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小龙牙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28 2018.11.18 09:57

  “你刚才说要找一个摄冥会的任务,正好我们这里有一个,但是还没有去委托。我想冒昧地问一句……算了,还是直奔主题吧,我们需要一个盗贼去某处隐秘地搞到一个有关摄冥会的线索,你知道,‘隐秘地’,”泰利冲着兰特挤了挤眼,继续道:“然后我们需要找到最近的摄冥会据点,有一些情报需要从那边套过来。就这么简单,说个价钱吧,小龙牙。”

  兰特考虑着,保持着他灿烂的微笑。

  时间不长,他问:“你们愿意出多少,还有,你们怎么能确定那个‘某处’有摄冥会的线索。”

  泰利心里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小男孩的主要目的还是摄冥会,刚才自己本想问对方为什么会特意选择摄冥会的任务,但确实过于冒昧,就没有问,现在兰特又要确定自己说的地方确实有摄冥会的线索,明显不想去做和摄冥会无关的任务。

  “我可以确定,这点你放心,只要我说出这个地方,你一定会赞同我的。金钱方面,我们并没有太多的钱,最多也只能出七个金币。”对于士级任务来说,七个金币不多,但也不少,像上次他们完成的兵级任务,能悬赏五个金币,实在是少见,这样的金币数量,基本上属于士级任务的悬赏金额了。

  泰利他们这边眼前很不富裕,道斯虽然没有家眷,但是泰利没有拿走他的那一份钱,他自己出钱为道斯买了一处坟墓,将道斯的私人物品,以及属于道斯的那些金币葬在了墓中……

  “七个……这可是有关摄冥会的任务哦,协会放出的相关任务从没有低于十金币悬赏的呢~”兰特挂着他的笑容,说出了自己的底限。

  泰利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属实他们拿不出这么多钱,但是他心里有准备,毕竟眼前的小孩子是一个颇有名气的战士,只是看他那阳光灿烂的笑容,以为他会不那么在意这些事情。

  虽然这价钱不低,但是比起盗贼协会,一来价格恐怖,二则买来的只是个情报,小龙牙兰特这里却是可以在之后与摄冥会的接触时得到他的帮助,明显后者要性价比高得多。

  但兰特的心中却并不是为这些金币,金币对他毫无意义,他竟只是单纯地想要看对方难堪……

  “呃……”泰利脑子飞快地转着,想着还能从哪里抽出一点钱,但却始终没有想出来。

  “啧,好吧!”泰利一狠心,拍了下桌子,一边走向一名侍者,一边解下了自己胸前的狼头徽章。

  瑟勒立刻看出了泰利要做什么,一个箭步冲上去挡住了他,“泰利你干什么?!这事本来就是你们在帮我,现在你还要把自己的徽章抵押给冒险者协会吗?!”

  “我……”

  “闭嘴!我知道我脑子慢,但你不能这样在我明明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还要让你们付出!”说着,瑟勒摘下了自己的雄鹰状徽章,继续说道:“泰利大哥,我知道你是个有义气的人,但下次,有什么是我自己能做却没有想出来的,你要告诉我,这样才当我是朋友!”瑟勒语气坚决地说。

  泰利怔了半晌,无奈地笑笑,重重拍了拍瑟勒的臂膀,“我答应你!”

  淑文和温蒂看着他们两个大男人的对视,虽然不太理解,却安心地微笑着。

  兰特看着他们两个,笑脸上看不出一丝波动。

  “您是要抵押战士徽章吗?”侍者看着将徽章递给他的瑟勒惊讶地问道。

  “是!”瑟勒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好吧,请您跟我来登记一下。”

  不一会儿,瑟勒拿着金币回来了。

  “这是五个金币。”瑟勒将金币给了泰利,似乎,他已彻底将泰利当做队长。

  泰利将目光重新转向兰特,说:“那,小兄弟你就是同意以十金币接下这个任务了?”

  “哎呀大哥哥,我可没说过自己要多少金币哦~”兰特天真地笑道。

  所有人都一怔,但都陆续想起来,对方确实没说过自己要多少金币。

  “看起来你们的金币也只有这么多,那就只好少要一些,十二个金币!”

  众人看着这个满脸稚气的小男孩,开始怀疑起对方这样子是不是装出来的,可对方确实是一个小孩,再怎么老练,也不可能比他们这些人还会伪装吧,所以他们还是将这想法压了下来。

  “小兄弟,士级任务的悬赏最多也就十二个金币,如果你接下这任务,你能确保自己一定可以完成吗?”泰利严肃地问道。

  “小龙牙还没有未能完成的任务。”兰特笑着说,像一个小孩在假装大人说话一样滑稽,但桌前的众人都不会觉得他滑稽。

  “好,成交!”

  波派瑞特城的盗贼协会分部,是一幢三层楼的石质建筑,看起来不算小,但也不算大。

  但不要被它的表面迷惑了,除了主厅外,这里机关重重,完全就是个小型迷宫。

  由于这建筑本就是盗贼们监督修建的,所以他们很了解侵入者的套路,如果说起圣陆上对于盗贼来说最难侵入的人类场所,盗贼协会绝对要算其中一个。

  但兰特居然在白天就去了,而且还是那一身白色贵族装扮,没有带任何装备,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准备,直接就去了。

  泰利一众人着实有些担心,就算对方是个第四阶的虎逸战士,就算对方是个盗贼天才,就算对方年纪轻轻就已声名赫赫,但这样子是不是有些过于托大了?

  盗贼协会的门口没有任何守卫,他们的重要物品也不会放在主厅,所以他们的守卫全部是建筑内部的暗哨。

  兰特径直走入主厅,他这一身打扮,很难不引人注目,所以很快就有侍者迎了上去。

  兰特和侍者坐到了贵宾区,问起了一些情报方面的事情,但只是问,没有要买哪一种的意思。

  对方看他这一身贵族服饰和那绝对无法后天培养的贵族气质,也只好继续回答着兰特的问题。

  很快,兰特就离开了。

  这侍者直喊晦气,本来以为会有大生意上门,没想到却是个贵族小鬼来闹着玩。

  兰特走出门来到街上,回过头看着这幢建筑,笑道:“这些自作聪明的人类,以为有迷宫、机关还有看守就万无一失了吗?”

  此时,他的手一翻,已出现了一卷羊皮纸,而他的影子,在这一刹那有些许的颤动,可兰特自己却根本没动过。

  他直接将其打开,阅读起来。

  就在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长街的时候,盗贼协会地下密室的角落一个巨大的全部是抽屉的柜子上,一个抽屉外的红色石头闪了起来,顿时,好几个穿着黑衣的人冲了进来,他们立刻打开这抽屉,里面空无一物……

  “立刻封锁整个建筑,不许任何人出入!”

  盗贼协会内,乱作一团。

  但作案者,却早已远去……

  盗贼协会,距离冒险者协会只有两条街的距离,所以泰利一众人的焦急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兰特没有明目张胆地将这张羊皮纸放到桌上,而是随同泰利来到了他们居住的旅馆房间内。

  “我劝你们立刻前往目的地,天黑前,整个城镇就会戒严。”兰特手里抱着一杯果汁,漫不经心地说道,似乎喝果汁才是最重要的事。

  泰利正在和大家研究这张羊皮纸上的信息,听到兰特的话,蹙起了眉,问:“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戒严?”

  兰特喝下一大口果汁,幸福地享受了一下那味道后,才说:“这个东西藏在防御最为严密的一个密室中,而且,还在一个专门放置皇家重要机密的柜子里。”

  兰特随意地说出了一个令一屋子的人都炸了锅的可怕消息。

  “皇家重要机密??这东西居然是皇家机密??”瑟勒惊讶地看着这张羊皮纸。

  “如果是这样,盗贼协会只要一报告王城,全城确实会立刻戒严。”淑文严肃地说。

  “立刻收拾东西,赶快离开!”泰利对众人说道。

  看着忙成一团的几个人,兰特丝毫不为所动,依然享受着那杯果汁。

  泰利一边收拾,一边问兰特:“你没有行囊什么的吗?快收拾一下,我们一起离开!”

  兰特笑着说:“你们先去,我已经看过这张纸上的东西,知道去哪找你们。”

  泰利看着兰特天真纯洁的笑容,有时候,他真的感觉这并不是一个孩子,他那天真的模样和脸上的表情,是他最好的伪装。

  但这太荒谬了,十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全城戒严,你有把握能在短时间内逃脱出来吗?”泰利问。

  兰特没有理他,似乎已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果汁上。

  很快,泰利一行人便立刻离开了。

  当他们走出城门的一刻,盗贼协会才刚刚将失窃的消息告知王城。

  普斯森特公国的元首,被尊称为“虎王”的拜蒙佩奇•弗尔特大公震怒不已,自己在战场上都未受过如此屈辱,居然在都城、自己的眼皮底下有人行窃属于自己的东西!!

  戒严令,立刻下达下去。

  很快,全城的人,都知道了有一个很厉害的贼偷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令大公勃然大怒。

  士兵们开始挨家挨户搜查,很多人家都遭了殃,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

  而旅馆之类的住宿场所,是这些士兵们的重点搜查对象。

  “奉大公之命搜查全城之旅舍,所有人都到一楼来!”一个军官用洪亮却霸道的声音在一楼喊道。

  当所有住客都战战兢兢地来到一楼时,士兵们开始了挨个房间的搜查。

  “这个门怎么锁着??里面有人住吗?”那军官突然喊道,身旁的旅馆老板忙翻看自己的登记本,说道:“有有,是一对父子。”

  那军官对着楼下喊了一句:“二楼楼梯左面第一间朝北的房间,有没有住在这一间的?!”

  见一楼无人回答,军官正要一脚将门踹开,老板却极为机灵地已经将门用钥匙打开。

  军官和三个士兵立刻冲进了房间。

  房间内,十分昏暗,太阳快要落山,这里却没有点灯。

  一个小孩的身影坐在床上,手中抱着一杯果汁,悠闲地喝着。

  几个士兵立刻开始了搜查,这军官问那小孩道:“小鬼,你父亲呢?”

  此时,那小孩刚刚将果汁喝完,他将杯子放到一边,嘴中喃喃道:“啊~好喝的果汁,被苍蝇给弄得变味了……”

  那军官皱了皱眉,他看到了这小孩的一身贵族服装,有些疑惑,如果是贵族,怎么会连个仆从都没有,他父亲就直接将他扔在了这里?

  “烦躁…不快…要…发泄…”那小孩喃喃道,声音有些变了,不再是那种天真无邪,而是变得无精打采。

  他的话音刚落,那军官便渐渐露出了恐惧之极的表情,仿佛看到了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东西!

  几个四处翻找东西的士兵却并不知情。

  直到,那军官发出了一声惨烈之极的叫声!

  而当他们转过身时,露出的,是和那军官一模一样的表情。

  “呜哇!”“呃啊!”惨叫声不断地从这房间传出,整个旅馆的士兵立刻向这房间涌入,但他们的到来只是让这惨叫声持续得时间更长一些罢了……

  一楼的住客们早已在惊慌中向外跑去,他们不断地大叫着“杀人啦”之类的话,引来了更多的士兵。

  但当这些士兵进入这个房间时,已经没有惨叫声了。

  这房间内,只有一具具躺在地上堆起来的白森森的骸骨,骸骨上面面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连鲜血都没有……

  王城,大公正坐在庞大的餐厅内,脸色阴沉不已,侍者不断端来各种美味的菜肴,但他始终没有让一样菜肴进入他的盘子……

  他的贴身侍从看出了他完全没有食欲,制止了这些不断把菜端至大公身边的侍者,让他们不要再烦大公了。

  “大人,来一杯红酒吧?”这贴身侍从问道。

  “不用,你也先出去吧,让我静一静。”大公总算说了句话,那贴身侍从恭敬地轻鞠一躬,退了出去。

  餐厅内,只剩下了大公一个人。

  但,在蜡烛不断地晃动下,却出现了两个人的影子!

  一个,坐在椅子上,是大公的。

  还有一个,又是谁的呢?

  “晚上好,弗尔特公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