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秘密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717 2019.02.08 10:33

  乌列坐在了钢琴椅上,伊芙夏尔则靠在他的肩头。

  泪水,虽然已没有再流,但那泪痕和琴键上的霜还在,还有……琴声。

  在弹琴的,不是伊芙夏尔,而是乌列。

  他弹着的,同样是一首悲伤的曲子。

  但听起来,这悲伤中却似乎暗藏着一股希望,能消除这悲伤的希望。

  伊芙夏尔闭着眼睛,就这么默默地听着乌列的弹奏。

  这场景,十分柔和,令人心中感到宁静。

  乌列却在这时突然弹错了一个键,停下了弹奏。

  伊芙夏尔睁开了眼睛,却没有将头从乌列的肩上离开。

  乌列苦笑了一下,自嘲地说:“我……居然让心爱的女孩哭了……”

  伊芙夏尔没有说话,眼睛看着乌列停在琴键上的手。

  “呵呵,如果让安达莉塔知道的话,必然会把我臭骂一顿吧……”乌列的手突然握紧,仿佛是在恨自己。

  “对不起伊芙,你可以认为我是在逃避……”

  “逃避什么?”伊芙夏尔开口了,她的声音,果然非常动听,动听到即使是乌列那完美的嗓音在它面前都黯然失色。

  只不过,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是因为刚刚哭过的缘故……

  “……我自己。”

  伊芙夏尔眨了一下眼睛,说:“是因为我吗?”

  这个问题有些奇怪,乌列说是在逃避他自己,但伊芙夏尔却问是不是因为她。

  似乎,这有一点矛盾,陷入了死循环。

  “不。”乌列立刻否定道。

  “那,能否告诉我呢?”伊芙夏尔从乌列的肩膀处离开,看着他问。

  “以前的你,不是很喜欢将你的小秘密全都偷偷跑来告诉我的吗?即使是被莉莉安娜告白的那一次,你都没有隐瞒。”伊芙夏尔继续道。

  乌列似是想起了以前,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那是因为你总是那个能帮我将秘密守护好的小天使啊。”

  “现在也一样哦,你的秘密,我还是会为你守护好。”伊芙夏尔郑重地说,“所以,可以告诉我吗?”

  乌列转头看着伊芙夏尔的眼睛,温柔地笑笑,说:“不,伊芙,这个秘密,你不能背负,绝对不能……”

  “可以的!只要你告诉我,就一定可以的!”

  乌列看着伊芙夏尔那坚定的眼睛,似乎是在动摇着,但最终,他还是转过了头,似乎,还是选择了逃避。

  伊芙夏尔有些失落地低下头,没再说什么。

  这时,乌列伸出一只手,似乎是在拿什么东西。

  但她没有去看,她没有那个心情。

  “伊芙……”

  乌列轻声唤道。

  伊芙夏尔抬起头,看到了乌列手中用蓝水晶小花盆,以及上面的那株白百合。

  她呆呆地看着这百合,伸出纤细的手,轻轻地摸了一下。

  “很美。”她笑了,很开心地笑。

  可她将手缩了回去,并没有将这礼物接过。

  “但,我想要的不是你的礼物,乌列,不管它们有多么美丽,多么精致,没有你在身边,它们对我来说都是冰冷的……”

  乌列听完,轻轻地叹了口气,将花盆放到了钢琴上方,认真地说:“伊芙,我不会做无谓的承诺,但,我想让你相信我,在我的内心深处,是想和你在一起的。”

  “……”伊芙夏尔吸了一下鼻子,眼睛有些发红,她想说“但你内心的想法并不能让你在我身旁”,但是她没有,而是笑着说:“我相信你……只要你有这个想法,我就是幸福的。”

  乌列盯着她,翠绿的眼睛闪了闪。

  伊芙夏尔急忙用手遮住了他的眼睛,不满道:“不许偷窥我的想法!”

  乌列苦笑了一下,说:“我什么时候用魔眼窥探过家人的想法?”

  伊芙夏尔的不满却没有消除,继续道:“至少你刚才是有这个意图的!”虽然不愿意乌列看到自己的想法,但她还是很高兴,毕竟乌列是想要了解她的。

  “好好好,我有这个意图,现在没了,公主殿下,可以把手放下来了吧~”乌列无奈地说。

  伊芙夏尔放下手,问:“你有多久没有这么叫过我了?”

  “啊?很长时间了吧,刚开始和你见面的那段时间都是这么叫你的……”乌列居然表现出了一丝不好意思。

  伊芙夏尔忍住笑,问:“那时候为什么这么叫我,还记得吗?”

  乌列挠挠后脑勺,说:“因为……拘……谨…吧……因为你太漂亮了……”

  “不止这个!还有!”伊芙夏尔不依不饶地说。

  乌列的脸有些红了,搞得伊芙夏尔几乎快要憋不住笑出来了。

  “还有……还~~有……害……羞……”最后两个字,低得乌列自己都听不到。

  但伊芙夏尔却不会放过,“终于承认了!小时候怎么问你你都说那是礼节!”

  “魔物不会撒谎,那本来就是礼节啊~”

  “是礼节,但却不是你那么叫我的原因,所以你还是撒谎了!”

  乌列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伊芙,你在别人面前可一直是一个冰美人,为什么一到我面前就会自然而然地将本性的刁蛮暴露出……啊~”

  伊芙夏尔用手使劲捏住了乌列的脸,不满地说:“你再敢说我一次‘刁蛮’,我就让你把那株百合吃了~”

  乌列用眼睛瞥了一眼那百合,然后摇了摇头。

  伊芙夏尔这才松开了手,然后得意地白了他一眼。

  乌列笑着看看她,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子了,即使独处一会儿,乌列也会刻意保持着距离。

  这样的时光,其实很难得,乌列也想要多一些这样的时光。

  突然,乌列猛然转过头去,不让伊芙夏尔看自己的眼睛。

  “怎么了?”伊芙夏尔奇怪地问道。

  “没事。”乌列淡淡地回答,但他翠绿的眼睛,却被一些仿佛黑墨水的东西侵染着!

  然后,乌列站了起来,若无其事地对伊芙夏尔说:“先去大厅吧伊芙,这次帝都的事情,需要召集大家商议一下。”

  说着,他便走了出去,头也不回。

  伊芙夏尔想要说话,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她能感觉到乌列的不自然。

  但,这也算是乌列的小秘密吧,那就……帮他守护一下……

  ——

  穆塔尼斯公国国都,法布尔萨城。

  夜已深,王城之内的巡逻者们此时正是最困的时候。

  他们昏昏欲睡地勉强睁着眼睛,但就算真的有个人在他们面前经过,恐怕他们也得等一会儿才能反应过来。

  在王城宫殿的深处,有一个密室,这密室不仅藏得极为隐秘,而且比公国的金库还要牢固。

  这个密室,是罗希特大公保存他那些“宝物”的地方。

  这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康森特的那支军队帮他搜罗的。

  此时,在这密室外面的房间内,躺着一地的尸体。

  看装扮,他们应该都是卫兵。

  他们的全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霜,宛如茧一样将他们包了起来。

  一个人,站在进入密室的隐藏门前。

  他一身带羽毛领的天蓝色礼服,一头浅蓝色泛白的短发。

  房间没有点灯,所以看不清他的脸。

  只不过,隐约能看到他在笑。

  “谁在呼救?!是这边吗?”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喊声,并且越来越近。

  听起来,人数不少。

  但站在房间里的这个人却丝毫没有反应。

  很快,就有一个军官打扮的人走了进来,惊异地看着满地的尸体,和这个男人。

  “入侵……”

  他的话还没喊完,却停了下来。

  他身后的士兵们,也全都不动了。

  而一个宛如冰雕的人,站在他们中间,看他的样子,竟和那个房间里的人一模一样!

  这冰人优雅地对着这些士兵们鞠了一躬,然后化作了冰屑消失不见。

  顿时,这些士兵们倒了下去,身体上已经布满了厚厚的霜。

  站在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却始终没有动一下。

  他转过头,望了望地上的尸体。

  果然,他在笑,笑得非常变态,和他的脸、服饰、气质完全不搭。

  “太没礼貌了太没礼貌了~我向你们行礼,你们却全都躺在地上,让我来给你们上一堂礼节的课吧~”

  说着,他走到了这些尸体旁,抬起了一具,说:“这个时候,是应该回礼的哦,像这样子~”

  他一只手在那尸体的后背一用力,直接将那冻僵了的尸体断做了两节!

  尸体的上半身,摔到了地上。

  “啊哈哈哈哈~对对对,这样才是最礼貌的,都礼貌过头了~~啊哈哈哈哈~你们也一样你们也一样~都来都来~”他笑着,一一对那些尸体做出了相同的事情,于是,房间内不一会儿就堆满了残缺的尸体……

  做完,他对着立在一旁的镜子中的自己鞠了一躬,说:“嗯~~~我的礼节课是不是很有效果?感谢你们这么认真~”

  突然,他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说:“哦呀,看来课堂要中断一下,学生们,自由活动自由活动~”他对着地上的尸体做了一个驱赶的动作,仿佛他们会走开一样。

  然后,他从香子兰魔盒中取出了一块正在闪动的光耀石,说了起来:“哪位啊~我正在上课啊,请不要打扰啊,那么我要结束联络了哦~~”

  “唐塔米冯,你在穆塔尼斯公国吗?”一个既带着磁性、听起来又有些空灵的低沉男子声音传出,语气十分冷淡,或者该说是带着一种贵族的自傲和矜持,完全不理会他的疯癫。

  “什么啊~议长大人啊,好无聊好无聊~”男子有些失望地将身子弯了下去,似乎很沮丧。

  “注意你在那边的分部,艾希卡兹的一个分部被毁掉了,无人生还,目前还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我有预感,这是针对摄冥会的彻底扫荡。”

  男子没有回答,他用牙齿将光耀石咬在了中间,不知道要干什么。

  那边说话的人却没有因为他没回应而停下:“这段时间,暂时低调一点,直到我们查出是谁在对我们出手,明白了吗?”

  男子,却从地上拿起了半截尸体,一只手揽着尸体的身子,另一只手抓着尸体的胳膊,竟跳起了舞来!

  一边跳,他嘴中一边还哼哼着曲子。

  “……就这样。”另一边的人似乎很了解这男子,并没有等他的回答,就直接结束了联络,光耀石的光芒,熄灭了。

  男子的舞却继续着,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什么似的。

  可是,尸体的胳膊毕竟被冻住了,所以他根本不能做出像样的舞蹈动作。

  “咔嚓”的一声,男子将尸体的胳膊也弄断了。

  他将口中的光耀石收起,有些无聊地说:“没意思没意思,你们又不懂礼节,又不会跳舞,简直是一群尸体!!不玩了不玩了~~”

  “谁在那边?”又一个声音响起,同时一队人向这边跑来。

  男子却毫不在意,而是回到了密室的隐藏门前,嘴中欢快地低声重复道:“那么那么那么……”

  “啊!!”赶来的人看到一地的尸体,惊叫了一声。

  “我已经说了……我不玩了~”男子有些不满地看向赶来的士兵。

  那些士兵,顿时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不过你们想玩,我就勉强陪一陪你们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