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可怖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64 2019.03.26 09:51

  “走吧扎格,同我去见主人。”欧力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扎格多讲,一个叛臣,不管他有怎样凄惨的故事和天经地义的理由,都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

  否则,谁也可以选择去背叛了。

  扎格迷茫地看向他,道:“主人?谁的主人?我现在没有主人。但我依然还是一条狗,呃哈哈哈……”

  欧力听够了扎格疯狂的语言,大踏步走了过去,同时嘴中说道:“够了,把嘴闭上!”

  扎格却猛地一挥手,向后退了一步,面带决绝地说:“不!我不会同你去见那个失落的皇子!他无权审判我!他和我都只是那个失落的皇朝留下的残影罢了!”

  “你给我住口!!”欧力怒吼一声,一股隐形的力量便猛地朝着扎格压去,将他按在了墙上!

  “主人!”枯血卫士急道,想要冲过来保护扎格。

  “滚开!”欧力的威势散开,将枯血卫士推得飞了出去。

  扎格虽然被压得无法动弹,却还在笑着:“呵呵呵,现在怎么样,就这样把我押回去?然后留下这城堡,任其内的魔物们自生自灭?哦不,你们一定会安排一个新的管理者,对吧?这很符合那个伪善的皇子的作风……”

  站在他面前的欧力,虽然看不出喜怒哀乐,但空气中隐隐藏着的那股令人感到心悸的情绪,显然是愤怒……

  此时的尽头之森外,忽然刮起了一阵雪白的风。

  一个身影,从这风中走出。

  是律天使。

  他悬浮在半空,打量着面前这片广袤的森林。

  “魔物的气息,很浓。”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抬起了攥成拳头的右手,手心向上,手肘向后微退,形成了一个准备出拳的动作。

  然后,一股雪白色的球形小风暴便在他的拳头上出现,看起来似乎还比较温和。

  但是,随着他身后的巨大雪白徽记旋转的速度快起来,这风暴也渐渐变得狂暴起来!

  本来只是在缓慢转动的雪白徽记,此时转得像狂风中的风车玩具一样,已无法看到那雪花状的模样,只能看到一个白色圆环残影。

  而随着它的速度越来越快,不光是那风暴发生了变化,徽记本身也变得更加耀眼了起来!

  那雪白色的荧光,越来越强烈,普通人仅仅是看上一眼,就会被晃得立刻闭上眼扭过头去!

  雪花,开始从四周飘落下来,范围非常广,覆盖了整片区域。

  “啪啦”一声,仿佛玻璃碎裂的清脆声音响起,就在这徽记旋转的速度达到了顶峰的时候,它的两旁,突然出现了一些颜色一模一样的小型羽翼徽记,同时,中间的雪花状徽记也停下了旋转!

  这些小型羽翼徽记每一个都只比人头大一些,从上到下分布在雪花状徽记的两侧,每侧三个,正好三对,最上面的一对,稍微向上倾斜一些,最下面的一对则向下。

  当这些羽翼徽记出现、雪花状徽记停下的瞬间,律天使拳头周围的风暴消失了,不,是钻进了他的拳头里!

  “律法•雪潮!”

  律天使的拳头,虚打了出去。

  平淡无奇的一拳,没有多余的动作。

  在这拳头击出的瞬间,他身后的那些徽记同时亮起了夺目的光芒。

  有那么一瞬间,这里安静了一下,是彻底的安静,听不到任何声音。

  欧力正准备召唤传送门,将扎格带回邪薮鬼堂,但在他施法的一刹那,突然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外面下雪了。

  这怎么可能,这是在扎格的蓝夜之城内,外面的气候怎么可能会影响到这里?

  何况现在还是夏季,就算是气候寒冷的北域,也不可能下雪!

  “妈的!”

  猛然感受到一股令他感到头皮发麻的魔法波动后,欧力抓起扎格便朝着上空飞去,撞破了城堡的顶层后,又继续向上撞开了蓝夜之城黑色的魔法天空,出现在了尽头之森的上空。

  此时,欧力一回头,看到了一股白色的像是雪组成的浪潮飞快地从远处席卷而来,快到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呼”的一声,雪的浪潮已铺天盖地地覆盖了整片森林!

  一切,只是瞬间的事情。

  律天使将拳头松开,看向面前的森林。

  或者该说是,原本还是森林的地方。

  雪,已经不见。

  但森林,也没有了。

  剩下的,只有一片仿佛被巨大的铲子铲过的大地!

  地面,被生生翻起了十来米,宛如巨坑!

  巨坑中,什么都没有,碎木、泥土、蓝夜之城的废墟等等,全都没有,就好像这里原本就没有那些一样!

  偌大的尽头之森,已经彻底消失!

  剩下的,只有这个令人不敢相信是什么造成的巨坑。

  欧力,已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他四只脚踩在半空中,一只手拿着巨斧,一只手抓着扎格,正愤怒地打量着自己身上的伤。

  他左前肢和左后肢之间的身子,竟消失了一大半!!

  白色的风在他的面前一闪,律天使从中出现。

  欧力手中的扎格,并没有受到伤害,当他看到律天使后,先是一怔,然后马上疯癫地笑了出来:“哈哈哈,律天使库伊洛拉!欧力,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人类中的最强者,完全可以碾压你’,想不到,这么快我就可以看到这令人兴奋的场景了,精彩!精彩!!”

  欧力没有理睬扎格,他在思考着对策。

  律天使的这个魔法,看似只是用风暴一类的魔法席卷了这里,但实际上,在那些雪花接触到他身体的一瞬间,他能感觉到那他妈的绝对不是普通的雪花!

  那上面,带着一种纯粹的净化力量,这种净化,是不管是非黑白、邪恶善良,可以将世间万物都净化得什么都不剩的力量!

  这便是律天使的实力吗?

  很强!我绝对无法与之周旋哪怕一回合!

  必须撤退,但怎么撤退?

  对方就站在自己面前,绝对不会就这样允许他大摇大摆地召唤传送门逃走,也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只能求援了!

  想到这里,欧力说话了:“你的魔法,是带着净化的力量吗?”

  “律法,任何触犯了诸神法则之人,在律法的力量面前都毫无抵抗能力。”律天使淡淡地说。

  “放屁!”欧力在心中骂道,说的就好像他那能力真地可以决定任何人的生死一样。

  “由魔法来断定谁有罪吗?那你呢?你自己的主观意识难道是在被律法驱使着吗?”

  “魔物,人类有没有罪自然由我自己来审判,但是对于你们,我一向都是交给律法直接审判的。”

  “呵呵,还真是主观得很呢,你对人类的态度也好,对自己魔法的态度也好,就不曾怀疑过是错的?”

  律天使却没有再和他进行争论,而是有些不耐地说道:“魔物,我之所以浪费时间和你进行对话,是想让你主动交代这次静默之约毁灭事情的经过,如果你不愿说,我只好就地将你处死。”

  “那么,如果我说了,你就会饶了我?”欧力冷笑道。

  “魔物,你们的出生本身就是错误,而更正这种错误,便是我生存的意义,我给你说话的机会,是一种仁慈,让你在这个世界上能多存在那么一点时间。”律天使冷冷地道。

  “哈哈哈哈……”欧力大声笑了出来,他笑律天使的自大,同时,他也笑整件事看起来有多么讽刺。

  律天使来这里,是为了静默之约;律天使到现在还没有杀他,也是为了调查静默之约的事件;可律天使不知道的是,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毁灭静默之约的人,相反,他是静默之约的拥有者。

  这整件事,还真是令人可笑。

  对于欧力的笑,律天使显然是不理解的,但同时,他也是极为不悦的。

  不管怎么说,这笑都肯定是带着一种藐视他的心态。

  “看来,你选择了早一点从这个世界消失。”

  ——

  阳光刺眼,使正个帝都沐浴在其中,宛如一片建筑构成的沙漠,炙烤着每一个生活在其中的生物。

  当然,说“每一个”肯定有些不恰当,富人、贵族们就不会去忍受这种令人感到窒息的温度,他们的衣着、房子都有着魔法的调温效果,使他们生活的环境时刻处于最舒适的状态。

  议会圣堂,是盖拉提克教中地位高于神圣礼堂的场所,一般只在各国的国都或大城市内才会设立。

  在这里,即使是最底层的侍卫,都是万里挑一的对盖拉提克教以及高阶议会无比忠诚的祭司。

  而在其内稍有一点职务的,都必须是高阶议会的见习议员或低阶议员。

  帝都的议会圣堂,本是盖拉提克教在整个圣陆最为重要的场所之一,所有重大的会议都会在这里进行,但自从和帝国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后,这里几乎沦落成了红衣主教的私人住所,即使有会议,也会选择在其他议会圣堂举行,毕竟他们有自己的传送门,可以随意使用。

  如果不是教规不允许红衣主教随意更改住所,也许他们也早就离开这里了。

  此时,两名曾参加过三皇子瑞瑟文登基典礼的红衣主教正脸色极为不好地坐在一个会议厅内。

  桌前,只有他们两人,使宽敞奢华的会议室显得极为空旷冷清。

  “该死的末日五指,竟然如此决绝,完全不给我们任何商量的余地!”其中一个头发花白、有些谢顶的老者表情有些扭曲地道。

  “一向如此,你还没习惯吗?”另一个虽然和他一样富态,但是脸上却长了很大一块老年斑的短发老者平静地道。

  谢顶老者抬起头瞪了他一眼,语气丝毫没有和缓地说:”我就是和他们打交道一辈子,也不会习惯他们这种鬼脾气的!“

  短发老者缓缓眨了一下眼睛,没有看他。

  “你难道就不生气吗?末日五指连这样的事情都会公布于众,他们就不想想这样做的后果?!”谢顶老者可能觉得短发老者过于平静了,不满地说。

  短发老者终于正视着他,说:“在末日五指的眼中,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除非在面对不得不做出必要的牺牲的事情时,被牺牲的人,在他们看来会低贱得不值一提,因为一条命或几条命自然无法和数以亿计的生命计算;这个道理,现在就适用于我们。“

  “他们都有病!!病得不清!!连异教徒都不如!!”谢顶老者对着短发老者大叫道,仿佛他的声音越大,他说的话就越为真实。

  短发老者再次将目光垂了下去,看着桌面道:“律天使干的这件事,即使瑰孔雀将指不公布,也终究会传出去的,即使平民不知道,但贵族之间却必定会明白这其间的事情。而他们,才是我们最想隐瞒的人。”

  谢顶老者脸色不变,却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一任的律天使为何会如此自我,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做法可能会带来的负面影响,简直是前所未有!”

  “你说的‘前所未有’是单指历任律天使吧,灭天使可从来都是偏执怪异的。”

  谢顶老者听罢一挥手,没好气地说:“别和我提什么灭天使,最让我生气的就是她!其他圣翼骑士虽然不会和我们进行联络,但好歹还会听一下我们传达的事情。灭天使呢?就跟没这么个人似的,完全断绝了和我们的联络,唯一能得知她还活着的途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来,然后给我们留下一个烂摊子!!”

  “所以,相较于她来说,律天使已经算是比较令人省心的了。”

  “你还替他说话!七个圣翼骑士,有一个灭天使就已经让咱们操碎了心,要是再多几个,高阶议会还怎么运转,干脆就全职给他们处理烂摊子算了!”

  短发老者却在这时一抬眼皮,虽然没有完全将视线抬起来,但他这一个小小的变化却十分明显,明显到谢顶老者的话语明显一滞。

  会议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沉默中隐藏着的,不是尴尬,而是压力。

  因为,谢顶老者最后的一句话让他们同时想起了一个令两人都心中一凛的问题——高阶议会该何去何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