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后果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556 2019.03.22 09:50

  格朗德却一低头,长锤在地上一扫,将正面的一个击飞,和刚才一样的场景再次上演:被击飞的牛头怪一路上带起了更多的同伴,然后在一定距离的时候,他们全都像是撞到了什么然后爆成了血肉!

  “臭小子!!”剩下的三个牛头怪间一个同伴被击飞,破口大骂。

  “砰”的一声,格朗德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三个壮硕的怪物的拳头,整个人从战熊上被打得飞了出去,在树根间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这个位置,距离他的部队有一些距离,已经处在火光之外,眼睛已无法视物。

  但格朗德的等阶使得他不需要视力也可以应付战斗,所以他对此并无恐惧。

  他战锤在地上一支,十分狼狈地站起身子,笑道:“还是有些小看了这些家伙的力量啊!”

  他抬起头,发现战熊已经和几个牛头怪撕咬在一起,但看起来显然很吃力。

  于是他顾不上剧痛,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这边激战正酣,大部队那边却又出现了新状况。

  火把虽然已经传递到了部队的最后方,但就是这么一点点时间,这里竟然已经损失了数百人!

  有了火光,人们终于可以看到他们面对的是什么了——黑暗中,一个个动作看似很僵硬、攻击时却快得令他们这些普通人完全无法做出反应的骑士样子的雕像正迈着机械式的步伐向他们逼近!

  数量不多,可能也就百余个,但对于由普通人组成的正规军来说,这些等阶在第二阶的诅像有足够的实力像割草一样横扫他们整支部队!

  这火把不点还好,点起来,他们彻底陷入了绝望,因为他们知道了自己面对的是他们完全无法抵抗的敌人!

  “保持阵型!不要害怕!!坚持住!!”军官们一边奋战一边大叫着,他们算是这里唯一可以抵抗这些诅像的人,但无奈他们自己的等阶也不高,面对这些身体异常坚硬的东西实在是有些不够看。

  诅像完全不管它们面前有多少个敌人,只要有空档,它们就会迈着机械式的步伐前进,事实上,它们就算有思想,也完全不必害怕眼前的这些普通士兵,对方的武器砍到他们身上的作用几乎为零。

  而一旦它们接近敌人,便会举起手中的武器迅速向前方扫去。

  这动作虽然每次都一样,毫无招式的变化,但面对普通的士兵,效率却高得很。

  每次扫击,都会有数个士兵连同他们的武器一起被扫成两段。

  除了那些军官,这些士兵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稀稀疏疏地站在士兵间的祭司,本应承担着辅助和治愈的责任,却在此时担起了战斗的职能,他们的圣势魔法对于这些诅像来说有着极为可观的效果。

  但他们的数量毕竟太少,且有一部分人仍需维持那驱散树根的魔法,否则一旦树根伸回来,受到最大影响的必定是人类一方!

  所以战斗依旧是一边倒,开始还在试图攻击诅像的士兵们,发觉几乎没有效果以后,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溃逃状态,可是,他们无处可逃,部队后方已经彻底被诅像包围!

  所以他们只能往中间挤,有一些疯狂之人则试图利用诅像攻击后僵硬的动作间隙冲出去逃跑,却立刻被诅像那不符合其相貌的速度腰斩!

  只能等待前方部队的增援了——人们这么想着,因为那里有着精英——铁熊军在,有他们出手,这些诅像一定会被他们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部队的中部和前部此时也遭到了攻击,而且,比他们还要严重!

  大量手持长戟、身穿黑色铠甲的干尸将他们围了起来,使他们的状况比后部的士兵还要苦不堪言。

  枯血卫士的动作可不像诅像那么僵硬,步伐也比诅像快得多,而且还有智力,最重要的,他们比诅像的平均等阶要高出一阶!

  最前方的队伍还好,有铁熊军和魔导师在,算是和这些家伙战了个势均力敌;可部队的其他地方就不一样了,士兵们倒下的速度比后方还快,祭司们的魔法虽然多多少少可以对这些干尸造成伤害,但根本无法做到在几个魔法以内干掉他们。

  而且,在面对有一点实力的军官时,他们还会击中攻击,以求迅速干掉对方!

  所以现在,整支部队的中部、以及前部的后方,成了重灾区,照这样的速度下去,这里的士兵必将被全歼,然后整支部队将被分割成两股,最后被逐一歼灭!

  格朗德却没空观察自己的部队,他彻底被牛头怪缠住了。

  照他的预想,敌人最多就是有一些最低阶的魔物,这些牛头怪应该是最精英的部队了——这完全符合圣陆上的魔窟常见也应有的状态,这种情况下,他的部队是完全可以应付的。

  所以只要他拖住这些牛头怪,敌人的魔物在他的部队面前应该还是会呈现劣势的。

  但他不知道吸血鬼是可以造出诅像和枯血卫士这样强大的魔物的,他的预想完全成了臆想。

  扎格在他的城堡中通过魔法欣赏着这场战斗,他的脸上已经渐渐出现了无聊的神色——敌人太弱小,根本无法让他提起兴趣。

  可是眼看着这些入侵他领地之人被屠杀,他还是有一点享受的。

  “傲慢的人类,习惯用力量来征服一切,我就让你们看看这片领土到底属于谁!”

  战斗,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大部分的时间,都耗在铁熊军和魔导师那里,也因为他们,枯血卫士和诅像损失惨重,大约死去了近一半。

  但,人类还是输了。

  除了格朗德,这里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人类。

  他的头盔、铠甲已经彻底碎裂,身上只剩下一套破破烂烂的皮甲。

  虽然浑身是伤、成了血人的他已经干掉了所有的牛头怪,但,他能管这叫做胜利吗?

  “啪!啪!啪!”

  几乎耗尽了所有力气的格朗德带着愤恨的表情抬起眼皮,借着地上还未熄灭的火光望向半空中鼓掌的扎格,恨不得立刻将对方的头砍下来,然后踩成肉泥!

  “精彩~你的英勇,令人印象深刻~”扎格缓缓地落在地上,毫不防备地走近格朗德,“我必须感谢你,你替我解决了我最为厌恶的子民。”

  他低下头看看满地的牛头怪尸体,用明显带着虚伪的同情神色摇着头,“有他们在,麻烦总是不断,正好借这个机会,利用一下他们好战的本性激他们出战,一个让暴民去死的最完美的计划~不是吗?”扎格夸张地将双臂快速展开,笑着对格朗德问道。

  “你才是给我去死!!”格朗德突然怒吼一声,用尽全身所有的力量,朝着格朗德一锤砸了下去。

  “轰隆隆隆!”战锤后面剧烈的爆炸声前所未有,这是格朗德的最后一击!

  扎格却一只手抬起来,像挡住一个纸糊的玩具一样挡住了格朗德的攻击,同时他身体的另一侧突然出现了一只黑色的巨爪,这巨爪虚地一握,好似抓住了什么。

  随着这巨爪一使劲,“啪啦”的一声,它掌心抓着的东西好像碎了,但却没有任何碎片落下。

  可是,格朗德的长锤却在此时失去了光泽,竟突然像碎石一样散落在地上!

  格朗德没有大的反应,他露出了自嘲的微笑。

  扎格看看地上的碎片,说:“不错的武器,攻击到敌人的瞬间,敌人的另一侧会形成一个隐形的土魔势魔法快速接近敌人,像大山一样将人压扁,看不出门道的人还真可能在这东西面前死得不明不白。”

  格朗德没有听他的话,他将目光转向自己身旁已经死去的战熊,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对不起所有陪他一起进入这片森林的人,还有这陪伴了自己多年的伙伴。

  “你知道,我对你们为什么会攻击这里毫无兴趣,但是,我对于我自己的家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侵犯却是非常的恼火。”扎格站到了格朗德面前,几乎和他脸贴脸。

  格朗德重新看向他,那苍白的皮肤、发亮的眼睛以及那对尖牙,都令格朗德感到体内一阵翻腾——吸血鬼,太令他恶心!

  “你似乎很恶心?”扎格看着格朗德的表情,问道。

  格朗德没有回答,他直接吐了出来!

  刺鼻的胃液、未消化的食物一起喷涌而出,全都撒在了扎格的脸上、身上。

  他本来完全可以躲开,但是他没有。

  因为他的心情很不好,一直都不好。

  从雷塔尔德控制了他以后,这种心情从来没有变过。

  就好像你正在家里享受着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但突然间一件糟糕的事情降临到了你的头上,而这糟糕还不是就这样结束,而是会一直持续下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还能去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你还会去做吗?即使去做,你还能像之前那样享受吗?

  所以扎格很郁闷,甚至于说很愤怒。

  他没有躲开格朗德的呕吐物,就是因为他现在连躲开这些的心情都没有。

  周围的枯血卫士见状,就要举起武器围上来,但扎格一抬手,将他们拦了回去。

  他连擦拭自己身上那些肮脏的东西的动作都没有,而是带着残酷的笑容看向格朗德,道:“你本来可以成为我最强的枯血卫士,但,考虑到人类在直面恐惧之后才会感到后悔,所以,我要给他们一个不后悔的机会。”

  “砰”的一声,扎格一拳打中了格朗德的肚子!

  “哇!”格朗德再次吐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是连血带胃液一起吐了出来。

  扎格另一只手死死地抓着格朗德的肩,以防这家伙承受不了自己的攻击而飞出去,尽管他连一成的力量都没用——那样就直接将格朗德的肚子打穿了。

  “这个机会,”说着,扎格的手缩了回来,然后又是一拳打了上去,使格朗德再次吐了起来,“就是你!”

  “砰!”

  “呜哇!”

  每说一句话,扎格的拳头就朝着格朗德的身体打过去,格朗德不断地呕吐着,扎格身上的污秽之物也越来越多。

  但他不在乎,还是在继续着。

  似乎,他想让对方将身体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才甘心!

  格朗德的意识,开始模糊了。

  扎格、枯血卫士、诅像、尸体、森林,这一切都好像是假的,都是幻觉。

  自己,不过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只不过,这梦居然会让他感到切实的疼痛,还真是……真实啊……

  ——

  索托斯城,天已大亮,城门渐渐打开。

  城门里面的人们,先看到的是等待进城的人。

  这本是每天都会看到的事情,但今天却有些不一样。

  外面的那些人,不知怎的,脸上充满了恐惧,正两眼发直地盯着上方。

  看着他们奇怪的样子,准备出城的人们互相看了看,都露出了不解地神情。

  他们带着不安和好奇,穿过了城门,然后也抬起头,看向那些恐惧之人所看的地方。

  然后,他们的神情就变得和后者一样了。

  城门上方的城垛下,挂着一个人。

  一个死人。

  他的全身布满了血迹,但这却不是最令人们害怕的。

  这人的身体,就好像是被什么钝器反复砸过一样,坑坑洼洼地凹陷了进去,而且幅度很大,就感觉是贴到了后背一样!

  可如果是这样,他体内的内脏血肉怎么样了?难道压成纸片了吗?

  没有人敢去想象。

  “啊!!!”终于,有胆小的人尖叫了起来。

  这声尖叫,在这本应十分美好的早晨显得是这么突兀。

  所以,一切都变了。

  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昨日出发去清除尽头之森的军队已经被消灭了,而且主帅的尸体还被敌人嚣张地挂在了索托斯的城墙上!

  这消息,既令人们感到恐惧,也激起了北域人们那好战的本色。

  本来就因静默之森被毁的人们更加愤怒地聚集到了王宫的外面,高喊着“剿灭威胁”、“铲除邪恶”等话语,请求公国重新派出军队,解决掉这胆大包天的不明黑暗势力。

  王城外一片混乱,大公却不乱。

  他正在一个装修风格很像神圣礼堂的大厅内,面色虽然略带阴沉、却很冷静地看着放在雪白色台子上的尸体。

  这尸体,自然是格朗德的。

  一个靛衣主教,正在检查着格朗德的伤势。

  这个过程,并没有很长,他便停了下来,转身对努修道:“不是魔法造成的,他是被生生殴打致死的。”

  “殴打?什么程度的殴打能造成这样的结果?”努修略带怀疑地问道。

  靛衣主教有些不悦,尽管对方是一国之君,但他也有足以令他自傲的地位,所以他并没有回答。

  努修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他现在的心情虽然极度不好,但却十分镇定。

  他虽然脾气一向不好,但是他有个优点,那就是越是不好的形势,就越能使他镇定。

  现在,他的优点就在发挥作用了。

  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发怒的意思,而是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议政厅内,众多大臣和将领还在等着他来处理此事。

  但,他却不准备和他们讨论了。

  因为,在看到靛衣主教时,一个想法已经跳到了他的脑海中。

  看到努修没有说话,靛衣主教行了一个礼,迈步准备离开。

  大公却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陛下?”靛衣主教回过头问道。

  努修看着格朗德的尸体,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看向他,严肃而郑重地说道:“帮我联络高阶议会,我以德拉内奇公国元首拜博约萨•努修的名义,请求圣翼骑士来处理此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