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谨慎的寄影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802 2019.01.28 08:46

  塞提走到一个灰色石块砸穿的洞口处,双手叉腰,摇了摇头。

  苏利来到他身旁,问:“怎么了?”

  “呵呵,我是笑自己有时候老是怀疑别人的实力,以前我总觉得让沃老了,该把协会会长的职位让出来了~”

  “让给你?”苏利戏谑地问。

  “哈,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塞提没生气,笑道,“可你看看,他的魔法威力,土魔势魔法算是所有魔法中平均破坏力最低的了,却被他发挥到了这种水平。”

  “不要天真了。”凯亚希姆打断道。

  “哈?”塞提不爽地挑起眉头,扭头看向他。

  “即使是让沃,想真正掌握这样的力量也还是不够的,‘霸土’相关的魔法,在实力没有达到的时候就使用,会大幅消耗生命力的!这个‘霸土尽染’,却是地地道道地以生命为代价,来暂时获得‘霸土’力量的魔法。”凯亚希姆有些低落地说。

  塞提却没有再生气,他又低下头,看了看那洞,叹了口气,说:“看来,只有圣翼骑士那样的人才能随意使用‘霸土’的力量了。”

  “这力量也就一般吧,它连一个波格恩将军的魔法都没挡住。”苏利突然道。

  “那是因为他和波格恩实力相差太多。”塞提看向风轻云淡的波格恩,心中对他的畏惧又多了一分,“那个老家伙,可是盲眼榜上排名第14的人啊……”

  “盲眼榜吗……只有三十个名额的实力排行榜,几乎囊括了所有圣陆的第七阶……”苏利喃喃道。

  “怎么,你个第六阶,也想上榜?”塞提笑道。

  “呵呵,吾既没有那个野心,也没有那个兴趣,况且,吾也很有自知之明,第六阶,已经是吾之极限了。”苏利洒脱地说。

  “哼,还真是符合你风格的话语呢。”

  此时,耶普兰面无表情地走到了让沃身旁,对克拉拉说:“把靛衣主教找来,一定要把他给我救活,救不活,也要让他死之前给我醒过来!”

  “……是。”

  “耶普兰你这畜生!即使老师已经快死了,你都不能放过他吗?!”布莱丝突然嘶声叫道。

  “把他们关到狮下地狱犬,等候处置。”耶普兰看都没看布莱丝,对着进来的狮骑军们命令道。

  “你不要得意,即使我们死了,还会有人来推翻你的!你这暴君!魔鬼!你听到了吗?!你不会永远这样统治下去的!总有一天冷漠的人们会醒过来!会将你绑在桩子上用火烧死的!你听到了吗你这混蛋……”布莱丝,和一众石榴赛尔的成员被特殊的绳索捆上、带走了,布莱丝诅咒耶普兰的声音,也随着她远去……

  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克拉赫。

  此时,他正融入在大厅一个角落的阴影中,看着耶普兰。

  “是在这家伙身上吗?该死,为何偏偏在我到这里的时候,碎片又失去了波动!”克拉赫此时已经脱下了人性肤,因为他在今天早晨突然发现,天空中那神思蚀魔阵不过是个空壳,摆了个样子而已,他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但是这正好给了他使用寄影的机会,毕竟,穿着人性肤,有很多影魔的能力是无法使用的,其中就包括寄影。

  克拉赫想要证明自己的想法,但同时他还在考虑这样做明不明智。

  乌列曾说他一旦面对人类,就会陷入一种极度自负的状态,现在,他感觉自己就处于这种状态。

  因为刚才的那场战斗,在他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不管是让沃还是波格恩,实力都和他差了太远。

  现在在这大厅中的,可以说随便哪一个在圣陆上都算是绝对强者,但在克拉赫眼里,他们却一文不值。

  那他为何还要犹豫呢?即使他现在真的有些自负,但敌人如果确实是弱到他可以彻底无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人令他感到有些不安,那就是始终没什么动作的海博科。

  这个人,竟然让克拉赫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即使那个在他穿着人性肤的情况下被他认为可以打个平手的法欧,也没有这种感觉。

  这个海博科,让克拉赫迟疑了。

  他并不害怕和那个海博科战斗,但问题是,这样的战斗有没有必要。

  他现在确定不了碎片的波动是不是从耶普兰身上发出来的,这样贸然出手确认,万一不是,那就会严重增加这些人类刚刚放下的警惕心,可能给之后寻找这块碎片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他决定暂时放弃,先潜伏在这个耶普兰附近,等待碎片散发的波动重新开启,一旦确认就在耶普兰身上,他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此时,耶普兰正带着海博科向大厅外走去。

  克拉赫,迅速对耶普兰发动了寄影!

  地面上,一团快到让人感觉是花了眼的影子迅速融入了耶普兰身后的影子中。

  在这瞬间,海博科猛地转过身,手放到了腰间的佩剑上!

  他的双眼警惕地看着地面,眉头皱得比平时更厉害。

  海博科的举动,让大厅里所有的人都紧张了起来。

  那个雷打不动的海博科,居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霎时间,这些人全部进入了战斗状态。

  苏利和塞提是最紧张的两个人,毕竟这里属他们两个实力最弱,让这几个第七阶同时如此戒备的,不管是什么,都绝不是他们两个可以应对的。

  但大厅却安静得很,没有一丝声响。

  就好像,是他们同时出现了幻觉一样。

  耶普兰转过身,看着紧张的几人,笑了一下道:“你们做什么?”

  海博科顺着地面,向后看去,直到看到了耶普兰的影子。

  他注视着这影子,仿佛要将它看穿一样。

  耶普兰没再说话,他知道海博科的性格,不会无的放矢,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但海博科却很快将抓在剑柄上的手放了下来。

  “抱歉,应该是我的错觉。”海博科淡淡地说。

  “原来这家伙不是哑巴啊~”塞提在心中笑道,不过,他这个男人也不得不承认,海博科的声音十分性感,就连他也很想让海博科多说几句,不要老是那么沉默着。

  “……”耶普兰笑着看了海博科几眼,似乎带着一点调侃的意味,然后重新迈开了步伐。

  克拉拉有些疑惑地看着跟上去的海博科,对身边的凯亚希姆道:“你见过团长那样吗?”

  “从来没有,即使面对第七阶的魔物,他也不曾像刚才那样认真过。”凯亚希姆犹豫地说。

  “所以,刚才确实是有什么东西吧?”克拉拉此时紧张得还未将抓着背后双手剑的手放下。

  “但愿不是,因为团长如果确信有什么东西,绝不会就这么放弃,而是会追查到底,况且,咱们都察觉不到的必定不是咱们可以对付的,团长不会就这么任之存在,所以他应该是确信自己刚才的是错觉了。”

  “呼……好吧。”听到这里,克拉拉松了口气,将抓着武器的手放了下来。

  波格恩,没有说话,他手中的双刃枪突然化作了白色的光芒,一收缩间消失了。

  然后他也向外走去。

  “波格恩老将军,请等一等。”克拉拉却叫住了他。

  波格恩转过身,淡淡地问:“有事吗?”

  克拉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就是……想知道您刚才是怎么脱离让沃戒指的能力的。”她的手中,此时正拿着从让沃手上摘下的两枚赛尔之戒。

  波格恩看看那两枚戒指,说:“让沃平时的小动作非常多,但这并不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从他当上皇家魔法顾问、我认识他的时候开始,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这样,但后来,也就是在收了海利赛尔姐弟作为养子后,他的身上有了这个习惯。”

  “……嗯,但是那又如何,很可能他是因为两个养子而改变了性格或习惯呢?”克拉拉有些奇怪地问,虽然她知道波格恩这段回答貌似和她的问题没关系,但是她知道波格恩一定不是在和她扯别的。

  “我一样要问你,那又如何?”

  波格恩的话,却让克拉拉一怔。

  “即使那真的是他改变了习惯,又如何,那和我无关,我只要知道,这不是他原来的习惯就好。”波格恩继续道。

  克拉拉想了想,皱起了眉头,说:“所以,您是将身边所有人的反常动作全都记在了心里,不管那是否要紧?”

  “不,我只要知道一个人原来或平常是什么样子就好,然后,他一反常态的所有动作,我都会留意。”

  克拉拉没有说话,等着波格恩继续说下去。

  “让沃在大典开始前,走到我的身边,做了一个两手叉腰的动作,对于以前一直很沉稳的让沃来说,这种动作根本不会出现,我不管他是否后来有了这种习惯,现在他做了这种以前不会做的动作,我就会注意。所以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立马警惕了起来。”

  “所以……您在那时就已经暗中施放了魔法?”克拉拉问。

  波格恩点了点头,道:“还有事情吗?”

  克拉拉对波格恩轻鞠一躬,说:“没有了,感谢您耐心地说明。”

  看着波格恩离去的背影,克拉拉和凯亚希姆两人不禁互相望了一眼。

  他们能懂得对方眼神的意思——他真是个可怕的老人。

  ——

  在克拉拉和凯亚希姆的邀请下,帝都的靛衣主教很快赶到了皇城,对让沃进行了治疗。

  治疗的结果,竟然出奇得好。

  原因,主教说可能是因为波格恩那可怕的水魔势魔法,彻底停止了“霸土”对让沃生命力的吞噬和侵染,所以使让沃留下了一条命。

  但,也仅仅是留下了一条命,今后,他只能躺在床上生活了。

  耶普兰,并没有给他特殊待遇,而是将他也关进了狮下地狱犬,不过,是一个和那些互相只隔着栅栏的牢房不同的单独监牢。

  下午,耶普兰刚刚安顿好了被吓坏的宾客和皇族们后,没有休息,直接来到了狮下地狱犬的监牢。

  他先是来到了关押石榴赛尔成员的地牢。

  “耶普兰大人!”几名巡视的狮下地狱犬士兵看到他后立刻恭敬地道。

  耶普兰面无表情,用手算是向他们示意了一下,便沿着地牢的路向里面走去。

  沿途,他看了看那些监牢中的犯人。

  这些,并不是石榴赛尔的成员,而是那些在搜捕行动中被逮捕的中阶冒险者。

  他们,都是承认自己是反对耶普兰的组织成员的冒险者,其他审讯后认为和入侵事件无关的冒险者,则全部被关在皇城外的监牢。

  耶普兰走了几步,突然问:“这里关押的冒险者,为什么就剩下这么几个了?”

  后面的军官急忙道:“大人,他们被关进来后,身体就逐渐开始衰弱,原因不明,祭司们说这种情况就好像他们被魔物寄生了一样,大部分等阶较低的冒险者都死了,剩下的这些,都是抵抗能力比较强的,但……也快要不行了。”

  耶普兰看着一个坐在角落里,眼神呆滞、瘦骨嶙峋的男子,这男子破破烂烂的衣服上面,还戴着一个泛着红光的恶魔头形状的徽章。

  他,是一个第六阶魔怖战士。

  “……”耶普兰没再说什么,继续向地牢深处走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那些关押石榴赛尔成员的牢房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