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无畏、无知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718 2019.03.17 08:20

  “盛夏精灵这边虽然已经救回,但考虑到摄冥会这边既握有琴的性命,又对静默之约的重建是一个威胁,所以,这次的事情还远没有结束,麻烦的,才刚刚开始。”乌列有些沉重地说。

  “最先要做的,是将雷塔尔德握在我们手中,这样,即使找不到解开魔法的办法,但将他监禁起来,也就确保了琴的安全。”欧力说道。

  “敌人自然也会想到这一点。”巴罗迪亚走到众人面前看着琴说道,“所以,雷塔尔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很可能会彻底潜伏起来。”

  乌列闭上了眼睛,缓缓地说:“暂停伊芙夏尔的任务,将她召回。”

  “主人!”听到乌列的话后,巴罗迪亚立刻厉声说道,“我反对,大鬼墓封印解除工作的第二阶段才刚刚进行到一半,如果中断魔法将她召回,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那又怎样!就重新开始!不过是两年的时间,我们可以等!!”乌列的声音也提高了许多说道。

  “如果这期间发生意外呢?!如果再发生类似现在情况的事情呢?!一遍遍地重新开始仪式吗?我不允许任何不确定因素干扰我们取得大鬼墓中的东西!”巴罗迪亚也提高了声音说道。

  “我更不允许任何因素威胁到家人的安全!!”乌列站了起来,怒道。

  这一瞬间,房间内的众人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威势,实力最弱的琴完全无法喘过气来,而欧力和莉露也好不到哪去!

  巴罗迪亚受到的压力最大,但他却依然毫不退让地盯着乌列,屋内的气氛,瞬间紧张到了极点!

  “那其他那些死去的家人呢?!为何在静默之约分店的家人死去的时候,您没有想起将伊芙夏尔唤回?!”巴罗迪亚突然质问道。

  乌列怔住了,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有些迷茫地道:“其他……家……人……”

  “咳……主……主人……”琴痛苦的声音,却在此时响了起来,将众人的思绪揪回。

  “琴!”乌列这才发现了自己给琴造成的伤害,急忙走过去查看。

  “咳咳……没事……主人,没事。”琴咳嗽着说了几句话,发出的声音说明她显然不是没事。

  “对不起,琴,对不起……”乌列摸着琴的头发,说道。

  琴摇了摇头,难过地说:“主人,请不要为了琴这样子……我不想,看到家人因为我如此,宁死也不想……”

  乌列勉强笑笑,说:“不会了琴,我答应你,绝对不会了,好吗?”

  莉露在一旁握着琴的手,双耳耷拉着,心情低落地看着琴。

  欧力的两条布偶胳膊交叉在胸前,脑袋转向一边长长地叹了口气。

  巴罗迪亚看着这一幕,沉默着走了出去。

  关上了门,他呆了一阵,突然对着门口的一蓝一红两团雾状气体说道:“火骷,冰髅,你们觉得,没有了感情是一件好事吗?”

  两团气体沉默了一会儿,红色的那团发出了声音:“巴罗迪亚大人,恕在下直言,我们从没有真正认为您已经没有了感情。”

  “是的。”蓝色气团附和道。

  巴罗迪亚没有再说话,直接迈步离开了……

  ——

  悬浮在半空的棋盘平台上,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那留着草绿色短马尾的小女孩,另一个,则是四根马尾辫朝后翘起来的少女,而前者正在向后者汇报着什么。

  “由于怀疑敌人还有更多的援军没有出现,所以我选择了最保守的方式,至少先保证我方人员没有损失,至于那些盛夏精灵,从当时的情况看来已经是不可能夺回来的了。”小女孩说道。

  “接下来呢?”少女听完她的汇报,平淡地问。

  “从对方展现的实力和行为方式来看,他们会暗中搜寻我们的可能性最大,第一他们有人质被我们握在手上,且十分重视她,所以不得不继续追查我们;第二,他们有实力这样做;第三,考虑到有人质,所以他们不得不暗中采取行动,以求最大程度地确保不会刺激到我们的神经,以至杀死人质。综上所述,泰普斯商会这个他们唯一的线索依旧是处于首当其冲的位置,但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

  “……”少女毫无波动地听着,丝毫没有插话的意思。

  “本次谈判的初衷,本来是想和对方进行一点浅尝辄止的合作,我让时兵报上‘摄冥会’的名字便有此用意,考虑到他们既有盛夏精灵和静默之约总管理者这些人质被我们控制着,再了解到我们的实力后,即使对我们杀死了大量他们的人而感到愤怒,也应该会就此打住,压下怒火和我们进行谈判,但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使对方突然暴走,完全打乱了计划。”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做?”少女突然问。

  小女孩顿了顿,认真地说:“再进行一次交易,对方没有选择,只能接受,除非他们不在意人质的死活。”

  “还有其他的事吗?”少女似乎已经没有了兴趣,也不问之后小女孩准备怎么做,直接便翻过了这一页。

  小女孩想了想,说:“德拉内奇公国的几支主力军今天貌似有大的动作,已经派侵兵去打探情况了,初步判定是在向王都索托斯城附近集结,但到目前为止连将领们都还不知道集结的原因。”

  “继续观察。”少女说完,人便从棋盘消失了。

  “啊……”小女孩摸着头叹了口气,“都不听我把话说完,万一我还有其他事情汇报呢,赛缇斯大人真是……嗯?搞什么?”从衣服里拿出一块光耀石后,小女孩奇怪道:“泰普斯商会吗?这么快就和我联络,难道敌人已经出手了?”

  ——

  夏天,总是格外漫长。

  在炎热中煎熬的过程,使昏昏沉沉的人们对于时间的概念都几欲融化。

  德拉内奇公国的悍熊国旗在烈日的照射下迎风漂浮,像想象中的夏日该有的景象一样,今天,风中也带着热浪。

  这样的旗帜,本应只插在索托斯城墙上,但今日,城墙外却是密密麻麻地立在高处,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军旗在里面,在风中上下游弋着。

  而站在旗帜下方的、比旗帜更为密集的士兵们,则一个个全副武装,身姿挺拔,目不斜视,即使他们已汗流浃背,即使他们的盔甲在太阳的炙烤下已发烫,他们也没有任何抱怨或不满,就像那在阳光下也毫不颓靡的旗帜一样精神、坚挺。

  这就是德拉内奇公国的正规军,坚韧不拔,纪律严明。

  在他们的远处,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平民,这样的场面可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

  所以,即使顶着炎炎烈日,他们也看得很来劲。

  在这里聚集的士兵,少说也有一万人,如此大规模的军队集结在索托斯城外,也确实是稀罕得很。

  人们不禁开始问: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噔噔噔!”城门口,响起了一阵马蹄声。

  几个铠甲外套着白色衣服的将领跨在同样身批白色外衣的骏马上,快速地穿过了城门。

  这些将领一个个头戴着怒张着大嘴的熊头模样的头盔,骑在马上威风凛凛,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但跟在他们身后的人,却马上抢过了他们的风头。

  因为他骑的不是马,而是一只硕大无比的黑熊!

  这黑熊身上穿着白色的铠甲,铠甲两侧布满了尖刺,而熊头上,则戴着同样颜色的头盔,这头盔的正面,同样有着一根尖刺,只不过更长更粗,令人望而生畏!

  骑在黑熊身上的人,手持一把两端带着尖锥的长锤,穿着一身银色的铠甲,身后披着宽大的白色斗篷,头上戴着一个封闭的熊头头盔,眼睛处还发着蓝色的光。

  这个人,正是格朗德。

  他胯下的黑熊一边用毫不逊于骏马的速度跑着,一边用它透着狂躁的眼睛扫着周围躲到了一边的人,嘴里还不时地发出阵阵低鸣,似在示威。

  见状,人们顿时躲得更远了,生怕这黑熊突然发疯冲到他们面前来一口,到时估计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头就被吞下去了。

  格朗德随着几个将领一路狂奔,来到了军队的正面。

  没有丝毫停滞地,几人麻利地跳下坐骑,将领们站到了一侧其他将领们站着的位置,而格朗德则径直快步朝着军队走去。

  “注意!!!”军队前的一个将领高喊道。

  “咚!”士兵们立刻将双腿并拢,脚踩在地上的声音整齐如一,也让远处看热闹的平民们感觉地跟着震了一下。

  格朗德来到第一排士兵面前,头朝着他们快步走过,头盔上发光的蓝色眼睛似乎在看着他们一样。

  在视察了一番后,格朗德满意地站到了军队前方的正中间。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正规军的兵力,外加一些精英部队,如铁熊军、魔导师等等。

  虽说在大型战役前,这样的兵力算不上什么,但已经足够形成一股不小的威胁了。

  从中,足以见得努修的决心是多么大。

  “士兵们!北域的汉子们!无所畏惧的男儿们!”格朗德将长锤在地上一立,高声喊道,不管是士兵还是平民都为之一振,“阳光为我们驱赶了大片的黑暗,但邪恶从不会因为驱赶而放弃生存,它们总会找到新的孳生地,隐藏在其中,猎食一切不幸误入其内的无辜者!但这还不够,贪婪驱使着它们、折磨着它们、引诱着它们,阳光也终于无法再阻挡他们罪恶的脚步!”

  平民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格朗德在说的是什么事情。

  但士兵们却已经了然于胸,他们刚刚受到了大公的祝福,对于此次集结的目的自然也得到了明确。

  “现在,它们公然闯进了我们的领域,来到了我们生活之所,靠近了我们珍爱之人,并犯下了毁灭静默之约的罪行!”

  格朗德的这句话,顿时令民众炸开了锅。

  “毁灭静默之约?!”

  “什么?他在说的是谁?”

  “他们要去讨伐的居然是毁灭静默之约的罪魁祸首?”

  “真的吗?太好了!!”

  “没错,大快人心啊,是谁做出了这样的事,把他们的尸体挂在城墙上!!”

  民众的情绪渐渐高涨了起来,格朗德这边的讲话也在继续:“但,不管这些邪恶是什么,不管它们有着怎样顽强的生命力,怎样强大的意志,怎样坚定的决心,可它们忽略了,它们面对的是谁!!!”

  “喔!!!”面对着格朗德激昂的声音,士兵们顿时举起武器,高呼了起来。

  “我们是谁?!”格朗德大声问道。

  “悍熊之子!!”

  “谁能比我们更加坚忍,谁能比我们更加悍勇?!”

  “没有!没有!没有!”

  “有没有人可以跨过我们威胁祖国,威胁家园,威胁家人?!”

  “没有!没有!没有!”

  “为什么?!”

  “悍熊之子虽死不屈!!”

  看着彻底沸腾的士兵,铠甲里的格朗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好样的,孩子们!”

  转过身大踏步走到战熊身边跨上去后,格朗德喊道:“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