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找死的奸狼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243 2018.12.02 09:40

  帝都的城门前,乌列四人一路缓缓行进,终于到了这里。

  仙忒此时还气鼓鼓的,对于乌列耍赖的事情不依不饶。

  乌列却像没事儿人一样,和克拉赫有说有笑,这可苦了克拉赫,他和乌列说话不是,因为会让仙忒连带着把他也恨上,他和乌列不说话也不是,因为乌列会用各种让他难堪的话来逗他……

  普莉奥虽然也生气,可她却在不断用周围的事物吸引着仙忒,这个办法也很管用,使仙忒的注意力明显被分散开来。

  城门口的几个城卫军士兵,依旧是有说有笑间紧盯着每一个进出的人,似乎在搜索哪一个能让他们捞到好处。

  然后,所有卫兵都停下了闲聊,呆若木鸡地看向乌列一行人,确切地说,是看向普莉奥和仙忒。

  他们的眼神,令人厌恶。

  这不是人们看到美好事物或人的时候应该露出的那种欣赏和爱慕的眼神,而是单纯的不带一丝其他感情的邪淫的眼神。

  即使是男人看到这种表情,也会感到一阵深入骨髓的恶心。

  这些卫兵们有的咽着口水,有的舔着嘴唇,有的搓着双手,一个比一个猥琐。

  “我的妈,想不到还能碰到这么美的女孩!”

  “嘿嘿,趁着队长不在,咱们哥儿几个抓回去,先享受一番,否则被队长摧残过的女人,根本就跟死人差不多了。”

  “别废话了,赶紧上,一会儿美人儿该跑了!”

  几个卫兵带着那猥琐的笑容,冲着乌列几人走了过来。

  周围有些本就带着担心的目光看着乌列几人的平民们,顿时露出了同情的表情——看来这两个女孩要被糟蹋了……

  “喂,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打头的卫兵假装一本正经地问道,可他那直直地望向两个少女的目光,已经出卖了他。

  “想不到近处看更加迷人,这皮肤,简直就是吹弹可破啊~”这卫兵在心里感叹着。

  就在他的目光不想移开的时候,一个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卫兵顿时被挡在他面前使他无法继续欣赏的乌列搞得怒火万丈。

  乌列露出友善的微笑,说:“你们好,我们是……”

  “老子没和你说话,滚开!”这卫兵骂了一句,一只手猛地朝乌列的脸扇了过来!

  本就已怒极的克拉赫顿时就要拔出腰间的短剑,将几个卫兵斩成碎片!

  就在克拉赫想要出手的瞬间,一只戴着红色金属手套的手抓住了那卫兵的胳膊。

  众人的目光一齐朝着这手的主人看去。

  当周围的平民看清是谁后,都替乌列几人松了口气。

  这是一队清一色穿着猩红色铠甲的骑士。

  他们的铠甲光鲜亮丽,头盔是怒张血口的狮头形状,口中露出骑士们英俊威武的脸。

  这些骑士们除了腰间的佩剑外,背上还都背着一张张精致的短弓。

  整齐的队伍,挺拔的身姿,让人眼前一亮。

  左胸前被一个圆环状蝎尾围绕的狮头徽记,表明了他们的身份——帝国狮骑军。

  埃德博萨帝国,在圣陆的军事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原因在于其强大的三支军队:帝国圣铠军、帝国独刃军以及帝国狮骑军。

  帝国狮骑军,是一支由身跨曼提柯尔(毒蝎狮)的精英圣骑士组成的军队,他们的战斗方式,主要是利用曼提柯尔的飞行能力在空中对敌人实施远程攻击,但他们也不畏近战,曼提柯尔庞大却敏捷的身躯以及那有着剧毒的蝎尾,足以对任何胆敢和他们近身的敌人造成致命的威胁。

  近年来,帝国政局纷乱,狮骑军的统帅几度被更换,导致狮骑军的实力大幅下降,而表面是三皇子的支持者、实际上是操控者的执政王耶普兰在劝诱教会骑士团的骑士们加入其麾下后,决定重整狮骑军,这一过程虽然比较缓慢,但总体的效果却已经大为尽如人意。

  和其他两支帝国最强大的军队一样,狮骑军的成员最低等阶标准都为第四阶,这虽大大限制了军队的规模,却在实力上使整支军队变成了彻彻底底的精英中的精英。

  在这队狮骑军骑士的前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人,正紧紧抓着那卫兵的手。

  这两人的身材,一模一样,如同孪生兄弟一般。

  和后方骑士一样猩红的盔甲,而头上戴的却是普通的骑士头盔,但这两人的头盔却各在眼睛处有一个缺口,左面在前的人缺口在右眼,右面的人缺口在左眼,正好露出其中那明亮的褐色眼睛,一缕头发从这缺口上方露出,斜着垂下;他们的肩铠,也和那些骑士有些不同,前面骑士的右肩铠上,数条紧密的蝎尾装饰从其肩铠延伸至后方并高高翘起,后面骑士的左肩铠如是,而两人另一边的肩铠却是普通的,没有什么装饰。

  这二人的装扮就像为了对称一样。

  可他们的武器却不一样,前面的骑士右手拿着一把长枪,而后面骑士则左手持一个矩形巨盾。

  可能他们的武器破坏了这对称的感觉,却并不让他们走在一起的美感有所减少,相反,这两样武器让这二人似乎成为了一体——一个一手持枪一手持盾的骑士。

  新组建的狮骑军将领,大部分来自盖拉缇克教教会骑士团,此二人正是如此。

  大家通常管这二人叫“特里克兄弟”,他们曾是教会骑士团中年青一代中炙手可热的人物,不到三十岁的二人,就都已经成为了第六阶圣烈骑士,更重要的是,他们这对孪生兄弟的配合,使得二人在一起的战斗力远不止两个圣烈骑士那么简单。

  要不是这种战斗力只有在他们合力时才能凸显出来,恐怕都有潜力去竞争下一任圣翼骑士的继任权了。

  他们的导师,是骑士团团长海博科。随着海博科对教会的背叛,大部分骑士团成员全部随着他投入到了执政王耶普兰的麾下,加入了新组建的狮骑军,他们二人也不例外。

  那被抓着手的卫兵扭过头,看到的是那包裹得很严实的头盔中露出的一只坚定的眼睛。

  他猛地一甩胳膊,想要将抓着他的手甩掉,但却无济于事,他甩胳膊的动作甚至都没做出来,抓着他的那只手坚如磐石,一动不动!

  这卫兵舔了舔舌头,嚣张而阴阳怪气地说:“这位将军,我是城卫军的士兵,不由您来指挥,请您不要妨碍我们的公务。”

  抓着他手的,是特里克兄弟中的哥哥,此时,他的目光依旧毫无变化,死死地盯着那卫兵,使那卫兵阵阵发毛。

  其他几个城卫军的卫兵,却不敢有任何动作,说起来,这些狮骑军的后台可是比他们的还要硬,毕竟三皇子和他背后的耶普兰可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

  况且,在这些狮骑军面前太过分,他们也不会讨得便宜,毕竟对方都是第四阶以上的圣骑士,他们这边却全部都是普通士兵……

  对峙了一阵,特里克哥哥将目光移向了乌列几人,在看到普莉奥时,他的目光出现了一阵迷离,似乎是有些疑惑:这少女为何如此熟悉?

  但他却始终无法想起,因为普莉奥的身上,被乌列施放了魔法,任何普莉奥熟识的人在看到她后,都不会认出她是谁,即使是她最亲近的人。

  这是乌列提出来后,普莉奥自己同意的,现在的情况,的确是不要被人认出来为好。

  其实当普莉奥看到特里克兄弟时,是差点忍不住要叫出声的。

  尽管普莉奥的等阶非常之低,但是由于其导师在教会骑士团中资历很深且很有威望,所以作为其唯一学生的普莉奥和骑士团中许多中高阶骑士都相识,另外,她还被其老师推荐进入了议会,成为了议会的低阶议员,所以,和这些中高阶骑士她接触得还是很多的。

  而在中阶骑士里,特里克兄弟,算是非常熟悉的了,甚至,他们还曾代替普莉奥的导师教导过普莉奥一段时间。

  所以当她第一眼看到他们时——尽管装束已经改变,但从气质上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她是很兴奋的,但是最后还是忍了下来,自己现在的情况,着实不能和他们相认。

  她不是没有想过在帝都碰到骑士团的成员,甚至她还想着能碰到海博科团长,如果是那样,她还曾幻想过海博科能从乌列这里夺走仙忒。

  但问题是,连卫兵都是第七阶的乌列,海博科真得能对付得了吗……况且,仙忒现在已经失去了圣鸣者的能力,即使她回到教会,又会怎样,只会被当成没用的工具扔掉,对仙忒造成不可扭转的伤害罢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她还是必须要知会教会的,她必须找机会让教会知道三件事:首先,原来的圣鸣者已经失去了与神圣诸神沟通的能力。

  另外有关邪薮鬼堂,一来他们并没有像教会所说已经被诸神消灭,二来其实力一直受到圣陆的人们的质疑,因为天罚事件发生时,守护圣殿的祭司与圣骑士中并没有等阶太高的,所以很多人认为邪薮鬼堂的实力其实并不强,但现在普莉奥可以确定,它们的力量深不可测,绝不可贸然招惹!

  最后,这些魔物正在寻找一种名为“荒陆碎片”的东西,这些东西拼凑成的物品将需要七个内心坚定的处女才可使用。

  她不知道这些信息对教会是否有用,因为其实这它们都是可有可无的——教会本就放弃了原来的圣鸣者,而对于邪薮鬼堂也是没有余力去调查,更不要提这个可能根本无人知晓的“荒陆碎片”了……

  但她必须将这些讯息送出去,不管怎样,知道总比不知道好。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可以给瑟勒送去一些讯息,不多,就告诉他,自己没事,希望他能好好地活下去就好……

  特里克哥哥的目光很快从普莉奥身上挪开了,然后他看向乌列,说起来,比起那个让他莫名感到熟悉的女孩,这个一脸微笑的青年更让他在意。

  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太英俊了,看其穿的这一身皮甲,和这张脸完全不搭。

  当然,并不是说长得英俊就不能穿这身皮甲了,只是直觉上给人有种可疑的感觉。

  “闹够了吗,你们这些渣滓!”特里克哥哥将目光重新移向几个城卫军士兵,厌恶地说道。

  “你说什么?”后面的几个士兵立刻怒道,甚至有人已经拔出了佩剑。

  “咚”的一声,特里克兄弟后面的狮骑军骑士们立刻踏开一步,摆出了战斗的架势,整齐如一,没有一点滞后,气势惊人!

  “立正!”特里克哥哥高声叫道,后面的骑士们立刻恢复了原来笔直的站姿。

  前面被抓着胳膊的士兵却并没有害怕,而是嚣张地说:“不要太过分了,即使你们身为耶普兰大人的直属军队,也不能对我们城卫军指手画脚,否则,三皇子那里一句话,你们就不会好过~”

  “你以为我们在乎自己好不好过?!”后面的特里克弟弟立刻冲了上来,似乎要忍不住给这士兵一拳。

  特里克哥哥用长枪拦下了他,然后对这依旧一脸嚣张的士兵说:“迟早有一天,你们会遭到报应,相信我,即使那报应没来,我也会代替它来!”

  说罢,特里克哥哥一把抓着那士兵向后面使劲推去,几个士兵费了老大劲才没在扶他的过程中摔倒。

  “你们几个,跟着我。”特里克哥哥对着乌列几人说道,然后扭头和弟弟带着队伍向城内走去。

  乌列苦笑了一声,跟了上去。

  几个城卫军士兵恨恨地看向特里克兄弟,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普莉奥和仙忒。

  此时,普莉奥和仙忒正从他们面前走过,一阵令人沉醉的体香令几个士兵顿时丢了魂儿。

  仅仅是看着她们的侧脸,就让他们感到浑身发热。

  其中一个士兵竟突然伸出手,向着仙忒的臀部伸去,使劲捏了一下!

  “啊!”仙忒惊叫一声,猛地向前跑去,躲在了乌列身后。

  从生下来,就没有人碰过她,除了乌列偶尔会像哥哥一样摸摸她的头和手,她从未和任何其他异性触碰过!

  可这一次,刚刚接触外界,居然就被一个如此无耻的男人碰到了这么羞耻的部位,仙忒的眼睛里立刻浸满了泪水,她羞怒地瞪着那卫兵,恨不得立刻就找个绳子勒死自己。

  “找死!!”克拉赫说话了,语气却很平淡,但短剑已出鞘。

  “克拉赫!”乌列叫了一声,将克拉赫喊停,然后将目光移向那一脸得意笑容的城卫军士兵。

  他的表情骤然变得冷漠无比,在这一瞬间,周围的空气都突然变得冰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