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冰冷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437 2019.01.22 09:06

  帝都的正北面,有一座小镇,这里距离帝都不足50里,算是最近的一座镇子了。

  泰利带着一行人,在听从普莉奥的建议离开帝都后,就前往了这里。

  说起来,也有很多距离帝都非常近的村子可以停留,但为了预防万一,他还是选择了距离相对安全的这里。

  “啊~~无聊死了,我能不能再喝一杯果汁?”温蒂趴在吧台上,看着空空的杯子,抱怨道。

  “你今天已经喝了三杯了,不行!”淑文严肃地说。

  “可是实在是没事干嘛……”温蒂拨动了一下杯子。

  吧台内站着的老板伸了个懒腰,说:“你们已经泡在这里一整天了,今天还是要这样吗?”

  泰利扭头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瑟勒,对老板说:“抱歉,我们必须等。”

  “嗯,说起来,这样的情况还从来没有过呢。”老板双手叉腰,纳闷儿道。

  “什么情况?”泰利正了正身子,问。

  “啊,就是这个情况罗~”老板指了指空荡荡的酒馆,无奈道。

  泰利扭过头望了一眼,奇怪地问:“现在只是早晨啊,你的酒馆平时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顾客了?”

  老板一挑眉毛,说:“别闹了,我这酒馆除了半夜没人来,其他时间全都是人来人往的~”不等泰利询问,老板便说:“这个镇子可是帝都通往索哈希克堡的必经之路,到帝都运货的车夫、来往的商人和士兵等等,哪个人来到镇上的时候不得歇歇脚喝上一杯?”

  淑文和泰利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凝重。

  “而这两天只有去往帝都的,而没有从帝都来的,这就很让人奇怪了~”老板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地喝了起来。

  康森特拍了拍瑟勒的肩膀,对满脸愁容的他说:“别担心了,有那帮家伙在普莉奥身边,不比咱们更加可靠?”

  “……嗯……”瑟勒淡淡地回应了一下,但显然并没有放下心来。

  康森特叹了口气,也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出了酒馆。

  这小镇上的人不算多,镇子也不大,康森特站在酒馆外面,望着从帝都来的方向看了一眼,那条道上,只有零星的背影,却没有面朝他的方向来的人。

  康森特正准备坐在门口旁的小凳子上,但是屁股还没坐下去,他就突然停了下来,看向道路的另一个方向。

  那里的道路并不是一条直线往下,而是有一个转弯,所以康森特不可能看出来有没有人向这边来。

  但他听到了,那是一队骑兵才会有的马蹄声。

  他警惕了一些,往酒馆里面缩了缩身子,但是半个脑袋仍然在外面观察着。

  那马蹄声越来越近,康森特已经可以看到远处飞扬起的尘土了。

  然后,一众白衣骑士便进入了他的视野。

  这些骑士虽然外面穿着白衣,但显然里面是有铠甲的,他们的马身上也套着同样颜色的衣服。

  而不管是人还是马,它们的衣服上面都有着一个下垂且紧握着的骑士手套徽记,这徽记的背景,是一个侧身站立之熊的图案。

  “德拉内奇公国?”康森特看了一眼,立刻辨别出了骑士们的身份,“这是……”

  他望向骑士们的身后,那里,有两辆马车被簇拥着。

  这些骑士们的速度明显已经放慢,而马车边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敲了敲车窗,对着里面问了些什么。

  然后,他恭敬地冲着车窗内的人低了一下头,对着前方的骑士喊道:“继续行进,不做停留了!”

  于是,骑士们又恢复了原来的速度,驾马向前方跑去。

  走在路上的人,老早就让到了两边,不管马车里的是谁,肯定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很快,这群人就消失在了通往帝都的道路上。

  康森特望着那群风尘仆仆之人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

  “是拜博约萨•努修大公吧?”泰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来了,对康森特说道。

  “看来登基大典依旧。”康森特喃喃道。

  “也就是说,帝都发生的事情再大,也没有大到可以让耶普兰推迟大典的地步。”

  “亦或者,是事情已经解决了。”淑文也走了出来。

  “你们说,这次登基大典会有几个大公参加?”康森特回过头带着耐人寻味的表情问。

  泰利“呵”地笑了一声,说:“别人我不知道,但普斯森特公国新上任的拜蒙佩奇•德鲁斯大公肯定来不了~”

  “这么不给面子?”

  “毕竟是那位‘虎王’弗尔特的儿子,脾气肯定也一样是又倔又暴。”淑文说。

  “但,在礼节上毕竟这样是不占理的。”康森特挠了挠头,继续道:“我倒是觉得卢沃亚尔公国的赛尔薇大公不会来,毕竟她的国家现在岌岌可危,一来她顾不上来参加,二来她也不敢来参加。”

  “不,我觉得正因为如此,她更要来,她的公国现在被四个国家包围,除了帝国没有出手过以外,其他三个国家都侵占了她大部分的土地,如果她再失去和她国家边境线最长的帝国的外交关系,那这个国家就真得没救了。”泰利笃定地说。

  淑文听着两人的猜测,眼睛却一直看着那队骑士去的方向,此时,她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说:“有人来了,从帝都的方向。”

  两人看向那边,两个冒险者装扮的人正向这边走来……

  ——

  泰利一行人,正坐在酒馆中,向两个从帝都来的冒险者询问着情况。

  “所以,现在帝都还在封锁中?”瑟勒皱眉问道。

  “不错,完全封锁,不能进,不能出。”两个冒险者中的男子说道。

  另一个女子则坐在一旁,目光呆滞地看着面前的酒,始终未发一言。

  “你们也和我们一样,是在封锁前离开的?”泰利问。

  男子自嘲地笑了笑,说:“算是吧,但不是我们有先见之明,而是有个人帮了我们。”说完,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泰利让老板又给他倒了一杯,继续问:“那城内的冒险者们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当然不知,帝都一封锁,我们两个就立刻远离那里了,谁知道那些灰衣人是不是要对我们斩尽杀绝!”男子恨恨地说。

  瑟勒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虽然普莉奥没有参加那个任务,但她现在的身份不是什么高阶议会的议员,而是一个冒险者,如果她被抓住……

  “泰利!如果普莉奥遇到危险,去教会求助会怎样?!”瑟勒突然焦急地问。

  泰利盯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瑟勒,你觉得我为何不让你亲自去送普莉奥交给你的纸条?”

  瑟勒摇了摇头,他不明白这和他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过来,”泰利将瑟勒拉到一边,小声地说:“那天我就问过普莉奥,纸条上是否有关于圣鸣者的信息,普莉奥的回答是肯定的,你觉得,这条关于圣鸣者的信息是什么?”

  “……圣鸣者还活着,并且在邪薮鬼堂的手里?”

  “八九不离十肯定是类似的信息,你觉得教会看到这条消息,会做出怎样的决定?”泰利严肃地问。

  瑟勒皱着眉头,目光来回移动着,最后摇了摇头。

  泰利低声说:“教会,正在寻找新的圣鸣者,同时向外界公布的信息是‘原圣鸣者已死’,如果让民众们知道,原圣鸣者活着,而且在那个被教会声称已经确认灭亡了的邪薮鬼堂手中,教会在民众心中的地位会变成什么样?还有,在这之后,你说教会是继续寻找新的圣鸣者,还是去救原圣鸣者?前者,就算找到了新圣鸣者,他们还怎么让她继任,民众们怎么会认同?旧的圣鸣者还活着,就这样放弃了?后者,怎么救原圣鸣者?他们连邪薮鬼堂在哪里都不知道,谈何营救?”

  瑟勒低着头,想了想,说:“所以,这条消息是将教会放到了两难的境地,有不如没有,教会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会……”

  “会杀了知道这条消息的所有人。普莉奥身为议员,倒是可能逃过一劫,但是,以她的脾气,我想是不会认同教会的做法的,如果她去了教会,我认为下场无非是两种:囚禁或是处决。”泰利低沉地说。

  瑟勒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下,缓缓地道:“但看来普莉奥本人并没意识到这些。”

  泰利点了点头,瑟勒这小子现在总算是开始动脑子,也不那么天真了。

  “那我们怎么办,不能就这样等……”瑟勒突然身体一机灵,感觉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他莫名地看着泰利,同时后者也奇怪地望着他。

  顾不上其他,瑟勒赶紧跑向了外面。

  泰利虚按了一下手,示意大家没事,然后跟了上去。

  瑟勒跑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中,颤抖着看着自己的手。

  “怎么回事?”泰利跑了过来问。

  瑟勒没有说话,突然,一个黑色的气团缓缓凝聚在了他的手上!

  “这,这是什么?!”泰利瞪大了眼睛,惊道。

  此时,一直憋着一口气的瑟勒总算松了下来,他一边大喘着,一边看着手中的气团,也是一脸惊异。

  “瑟勒?”一个少女的声音突然响起,将绷紧了神经的两人吓了一跳。

  瑟勒吓得都跳了起来,但他很快听出那个声音非常的熟悉。

  “普……普莉奥?”瑟勒四处看着,叫了一句。

  “是我!”

  听到这里,瑟勒和泰利都将目光聚集到了那气团上,那声音竟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是乌列干的?!”瑟勒惊怒道。

  普莉奥的声音还未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先响起:“人类,你手中的气团是一个基本的亡语魔法,你们无法主动施放,只能被动地接受。”

  “你是谁?你对普莉奥做了什么?”瑟勒的怒火依旧,大喊道。

  “如果我再听到你哪怕是一个最小的令我不愉快的声音,我就把你们和这个女性人类一起扔到纺邪虫穴,明白吗?”那冰冷的声音毫无感情地说。

  “你!”这一声,瑟勒没有叫出来,因为泰利急忙捂住了他的嘴,他发誓这辈子他都没这么用力去捂别人的嘴。

  见这边没有动静,那冰冷的声音才继续道:“通过这个魔法,我们可以随时联系到你们,但是,这种事情不会经常发生,因为每和你们说一句话,都会让我感到浑身不自在,所以,我长话短说,这名叫普莉奥的女性,已经回到邪薮鬼堂,记住你们活着的唯一意义,不要让主人失望。”

  ——

  巴罗迪亚一握拳,手中的气团便消失了。

  普莉奥瞪着巴罗迪亚,她不想继续和瑟勒说几句话吗?当然想,可是刚才她一张口,巴罗迪亚的手突然在她面前一晃,一张透明的蛛网便罩住了她的嘴,使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扭过头冷冷地看了普莉奥一眼,然后将那蛛网拿了下来。

  “给我解释一下,你在帝都做了些什么,让克拉赫那么生气?”巴罗迪亚坐了下来,此时的两人,正在一个有些暗的小厅内。

  “我没有必要向你……”

  “我只问一遍,如果你不回答或者撒谎,我会立刻带你的那些人类同伴去见识一下纺邪虫穴是什么样的地方。”巴罗迪亚冰冷地打断了普莉奥。

  普莉奥一咬牙,恨恨地说:“我害怕仙忒出事,以低阶议员的身份秘密向靛衣主教传达了‘圣鸣者在帝都,并且有危险’的信息。”

  巴罗迪亚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普莉奥。

  他的目光,令普莉奥的内心感到一阵寒意,仿佛要冰冻她的思想一般。

  许久之后,巴罗迪亚才说:“真不知道,主人看中了你哪一点,居然选中了你来激活碎片,在我看来,这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

  “即使我真得可以激活你们那该死的碎片,也绝对不会帮你们!我会在那之前自尽!”普莉奥坚定地说。

  “……如果你想,”说着,巴罗迪亚站了起来,用他环绕着黑色气体的白骨右手向普莉奥的脖子伸了过来,“我可以为你构思一种自尽的方式,保证你不会喜欢。”

  巴罗迪亚的右手,掐住了普莉奥的脖子。

  普莉奥不是不想躲开,是她刚才根本动不了!

  那只有白骨的手,力气越来越大,普莉奥的脸已经憋得通红。

  “只是看着你,都让我感到一阵绝对的厌恶,我真为你们的存在感到可悲。”巴罗迪亚身后的肢状物来回动着,似乎在表达着一种情绪。

  普莉奥痛苦地闭着眼睛,呲着牙,口水都无法控制得流了出来!

  “巴罗迪亚大人!”一声惊叫,打断了巴罗迪亚。

  仙忒,正一脸惊异地站在小厅门口看着他们。

  巴罗迪亚马上松开了手,同时却深深地看了普莉奥一眼。

  仙忒急忙跑了过来,扶住了因窒息而站不稳的普莉奥。

  “您这是在做什么巴罗迪亚大人?为何要这样对待她?”仙忒有些愤怒地问。

  巴罗迪亚依旧是冷冰冰地,却什么也没说,径直走了出去。

  “没事吧普莉奥?”仙忒一边说着一边给普莉奥施放了治愈魔法。

  普莉奥一边喘着气,一边死死盯着巴罗迪亚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