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魔物?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935 2019.01.12 09:30

  房间内,就剩下了耶普兰一个人。

  此时,没有点灯的房间已经显得有些昏暗。

  耶普兰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双眼紧闭,思考着这一切。

  “魔物……入侵者……冒险者……供词……”他低声重复着这几个词语,想将他们串联起来,“看来问题的关键,在于大典以前这几天皇城的动静了……”

  “等一下,你不能就这么进……”“吾有急事!!”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谁在外面?”耶普兰用威严的声音说道。

  “大人,末将苏利!”一个声色比较低的声音焦急地道。

  “让他进来!”耶普兰有些着急地说。

  苏利庞大的身躯挤进了房间,头又磕了一下墙沿,但他根本顾不上,“大人,非常抱歉,吾找了您一天,可是找不到您!”

  “怎么?人跑了?”耶普兰语调不变,但却有些阴沉地说。

  “没有,被治安军抓走了!”苏利回道。

  耶普兰没有说话,他的眼皮抖了一下,然后他一边从旁边抽出一张纸,一边头也不抬地对苏利说:“知道了,你下去吧。”

  苏利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嘴,走了出去。

  耶普兰用笔飞快地在纸上写着什么,然后将这纸卷了起来,同时叫了一声“来人!”

  一个侍卫急忙走了进来。

  耶普兰用蜡烛在那卷纸上滴了一滴蜡,然后将他的戒指按在了还未凝固的蜡上。

  “派人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治安城卫两军总统帅齐尔斯手里,如果耽搁了,你知道结果。”耶普兰淡淡地看着这侍卫说道。

  侍卫接过那卷信,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恭敬地说:“遵命!”

  ——

  “当啷!”牢门关得很轻,却发出了令人心中一沉的独有的声音。

  牢门口,一个治安军的士兵隔着铁栅栏,冲着牢内吐了一口唾沫,说道:“布玛你个混蛋也会有今天,哈哈哈,真想让弟兄们都来看看你现在的德性,实在是一种享受啊,比身体下面压着一个美女都爽!真期待你被刽子手砍掉脑袋的那一刻,会是一种什么程度的享受呢?哈哈哈~”

  他一边笑着,一边走了出去,笑声和铁靴的声音回荡在这阴暗的地牢中。

  这地牢不大,只有不到十个牢房,过道的墙壁上,只有一个火炬在燃烧着,勉强让人视物。

  这里,是治安军的牢房,由于治安军并不负责关押犯人,所以不过是个临时的。

  大部分牢房都空着,人们都明白治安军有多么霸道,所以很少有人会傻到去反抗他们。

  除了刚刚被关进来的人外,旁边的牢房内也关着一个人,一个男子。

  “喂,另外一个家伙说了什么吗?”走出地牢的士兵的声音远远传来。

  “别闹了,这家伙硬得很,什么样的刑咱们没试过,始终都是那个要杀死咱们的眼神,从来没变过。别说惨叫了,最重的刑用在他身上,也没哼过一声。”另一个声音回答道,同时,地牢的大门被锁上的声音响了起来。

  地牢又恢复了安静,令人绝望的安静。

  那男子脏乱的头发垂着,隐约能看到他满是新的伤痕的脸,他扭过头望了一眼旁边刚刚被扔进牢房的人,又将头低下了,一个将死之人,很难对什么提起兴趣。

  只是,他心有不甘。

  今日本来马上就要逃脱皇城守备军的追捕,最后却居然被治安军的饭桶给抓住了!

  他不怕死,但他怕自己的死毫无意义!

  “我怎么能死……我必须到会长大人那里,告诉他耶普兰的后手!!”

  旁边牢房的人,自被那士兵一脚踹进牢房后,就躺在地上没有动过,仿佛死了一样,他不是别人,却竟是布玛……

  治安军的军营,和城卫军的军营都在城内,而且两个军营之间只隔了一堵墙,墙之间的大门始终敞开着。

  在治安军军营的一幢建筑内,一个穿着军装、却完全不像军人的臃肿肥胖的人正恨恨地往杯中倒着酒,一饮而尽后,重重地将银质酒杯砸在桌上。

  “可恶,瑞瑟文殿下还不知道会怎样处置咱们,我的手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废物!”这胖子在说话的时候,下巴和两腮的肉仿佛被大风吹起来了一样,一抖一抖,看着令人作呕。

  他的桌前,站着两个军官,一个军官的盔甲前是治安军的徽记,另一个则是城卫军,两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大人,不至于那么严重吧?就是死了几个人而已。”一个军官问道。

  “哼!你们还不知道,我刚刚从布玛那混蛋的属下那儿了解到,他从前几天开始就在寻找这上面的两个人了!”胖子一拳砸在桌上的画卷上,怒道,“所以他今天是明明知道那些瑞瑟文殿下要求我们一定要抓住的人的位置,却没有通知任何人,就带了那么点士兵报私仇去了!”

  两个军官互相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其中一个着急地问:“那也就是说,布玛是知道这四个人的所在,却因为鲁莽把对方放跑了?”

  胖子重重地靠在椅背上,说:“就是这么个情况,妈的,没找到人就算了,最多是挨两句骂,可现在偏偏是知道敌人在什么地方咱们却没抓住!”似乎是气得厉害了,胖子甚至有点感到缺氧,重重地吸着气。

  “大人,那我们就只能把这件事压下去,别让殿下知道了!”一个军官急忙说。

  “不行……”胖子沉重地说。

  “为什么?大人?您难道是要主动将这件事告诉殿下?”军官更急了。

  “……只能这么做,因为……布玛被杀死的那群士兵数量太多,这可不是能蒙混过去的,耶普兰大人一定会问起来,到时候布玛那一队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就是一个极大的问题,所以,还是早点将这件事报告给三皇子为好,何况,今天三皇子要我们秘密逮捕的这四个人没有抓住,难保后面耶普兰大人发现,不,是一定会发现,到时候再加上这件事,会让三皇子感到雪上加霜的,所以,我已经派人将这件事告诉了殿下……”胖子闭上了眼睛,最后又说了一句“愿神圣诸神保佑”。

  “咚咚!”一阵敲门的声音响起,一个信使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卷信。

  那胖子接过这信以后瞥了一眼,正要问“谁送的”,却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

  “怎么了大人?!”两名军官急忙要上前搀扶。

  胖子却立刻重新坐好,挥挥手表示没事,呼吸的频率却有些快,明显没缓过来地说:“耶普兰大人的亲笔信。”

  两名军官皱起了眉头,没说话。

  胖子用颤抖的双手弄开了封蜡,将信展开,看了起来。

  也就是两秒的时间,胖子猛地站了起来对着两个军官急道:“快!快将那个今天抓回来的被守备军追捕的男子处死!就现在!!”

  两名军官顾不上询问,急忙向外冲去!

  可当他们二人走出建筑,却发现军营出现了一些混乱,由于已入夜,所以大部分士兵都是从睡梦中起来的,他们一边慌乱地往身上套铠甲,一边寻找着不知道放在哪里了的武器,没有一点秩序。

  “安静!!都给我立正站好!”从屋子内走出来的军官怒吼道。

  虽然治安军军纪涣散,但毕竟这些士兵全是军人,军官的一声令下,让他们立刻都闭上了嘴,伫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这下,却更显示出了他们的涣散,穿了一半的铠甲,散落在地上的皮带,武器架上东倒西歪的剑盾……

  而最令人恶心的,是有的人连亵裤都没穿好,显然是在做什么奸**女的污糟事。

  “发生了什么?!让你们乱成这样?!”军官怒吼道。

  此时,另一个军官也走了出来,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乱象,虽然他已经习惯了。

  “长官,刚才有人喊地牢那边需要增援……”一个貌似是小队长的士兵回答道。

  “地牢?!难道是有人要救那个男人?!”两个军官惊道,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个被皇城守备军追捕的男子是个什么来头,但既然是被耶普兰大人亲命处死的要犯,就绝对不能出现闪失!

  “所有人,立刻整队增援地牢!”“城卫军也一样!!”两名军官命令道。

  地牢的入口处,一群治安军正战战兢兢地握着武器站在门口,而地牢内,不时传出的,是那个被严刑拷打后不曾吐露一语的男子的惨叫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

  “啊!!啊!杀了我!呃啊啊啊啊!”

  “当啷”“当啷”的声音伴随而来,显然,这汉子正在不停地撞着铁栅栏。

  诡异的碰撞声伴着恐怖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仿佛是催命的鬼魂轻声的耳语一般,令外面的士兵几乎崩溃!

  “怎怎怎么办?”一个士兵问,他感到自己的嘴甚至都因恐惧变得有些不会说话了。

  “……”旁边的几个士兵都摇着头,当然,因为颤抖的幅度过大,都有些看不出他们是不是在摇头了。

  “有东西!”有人叫道。

  顺着地牢的阶梯望下去,可以看到地牢昏暗的火光下,一个影子渐渐走了过来。

  看影子的形状可以判断,那里站着的应该是一个人,一个低着头,蹒跚着走路的人。

  但这些士兵们的呼吸在他们看到这影子后立刻变得急促起来,冷汗也不停地流,因为这地牢中只关押着两个半死不活的囚犯,且是用魔法加固过的铁栅栏关着,即使是布玛实力处在全盛的时期,没有武器的他也打不开,可现在却有一个人影走了过来,再加上那男子可怕的叫声,显得格外诡异。

  这人影走了几步,停了下来,可以看到他的头似乎动了动,像在找着什么。

  与此同时,那男子的惨叫声开始渐渐低了下来,碰撞铁栅栏的声音也小了许多,似乎他已筋疲力尽,快要不行了。

  “这这不行啊,长官交代过,必必须保证那个家伙活活活着,他死了咱咱咱们就完了……”一个士兵说。

  “那你说怎怎么办,我可不要下到那鬼地方去……”

  “我也不要,你看那影子,感觉……就像一个僵尸一样……”

  “别别闹,这里怎么会有魔物,这里可是帝帝都……”

  “别说帝都,皇城最近还有魔物呢,那你不觉得那玩意儿是魔物,你下去……”

  “我才不要!”

  几个士兵说来说去,谁也不想下去。

  起头的士兵咽了一口唾沫,说:“我说,既然大伙儿横竖是个死,不如……拼一把,一起下去,反正如果那男人挂了,咱们都活不成。”

  其余的士兵互相看看对方,又将目光移向了那人影,最后咬着牙,都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迈开仿佛比平时沉重了几倍的脚步,一点点向着阶梯走去,但当走到只能勉强容下两个人同时行走的阶梯时,却没有人愿意打头阵。

  “谁提出的主意,谁先下!!”一个士兵说道,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同意。

  起头的士兵恨恨地看着这几个平时称兄道弟的家伙,真想在下去之前先把他们劈了。

  可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向下走去。

  “啊~~~~~~~~”突然,一阵令人猝不及防的尖叫声从地牢传来,一听,便不是人类可以发出来的,同时,下面的人影也动了起来,却不是人类的影子应有的样子。

  那人影开始扭曲起来,就像是一个被干扰了的图像一般,一闪一闪,看起来更加诡异了。

  然后,就在几人还未来得及害怕的瞬间,那道影子,不,那道影子的主人动了!

  “啊~~~~~~”又是一阵如同鬼魅的尖叫声,而这声音,也是这群士兵这辈子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