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重要的事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453 2019.07.11 21:51

  普斯森特公国某处的地下,有着一片较之观星湖一旁那巨大空间还要庞大、夸张的区域。

  这里,不像观星湖那空间四周的石壁挂满了腐烂的血肉,此处不但没有那些恶心的物质,周围反倒是有着雕刻极为精细的墙壁,墙壁上还设有不少闪烁着淡黄色光的魔法壁灯,使整个空间看起来宛如一座辉煌的地下宫殿。

  另外,这地方也没有深渊、悬崖,有的,只有一片修葺得极为平整的宽阔石砖地,其宽度至少有千余米,而长度,则远远看不到边……石砖地上面,满是种满了灌木和鲜花的花坛,一些较大的花坛中,还有着喷泉、雕像等装饰物,仿佛这里是一片贵族精心装修过的花园。

  不过,在这片花园的正中央,有着一个和上述所有精致华丽所不搭的存在。

  那是一块两人多高的不知是冰还是水晶构成的冰蓝色菱形物质,它浮在一座应该是专门为其搭建的小平台上,一动不动。

  菱形物质的一侧,有大量大腿粗的褐色腐烂触手从远处两侧墙壁上一些看起来专门为其准备的洞口伸来,并穿进了菱形物质,直接与其中间的一个身影相连。

  这身影,是一个穿着乳白色晚礼裙的女子,大约三十来岁的样子,虽然并不太美,但即使她闭着眼睛宛如沉睡,也隐隐透着一股蕙心纨质,只是,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有着不少看起来像是严重皲裂的痕迹,令人触目惊心。

  那些触手在伸进菱形物质后,全部都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一根直径半米左右的粗大触手,与这女子的后背相连,并且不停地蠕动着,好像从那女子的身体中吸出了什么东西一样,一股一股地通过四散的触手向四面八方传递着……

  此时,在那女子所在物质正面的光滑平面处,倒映着一个男子的身影。

  这男子,一身深灰色锦衣,背后的宽大黑色披风上,有着一个倒过来的八爪鱼图案。

  过肩的深棕色卷发,下巴上的胡茬,宽大的肩膀,无不使这男子透出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

  最重要的是,他望着那女子的目光所透出的那种忧郁和悲伤,配上他这张中年大叔略显沧桑的面庞,更是使他散发着一种独特的光辉。

  他在笑,不错,那是笑,但,竟没有任何一种悲伤的表情可以超越这笑所带给人的难过感……

  他就这么静静地站着,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笑着,时间,似乎也静默了下来,定格在此处,没有让任何声音来打破它……

  可偏偏就在此时,一个音色极为迷人,可语气却十分轻浮、甚至带着一股癫狂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没错,就在耳边,紧贴着耳边。

  “你要就这样保持这姿势一辈子吗?”

  这声音,似乎是悄悄话,但又故意提高了一点嗓音,刚好能使安静的氛围被打破的程度。

  中年男子无奈地笑笑,扭过头,看向身旁那正带着一脸疯笑的人。

  这人,一身有着蓬松蓝色羽毛领和白色镶边的极为合体的天蓝色礼服,一头浅蓝色泛白的短发,宛如冰晶的眼球,面庞英俊得令人窒息——尽管带着狞笑,却也丝毫不能掩盖他这令人嫉妒的面庞。

  一层淡淡的白气,漂浮在他身体周围,远远地,已经使四周的花草被冻得僵硬。

  见中年男子转过头来一脸无奈地看着他,这英俊的男子急忙夸张地鞠了一躬,同时说道:“啊抱歉!打扰了小莱和爱人的私人时间,我真是过分~为了表示歉意,小莱你拥有一次命令我的机会,仅此一次,仅此一次哦!过了这次就没有下次了哦!”

  他的语速非常快,尽管他在缓慢地弯腰后很快就站得笔直,可这些话却早已说完,并且看他的样子,还准备继续说下去。

  中年男子急忙抬起手,示意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暂且放着,先不着急,好吗?”

  英俊男子表情顷刻间变得十分难以置信,他拖长了语调、高高地“诶”了一声,极为着急地将脸贴到对方面前,语速比刚才还要快地说:“怎么可以这么随便?那如果你忘了怎么办?我下次说起来的时候你不认账怎么办?我在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坐立不安怎么办?想起这件事会让我坐立不安就更加心痒怎么办?”

  中年男子在他说了一半的时候张口欲打断,却很快就放弃了,他只好带着有点勉强的微笑看向一边,静静地等着对方说完。

  可他的视线内,很快又出现了一脸好奇的英俊男子的脸,“小莱在看什么?这么出神?”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索性不再管对方发癫似的举止,看着一旁沉睡的女子悠悠地道:“唐塔米冯,珍的事,谢谢你……”

  他在表示感谢,可英俊男子却好像听到了什么特别无聊的事情一样,一仰脖子,整个头都抬起来朝着天,道:“啊~~小莱总是这么认真,好无聊,就不能陪我聊会儿……”

  中年男子露出了苦笑,“你所谓的‘聊’,基本上都是你一个人在说话吧?”

  “哪有,我分明是……”

  这次,不等英俊男子开始喋喋不休,中年男子却摸着那包裹着女子的透明晶莹物质说道:“长久以来,要不是你的魔法保护着珍不被腐化暗魔势继续侵蚀,我……我恐怕……也早已死了吧……”

  他自嘲地笑了笑,看向女子的目光却又闪起了一丝光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幸福开心的事情。

  英俊男子见到他这发痴的模样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身子往前一倾,双臂和头都无力地垂着,像个吊死鬼一般,显然是无聊到了极点。

  “没意思……”英俊男子嘟囔了一句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猛地抬起头,整张脸又变得有活力了起来,激动地道:“这里离衍魔地很近吧?陪我去玩一会儿如何?呆在这里好无聊的说~”

  中年男子笑道:“别闹了,那里是龙族的领地吧,我可不想在抽取腐化暗魔势的过程中节外生枝。”

  “哎呀会有什么问题呀,陪我去玩玩,一个人太没意思啦,快点快点!”说着,英俊男子就跳了过来,要搭住中年男子的肩膀。

  中年男子没闪躲,却也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手臂传来的力量而移步,他继续笑着道:“好了唐塔米冯,你该回去了,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所做的事情的重要性,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正处在多么重要的阶段,否则,我也不会专门请你来稳固静默冰晶了。”

  英俊男子听完,又泄了气,但似乎也就此死了心,他沮丧地走到一旁,语气十分低落地道:“那……赛缇丝那些棋子也是来帮你办这件事情的咯?”

  中年男子脸色一正,又看向一旁的女子,同时目光坚定地说:“不错,这件事情,只有一次机会,必须成功!”

  英俊男子失落了一会儿,却马上又恢复了生气和疯癫,他迈着夸张而滑稽的步伐,一边朝远处走,一边头也不回地道:“算啦~那我回去了!等这次的事情办完,你可别忘了要陪我出去玩!”

  中年男子看着他的背影笑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像小孩子一样说话了,艾希卡兹那小鬼都没有像你这样贪玩,再说,刚才不是你欠我的吗,怎么转眼间就反过来了……”

  “哼哼哼~~~”英俊男子却并没有答话,而是哼起了节奏轻快的歌,逐渐远去了。

  周围,逐渐重归了静默。

  中年男子望着冰晶中的女子,他的目光,顺着女子的肩膀向下移,逐渐来到了她白皙却又满是皲裂痕迹的手臂上,这一刻,他的眼皮微微地跳动了一下,极端的痛苦与自责却早已显露无疑……

  视线只是与那痕迹接触了瞬间,他便闭上了眼睛,仿佛只是一瞬,也足以让他难过得不能自已。

  再次睁开眼,他重新望向女子的面庞,然后轻轻地抬起手,抚摸着那冰晶的表面,好像是在抚摸着女子的侧脸般,温柔,轻缓。

  “对不起,珍,但这一次,我恐怕又要背叛你了……”

  ——

  “轰!”李的刺剑和一个怪物的重锤正面相交,可却并没有被击断,只是,对方这一锤砸过来,这刺剑差点从李的手中飞出去!

  李心里虽然暗骂这怪物的力气怎么这么大,脸上却还是一副高傲的样子,就在脚下尘土四溅的瞬间,他空着的左手突然如幻影般虚着朝前一伸,那刺剑竟突然间出现在了这只手中,并且瞬间朝着那怪物的脑门刺去!

  太快了,这动作是如此连贯,快到令那怪物完全反应不过来,剑尖便已触碰到她的皮肤!

  可令李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剑刚刚捅破了怪物的皮肉,大量细小如虫的白色触手便猛然间从那伤口处钻出,并且在剑刺得更深之前如一簇钢针般朝着李的胳膊刺来!

  李就感觉自己后背的汗毛刹那间全都立了起来,他急忙收手朝着后面一闪,躲开了对方的反击。

  那怪物的头上,已经被刺出了一个不小的洞,要是正常人,恐怕早就死了。

  可显然,对她来说这根本算不上是什么重伤,那些细小的触手在失手后缩了回去,并在里面如白花花的虫子般蠕动了一阵,这伤口便恢复了!

  李冷笑了一声,也不知是笑敌人,还是笑自己,他用余光捕捉了一下周围的战况,此时血影军那边只有一个怪物,却是最为惨烈的,只见那怪物如入无人之境地不断挥舞着战锤,每次,都至少有两三个士兵被打得飞起来,然后又被她身体里钻出来的触手卷起甩到那魔法阵的血肉缝隙里面,要不是李的几个女伴总是腾出手来骚扰一下那怪物,恐怕这些士兵早就全军覆没了。

  显然,虽然无法撼动对手,但李的队友在自保方面还是暂时没什么问题的——对于这几个差了敌人整整一阶的少女来说,这已经是极为了不起的了。

  当然,她们之所以能越阶对抗敌人,也并不全是因为她们自身的实力,而是因为康森特给她们施放了一个极为诡异的增益魔法。

  李自然又是没见过有人类施放过这种魔法,但他对于这种魔法却一点都不陌生,那分明是群居魔物断头狂童中的首领才会的一种极为变态的魔法!

  断头狂童是一种只有人类膝盖高的魔物,它们没有身体,短小的四肢直接长在了一颗硕大的深蓝色头颅上,这头颅上的五官狰狞无比,其嘴里发出来的却是小孩的声音。

  单个的断头狂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随便一个第二阶的冒险者就能应付,即使它们的数量增加一些,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一支有点经验的冒险者小队轻易就可以将其消灭。

  可一旦它们中冒出一个头上带有红色纹身的首领,形势就会急转直下,只要这首领对着这些不起眼的第二阶魔物施放一种被称为“长大魔咒”的魔法,这些断头狂童就会立刻变得强大无比,实力瞬间从第二阶上涨到第四阶顶峰,且精神极为亢奋,变得非常恋战!

  而这魔法之所以叫了这么一个滑稽的名字,并不是因为这魔法会让人变大,而是因为那些发着孩童声音的怪物被这种魔法增强后,声音会变得非常粗,即使在成年人中也只有极少数人会有这样粗重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个健壮的莽汉在怒吼时才会发出的声音。

  想到此,他不禁看了看自己的队友,庆幸着她们的嗓子并没有因为这个魔法而变得粗不可闻……

  再看泰力几人那边的情况,却好似不像他这边这么轻松。

  泰力在自己的双刃斧上施放了一个不知名的魔法,使那斧子上包裹着一层深黄色的流体状物质,可显然,这魔法对于那女性怪物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即使他的斧子砍到了她身上,也不见她有丝毫的反应。

  温蒂则谨慎地将她那恋斩蛾的魔法发挥到了极致,不断地通过各种魔法虚影戏弄着那怪物,使对方这半天一直无法碰到她,但她的攻击,也无法对敌人造成丁点的伤害,并且,有好几次她都是险象环生,差点因为对方那奇快的速度而吃大亏。

  瑟勒和康森特两人则配合在一起,共同对抗着一个怪物,前者也不知为什么,像个疯子一样全然不顾自己安危地对那怪物攻击着,没有一点要防守的意思,而康森特则始终站在后面,像个神棍一样在嘴里念着一些令李听起来浑身发毛的奇怪语言,同时使瑟勒的攻击更快也更具威力,似乎,这两人是在场所有人当中最轻松的了……

  泰力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用他们那奇特的魔法发挥着他们这个等阶绝不该有的实力,看得李心中有些震撼的同时又十分羡慕——不错,他已经和泰力他们战斗过许多次了,但每次他都还是会被这些人层出不穷的魔法所惊到……

  “嗯?淑文呢?”这时,李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对,淑文哪里去了?

  他的视线一转,却见月光下,一个恐怖的漆黑身影正和一个怪物酣战在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