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剔骨鬼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07 2018.11.25 10:46

  “小心点,瑟勒!”泰利在后面小声对瑟勒喊道。

  “我们这样子不会给兰特造成麻烦吗?”淑文跟在泰利后面,问道。

  “不管会不会造成麻烦,将自己的事情全权交给别人去做,这不符合我的原则!”瑟勒在前面坚定地说道。

  “可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力量太弱了。”温蒂说道。

  “是啊,不将这个根本的问题解决,我们什么都做不到。”泰利叹了口气。

  他们四人,已经离开了之前驻扎的地方,向着兰特刚才离开的方向走去。

  众人拗不过坚持要去的瑟勒,只好一起跟上。

  “天啊……”走到一片开阔地时,瑟勒站住了,惊叫道。

  后面的几人赶了过来,同样愣在那里,他们看到的,正是峡谷外普斯森特公国血影军和福埃特二人战斗过的地方。

  这里说是惨烈,却又不像。

  只能说诡异更为合适。

  大量没有主人的不知所措的战马,一片片盔甲的残片,一点点残肢断臂,和几滩血迹。

  如果说这里发生了一场大战,可能人人都会怀疑。

  但如果说这里发生了什么神秘的事故,倒是肯定会得到众人的肯定。

  这里,实在与战场联系不上……

  瑟勒先走了过去,他看着地面上星星点点的绿色液体,有些还在腐蚀着一旁的盔甲,冒出了白色的烟。

  瑟勒没有冒险上前触碰这东西,他虽然有点憨,却并不傻。

  泰利跟了过来,问道:“你能看出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瑟勒摇了摇头,这里留下的痕迹太少,根本无法判断。

  “嗖!”的一声,三支箭突然间从远处峡谷中飞出,两人幸好都在一旁,没有站在正中央,否则可能会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被这些箭射个正着!

  但那些站在这箭飞行轨迹上的战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它们被箭周围狂暴的冲击波撕得粉碎,血肉横飞,顿时,周围的战马嘶鸣一声,四散奔逃,而那些箭飞了一阵,也终于落到了地面上,“轰”的一声,在地面上留下了三个直径可达五米的大坑!

  “这……是怎么回事??”泰利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箭?什么样的力量能射出这样的箭??

  淑文和温蒂站得比较远,但依然对那箭矢射到地上时那可怕的冲击力震得心有余悸。

  “这……这速度和射程……已经不是第四阶能驾驭的力量了……”瑟勒呆滞地将头转向峡谷那边。

  “第五阶?龙煞战士?”泰利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恐怕是了。”瑟勒看向山谷中,皱起了眉头。

  几人的心中都掀起了惊涛骇浪,泰利的心中是最不平静的,他岁数最大,见过的东西也最多,但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先是让他见到了一个比较少见的鹰锐战士,然后又是一个和他一样等阶的圣辉骑士普莉奥,再然后又出现了在整个圣陆都较为出名的虎逸战士兰特,现在居然还出现了等阶更高的家伙??

  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应该把所有人都带离这个是非之地,泰利这么想道。

  可瑟勒却突然向着峡谷冲了过去!

  “瑟勒!你干什么!”泰利叫道。

  “兰特肯定有危险!我要去帮他!”瑟勒头也不回地说道。

  “混蛋!你给我回来!凭我们能做到什么?!”泰利跟了上去,想将瑟勒追回来,可是对方毕竟比自己高一个等阶,他完全追不上。

  泰利一边追,一边扭过头,想让淑文和温蒂先撤回去,却发现她们也追了上来,他停下来急道:“你们干什么?!快回去!”

  淑文却表情异常坚定地说:“队长,我们是一个团队,永远不抛下任何一个人,这是你说过的。”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泰利怒吼道。

  “如果你说的这句话,还要分时候的话,还有什么意义!”淑文表情不变地说。

  泰利怔住。

  “瑟勒哥哥,他也是我们团队的一员!”温蒂跟着说道。

  泰利愣了半晌,叹了口气,“保护好温蒂!”

  峡谷间的战场,所有人的焦点,都聚集到了兰特这里。

  从兰特这里,散发出了一股恐怖的威压,笼罩了整个峡谷!

  山谷上方,大片的乌鸦被惊起,四散逃离,仿佛晚一步都将面临灭顶之灾!

  “死夜”拉米尔和“噬死”尚奇惊恐地看着峡谷上方飞过的鸟群,拉米尔喃喃道:“我错了么……我错了么……这小鬼才是最恐怖的存在??”尚奇则不断重复着:“来错地方了!来错地方了!”

  克拉赫看着远处的兰特,骂道:“可恶!”

  此时,兰特身上和四周的绿色液体,如被蒸发了一样,全都消散到空中。

  他的外表,也渐渐变化起来。

  他的头发,从金色的卷发变成了黑色的直发,他健康而细腻的肤色,开始变得苍白而病态,白色的锦衣,渐渐全部变成了黑色……

  最后,一个阳光可爱的男孩,居然变成了一个仿佛病重的充满了怨气的诡异孩童!

  “果然人性肤还是无法完全压制芬特海姆大人的怨气吗……”克拉赫看着变化的兰特喃喃道。

  福埃特和柯曼特此时已彻底吓傻,他们和那些黑袍人离兰特最近,感受到的威压也最强,此时他们的感觉,就仿佛是一个满口利齿的巨兽已经将他们放在嘴中,只不过还未开始咀嚼一样!

  兰特缓缓抬起头,他的黑色直发斜着垂了下来,挡住了半个额头和半只右眼,他的眼睛,仿佛没有睡醒一样半睁着,眼瞳变成了诡异的翠绿色,那绿色会让你联想到雨后小草泛出的清新的绿,但这绿色在兰特的眼中却让看到的人感到无限诡异。

  “打扰到我的人……死……”兰特的声音还像刚才一样,无精打采,让人昏昏欲睡。

  在场的人虽然都绝不敢在这种情况下睡去,但这袭来的困意却不是他们能控制的。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魔法?精神魔法吗??”“寒魔”迪塔猛地摇了摇头,又尝试用精神防御魔法驱散这困意,但却无济于事。

  “芬特海姆大人,请息怒!!”克拉赫一边闪电般向兰特冲去,一边喊道。

  “啰嗦……”兰特望向冲来的克拉赫,低声说。

  克拉赫的速度,福埃特和柯曼特早已见识过。

  那是无法用肉眼捕捉的速度。

  他向兰特冲去的一瞬间,其实人就已经到兰特身边了。

  但他的人,却回到了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

  他是被击飞过去的。

  被兰特。

  没有人看到兰特出手,可在场的这些人只能认为是他出手,因为除他之外没有人能赶上克拉赫的速度。

  克拉赫并没有受伤,他站稳脚步,叹了口气道:“麻烦还是来了……”

  兰特没有去看克拉赫,他缓缓抽出了腰间两把刀柄已经变成黑色的匕首,反手握着。

  而其中一把匕首,在被抽出后,突然变得长了一些,那长度,甚至已接近短剑。

  这两把匕首,没有发出任何寒光,但却足以让周围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他们一生中见过的最可怕的武器。

  “可恶!!”“寒魔”迪塔不甘心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屠杀,不顾一切地向着这边冲来,随着他离兰特越来越近,他的背后渐渐凝聚出了一个巨大的白色虚影,这虚影长着两只弯曲的角,面目如恶魔一般!

  “寒魔悲颂!!”迪塔背后的虚影,随着他的叫声嘶鸣起来,他经过的地面,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寒冰!

  “吼!!”虚影跟着迪塔的动作,抬起右手,那尖利的冰爪,带着浓重的寒气!

  “你给我死……”

  迪塔的话没有说完。

  他的人已倒在地上,惯性使他的身体向前滚了几圈,那虚影,早已带着悲鸣消失不见。

  待他的身体一动不动时,周围的黑袍人终于能仔细看看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迪塔,依旧怒睁着双眼,保持着怒吼时的表情,但却不会再变了。

  因为,他已死了。

  他的眉心,有一小道伤口,仅此而已……

  这,是瑟勒几人闯入山谷后看到的第一个画面……

  “那……那是兰特吗……”泰利怀疑地看着那背影很像兰特,但气质、发色和肤色却与兰特完全不同的男孩,自言自语道。

  “那个老头…是他杀死的吗?”淑文呆滞地问了一个他们所有人都不能也不敢回答的问题。

  迪塔召唤出的寒魔虚影,给他们带来的压迫感,是极为可怕的,就连那僵龙后,在这冰魔面前,恐怕也只有被屠杀的份。

  但这老头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被杀死了,毫无抵抗能力,甚至毫无反应的余地……

  就在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所慑,怔住不动的时候,兰特周围的黑袍人,全都倒了下去。

  没有一丝鲜血流出,没有一声惨叫,他们,死得和迪塔一样无声无息……

  “不够……还不够……你们……死得还不够……”兰特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移到了福埃特和柯曼特处。

  他们两人想跑,想跑到离这里最远的地方,想跑到永远也见不到这小孩的地方,哪怕让他们一辈子做一个穷困的农民,他们也愿意,只要不再碰到这个小孩!

  但他们动不了,他们的腿已经彻底软了,完全不听指挥。

  他们甚至无法感受到自己因恐惧而发出的颤抖。

  他们,似乎感觉到那含着他们的巨兽的嘴正在合拢……

  兰特,只是瞥了他们一眼,但这一眼,却让他们两人感觉是一个世纪……

  兰特的注意力,却回到了周围黑袍人的尸体上。

  “那……那真是兰特?”瑟勒怀疑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

  淑文却在心里可以肯定,那绝对就是兰特,她的直觉向来很准。

  克拉赫此时,已经放弃去阻拦兰特了,因为那毫无意义,他默默看着兰特,只希望兰特这次的暴走能尽快结束。

  兰特慢慢走到了一具黑袍人的尸体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他面朝的方向,正是泰利几人的方向。

  他看到了泰利几人,却没有任何反应,他的眼中似乎只有眼前这具尸体。

  然后,在泰利几人带着恐惧的眼神中,兰特的嘴张开了,如果仅仅是张开嘴,为何会让他们觉得恐惧呢?

  因为兰特这张嘴,绝不是人类该有的嘴!

  本来张开前看起来与人类无异的嘴,在张开时,居然如此巨大!

  两边的嘴角,甚至已经接近了他的耳朵!

  而那嘴里露出的,是两排尖利如鲨鱼的牙齿!

  然后,更加令人恐惧的一幕出现了,兰特,居然弯下腰抓起了一具尸体,开始连衣服带肉地撕咬了起来,那样子,完全就是一头在进食的野兽!!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尸体,已完全变成了一具骸骨,不剩一丝血肉,干干净净!

  福埃特和柯曼特瘫坐在了地上,泰利几人,也好不到哪去。

  因为,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们都同时想起了传说中“天罚”事件里的一个可怕魔物——剔骨鬼,奥斯维登•芬特海姆……

  传说中,这个魔物的外表是一个幼小的孩童,皮肤苍白如死人,总是无精打采毫无精神的样子,最可怕的,是他将所有祭司和圣骑士的尸体,全都吃掉了,而剩下的,只有一具具没有丝毫血肉的白骨,仿佛被锋利的剔骨刀仔仔细细地剔过一样,这就是“剔骨鬼”这个称谓的来由。

  瑟勒的心中,先是翻起了滔天巨浪,然后就涌起了层层怒火!

  他不顾一切地向兰特,或者说是芬特海姆冲去!

  “邪薮鬼堂!!你们这些该死的魔物!!”瑟勒在心中恨恨地喊道。

  但他的武器,还未变形完成时,他的人却已被挡住。

  挡住他的,不是泰利,因为泰利还没反应过来。

  克拉赫,侧身站在瑟勒面前,用一只手抓住了瑟勒的头,力气不大,但却让瑟勒除了挣扎什么也做不到。

  “不想死的话,就离现在的芬特海姆大人远一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