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他不像魔王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69 2018.12.05 09:51

  乌列让小女孩坐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正跟在刚刚帮她雇好的马车走着。

  通过他那奇异的微笑,让这看起来不会轻易开口的小女孩说了很多,包括她的遭遇。

  令小女孩感到奇怪的是,在说起这些令人难过的事情时,本应十分痛苦的她,却没有任何感觉了。

  也许,是因为这个温柔的大哥哥?

  她看向乌列,由于是坐在他的肩膀上,她只能看到乌列的头发。

  但即使是这样,她也感到一阵安心。

  为何这个大哥哥会有如此神奇的魔力呢。

  此时,乌列仿佛发现了小女孩在看自己,他抬起头,对她做了一个鬼脸,令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已经忘了,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开心地笑了。

  普莉奥走在乌列身边,打量着乌列的一举一动,此时,她猛然发觉,乌列竟从没有给自己“他是一个魔王”的感觉。

  他就像是一个永远都会温柔地看着你,却会突然间和你开一个猝不及防的玩笑的哥哥,看起来,和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

  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时,那个邪魅的乌列,那个用魔法魅惑自己的乌列,和眼前这个人,似乎根本就搭不上边。

  普莉奥真的想到两年前的天罚事件中看看,那个屠杀了诸神圣殿的人,是不是乌列。

  她真的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对人类能露出真诚的笑容的人,会做出那样的事……

  “喂!小铁桶!”乌列的声音将普莉奥从思考中拉了回来。

  她迷茫地看向乌列,但很快反应过来,“小铁桶”是在叫她,这一路上,乌列不知怎么突然开始叫她这个外号,好像是因为自己的铠甲。

  “你……”普莉奥要发作,却无奈乌列的肩上坐着小女孩,使她不能出手,此外,她还要在小女孩面前保持淑女的形象。

  “我的铠甲又不臃肿!这可是我的老师专门为我定做的!”普莉奥不服气地说道,腿脚上不能教训乌列,她也想在言语上赢回来。

  确实,普莉奥身上银色的铠甲一点都不臃肿,相反,十分合身。

  “你觉得呢,敏思?”乌列看向小女孩,问道。

  敏思,是小女孩的名字。

  “嗯……我觉得很漂亮,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铠甲。”敏思一本正经地评价道。

  普莉奥一脸“听到没有”的表情,得意地看着乌列。

  “我没有说不漂亮啊,而且我也没说普通,臃肿的铠甲怎么会显得普通呢,而且臃肿的铠甲里面也有漂亮的啊~”

  “你有完没完你这死魔头!”普莉奥一脚向乌列的小腿踢去,却依然被乌列在迈步间轻易地闪过。

  “大姐姐,你的铠甲一定很昂贵吧?”小女孩盯着普莉奥的铠甲,问道。

  “是啊,这可是将级宝物呢,和瑟勒的武器一样~”说道瑟勒,普莉奥的声音降了下去,显然,想到这个男子,她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失落,此时的瑟勒,应该还在为寻找自己奔波吧?

  敏思看到普莉奥的反应,却没有问什么,她年龄虽然不大,却好像很成熟,能看出此时的普莉奥十分难过。

  “瑟勒没事的,你不用担心,而且,他也不会再向上次一样莽撞了。”乌列有些认真地说。

  “诶?”普莉奥抬起头,看向乌列。

  “我告诉他,你现在很好,只是自己不愿离开而已,我也向他保证了你的安全,另外,我和他还有一个约定,你放心,他不会去轻易拼命的,因为,这个约定涉及到你。”乌列认真地看向普莉奥。

  普莉奥红着脸,问:“是什么样的约定?”

  “那怎么可以告诉你呢小铁桶?”乌列“嘿嘿”笑道。

  普莉奥没有生气被叫做“小铁桶”,而是认真地看着乌列的眼睛,说:“我相信你。”

  乌列怔了一下,然后恢复了笑容,说:“相信我也不改称呼,小铁桶!”

  “谁是小铁桶?!”普莉奥一脚朝着乌列屁股踢去,虽然很不雅观,但在她看来这是扛着小女孩的乌列避无可避的弱点。

  “哎呦!”乌列轻轻叫了一声,普莉奥没想到这一脚还真踢中了。

  普莉奥立刻慌了,毕竟自己这一脚力度不轻,脚上穿的还是铁靴,她急忙问道:“没事吧?受伤了没有?”

  “大姐姐不许欺负乌列哥哥!”敏思一本正经地对普莉奥叫道。

  “对对,大姐姐就知道欺负你乌列哥哥,乌列哥哥需要你的保护!”乌列苦笑道,但普莉奥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丝熟悉的狡黠,立刻便知道这家伙在演戏!

  “可是,敏思太弱了,保护不了乌列哥哥……”敏思突然哽咽道,令一旁的普莉奥感到手足无措起来。

  乌列没有说话,他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变回了翠绿色。

  一段乌列想要看到的东西很快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乌列停下了脚步,将敏思抱到地上,蹲下来说:“敏思,看着我。”

  敏思努力睁开眼睛,看向乌列。

  这悲伤的感觉,就在看到乌列那微笑的一刹那,全部被冲刷干净,一丝不剩。

  “敏思,你想要变强吗?”乌列问道。

  “敏思想!!!”敏思坚决地回答。

  乌列认真地说:“乌列哥哥可以帮你变强,但,乌列哥哥是自私的,他帮你变强,并不是为了你,而是因为他需要内心坚定的女孩子为他做一些事情,你可以理解为,乌列哥哥是在利用你,即使这样……”

  “不,乌列哥哥不是在利用我!!绝不是!!!”敏思突然叫道,比刚才声音还大,还要坚决!

  乌列楞了一下,然后笑道:“那,你愿意让乌列哥哥帮你变强吗?”

  敏思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吧。”乌列将敏思重新抱回肩头,向前走去。

  “你打算怎么做?”普莉奥急忙跟上,问。

  “我先将敏思父亲的病治好,然后把敏思和她的家人送到安达莉塔在帝国领内的据点,然后,让安达莉塔派一个适合敏思的老师~”乌列回答。

  “安达莉塔……是那个被称作‘殓罪灵’的迪尔萨格•安达莉塔吗?”普莉奥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感到脊背一凉,人们在听到‘剔骨鬼’芬特海姆或‘啮肢蝠’蒂伯格斯这些名字的时候,表现出的是单纯对恐怖魔物的恐惧,但‘殓罪灵’却不同,她在传说中是极为神秘的,据说死在她手下的人会感受到极致的痛苦,极致到钻透灵魂最深处的痛苦……

  乌列笑笑,说:“你们人类还真是会起名字,从‘邪薮鬼堂’到‘啜血魔’、‘殓罪灵’之类的,不错,我说的就是迪尔萨格•安达莉塔,不过,她并不像你想象中那样的可怕。”

  普莉奥转向敏思,问:“你不害怕吗敏思?”

  “不怕!”敏思坚定地说。

  “你……听说过‘殓罪灵’吗……”普莉奥有些迟疑地问。

  “没有~”敏思理所当然地回答,“既然是乌列哥哥送我去的,我就不怕!”

  “啧……”普莉奥有些嫉妒地看向乌列,问敏思:“你才刚刚认识这个魔头,是什么让你如此信任他呢?”

  “嗯……我也不知道……”敏思想了想,干脆放弃了,同时也没纠结普莉奥为何管乌列叫作“魔头”,以为那只是一个外号而已。

  “你……要七个内心坚定的处女,究竟要做什么?”普莉奥无奈地看了看敏思,向乌列问出了这个她现在最为纠结的问题。

  “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我可以向你保证的是,我绝不会伤害她们。”乌列淡淡地说。

  “那你又怎么会保证我们这些被你看中的少女内心足够坚定到能激活你那些‘荒陆碎片’拼接成的东西。”普莉奥试着通过一些侧面的问题来让乌列透露多一点有关这个‘荒陆碎片’的信息。

  “无法保证,但是我相信我的眼力,就比如你,普莉奥,你觉得是列尔或者蒂伯格斯看中了你把你带回邪薮鬼堂的吗,不,你们在聆愿者圣殿遭到疆龙后攻击的时候,我正通过魔法观察着列尔的试验,所以,你其实是我亲自选中的。”

  “所以,‘荒陆碎片’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见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普莉奥又直接问道。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告诉你‘荒陆碎片’的特性,这种物质从来不会暴露在外面,它们永远隐藏在其他什么物品之内,而这些物品本身必定是极为隐秘或宝贵的,比如,一把十分珍贵的宝剑,亦或者,藏在哪个遗迹中的宝石,而由于碎片本身具有的强大力量,所以它外面的物质必然是足以承载其力量的,也所以,碎片不会藏在哪块毫无价值的土块内。“

  “那你们如何寻找这些碎片,总不能见到一个宝物就毁掉再一个看看里面有没有碎片吧?”

  “呵呵,当然不能,通过魔法,可以在碎片周围一定范围内感知到其存在,这个范围,不是你想象中的以碎片为中心周围的范围,而是一种没有固定形状的范围,甚至可以发生扭曲,所以就算感知到了碎片的存在,也要耗很大的精力才能确定其位置。”

  普莉奥皱着眉头,问:“那么,你来帝都,是确定这里有一块碎片?”

  乌列点点头,和敏思玩闹起来,似乎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透露过多。

  普莉奥的眉头没有舒展,说实话,她对邪薮鬼堂的实力已经有了大致的评估,如果乌列没有说谎,所有的仲夜骑士都是第七阶的实力的话,那么光这一股战力就够盖拉缇克教受的,再加上绝不会比这些仲夜骑士弱的七个被乌列他们称为冥尘的魔物,如果真打起来,就算有圣翼骑士在,普莉奥也真不敢说盖拉缇克教能挡住邪薮鬼堂的攻势。

  另外,像芬歌•列尔、夏洛普•克拉赫这些她见过的冥尘侍,肯定也比那些仲夜骑士要强得多,而这种叫做冥尘侍的魔物有多少个,她也不知道。

  所以,邪薮鬼堂如果真得想对盖拉缇克教甚至是圣陆不利,普莉奥有理由相信,即使是有末日五指的帮助,人类也胜算不大!

  那么,拥有了这样的实力,邪薮鬼堂还在寻找着什么呢?

  ——

  城门内,已经坐在了马车上的乌列几人远远看到了刚才那几个令人厌恶的城卫军士兵。

  马车上的敏思远远就看到了刚才那几个殴打自己的家伙,却没有什么表情。

  车夫看向城门的几个卫兵,对乌列说道:“小伙子,马车出城门是要钱的。”

  “什么?这算什么?过路费吗?”普莉奥怒道。

  “哎,他们本来就是一群强盗啊……”车夫摇了摇头叹道。

  “都是你,你明明有魔法可以直接传送敏思,为何还要雇一辆马车去送?”普莉奥对乌列埋怨道。

  “可是当决定好由我来为敏思父亲治病的时候咱们就已经雇好了马车,怎么可以让人家赶车的大叔白跑一趟呢?而且我也走累了,不想再到城外走那么远的路。另外,敏思还小,无法承受亡语魔法的波动。”乌列无所谓地说,同时,他将目光转向车夫,车夫的脑海中立刻响起一个声音说道:“不该听的东西不要听,不该记住的东西不要记。”

  车夫打了个冷颤,忌惮的看了乌列一眼,急忙向乌列点头,然后按照乌列的指示驾驭马匹向城门走去。

  马车逐渐接近了城门,那些士兵很快就注意到了他们,心中直说“又有钱送上门了。”

  此时,普莉奥注意到在一旁的一个原本空着的小木凳上,坐着一个中年的汉子,他穿着一身军官的铠甲,脸上满是胡茬,正用一双仿佛饿狼一样的眼睛盯着过往的人。

  “停下!”一个士兵走上前来喊道。

  车夫赶车的速度本就很慢,此时急忙停下了车。

  那士兵走上前来,看看马车,又看看上面坐的人,很快就一愣,发现了坐在上面的三个眼熟的面孔。

  乌列和普莉奥的长相太过惊世骇俗,很容易就认了出来,另外一个小女孩虽然蓬头垢面,却在刚才给他们留下了一点印象,所以也不会就这么快忘记。

  “呵,是你们啊。”这士兵冷笑了一下,然后叫了一声:“伙计们,雏儿们又回来了!”

  几个士兵很快便围了上来,在认出乌列几人后也是一怔,随即露出了同样得意而嚣张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