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处决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8118 2019.06.08 00:04

  发生了什么?

  我的眼前,为什么有一个巨坑?

  我刚才,是在做什么?

  海博科大脑一片混乱地望着眼前的一切,让人无法去相信和接受的事实来得太快,即使是他也无法让思绪赶上。

  他的脑门上暴起了青筋,朝前迈了一步,几乎是贴在了那屏障上。

  他金色的眼睛,瞪得宛如一刻硕大的珍珠,周围的红血丝像荆棘丛一般慢慢地蔓延开来。

  接着,他的头因为暴怒而颤抖了起来,“砰”的一声,他咬着牙一拳砸在了那屏障上!

  屏障并没有因为他愤怒的拳头而消失,甚至连一丝魔法波动都没有。

  海博科却没有停下。

  “砰!”“砰!”“砰!”

  圣陆上的人们,就这么看着他站在屏幕边无助而恼怒地击打着那屏障。

  这一声声的闷响,是他们心中唯一的声音。

  因为他们的心中一片空白。

  海博科是要击碎这屏障吗?

  当然不是,他只是在发泄,发泄这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极端的愤怒!

  对于盖拉缇克教乃至圣陆所有人最重要的诸神圣殿一一被毁,这,是邪薮鬼堂做的。

  圣殿中无数的祭司和圣骑士惨死,这,也是邪薮鬼堂做的。

  白衣主教和圣鸣者被掳,这,更是邪薮鬼堂做的。

  人类最大的信仰来源盖拉缇克教本就因为这些事情而变得支离破碎,现在,邪薮鬼堂居然还不放过他们!

  邪薮鬼堂是在消灭人类的希望!

  邪薮鬼堂……该死!!

  海博科不知道自己的击打持续了多长时间,他只知道,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跪在了地上,双拳停留在那透明的屏障上,正一点点无力地滑下。

  乌列完美、温柔,听起来却又透露出一股无情的声音,在此时响起:“没有必要害怕,圣陆的诸位,因为,这,只是对盖拉缇克教的一个教训。接下来,才是给你们的警告。而下面的时间,才是你们真正该感到恐惧的。”

  水晶板上的画面,再次出现了变化。

  这一次,竟是邪薮鬼堂庭院中的场景。

  两排仲夜骑士,朝着两边让开了一点距离,使中间铺着红毯的道路宽敞了许多——当然,却使那些魔物们更拥挤了一些。

  圣陆的人们,通过一只只小蜘蛛的视界第一次看到了邪薮鬼堂,这个每个人都曾无比恐惧过的恐怖地方!

  但,这里的环境却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壮观、肃穆的庭院,使这里看起来和人类的皇宫并没有太大区别。

  只是庭院中雕塑之类的装饰物全部都是魔物的模样。

  人们的目光,第一眼看到的是这些,但下一刻,他们看到的自然就是两旁那些密密麻麻的魔物了。

  可还没等他们来得及惊呼,他们就看到了另一个让他们更加恐惧的场景——庭院外躺着的一具巨大的尸体……

  没有人能看出来这尸体的头原来是什么样子。

  但,也没有人看不出来这尸体是什么东西。

  尽管他们中几乎没有一个人亲眼见过这种魔物,但书本上、传说中、诗歌里那些在空中飞舞的、只会带来毁灭和灾祸的巨大爬虫——龙是什么样子,就连幼童也能清清楚楚地描述出来!

  可诡异的是,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具头颅变成了碎西瓜的龙的尸体?

  很快,他们就无法再思考这个问题了。

  因为一个巨大的魔物突然从天空中吊下,平缓地落到了中间的空地上。

  本来还没有因为那些千奇百怪的魔物而惊呼的人们,终于有机会叫出来了。

  这魔物,和欧力、龙那样的庞然巨物相比,小了太多。

  但,当她站在人类的面前时,足以像一面墙将人类的视线彻底挡住!

  这,是一个下半身是有着暗紫色发亮花纹的蜘蛛、上半身是妖艳人类女性身体的魔物。

  她苍白色的上半身几乎完全赤裸着,从腰部连接着本应长着头部的蜘蛛身体处,一点点像是虫壳一样的物质遮住了胸部。尽管说是人类的身体,但其实,这身体和那巨大的蜘蛛下半身是完全成比例的,也就是说,这就是一个巨人才有的高大却又性感苗条的身体!

  在这身体的两侧,长满了数不清的相对来说很是纤细的手臂,每一只手臂上,都有着样式不一,但都锋利无比的武器!

  她的头上,留着短短的黑色马尾辫,头发一侧有着一张小型紫色蛛网,好像发饰一般;脸上只有一点淡妆,却掩不住她的性感。

  这巨大的魔物一出现,两旁的那些魔物们便再次骚动了起来,因为谁也不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

  可看她的表情,却十分的平静。

  “简,释放囚犯。”平台上的乌列道。

  被叫作简的魔物恭敬地鞠了一躬,接着,绚烂的星空中就又吊下来了什么东西。

  这东西和那些小蜘蛛一样连着暗紫色的蛛丝,看起来,像是一个被蛛丝裹起来的人。

  当这人落在简的面前时,她的蜘蛛身体突然伸出了两条黑色的短腿,这两条短腿对着这人不停地绕着、点着,不过一会儿,那些蛛丝便全都消失了。

  此时,人们终于可以看到里面的人是谁。

  可是,当他们的好奇心被满足时,可能都会后悔。

  因为那个人,居然是刚刚被芬奇宣布失踪的律天使!

  普莉奥站在窗口,眼睛瞪得和海博科刚才一样,身子本能地往前猛地探了一下,仿佛要证实她心中的怀疑。

  她不相信那是律天使。

  首先,她不愿相信圣翼骑士败在了邪薮鬼堂的手里,尽管这在她心中是必然的事情。

  其次,她不愿相信乌列对圣翼骑士出手了,因为她一直以为乌列虽然是个魔物,但却并不是坏到极点的那种,所以,他不应该对圣翼骑士出手——当然,这个想法她并没有好好地去考虑过,毕竟想想天罚事件,这个想法就极容易被推翻了。

  “辛苦了,你退下吧。”

  简再次鞠了一躬,然后便又借着蛛丝回到了星空中未知的地方。

  而躺在地上的律天使,似乎是昏迷了,一直没有动静。

  人们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库伊洛拉大人……”有人不禁轻轻唤道,这完全是本能的举动,因为他肯定知道自己的声音对方听不到。

  而这样做的,并不止他一个人。

  很多人都不约而同地这样轻声唤出了律天使的名字。

  这时,律天使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令人们的心也跟着跳了一下。

  接着,他伸出一只手拄在地面,同时口中发出了一声呻吟。

  “呼……”人们不禁吸了一口气,律天使毕竟还活着。

  律天使因为那暗紫色蛛丝而变得模糊的意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他单膝跪在地上,抬起头。

  他看到的,正好是不知何时已经从平台上下来、从铺着红地毯的道路上朝他走来的乌列。

  这个人是谁,律天使不知道。

  但看周围魔物带着畏惧看他的眼神,律天使至少知道他在邪薮鬼堂中不是什么一般的人物。

  拄着地的手握成了拳头,律天使轻轻一使劲,整个身子就立了起来。

  他的个子确实很高,高过乌列。

  所以,可以说他在俯视着乌列。

  乌列的脚步停了下来,笑容也敛起。

  “我不喜欢家人以外的人俯视着我。”乌列平淡地道。

  “你会习惯的。”律天使的嘴因强忍杀意而略微抽动地道。

  乌列没说话,轻轻地抬起了双手。

  律天使急忙摆出了战斗的架势——尽管话说得漂亮,但巴罗迪亚在一瞬间便制服了他,邪薮鬼堂之人的实力如何,想起来着实令他心里沉重得很。

  乌列将两只黑手套戴得紧了一点,然后冲着律天使轻轻地笑了一下。

  律天使不禁微微皱了一下眉——这笑容表面看起来有着太多的情感:愤怒,轻蔑,恶毒等等,可他的心里却没有感受到对方的这些情感,就好像对方没有笑一样。

  “这是处刑,律天使,赛尔蒙特•库伊洛拉。所以,用出你的全力,来让自己华丽地步入死亡吧。”乌列重新露出微笑道。

  律天使还没说话,他的脸便被不知道是什么发出的力量打中,朝后退了两步。

  他急忙摆出防御的架势,却惊讶地发现乌列站在原地没动。

  刚才那一击,很明显是直接地近战攻击,可对方居然没动,是太快了吗?

  不像!

  没有多想,也没有轻敌,律天使朝着一旁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聚集魔力,直接让三对羽翼徽记全都显现了出来!

  乌列保持着那令律天使浑身发毛的笑容,冲着他伸出手,做了一个挑逗的手势。

  律天使脸色一沉,整个人便带着一道长长的白色痕迹如流星般朝着乌列冲出!

  这一瞬间,所有的魔物、包括那些仲夜骑士,全都被他魔法的威压逼得朝后退去,仿佛离得太近会在瞬间被撕碎一般。

  平台上的伊芙夏尔却在这时抬起玉手,在面前像弹钢琴一样伸出一根手指虚点了一下,那些魔物们便感觉那威压消失了。

  可律天使的攻击却一点没有减弱,他这一拳,使出了在这种状态下的全力!

  “律法•霜……”

  律天使的话,并没有说完。

  因为他的脸上又是挨了一拳!

  在这种全力冲刺的时候,在律之铠已经可以自主发动防御魔法的时候,他居然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而且,乌列还是丝毫没动,他的手,甚至还保持着向他挑衅的模样!

  这一拳,比刚才重了许多,直接将前冲的律天使打得朝侧面倒去!

  但律天使毕竟不是常人,尽管身体失去平衡,但他却强行改变了姿势,立刻重新站稳。

  可站稳只是一瞬间,又是一拳,猛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该死的,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魔法波动,就能打到我?!”律天使再次朝后退了几步,在心中惊道。

  震惊间,他再次朝着乌列望去,可他的后背却在此时又挨了一拳!

  他正要转身,肚子处却又是一下!

  登时,不知从哪里来的拳头将律天使从上到下几乎彻彻底底地打了一遍!

  这些伤害,对于律天使虽说都不是什么大的损伤,但这分明就是在戏弄他!

  窗边的普莉奥却是越来越揪心,因为她见过这一幕,或者说是,经历过相似的一幕——她和仙忒同乌列打雪仗的那次,就和此刻一样,看不到的雪球从四面八方飞来,乌列自己却完全没动,也没有任何魔法的波动!

  这是什么能力?

  难道他能使用没有魔法波动的隐形魔法?!

  如果是那样,那就太可怕了,没有人可能是他的对手!

  普莉奥,深深地感觉到了一股无力感。

  “我说过了,让你使出全力。”乌列突然淡淡地道。

  “砰!”

  律天使的脸上又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但他却强行站住,没有向后退步。

  这一拳过后,那些攻击停了下来。

  将挡在面前防御却没有效果的双拳缓缓地放下,律天使缓缓地抬起头,看向乌列。

  周围的魔物,在此刻感受到了一股令他们内心颤抖得快要崩溃的杀意!

  这种杀意,如果是针对他们的,足够在顷刻间使他们彻底变成单方面待宰的绝望羔羊!

  乌列的笑意浓了一些。

  “律法……圣言吾念……”

  顿时,律天使身后所有的徽记如着了火一般,被凶猛的白色火焰包裹了起来!

  不知何时来到了最近的水晶板前的海博科微眯眼睛,心中暗道:“圣言吾念……律天使独有的强化魔法……即使是圣骑士所能使用的最高阶的强化魔法——圣阶高级魔法神下慈念•黑阳炎洗礼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因为……它是只有拥有了神力的圣翼骑士才能使用的……神阶魔法!”

  刚刚因为伊芙夏尔而轻松下来的魔物们,再一次受到了魔法威压的影响,而且这一次,比刚才要恐怖得多,他们就感觉自己的全身、包括内心都在受到千刀万剐一样痛苦!

  而这,还是因为伊芙夏尔在隔绝着律天使的魔法,否则,他们早就丧命了!

  伊芙夏尔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律天使爆发出的恐怖力量而有丝毫变化,她重新抬起手,又是轻轻一点,那些痛苦的魔物受到的魔法威压便再次彻底地被隔绝了去。

  站在律天使面前的乌列,却是正面在面对着这威压,他的衣服和头发,全都因为魔法波动造成的狂风而剧烈地飞舞着,可看起来,他本人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还是一副优雅从容的表情。

  而律天使那边,并没有在施放了这个魔法以后便停下。

  “古杰•青!季辉•蓝!零昱•翠!”在一次次的觉醒强化下,律天使身后的火焰颜色一次次地变化着,最后,变成了和棋盘上一样的翠绿!

  但现在他身上所显露出的威压,可不是那时候可以企及的!

  这,是神阶魔法,和惟诛恶意那种圣阶低级魔法的效果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如果他是在棋盘上使用了这个魔法,只用一击,就足以将策兵使用的阵容所维持的棋盘击垮!

  可这,并不是律天使的极限。

  因为,圣翼天使,每一个都是至少觉醒过四次的至强之人。

  “凡英•紫!”

  律天使周围光芒一闪,翠绿色的火焰,刹那间变成了耀眼的亮紫色!

  本来每一次觉醒的强化,都使那火焰燃烧得更为剧烈了一些,而经过这一次,他身后的火焰更是狂暴得像要失去控制一般,来回猛烈地晃动着!

  那些魔物,尽管已经感受不到律天使的魔法威压,却并没有因此而冷静下来。

  他们此时,可能已经在心里将乌列祖祖辈辈骂了个遍——为什么要召集他们到这要命的地方来?!如果律天使的魔法出现了一点点偏差,他们估计瞬间就会被全灭!

  况且,律天使可不会在乎他的魔法是攻向何方、会不会伤及没有参加战斗的魔物。

  乌列保持着笑容,说了一句:“坏,退下吧。”

  “啊?这种程度我是可以应付的呀,主人。您是不相信我吗?啊~我伤心了……”一个听起来十分爽朗的男性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带着有些不满的腔调。

  乌列却没有再和这个人多说。

  他迎着那魔法的狂风,朝着律天使信步走去。

  水晶板前的伊珥蕾,在此时不禁揪紧了心,说实话,她对于律天使能否活着离开的关注,完全比不上对乌列安危的担忧。

  所以,当看到律天使表现出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后,她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普莉奥和仙忒此时的心情却要比她复杂得多,她们既不想让乌列受到伤害,也不想让律天使输。

  普莉奥不得不承认,她不希望律天使真得伤到乌列。

  尽管,她痛恨自己这样的想法,毕竟律天使刚才遭到了极大的羞辱,而且现在还面临着性命不保的局面,而她居然连一点伤都不想让乌列遭受,简直是岂有此理!

  可她内心的想法,就是如此矛盾。

  律天使看着缓步走来的乌列,双手在这时突然朝着背后那处于中间位置的一队羽翼徽记伸去。

  那羽翼,在他的手接近的瞬间突然出现了变化!

  只见这徽记好像融化了一般,眨眼间化作了流体状。

  这些亮紫色流体状物质却没有直接垂直流下,而是仿佛有一股力量在牵动着一般,渐渐地凝结成了一个长而直的形状。

  这个过程,很快,当这些流体终于凝结成了实体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两把通体亮紫色的佩剑,而处在诸神徽记上方和下方的两对羽翼徽记,在此时朝着这两把剑汇聚而来,最终,一左一右漂浮在了剑柄与剑身相交处,如巨大的剑格一般!

  律天使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这两把周围包裹着凶猛紫色火焰的长剑,然后,他看了一眼乌列,也不废话,朝着乌列走去。

  两人同时,都在朝着对方缓步接近。

  人们的心情,也随着他们间距离的减小而变得愈发紧张。

  “加……加油!库伊洛拉大人!”水晶板下的人群众,突然有人带着一点犹豫,却又隐藏着一股坚定地喊道。

  “对……对!库伊洛拉大人加油!”有人跟着喊道。

  “没错,加油!干掉那个魔物!”

  “干掉它们所有人!为了圣陆!”

  渐渐地,跟随着助威的人多了起来。

  他们的声音,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激动。

  仿佛,律天使真地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一般。

  尚有间歇的助威,逐渐变成了一声紧接着一声。

  到最后,助威声变成了齐齐的呐喊!

  “保护圣陆!干掉魔物!保护圣陆!干掉魔物!保护圣陆!干掉魔物!”

  随着一声声几乎撕破了嗓子的呼声,人们的信心也回来了。

  律天使表现出的力量,和众人互相感染着的激情,让他们从绝望中走了出来,使他们相信,律天使一定可以赢的,所有的魔物,一定都会被消灭掉的!

  这时,乌列,和律天使,渐渐地加快了脚步。

  “我不会输的!我相信的是正义!正义,绝不会落在输的那一方!!魔物,没有一丝正义可言,你们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资格在正义面前获得哪怕一丝胜利!!”

  律天使心中一狠,猛地朝前方飞去!

  看到律天使的身影消失,人们知道他出手了,于是,他们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只是,他们安静下来的时间还没有乌列攻击的时间短!

  律天使的身体,被乌列那快到律天使完全看不清的轻轻一拳打得如同离弓的箭矢一般直直地飞了出去,律之铠那主动防御的羽翼光幕宛如薄薄的玻璃一般,瞬间便被乌列的拳头穿过!!

  乌列却在击飞律天使的瞬间伸手一施法,两面黑色的传送门便分别出现在了律天使和乌列的身后。

  接着,乌列便闪身间冲了出去,瞬间再次将半空中的律天使击飞,把对方直接打进了那黑色的传送门之中!

  律天使刚刚飞进他身后的传送门,便又从乌列身后的那面传送门中飞了出来,同时,从门里追出来的乌列又是一击,再次将律天使击飞,使他再次飞进了刚才的传送门!

  眨眼间,两人的身影在这两扇传送门间不知穿梭了多少次!

  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律天使就这么无限循环地被乌列打着!

  律之铠的主动防御能力,在乌列面前宛若不存在一般。

  律天使使用的神阶强化魔法,在乌列面前好似无用功似的。

  两把律法圣翼徽记所化长剑,在乌列面前就像玩具一样。

  圣陆的人们,刚刚燃起来的信心,再一次消失了,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每看到律天使挨一拳,他们的身体都会不禁跟着颤抖一下,一些内心较为脆弱的人则干脆闭上了眼睛,甚至连耳朵都捂了起来。

  圣翼骑士,是这么不堪一击吗?

  魔物,有这么强大吗?

  这是他们潜意识中不断闪过的两个问题。

  而律天使一次次被击飞,也在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只不过,他们不愿相信这个答案。

  律天使心中的震惊,却是比他们要大得多。

  之前和泯恋蛛的战斗,因为完全没有使出全力,所以被敌方顷刻间制服,这或许还能用轻敌来解释,但现在呢?

  他连摆脱对方攻击的余力都没有!

  乌列的速度太快,让他根本无法去做出哪怕一丁点的抵抗!

  可恶!为什么?!!

  为什么站在正义反面的他们会拥有这种力量?!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正义,被诸神遗弃了吗?!

  我不相信!!

  两人,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

  终于,乌列似乎是觉得差不多了,他停下身子,将一支手臂横在半空。

  飞过来的律天使,后脑勺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他横着的手臂上,整个人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竟一时没有爬起来!

  寂静。

  圣陆,也许从来都没有如此寂静过。

  除去那些不知道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的人们,这一刻,恐怕没有人发出一丁点声音。

  “呼……”乌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他的脸上,没有笑容。

  目光垂下的瞬间,他看了一眼上方的伊芙夏尔。

  伊芙夏尔正十分心疼地望着他。

  乌列对她轻轻一笑,然后,他对着空中倒吊着的小蜘蛛缓缓地说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处决敢于袭击我邪薮鬼堂之人,我衷心地希望。但,请你们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死亡,离你们一直很近。”

  “死亡吗……呵呵……”律天使冷笑的声音,在这时从乌列的身后响了起来。

  乌列低下头,缓缓地转过身望向他。

  律天使,已经站了起来。

  尽管,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尽管,他身上的律之铠已经彻底损坏,尽管,他壮硕的身体上已经满是伤痕。

  但,他还是站了起来。

  律天使对着乌列轻蔑地笑了一下,洒脱却又坚定地道:“只要有我们在,就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看着骨头和内脏不知道已经被他打成了什么扭曲程度的律天使,乌列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然后说道:“赛尔蒙特•库伊洛拉,你令我惊讶。你的毅力,超过了你信奉的那些所谓的‘诸神’,可是,这毅力却是建立在你对他们的信奉之上的,还真是讽刺。”

  律天使又笑了,这一次,是因为愤怒。

  “你……没有资格谈论正义!”

  忽然,律天使那本来已经黯淡下来的诸神徽记再次亮了起来,阵阵狂风再次卷起!

  “展开吧,律法圣翼!”

  “呜!!!!”一阵急促的刺耳鸣叫声伴随着律天使身后突然开始急速旋转的诸神徽记响起,使周围所有的魔物全都捂住了耳朵!

  接着,诸神徽记的两旁再次出现了一些羽翼徽记,只不过,这些徽记很多,而且是不规则排列的。

  随着诸神徽记旋转得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尖锐,这些羽翼徽记也越来越多。

  最后,这些徽记竟仿佛是一片片羽毛一样组成了一对巨大的紫色羽翼状光翼,在律天使的身后闪烁着令魔物们背过身子都刺得眼睛生疼的光芒!

  而此时,律天使遮住了眼睛的羽翼状装饰也亮起了紫色光芒,然后,竟像活物一般朝着他头盔的两侧退去,最终贴着头盔做展翅状翘在了后面。

  律天使的双眼,终于露了出来。

  但,这双眼睛却是白茫茫的一片,好像盲人的双眼一样,只不过,这双眼睛的周围同样燃烧着紫色的火焰,使这双眼睛和那背后的光翼一样刺眼!

  “终于……使出全力了。”乌列笑了笑。

  “律法•审判天翼。”律天使淡淡地念出了这个魔法的名字,接着,他便朝着乌列飞了过去!

  即使隔着水晶板,人们也不得不背过身子不去看律天使的这个魔法。

  但海博科却似乎没有事情,还是紧紧地盯着律天使。

  他看着那对巨大的光翼,在心中有些沉重地道:“库伊洛拉居然使用了律之铠同归于尽的魔法,这据说与神圣诸神之一——审判者波赛斯•吉奥瓦尼自爆所产生的能量相同的魔法,即使是邪薮鬼堂,也必然在顷刻间化作一片尘埃……”

  乌列看着冲过来的律天使,他的眼前,其实只有一片刺眼的紫色光芒。

  接着,他便从律天使的视野中消失了。

  “无用功!”律天使在心中狠狠地道。

  可下一刻,乌列的手竟按在了律天使的脸上。

  然后,律天使居然就这样仰面被乌列重重地按在了地上!

  大量漆黑的气息环绕在乌列手周围,而律天使的光翼,在刹那间便消失了!

  “啊啊啊啊啊啊!!!”律天使因为乌列那越来越大力的挤压而痛苦地叫了起来。

  由于刺眼而无法去看发生了什么的人们,终于在此刻回过身来。

  可他们看到的,却是律天使被乌列一只手狠狠按在地上惨叫的场景!

  律天使的七窍,已经由于乌列的挤压而流出了鲜血,他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小,可乌列手上的力量却还是没有停止增加!

  “回归死亡吧。”乌列淡淡地道。

  “不!!!!!!!!”

  远处,传来了普莉奥格外引人注目的叫声。

  但乌列,并没有停下。

  律天使的头颅,刹那间粉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