重拾生命的感觉,真地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带着沉重的轻松。

  她不禁回过头,想要看看那些蠕虫如何了。

  可映入她眼帘的,却没有任何她熟悉的东西。

  在他们所有逃亡者的身后,只有一片宛如被几条巨大无比的犁挖垦过的地面,这些地面上的痕迹呈树根状向着远处蔓延开来,看得淑文心中震撼无比,却又迷茫着发生了什么。

  在这些挖垦痕迹尽头的魔法阵旁边,阿莉尔冷淡地侧过头瞧了她一眼,然后,她用亡语魔法在淑文和他的同伴脑海里冷冰冰地道:“仁慈,盲目,自大,如果你们就这样踏入死生通天塔,就算是真地达到了第六阶,也帮不上主人任何的忙。”

  说完,阿莉尔直接转过身,仔细观察起那魔法阵来,不再理会他们。

  在众人呆滞和迷茫的目光中,白樱、铃兰二人拖着那两把又长又怪的武器走过,人们急忙为她们让出一条路,生怕晚一步,就会惹来她们的怒火。

  “啊~得救了……”

  “我们……还活着?”

  “活着,哈哈,我们还活着!哈哈哈!”

  见她们走得稍微远了些,且没有任何要理会他们的意思,血影军众人这才瘫倒在地上,沉浸在捡回了一条命的庆幸中。

  李的目光,比起刚才看向瑟勒时更加复杂地朝向阿莉尔,以及地上那可怕的痕迹——果然,邪薮鬼堂的魔物都是些怪物中的怪物……

  “怎么样,阿莉尔大人,可以打开吗?”白樱走到阿莉尔身后,带着担忧问道。

  “……”阿莉尔没有回答,显然,这是否定的意思。

  这里隐藏在巨大魔法阵周围的传送魔法阵,和镇里的那个一样,都有着禁制保护,想要直接使用或寻找其传送的目标地点都是不可能的。

  “该死的……”白樱骂了一句,恨恨地看向巨大魔法阵中间那些恶心的腐烂血肉,恨不得将它们全都剁成碎末!

  “要试试惑与迷枭吗,阿莉尔大人?”铃兰沉着地问。

  阿莉尔顿了顿,说道:“让那些人类离开这里。”

  铃兰恭敬地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对着远处的人们厉声喊道:“不想死的,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把你们当成是和这些怪物一样的东西处理掉!”

  血影军士兵们一听,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头也不回地朝着小镇的方向跑去——开玩笑,这鬼地方,他们才不想多待呢!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再来!

  泰力看看李,又看看自己的同伴,有些疲惫地道:“我们也……”

  “不!”说话的人,是康森特,他坚定地看着远处的魔法阵,道:“我要跟着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