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乱入者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03 2019.02.03 08:54

  但海博科也就看了这么一眼,因为他知道克拉赫绝对不会就这么一次攻击就结束了的!

  “人类,本来我只需要拿到想要的东西就好,不会伤及无辜,但是既然你的实力如此出众,又决意阻拦我,那么,我也就有放开手去做的理由了。”

  说着,克拉赫双手向着两边摊开,十指朝天,而那把手术刀,被他抛到了空中,使那暗紫色丝线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缭乱之极的图案。

  “死医•无生线。”

  那些在空中缭乱无比的丝线,瞬间闪出了一道道轨迹和丝线一样的、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光!

  “防御魔法!!”海博科大叫一声。

  刹那间,克拉拉和凯亚希姆会意,三人合力对着前方伸出了双手。

  “神意不绝•天卫!”

  顿时,一个巨大的金色虚影出现在了三人前面,这虚影有三层楼那么高,穿着厚重的铠甲,手中没有武器,只有一个巨大的矩形盾牌!

  可它还没来得及将盾牌架到面前,那不太明显的光却到了!

  “滋”的一阵刺耳响声传出,金色虚影和这光僵持住了!

  克拉赫却根本没看向这边,而是转头冲向了波格恩。

  波格恩在刚才那波攻击后,就闪到了一旁,避免和海博科站到一个方向,以防被克拉赫的下一波攻击波及。

  他的决定虽然让他躲过了这次的攻击,但他却没有想到克拉赫会在这时向自己重来。

  惊异间,波格恩就要将双刃枪刺出,但克拉赫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噗!”被克拉赫一拳击在胸口的波格恩向后飞了出去,久久没有落下,直到摔进了一幢建筑内!

  此时,海博科几人发现了这边的状况,但却没有办法。

  “这战技,根本没用全力,否则,‘天卫’绝难阻挡这么久,所以那家伙是故意没有下死手,而只是想要拖住我们,然后趁机去杀耶普兰吗?!”海博科在心中不甘地想道,可他没有办法,他能感觉到,只要自己停止维持这个防御魔法,对方的那个战技会立刻将魔法击溃,然后冲着后面像刚才一样,将一切按照那丝线的轨迹切割过去!

  可这次的攻击不一样,那丝线这次的轨迹可不是只有横着的一条,而是杂乱无章,且显然这光在放出后其范围是经过放大的,一下子比原来的轨迹大出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真的放任这光冲击过去,怕是他身后帝都的那片区域全都要遭殃!

  所以,他现在是束手无策了。

  如果,这时候能有援军就好了。

  但那是不可能的,那魔物连自己都奈何不了,想要制住他,除非是圣翼骑士或末日五指!

  等等,如果是他的话,可能能行?

  不,他就更不可能出现了……

  海博科咬了咬牙:是自己大意了,还以为可以和那魔物平分秋色,但结果对方居然是没用全力!

  克拉赫这边,已经冲着耶普兰伸出了手,或者该说,是冲着耶普兰头上的皇冠伸出了手,“不要害怕,人类,我对你的贱命没有兴趣。”

  “魔壳禁制,解!”

  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在克拉赫不远处响起,克拉赫却在这一刻急忙转过了身子。

  “叮!”一个有些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同样可怕的冲击波再次出现。

  但这次,站在克拉赫面前的却不是海博科。

  居然是,那个留着紫色鸡冠头的法欧!

  法欧左手的刀已出鞘,正抵着克拉赫的手术刀。

  “抱歉了魔物,那个皇冠对少主有用,不是你可以拿走的。”法欧淡淡地说。

  “哦?这就是主人说过的你被压制住的力量吗,还不错,但是比起那边那个男人还是差了一些。”克拉赫也平淡地道。

  “哼!”法欧右手却在这时也拔出了刀,用刀柄对着克拉赫的腹部击去!

  克拉赫另一只手一闪间,暗紫色的丝线已经花哨地将法欧这把刀卷住,然后他将丝线一绷,那刀就无法前进半点了。

  “这丝线是怎么回事?既坚韧无比,又能像刚才一样施放那种威力恐怖的战技。”法欧瞥了一眼丝线,对克拉赫道。

  “因为它代表着你们人类无法理解的力量。”

  “哼,无法理解吗,我不会因为你们魔物那种奇怪的理由就妄自菲薄,来吧,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实力来证明自己不是在信口雌黄!”

  说着,法欧向后跳去,在重整态势后又冲了过来!

  “就是因为你们无法理解,才会有认为我在信口雌黄的心理。”克拉赫一甩手术刀,也攻了上去。

  顿时,两人战在了一起,法欧的双刀快如一道道闪电,令人眼花撩乱,而克拉赫则用手术刀带着丝线,将他的攻势一一化解。

  阵阵冲击波散布开来,将刚刚被吹飞以后稳了稳身子的耶普兰再次吹倒!

  波格恩此时却从建筑的废墟中跳了出来,他身上全是灰,嘴角还流着血,但身体的其他部位却没有受到伤害,这也是自然,凭他第七阶的实力,就算再砸穿几个建筑物,也是毫发无损。

  他望向和克拉赫战在了一起的法欧,不禁皱起了眉头。

  “‘疯铁狂钢’法欧?!”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波格恩不禁在心中问道。

  然后他又看向克拉赫,眉头皱了起来,“还有那个家伙,那就是和克拉拉战斗……不,让克拉拉毫无抵抗能力的魔物吗?太快了,凭我根本反应不过来,要是他刚才是要下杀手,我也一样是会毫无抵抗能力!”

  他顾不得考虑太多,而是冲着被阵阵冲击波搞得灰头土脸的耶普兰跑去。

  海博科三人那边,也带着惊异看向法欧。

  凯亚希姆一边费力地向防御魔法灌输着魔力,一边说:“耶普兰曾经命令过我们如果真的在帝都发现法欧,不要声张,我当时还以为他是有什么诡计,现在看来,他们居然是一伙的?”

  海博科紧锁着眉头,没有说话。

  克拉拉此时魔力流失得太快,也顾不上交流。

  她看着虚影前面那几乎不可见的光,在心中恨恨地道:“这魔物的力量,可怕到令人无法理解!简直就像圣翼骑士们一样!”

  法欧此时,却是一阵阵心惊,自己已经算是非常看得起对方,连魔壳的禁制都提前解开了,可居然还是完全奈何不了对方!

  说实话,对于海博科,在加入“魔壳”以前,法欧是一直把他当做奋斗的目标的,所以,当克拉赫和海博科打起来的时候,他的内心触动已经就比较大了,所以他才没有轻视这个魔物。

  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他的双刀不管再怎么快,都无法有所建树。

  可恶,很强!这个人很强!

  “不错了人类,不要自暴自弃,你的力量,已经不错了,比起刚才被我击飞的那个人,你已经强出很多,只不过,你选错了对手而已。”克拉赫说道。

  “不要小看人了!!”法欧看准空隙向后一跳,将双刀插回了刀鞘,左手放在左边刀鞘,右手放在左面刀柄。

  “月镰灾华!”

  一道巨大的月牙状刀光随着法欧的出刀,瞬间出现在克拉赫眼前!

  克拉赫一抖丝线,一面巨大的由丝线组成的网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刀光刹那间斩到了这张网上面,但就像斩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还没斩开一样,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一招,我已经看过了,虽然比起你那次用的时候威力大了很多,但如果这就是你这招的全部威力的话,还是不……”

  克拉赫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眼瞥向法欧的两只手。

  刀光犹在,他此时却竟已将刀收回鞘中!

  在这刹那,克拉赫本能地感到不妙!

  “绽放吧,灾华。”

  法欧话音刚落,那道月牙状刀光周围竟猛然间又变出了好几道,它们交叉在一起,形状仿佛雪花。

  然后,它们交叉的中心位置,突然间出现了一轮像圆月一样的光影。

  “该死!”克拉赫感受到了魔法的波动,就要向后逃开。

  但在此时,那光影突然“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将克拉赫和他的丝线全都笼罩了进去!

  月白色的火光冲天而起,顿时将整片广场掩盖!

  然而并没有完,法欧面前之处,再次出现了连续的爆炸!

  “轰!轰!轰!”的声音顷刻间响起,几乎要将附近所有的人都震聋!

  从远处看,这连续的爆炸却美得令人赞叹,当然,帝都的人们可顾不上欣赏。

  “这个疯子!!”波格恩一惊,将双刃枪指向面前,霎时间无数人头大小的蓝色冰质眼球出现在了他和耶普兰的面前,这些眼球来回扭动着,那爆炸的火光冲击过来时,全都被它们化为虚有。

  但那冲击可不止这一波,而仅仅是这一波,就将这些眼球变得似要融化。

  “这疯子用的是什么战技,为何威力这么恐怖,处于爆炸最边缘的我防御起来竟也如此费力?!那魔物可能承受得住这种爆炸?”波格恩在心中惊道,同时急忙开始对自己的防御魔法疯狂输入魔力。

  此时海博科三人那边,却是叫苦不迭,本来面前就有着克拉赫那可怕的魔法在消耗着他们面前的巨大“天卫”,使他们的魔力像漏了一个大口子一样疯狂地流失着,此时却又来了这么几波连续的爆炸,霎时间使他们压力倍增!

  而这三人中,海博科的压力无疑是最大的,因为这个化式魔法(两人以上施放的相同魔势魔法)的主导施放者就是他,其他两人不过是起到一个辅助作用。

  “团长!”凯亚希姆看向咬着牙的海博科,担心地叫了一句。

  但是海博科没有回应,因为他现在顾不上,法欧那疯子造成的爆炸,威力只比克拉赫那魔法小一点,所以他现在几乎是在承受着较刚才两倍的压力!

  爆炸,终于停下了。

  黑烟弥漫,整个广场都无法用肉眼视物了。

  但在场的这些人除了耶普兰,都不需要视力去发现敌人。

  他们立刻就可以感受到,法欧和克拉赫都站在原处。

  只是,不知道他们两人怎样了。

  波格恩并没有将防御魔法取消,他觉得现在开始,就应该彻底保持着一个防御魔法,以防这些不知从哪蹦出来的实力变态的家伙再放出什么容易波及到耶普兰的魔法。

  “‘魔壳’的杀手,竟然有如此实力,盲眼榜上没有其名字,果然是因为不想引起民众的恐慌吗,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至少也能和海博科战上一场,不过,海博科那小子刚才并没有拿出真本事,就被魔物压制了,所以如果说动真格的话,法欧应该还在海博科之下。”波格恩看向海博科那边,想道。

  浓郁的黑烟,总算逐渐散开。

  广场,已经不能叫广场了,只能叫荒地,被烧得焦黑的荒地。

  一个巨大的坑洞,留在了爆炸的中心,比起特里克兄弟那场战斗,不知大出多少,毕竟,那一次法欧其实并没有将自己的战技完全施放,那次的爆炸,是特里克兄弟的魔法被击溃后造成的。

  法欧和克拉赫,都站在坑的边沿,隔着巨坑,互相看着。

  克拉赫,并没有受伤,但是他的衣服前胸处,却有几个小洞,应该是在爆炸中被弄破的。

  克拉赫低下头,看了一下衣服,然后对着法欧道:“看来主人说的没错,你们人类,果然是不能太过小看,否则,就会像我这样栽跟头。”

  法欧“哼”了一声,说:“所以你说的栽跟头,就是衣服破了点边是吗?还真是自视甚高!”

  “你的实力,很强,但我还是那句话,比起那边那个人类,你还是差了一点。”克拉赫淡淡地说。

  “看来,我得再认真点,才能让你这个嘴硬的家伙栽一个重重的跟头!”法欧语气不善地道。

  “不,你已经没机会了,我在这里和你们这些人类耗了太长时间,厌烦了。”

  “什么?”

  “无生线,蔓延吧。”

  克拉赫的话刚刚说完,海博科三人就感觉到了不对,“天卫”虚影前面的那些肉眼不可见的光,出现了躁动。

  然后,也就是一瞬间,这些光像疯了一样扭曲起来,向着天空中翻滚着,最后缭乱紧密地落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