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艾尔龙桑·乌列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436 2018.11.08 12:04

  “你将要进入的是主人的私人区域,请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巴罗迪亚没有回头,但普莉奥知道他在对自己说话。

  普莉奥跟着他走了进去,如她所想,这房间看起来也非常温馨舒适。

  这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像是会客厅的房间。

  一切布置都如皇室一般,井井有条,所有的物品,都像是为了完美一词放置的,没有让人觉得多余的,没有摆放位置不和谐的。

  而坐在沙发上带着微笑看着她的男性青年,则更是完美的极致体现。

  短碎的黑发,精致的脸,异常吸引人的微笑,华丽得体的黑色贵族服装,和自然地坐在那里的姿势,无不让普莉奥的心中产生一股悸动。

  这悸动让普莉奥一阵惶恐,更带着一股罪恶感。

  自己怎么可以对魔物的主人有这种感觉!

  定了定神后,普莉奥终于将那悸动压了下去。

  但她忍不住又向这青年望去,他的脸甚至比巴罗迪亚还要好看,巴罗迪亚虽然英俊,但却透出了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而这个青年看起来,则不同,他是一种让人乍一看非常平易近人,却因为过于高贵的气质而让人产生自惭形秽的感觉。

  而改变了这所有一切的,是他的眼睛。

  这双眼睛,是翠绿色的,仿佛一颗在阳光下的绿宝石。

  它们的存在,并没有掩盖这青年的其他气质,可却使这青年整体的样子显得非常妖异,邪魅的妖异。

  巴罗迪亚单膝跪地,对着那男性青年行礼道:“主人,我已按照您的吩咐,带普莉奥女士在家里四处走了走。”

  “辛苦你了小巴。”那男性青年轻轻摆摆手,示意巴罗迪亚起来,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普莉奥。

  普莉奥开始目不斜视,毫不退缩地盯着这青年。

  但渐渐地,她发现自己越是看向这青年那翠绿色的瞳,心中那压下去的悸动便越来越强烈!

  但她没有退让,仍旧这样盯着那青年。

  幸好青年没有继续为难她,而是将目光移向了巴罗迪亚,说道:“伊芙回来了吗?”

  他的声音也和他的人一般完美,令普莉奥心中的悸动更进一步!

  “还没有。”巴罗迪亚在和这青年说话时,声音也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冰冷,他将目光移向轻微颤抖着的普莉奥,看出了她的窘迫,但那冰冷的目光和表情,却未显示出任何感情。

  “嗯,你先去忙吧。”

  “是。”

  巴罗迪亚上身微倾退了两步,转身走了出去。

  随之,是门关闭的声音。

  和这邪异却又完美的青年独处一室,让普莉奥越发难堪,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热,这让她感到备受屈辱,尽管眼睛里已浸满泪水,但是她拼命忍耐着,没有让它们流出。

  那青年将翘起的腿放下,缓缓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那动作优雅完美,让人感觉即使自己每天练习千遍相同的动作,也永远无法企及。

  这样的距离,令普莉奥的颤抖更加强烈了一些,她愤恨地看着这青年,在她看来,这令她感到屈辱的感觉一定是这青年搞的鬼。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艾尔龙桑•乌列,是这里的主人。”青年向普莉奥礼貌地行了一礼,然后看着普莉奥,他的笑看起来是那么可恶,却又偏偏那么吸引人!“身为骑士,在对方已经说出名字以后,难道不应该礼貌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吗?”

  听完这叫做乌列的青年的话,普莉奥咬了咬牙,挺起胸,直视着他,说道:“贝纳•普莉奥,第三阶圣辉骑士,隶属于盖拉缇克教教会骑士团,高阶议会低阶议员!”

  “圣辉骑士……这里的原来的白衣主教身旁有四个骑士,就是你这个阶级吧?”乌列问道。

  “如果你说的是大主教安普赛农•拉多维克的亲卫队的话,他们的实力远高于我,是第五阶圣英骑士。”普莉奥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大主教?不应该是原大主教吗?”

  “大主教必须由神圣诸神指定,不能由凡人私自决定,而神的代言人圣鸣者却被你们囚禁起来了,在高阶议会找到新的圣鸣者之前,大主教一职只能暂时空缺!”普莉奥瞪着乌列,说起这些,让她想起了天罚事件就是眼前的青年捣的鬼,这让她倍感愤怒。

  那青年依旧笑着看着她,问道:“你凭什么认为圣鸣者被我囚禁起来了,我杀了圣殿中教会的所有人,为什么要留下她?”

  “那个叫什么芬歌•列尔的恶魔,说我让他想起了仙忒,你们魔物对于人类向来都是不屑一顾,再怎样独特的人类也不会在你们心中留下多久的记忆!”

  “呵呵,还真是牵强的推断,你不觉得自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太过武断和极端了吗?你又见过多少你所谓的‘魔物’?”

  “至少比你想象的要多!你们都一样!嗜血!残忍!无情!把人类当做欲除之而后快的蝼蚁!”

  “呵呵,普莉奥女士,你的话还真是让我失望,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鄙陋的人。”乌列摘下手上的黑色手套,露出那和他的脸一样苍白的手,轻轻向普莉奥的脸伸去。

  普莉奥本能地想要向后退去,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但乌列只是将手伸向了她那盈满泪水的双眼,帮她拭去了泪水而已,那动作温柔而细腻,仿佛是在对待爱人一样。

  那些泪水停留在他的手指上,仿佛露珠一般。

  他竟伸出了舌头,舔掉了那泪珠!

  然后他便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品尝美酒一般。

  普莉奥看着乌列惊人的举动,脸色变得羞红。

  重新戴上手套后,乌列坐回了沙发上,并示意普莉奥坐到他的对面。

  普莉奥这时才发现自己可以动弹了,她看了乌列两眼,坐了过去。

  “我承认,圣鸣者还活着,而且活得非常好……除了,她自己将自己逼得非常痛苦。”乌列看着自己的手,说道。

  “你……你对她做了什么!”普莉奥急忙问道。

  乌列一脸无辜地看向普莉奥,“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她需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这比她原来被教会当做工具要好得太多了吧。”

  “不许你侮辱教会!教会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世上的一切!”

  乌列没有说话,只是笑得更加浓郁。

  他站了起来,轻轻拉起了普莉奥的手,向外走去。

  普莉奥拼命地想要甩掉他的手,却无济于事,虽然隔着手套,但这个样子太不像话了。

  乌列走出这会客厅,走了好长一段距离,上了好高的台阶,普莉奥不知道自己跟着上了多少层,最后,他们停在了一扇比乌列的会客厅的门还要大一些的门前。

  这门前,站着和走廊一样的两个铠甲。

  那两个铠甲看到乌列停在了门前,也行了和刚才两个铠甲对巴罗迪亚一样的礼,不同的是,它们摘下了头上的头盔,夹在了腰间,而露出的,竟然是没有血肉的、颜色和芬歌•列尔一样洁白如雪的骷髅头!

  “主人!”两个铠甲骷髅异口同声地说。

  普莉奥咽了一口唾沫,扫了一眼走廊内一眼望不到头的铠甲,这些铠甲里面,竟全部都是骷髅吗……

  “这里就是仙忒的居所了。”乌列扭头对普莉奥说道。

  普莉奥感觉有些不妥,却发现乌列还握着自己的手,这样子简直就像是一对情侣一样。

  她继续试图甩脱,但乌列自己却放开了。

  普莉奥的内心竟在他放开了手的瞬间感到一阵失落,让她恨自己的内心不坚。

  面前的门自动打开,但在普莉奥看到什么之前,先是听到了一阵美妙的歌声,这歌声之前自己没注意,加上听得不清楚,所以忽略掉了。

  “圣鸣者大人?”普莉奥虽然没见过圣鸣者,但她可以确定自己听到的声音就是圣鸣者的歌声,她立刻冲了进去。

  这是一个虽然不算太大,但一切布置都会让女性满意的房间。

  旁边被打开的窗户外,射进了一束明亮的月光。

  月光照在地毯上,上面跪着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少女。

  这长袍和祭司的长袍一模一样,但,祭司的长袍,绝没有黑色!

  那女性听到普莉奥的声音,停下了歌唱,扭头看向这个素未谋面的女骑士,事实上,在被这个叫乌列的人“囚禁”以前,她从有记忆开始,就只见过大主教一个人,反倒是在被“囚禁”后,她见到了许多不知道能不能被称为“人”的人。

  “圣鸣者大人??”普莉奥跪在这女性身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脸上是否有伤痕。

  这是一张你绝对无法想象的脸,无论任何人,看到她的第一眼,一定会从心底里冒出一种想法: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看起来纯洁无瑕的脸,这只应该是天上的女神才有的脸!那明亮透彻的眼睛,似乎只有绝对没有任何杂质的清水才可比肩。

  试图找到圣鸣者是否有伤痕的普莉奥一无所获,相反,这少女精致的脸上异常光滑细嫩,仿佛是每天都在精心保养的贵族才有的肌肤一般,她一头金发披着,却掩盖不住她少女的稚嫩。

  她,正是神的代言人、圣鸣者芙蕾妮•仙忒(tè)。

  “你是?”仙忒好奇地看向普莉奥,在这里,能见到的和她一样的人并不多。

  “圣鸣者大人,我是教会骑士团的骑士贝纳•普莉奥,您……还好吗?”普莉奥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是说出了一句下意识的话。

  “你是…教会的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仙忒更加奇怪地问。

  “我…我是被抓来的……”普莉奥羞愧地低下头,她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没有能力救圣鸣者出去。

  “抓你?为什么”仙忒好奇地问。

  普莉奥没有回答,她忽然站了起来,面向站在她后面的乌列,说道:“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没有等乌列回答,她便继续说道:“我和你门口的那两个卫兵来一场决斗,如果我输了,你不是想要我吗?!我就任你处置!但如果我赢了,你需要放了仙忒,并保证不会再对她出手!同时,我会留下代替她!而且依然是,任你处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