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奇特的重逢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09 2018.12.13 11:05

  帝都,圣陆冒险者协会总部。

  由于圣陆正处于战乱时期,导致各种任务接踵而至,冒险者协会正处于风生水起的阶段,所以不久前这里刚刚经过重建,一栋虽然看起来不大,但却很气派的建筑取代了原来显得老旧的房子。

  协会外,还有两位穿着整齐、十分精神的侍者在负责指引冒险者。

  虽然这是因为最近到这里来的冒险者过多才临时设置的,但在过去,即使冒险者再多,协会也没有那么多的人员来负责做这种事情,现在有了充足的资金,自然有必要在整个圣陆冒险者协会的总部做好面子以及管理工作。

  协会的一楼大厅,虽然没有到人头攒动的程度,但依然很拥挤。

  这还是已经过了那段高峰期,当协会刚刚宣布有一个奖励十分丰厚的神秘任务要发布时,帝都一下子涌进了大批冒险者,然后全部集中在这里,导致协会自以为充足的工作人员数量显得杯水车薪。

  后来,当冒险者们发现这个任务是士级,且一般的低阶冒险者不要说领取,连任务内容都无法一窥后,他们的数量总算开始急剧下降,但即使是这样,这里的人数也要远远高于平时,而那些没有能领取到任务的冒险者中,有很多人也没有就这么离开帝都,而是不甘心地想等不知道是否还存在的机遇。

  大厅布告栏前,本应全部是人,因为毕竟是任务领取处,但现在,这些冒险者的目标显然不是那些普通的任务,他们全部挤在问讯处,询问神秘任务的事情。

  大厅一侧的休息区内,反而人不多。

  此时,靠窗户的地方,有五个冒险者。

  一个光头锃亮、留着八字胡的男子,正在对手中的双刃斧进行保养工作,他人看起来虽粗,但做起工作来却毫不含糊,仔细得很。

  窗户旁,一个穿着魔法袍的小女孩正双手拄着下巴无聊地看着外面,她留着蘑菇头,噘着嘴一脸无聊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可爱。

  两个男子坐在一起,正聊得起劲,一个一头棕色短发,长得十分英俊,是卡兰德人。

  另一个一头金色短发,长得虽然不如前者,但是浓眉大眼,一脸正气,一看就是那种十分正派的人。

  桌子上,则趴着一个白袍女祭司,她留着长发,长得并不十分漂亮,因为那双有些小的眼睛,但是却十分耐看。而此时,她熟睡的模样,居然也显得十分迷人,让人有一种上前为其披上一件衣服的冲动。

  这几人是谁呢,光头的,是泰利,小女孩和女祭司,自然是温蒂和淑文,而英俊的卡兰德人,当然是瑟勒了。

  那么,和瑟勒聊得正起劲的是谁呢?当然不是在这里认识的冒险者。

  而是那个好不容易从兽人手中逃脱,却又被摄冥会抓住的康森特!

  他们居然全都还活着,而且居然从大陆最西面的普斯森特公国赶到了最东面的埃德博萨帝国,是为了那个士级任务吗?

  瑟勒和康森特聊着一些圣陆的大事,两人在很多事情上,都是那种宁折不弯的性格,同时价值观又非常接近,所以非常聊得来,把泰利这个先认识瑟勒的人晾在了一边,让泰利不禁有些汗颜。

  瑟勒不时将目光移向协会门口,不知在看什么。

  他们到帝都,并没有几天,所以都还是比较疲惫的,忍不住的淑文只好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没办法,他们明明不能接那个士级任务,可瑟勒却偏偏要在大厅呆着,可偏偏又不说为什么,他们就只好陪着。

  “啊~~”温蒂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回过头问:“瑟勒哥哥,我们到底在等什么啊,还有,你们两个要聊那些无聊的事情到什么时候,都聊了好几天了……”

  “呃,所以我让你们先回旅馆去休息,我一个人等就好了嘛~”瑟勒挠了挠头,说道。

  “说什么呢,既然你说了是有关我们这个团队的,那就是大家的事情,怎么可以抛下你一个人在这里?!”泰利突然严厉地说。

  瑟勒无言,又挠了挠头。

  “话说,你这么神秘干嘛,难道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吗?”康森特打趣道。

  温蒂又打了一个哈欠,说:“好想在帝都转转啊,我从来没有来过的说~”

  “你当初非要来帝都,我们也没反对,到现在也没说是为什么,你们卡兰德人不是有话都直说吗,怎么这么扭捏?”康森特看着无聊的温蒂,对瑟勒不满道。

  “哎呀,主要,这个说出来实在有点让你们……怎么说呢,别扭……”瑟勒费劲地说道,让众人感觉他好像心里明明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就是无法表达出来一样,“总之,我们在等人,就是了……”

  “废话,等的肯定是人,不然是等什么……”泰利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笑骂道,然后,他把手放在自己面前,正反面转了一下,说:“说起来,还真是让人感叹,我们居然在浣冥者的面前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

  康森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起来,在这件事情上,他是感触最多的,自己的身世变化得太快,从国王信任的将领,到败军之将,再到逃犯,再到阶下囚,最后成了一个死人,然而这还不是结束,他居然又回到了这个世界,在泰利了解其情况后的一番劝说下选择成为一个冒险者,他真得觉得他在短时间内把一辈子能经历的全都经历了……

  “瑟勒,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还是忍不住好奇要问。”康森特打断了瑟勒的窘迫,问。

  “啊!!妈的,哪儿来这么多人!烦死老子了,找个地方坐坐,透透气儿!!”没等瑟勒回答,一个声音在他们不远处响起。

  四个男子正一边骂着,一边走到了休息区。

  然后,打头的一个头发前端染成了白色的尖嘴猴腮的男子看向他们。

  “喂,我们哥儿几个要在这儿坐着透透气,你们到旁边那桌去!”这人走到桌前,不客气地说道。

  “是我们先坐在这里的,所以还是你们到那桌去吧。”泰利毫不相让地用眼睛盯着这人,然后,他也一眼瞥到了这人斗篷之下的虎头徽章。

  “不愧是帝都啊……”泰利在心中叹道,第四阶都满大街走,也就只有像帝都这种中阶以上的任务比较多的地方了。

  不过,他并没有太后悔自己的硬气,毕竟对于这种人,你的让步通常只会让他得寸进尺。

  “嘿?!奇了,接连碰到这种不识好歹的货色,哈?”打头的人回头对同伴笑道,引起一阵哄笑。

  “搞清楚,你们几个,冒险者之间,永远是实力说话的!”

  说完,他们四人将斗篷一掀,露出了他们的徽章。

  皆为第四阶!

  泰利虽然面色不变,但却是真的被震撼到了,一个第四阶就算了,上来就四个,这跨度也太大了,让他一时半会儿都无法接受。

  康森特和瑟勒却是真得毫无反应。

  前者常年在国王身边,不要说第四阶,连第六阶也经常接触,自然没什么感觉,即使对方比自己高出一阶。

  那后者呢?

  自然是因为他那不屈的性格了。

  他们的队伍,除了瑟勒和康森特两个人是第三阶外,其余的都是第二阶,和面前的几人差距着实太远。

  泰利已经在考虑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了,如果实在不行,也只能让步了,虽然是在冒险者协会里,起了冲突也会有人来管,但是出去呢?冒险者之间因为一点小仇动辄杀人的事情太多了,他是这个团队的队长,就要对自己的队员负责,所以,他只能选择将这份屈辱,承担下来。

  是他的骨头软了吗?不,这才是真得骨头硬,连屈辱都能承受下来却不会因此而自暴自弃的人,才是真的硬骨头!

  就在康森特和瑟勒忍不住要站起来和对方比划一下的时候,泰利拦下了他们,自己站了起来,准备答应他们挪位置,这时,他皱了皱眉,这四人身后的几个身影中的一个,让他恍惚了一下。

  那身影,自己应该觉得很陌生,但是,却让他印象很深,是谁呢?

  “所以说,我们刚来,为什么就要到休息区?”那陌生身影的声音传来,令泰利更加确信此人他肯定见过,而且是个非常重要的人……

  那是一个少女,可能也就是刚刚成年的样子。

  一头金黄色的披发,却不失干练,再加上那身耀眼的银色铠甲,看起来极为英武。

  而与那英武相得益彰的,是一张精致的绝美脸庞,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此时,这少女的目光正看向泰利他们这边,也停住了,似乎认出了什么人。

  她在看谁?泰利不禁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发现了已经从椅子上缓缓站起、表情呆滞了的瑟勒。

  “瑟……勒?”那少女轻声说道,尽管这里很嘈杂,但瑟勒一定是听得到的。

  他怎么会听不到?

  “普……莉奥……”瑟勒用同样颤抖的声音回应道。

  忽然间,那少女将挡在她面前的那几个碍事的家伙推开,跑到了瑟勒面前。

  “瑟勒!!”

  “普莉奥!!”

  两人在还差半步的距离时,却都停住了。

  气氛顿时变得有点尴尬,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样的重逢。

  普莉奥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瑟勒,她此时才明白为何乌列今天要解去她身上的魔法,并且说“只有今天这个魔法是不能使用的”,原来竟是这样!

  瑟勒呢?当然是知道的,他在等的就是普莉奥。

  而对于眼前的重逢,他不知道想过多少次,同时也不停地在想如何告诉普莉奥自己的想法,他不想再错过!

  “妈的,搞什么!”那被普莉奥推开的四个人,顿时骂了起来。

  但是,在他们身后一个金发青年的挥手间,他们就感觉自己的喉咙里似是卡住了一团冰冷之极的东西,彻底说不出话了!

  那青年理都没理使劲抓着自己脖子的惊惧的四人,直接走到了普莉奥身后。

  “愣着干什么!”这青年轻轻一推普莉奥的后背,普莉奥猝不及防间,顿时倒在了瑟勒的怀里。

  幸好普莉奥的反应快,及时别过了头,不然两人的脸都要面对面贴在一起了!

  瑟勒顿时愣住了,自己的怀里,是普莉奥?

  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普莉奥?

  这真的不是梦?

  普莉奥脸一红,就要从瑟勒的身边离开。

  但是她向后一退,发现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自己后退的脚步。

  是瑟勒的双臂。

  他终于还是抱住了普莉奥,紧紧地!

  说实话,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抱着一个女孩,曾经,自己还在为自己该怎么拥抱自己心爱的女孩反复思考过:抱得太紧,是否会让女孩子难受?

  但他现在突然知道,如果你真得爱她,根本无从考虑这一点,你只会想着用尽自己的力气去抱住她,不会想到别的!

  “呦呼!!!!”旁边,有多事的冒险者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叫了一声开始起哄~

  然后,就是更多的人,乃至整个冒险者协会一层的人们都开始注视着这边。

  起哄的当然不少,但这之中夹杂的感情更多是祝福与开心。

  人一辈子,有太多遗憾,其中最大的几样中,无疑会有爱情这一样。

  而冒险者们,对于这一点,恐怕体会得最是深刻了,常年在外漂泊的生活,使他们对没能及时抓住的爱情极为后悔和珍惜。

  此时,在冒险者协会紧紧相拥的两个人,牵动了他们的心弦。

  推了普莉奥一把的,自然是乌列,此时,他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泰利他们这桌前,同样也看着相拥的二人,露出了微笑。

  克拉赫和仙忒呢?

  当然也来了,克拉赫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仙忒则红着脸,同时眼中带着羡慕和高兴:每天总要为此失落的普莉奥,总算没有白白难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