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乱局救人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98 2019.07.07 10:52

  军官走出了几步,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士兵,心中不禁叹道:将这群傻子送给摄冥会以后,我差不多也该跑路了。可麻烦的是,我身上的魔法还没有被解除掉,必须得找那群恶心的家伙说个明白,就算是死,我也不准备再给他们继续当狗了!

  这时,他的目光转到了一旁那个和他身中同样魔法的倒霉骑士,这家伙也已经被摄冥会控制,如果不乖乖听话,顷刻间就会尸骨无存,所以尽管他明知道这个地方肯定是对他们不利的,也丝毫不敢动弹。

  活该!谁叫他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来窥视我的动向,呵呵,这下知道后悔了吧?

  想到这里,军官不禁对着那骑士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然而,他的笑容,竟成了一根导火索……

  那骑士在看到他得意模样的瞬间,怒火突然达到了顶点,他全身颤抖着,死死地瞪着军官。

  军官也在这一刻感到稍微有些不妙,但他有所倚仗,所以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大的问题。

  但下一刻,他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那骑士已经像一条疯狗一样奋不顾身地朝着他冲了过来!

  这骑士嘶声怒吼着,两排牙全都露了出来,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好像要爆开似的!

  纵使军官比这骑士高出不少等阶,也被这一下吓得够呛,竟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泰力几人刚刚冲出灌木丛,便被这突发情况给搞得呆在了原地。

  也就是这一秒钟的呆滞,使血影军那边发现了他们。

  登时,局势乱了起来,血影军们有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负责保护指挥官的骑士为何会突然发疯?他要做什么?这群冒险者又是什么来路?

  但很快,他们就警惕了起来,不管怎么说,现在这个状况怎么看都不会是安全的!

  于是,他们立刻架起了武器,摆出了阵型,同时对准了泰力一行人。

  “什么人?!”一个低阶军官一边紧张地瞥了一眼他们的指挥官那里,一边对着冒险者喝道。

  他们的指挥官,却已经在反应过来后一把掐住了那个疯狂骑士的脖子,两人的表情,都是恨不得就在此时此地杀掉对方的模样!

  “你想早一点死哼?我就成全你!”军官咬着牙,狠厉地说道。

  骑士见状,立刻用尽浑身力气大叫道:“大家快跑,这混蛋要……”

  “咯!”

  他的话没有说完,军官已经扼断了他的脖子。

  在一众呆若木鸡士兵的目光下,军官毫不在乎地将那骑士的尸体扔在了地上。

  他不管那些士兵的目光,而是转过头看向泰力几人,冷哼一声后,他对着士兵们命令道:“留在原地,保持防御姿态不要动!这几个人由我来对付!”

  他虽然下了命令,但那些血影军的反应可并没有就此保持严整的防御姿态不动。

  他们不断地来回扭着头,用惊恐不安的目光看看他们的指挥官,又看看这些冒险者,脚不断地在原地移动着,显然,不明所以的他们已经开始躁动起来。

  这个时候,攻击那军官明显已经无法成功将这些士兵从魔法阵中引出来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康森特立刻冲着那些士兵喊道:“快出来,你们站在一个魔法阵的中间,如果你们不是傻子,想想刚才的事情肯定可以发觉这里面的蹊跷!”

  他话说到一半,那军官已经满脸杀意地朝他冲来,可惜康森特根本不理他,因为康森特知道一定会有人拦下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的。

  果然,淑文轻抬素手,一根底端有大腿粗的黑色利刺便猛然间从军官所在的地面之下伸了出来!

  军官一惊,没想到对方的魔法会施放得这么快,更没想到这魔法本身的速度更是快到不可思议,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利刺居然已经刺穿了他的大腿!

  “啊啊啊!”惨叫一声后,他整个人等于是被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士兵们见到此幕,更加慌乱了,他们的盾牌互相之间不断因为移动而碰撞着,整支队伍从上方看起来仿佛是有一层层涟漪在不断地扩散一样。

  康森特冷冷地看了那双手抓着大腿、还在痛苦哀嚎的军官一眼,对着那些士兵再次喊道:“还没有看出来吗?这家伙看到自己的奸计就要被别人说出来了,想要杀人灭口!”

  有的士兵听到此,已经出现了极为严重的怀疑,更有甚者,已经相信了康森特的话。

  但,军人的忠诚可不是那么容易动摇的。

  几个低阶军官虽然心里也充满疑惑,但他们并没有顺着康森特所说往下想,他们不可能只因为这个冒险者的一番话和不太明了的局势就去背叛自己的指挥官,那可是要被斩首的!

  “稳住!不要动!!”“保持阵型!”几个低阶军官厉声对着手下命令道。

  “该死的,你们是傻子吗?!”瑟勒见状,急得怒吼道。

  “你们几个!先放了指挥官!!”一个低阶军官对着他们带点畏惧地喊道,从对方的这个魔法他就可以看出,自己这些人肯定不是这群人的对手。

  “你们脚底下踩着的是一个将你们彻底包围起来了的魔法阵,再不出来,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瑟勒再次怒吼道。

  紧跟着,除了泰力、淑文和李这三个比较能沉下心来的人外,大家都开始对着那群士兵劝说起来。

  可不管怎么样,那些低阶军官就是不相信,依旧要求着他们放了指挥官,气得众人真想冲上去将他们打晕了直接拖出来!

  局势,即将达到失控的边缘,泰力这边的人是带着愤懑劝导着对方,而血影军那边则是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只需要一点点刺激,双方就真可能要打起来了!

  “都停下!!”忽然间,李鼓足了力气,对着众人大吼了一声,这声音,铿锵有力,铮铮作响!

  第六阶的力量,是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匹敌的,所有的人,顷刻间都被这声音镇住了。

  血影军士兵们,先是龇着牙忍受着这声音给他们带来的痛苦,接着,他们一个个便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这些冒险者都是什么等阶?!

  李沉着脸,扫了众士兵一眼,指着不远处道:“你们,现在就给我聚集到那边去,否则,我先宰了你们的指挥官,再亲手将你们痛揍一顿,从那魔法阵里像拖死狗一样拖出来!”

  “你……”几个低阶军官听闻这赤裸裸的威胁,顿时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可当他们看到李那个认真的表情,在死撑了一会儿后,终于泄气了。

  对方如果真地要对他们不利,仅凭这个男人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如此周折。

  他们几个互相看了看,最终,都叹了一口气。

  “所有人,保持阵型,向着那边移动!”

  于是,血影军众士兵在这几个军官的指挥下,开始一点点地朝着李所指的地方移动。

  李的眉毛一挑,再次大吼道:“快点!!”

  这一声,吓得血影军士兵们全都跳了起来,几乎是眨眼间,就全都离开了魔法阵!

  见此,大家才都松了一口气。

  看到这些士兵们站在那不知会有什么效果的魔法阵内,他们就感觉是自己站在了里面一样……

  如今,看着那已经空无一人的魔法阵,他们不禁都在心里说道:幸好没事……

  淑文却疑惑地看看那魔法阵,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魔法阵自他们几个被发现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更强的魔法波动,仿佛是有人暂停了魔法一样。

  “泰力,有人在监视这里。”淑文突然说道。

  “嗯?”刚放下心里悬着的石头的泰力又紧张了起来。

  “魔法阵应该早就启动了的,但在我们出现后,这魔法阵就停止了继续运转。”

  泰力听完以后,看了看那军官,此时,后者低着头单膝跪在地上,已经疼得晕了过去。

  “温蒂,把他弄醒。”

  温蒂不屑地看看那死人般的军官,小手一挥,一个直径比军官身子还长的水球便从军官的头上凝结而成,并直接坠落下来。

  “哗啦”一声,军官立刻就变成了落汤鸡,也瞬间便清醒了过来。

  血影军的士兵们,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温蒂施放这个魔法,而不敢有所动作,不明朗的局势,使他们感觉自己如坐针毡,做什么都不对。

  泰力走到了那一脸慌乱的军官面前,正要掐住他的脖子,却听到阿莉尔在他脑海中冷声道:“别碰他!”

  泰力一楞,没有再伸手。

  他质问道:“布置这个魔法阵的人是谁?是不是摄冥会的人?你跟他们是什么关系?!”

  那军官看清楚眼前的泰力后,似乎是回想起了刚才的一切。

  他脸上的慌乱,逐渐被癫狂和不屑所掩盖。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结束了,我们都得死……我本来可以活得久一点的……本来可以活得久一点的!!”

  看着突然冲着他怒吼出来的军官,泰力真想一耳光将他扇飞!

  一旁的血影军低阶军官们,却疑惑了起来。

  “摄冥会?指挥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摄冥会有勾结?”一个低阶军官难以置信地问道。

  “勾结?呵呵……我不会把那叫做勾结……我会叫它……豢养……而套住了我的链锁……你们永远也想象不出来……呵呵……哈哈……”

  就在众人听着这军官的癫狂之语时,温蒂的余光却捕捉到了一旁那刚刚死掉的骑士。

  她仿佛感觉那尸体出现了变化,于是她转过头,却在看到那尸体的瞬间,惊呼了起来。

  众人不解地看看她,又都顺着她的目光朝着那骑士看去。

  登时,“哗”的一声,离那尸体有点近的士兵们全都惊呼一声朝后退去,生怕自己离得太近而沾染上什么。

  那尸体,居然已经开始腐烂!

  而且,这腐烂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继续,转眼间,那骑士的皮肉已经所剩无几,露出了森森白骨!

  他们的目光,不过是在这尸体上停留了短短几秒,这过程便已经结束了……

  留在原地的,除了一副火红的铠甲以外,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而且,就连那副铠甲,居然也在一点点地消散,看起来,竟和肉体腐烂的过程十分相像!

  “这……这是什么魔法……”有一个低阶军官惊叹道。

  “呵呵……腐化暗魔势,这便是那群混蛋对它的称呼。”军官带着狂笑,说道,“你们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呵呵……不,真正的劫难还没有到来,你们永远也无法想象,这场劫难会有多么的恐怖……”

  李摸着自己嘴唇下方的那抹胡子,有些纳闷地对泰力问道:“喂,他在说什么?不是真的吧?听得人后背阵阵发凉。”

  泰力表情变得极为不爽,他扭过头道:“你问我是怎么个意思,我怎么会知道?”

  李梳了梳头,道:“你们不是对魔物的魔法很了解吗,我以为你肯定也会对这类事情有所知晓。”

  “去你的!”泰力呸了一声,也不再看那军官,而是开始打量四周。

  这里,处于官道旁,除了那让他根本无法察觉的魔法阵以外,没有任何异常。

  他们虽然救了这群血影军,但这调查的工作,却依旧处于僵局,除非摄冥会的人会突然窜出来。

  如果摄冥会在监视这里,那他们就应该知道,他们已经暴露了,泰力在刚才的话里已经明确提到了“摄冥会”三个字,按照对方谨慎的性格,应该是会立刻将这里所有的人都灭口才对。

  可到目前为止,这里也没有任何动静。

  就在泰力感到疑惑之时,他突然感到整个地面都颤抖了一下,好似地震一般,但却只有那么一刹那。

  “怎么回事?你们感觉到了吗?”泰力看向同伴。

  “好像是地震?”瑟勒看着已经归于沉寂的地面说道。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地面又是一阵颤抖,比刚才要强烈得多,持续的时间也更长!

  而这震动,并不仅仅是只有观星湖旁边发生。

  格拉斯镇、镇西面的屠鲁安德森林、北方的国都波派瑞特城、甚至包括公国最西面的断岛……整个公国,都陷入了这剧烈的震动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