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禽兽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40 2019.01.06 09:30

  皇城外区的西面区域,有着全城守备最严的监牢,这里,关着的通常都是极为重要的囚犯。

  而在昨夜被捕的冒险者们,全都被关在了这里。

  守在这里的,不是皇城守备军,而是一支名为“狮下地狱犬”的规模不大的精英部队。

  听这个名字,便可以大致猜出,这是一支专门负责监牢守卫工作的军队。

  此时,两名穿着深灰色铠甲的狮下地狱犬士兵正在昏暗的地牢中巡视着。

  这两名士兵都没有戴头盔,而在他们的左右脸颊和额头处,各纹着一个黑色的凶恶狗头,使他们看起来十分凶恶。

  突然,一个监牢中的犯人抓住了监牢的栅栏,却什么也没说,只是他那瞪着眼睛望向两人的表情,分明就是有话要说。

  “当”的一声,士兵用剑柄打了一下栅栏,使那人缩回了手,只是他的表情却没变。

  “该死的,你们有话就说!别老是这么一个跟见了鬼一样的表情!”那士兵大声叫道,似乎不只是针对这个犯人在说话。

  那人依旧是那么一副表情,两名士兵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几个牢房,这些牢房里面都单独关着一个犯人,他们的表情和这人如出一辙。

  这些人,正是昨夜被抓住的那些冒险者。

  “妈的,你们要是没话,就老实点,再有这样的情况,我就让你们好看!”一个士兵恶狠狠地说。

  “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有话,却又不说。”另一个年轻一些的士兵说。

  “呵,管他们呢,在这监牢里,什么奇怪的犯人都有,你要是好奇一点,会有苦头吃的!”

  “对了,不是说一共抓住了二十多个冒险者,可这里为何只有不足二十个犯人?”

  “哎,别提了,有三个冒险者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居然进入了内区,被禁卫军发现后,在逃跑的过程中干了一件蠢到家的事。”

  “什么事?”年轻士兵好奇道。

  “他们居然想要将路过的伊珥蕾殿下当做人质~”

  “伊珥蕾殿下?那位‘紫心公主’?”

  “不错,然后嘛,这三个人就被禁卫军抓了起来。”

  “那怎么没押到这儿来呢?”

  “啧,你这小子,伊珥蕾殿下是谁,别说想把她当做人质的这几个蠢货了,连稍微让她不顺心的人都可能人头落地,这几个人能活了?”

  年轻士兵皱着眉头,又问:“那……禁卫军没拦阻?这些闯入者不一定能说出什么重要的情报呢?”

  “所以说你这小子单纯,他们能不拦阻吗?可伊珥蕾殿下才不管那么多,硬是当着那些禁卫军的面,直接把三个人斩首了……”

  两个士兵聊到一半,突然被一阵杂乱的声音打断。

  楼梯上,下来了一队和他俩一样打扮的士兵,每两人架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共有四个男人被架了下来扔进牢房中,其中一个人长得尖嘴猴腮,头发前段染白了一部分。

  “呼~”几人将牢房门关上,松了口气。

  “长官,怎么样,这四个人和那些侵入者有关系吗?”两个士兵走过去问。

  “目前看来是没关系,他们还供出了四个参与此次入侵却并没有被抓到的冒险者的长相,说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皇城之外,就是因为和那些人有过节,才跟踪上去,想看看他们要做什么的。”一个军官回答道。

  “呵呵,听起来很像谎话啊~”

  “哈哈,肯定是谎话啊,不过画师根据他们描述所画的画像,我还是得赶紧呈上去,真假不是咱们来分辨的。”

  “这个画像在什么地方,让本皇子看看。”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殿下!”

  这些士兵们急忙对着楼梯方向出现的人行礼。

  站在那里的,正是三皇子。

  此时他已经彻底没有了被耶普兰教训后露出的那窝囊劲儿,恢复了趾高气扬的状态。

  “拿来。”三皇子对着那军官伸出了手。

  “遵命。”军官急忙恭敬地走过来,将身上的卷轴交给了三皇子。

  打开画卷后,三皇子马上一怔。

  上面画着四个人。

  而这四个人,却是乌列、克拉赫、普莉奥和仙忒!

  可三皇子又不认识他们,为何会有此表情呢?

  自然是因为苏利提供的那个少女的画像,居然和这里面的一人一模一样!

  这说明什么,这四个人很有可能是这次行动的头领!

  “做得不错,这件事由本皇子负责,你们的工作完成了。”三皇子收起卷轴,对着军官说。

  那军官迟疑了一下,说:“可……殿下,我应该向上级进行汇报……”

  三皇子听完一瞪眼睛,大声说:“听不懂本皇子的话吗?!我说你们的工作完成了!这件事如果你们向其他人泄露一个字,我就让你们也尝尝这监牢的滋味儿!”

  “……遵命。”军官只得闭上了嘴。

  别说他这个小军官,就算狮下地狱犬的统帅在这里,也不敢拒绝三皇子,所以还是识相点,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吧。

  三皇子白了那些士兵们一眼,捂着鼻子上了楼梯。

  “该死的,这破地方真是又臭又脏!不过,没让本皇子白跑一趟,呵呵,狮骑军想像平时一样抢走治安军的功劳,这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只要让治安军先抓住这几个人,哼哼~也让大家看看,本皇子不是什么傀儡,底下的军队也不是废物!”这么想着,三皇子走出了出去。

  “长官,怎么办?”见三皇子走了,一个士兵问。

  “能怎么办,闭上嘴吧。”军官一边走一边说道。

  当走到那些冒险者的牢房边时,他不禁看了一眼那些似是有话却又不说的囚犯,喃喃道:“也许那四个在城墙外被抓住的家伙真得和这些家伙没什么关系,否则为何只有他们的口供和被抓后的表现与这些人完全不一样呢……”

  那些囚牢中的冒险者,依旧是一副瞪着眼睛想说什么的表情。

  他们不是不能说话,但是自从他们被那“次元石”中的魔物侵入后,就一句关于这次入侵皇城的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携带的地图上所有关于这次行动的东西,也随着‘次元石’的碎裂全都消失了,水皙木、行进路线、岗哨位置等等……

  在这之后,他们一张口,就会无法自控地承认自己的‘罪行’,说他们属于一个全部由冒险者组成的反对执政王的组织,之前在皇城出现的魔物是他们放的,而昨晚是来探清皇城的路线的,主谋昨晚还留在帝都等等……

  总之,没有一句是实话。

  而当他们中有人试图用笔写下事实的时候,却会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向外拉扯他们的舌头,使他们疼得根本无法继续写下去……

  在这种完全没有办法说明冤屈的情况下,他们绝望了。

  此时,他们当然明白了自己是被那灰袍男子欺骗了。

  他们虽然心有不甘,想着宁可死,也要拉着那些灰袍男子垫背,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了。

  他们中已经有人出现了明显的不适,魔物的寄生,当然是要吸取宿主的能量了……

  ——

  “所有人,立刻到街道上来接受检查!”一个治安军士兵对着一排排民居喊道。

  不明所以的平民们带着惶恐的眼神从自己的房子里走出,他们虽然奇怪这些治安军要干什么,但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治安军根本就没有告知民众他们是受谁的命令在执行什么任务,直接这样把他们喊了出来,就冲进去一阵哄抢……

  最让民众们可恨的,是他们搜刮时还在大声嚷着什么东西值不值钱,毫不避讳外面的人听不听得到。

  “这里只有七户人,哪户没出来?!”一个士兵过来点了一下人数,蛮横地叫道。

  “啊对不起对不起!”一个对老夫妇从最边上的房子里慢吞吞地走了出来,他们都驼着背,拄着拐杖,走路颤颤巍巍的,尽管如此,还在互相搀扶着。

  “让你们出来聋了吗?这么半天?!”那士兵骂了一句。

  老夫妇根本不敢搭腔,缓慢却又着急地走进了人群中。

  “喂!搜到哪儿了,该这栋了吧?”几个士兵互相一问,冲进了老夫妇的家中。

  老两口走到了人群中,累得不停喘着气。

  可两人还在用担忧的眼神望着他们的房子。

  是怕那些士兵们抢走什么东西吗?

  不是,他们穷得几乎一无所有,能找到一样让这些治安军们看得上眼的东西,那才叫奇怪。

  可他们的眼神,分明就是担心着什么。

  这些平民的旁边,站着几个留守在外面的治安军士兵,以及一名军官。

  这军官是个中年的汉子,脸上全是胡茬,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看向人群时宛如饿狼一般的眼神,和左肩那空空的袖子……

  这汉子分明是城卫军的那个被普莉奥打败的军官!

  他为何会和治安军在一起?

  其实,全城大部分的城卫军军官和士兵全都跑到了城里,因为想从这次的行动中分一份羹,虽然治安军不乐意,但毕竟他们之间这样的“合作”十分常见,属于礼尚往来,所以也不能拦着。

  就这样,这两支军队像两伙山寨离得不远的土匪一样,纠结在了一起,出来打家劫舍……

  “啊!!”老夫妇的家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尖叫声,这军官立刻转过头,死死地盯着那房子,宛如是狼看到了肉!

  而那对老夫妇惊呼一声,不禁捂住了嘴,看样子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放开我,求求你们,我不是坏人!”一个穿得和这对老妇人一样破烂的少女被这些士兵们强行拽了出来,她不停地哀求着,却无济于事。

  “长官!!找到一个不明身份的人!!”一个士兵说。

  那军官拿出了一本登记着这个区域居民的册子,翻了翻,找到了这对老夫妇。

  他将这册子提在手中,拿到了老夫妇的近前,脸上尽是暴虐。

  老夫妇颤抖着,他们不用看,也知道那上面不会登记着这个少女,老头子急忙求情道:“军爷,求求您,她不是坏人,她是多年以前我们就收留下来的一个孤儿,因为我们实在没钱再多交一个人的赋税,这才一直没有上报,求您行行好,我们会把所有欠下的税钱补上的!求求您!”

  听着老头子的话,老太太流着眼泪,却被那军官的眼神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军官看着那老头,一句话也没说,将手册慢慢收了起来。

  然后,他一边走向那少女,一边对士兵命令道:“私藏不明人员,处斩。”

  “啊??”老头惊叫一声,被军官的话吓得拐棍都倒在了一旁!

  而那老太太则愣了愣,就晕了过去……

  “不!!求求你们,是我的错,你们杀我就好,和他们没有关系!!”少女声嘶力竭地叫道。

  但那些士兵们就像聋了一样,一把将老两口拽到了一旁,手起刀落!

  “咚”!“咚”!两颗人头落到了地上,人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那少女彻底傻了,她看着那两具无头的尸体,眼神呆滞……

  有些胆小的女性“啊”地尖叫起来,这才将愣着的那些平民们从恍惚间拉了回来。

  他们惊慌地看着那两具无头尸体,不知道这些治安军要干什么,他们根本就没有被告知治安军是来做什么的!

  可他们依旧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站在原地,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军官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朝着那呆住的少女走去。

  “继续搜!”对那些士兵们命令完,他拉着这少女的胳膊走到了平民们面前。

  那些士兵们看着那少女的背影,露出了一种带着邪淫的同情表情。

  “禽兽……”平民们望着这些刚刚杀过人,却能继续玩闹的士兵,在心中恨恨地说。

  但接下来,令这些平民更加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现了——这军官竟一把撕开了那少女的衣服,然后脱下裤子,当着这些平民的面做起了惨无人道的事情来!

  顿时,少女在众目睽睽下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