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猜测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328 2019.02.27 07:32

  雷塔尔德转动着钟表头打量了一下房间,最后将“视线”停在了一旁的一个玻璃罐子处,那罐子里,满是红红的液体,一个个人类的心脏在里面泡着,看得人恶心不已。

  “那些是红酒吧,还真是暴殄天物啊,隔着这个距离,我都能闻到这红酒有多么珍贵,可你却偏偏用它们泡着这么恶心的东西~”雷塔尔德笑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扎格阴沉着脸问道。

  “啊不好意思,我有迷路的毛病,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在你发现我之前来拜访你~”雷塔尔德将指南针收起来,说道。

  “那你失败了,你来之前我就已经知道有入侵者了。”扎格淡淡地说。

  “那还真是遗憾,我本想给这里的主人一个惊喜的,谁想他竟不喜欢。外面的那层屏障,有点意思,对于人类来说,也许效果极佳,但是对付我的话,太过小儿科。”

  “可你依然暴露了自己。”

  “那就更正一下,我不是没打招呼就进来的,而是敲过门~”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扎格有些忍不住了,怒道。

  “有一些事情,需要向你了解一下,同时,视结果我还可能要和你达成一比交易~”

  “呵,原来你是和那群人类一伙的,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明的人物呢。”扎格笑道。

  “那群人类?哦,你在说波特隆那家伙派来的人吧?也是,现在看来,我也算是和他们一伙的,只不过,领导的人是我。”雷塔尔德说着,向着一旁的高脚杯处凑了凑,然后他急忙用手在头前扇了扇,似乎是受不了那杯中液体的气味。

  “我对和你们的交易没有兴趣,立刻滚!”扎格的脸再次阴沉下来,说道。

  “是吗?”雷塔尔德看向床上的那个赤裸少女,饶有兴趣地说:“像这样的货色,恐怕你并不是每天都能享受到吧?只要和我合作,我保证不管你每天想要多少个比这种好百倍的货色我都能提供~”

  “我说了,滚!”扎格猛然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气息,瞳孔周围白色的荧光显得更加耀眼。

  雷塔尔德却不为所动,他静静地看着扎格,说:“看来,你是有所顾虑了,也好,那我就帮你打消这顾虑。”

  雷塔尔德朝着扎格举起了一只手,扎格则下半身化作黑红相间的烟雾猛地向他冲来!

  “时兵静默。”

  一瞬间,扎格停住了,不管是他身体下面的烟雾,还是他自己,彻彻底底地静止了,就仿佛是时间暂停了一样!

  “是不是很别扭,很难受?”雷塔尔德站了起来,走到扎格身旁说道,“在我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对你发动了时兵之触,也从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成为了我手中的棋子,因为你的时间,被我支配。”

  扎格依旧是刚才那副要杀人的表情,毫无变化。

  “呵呵,看看你那个滑稽的样子~”说着,雷塔尔德用手杖击了一下地,紧接着,静止的扎格竟朝着刚才的方向继续冲了过去!

  刹那间,扎格急忙稳住了前冲的身子,同时转过身朝着雷塔尔德举起了手,就要施放魔法。

  “不死心的家伙。”雷塔尔德的手杖又击了一下地,扎格,也再次静止下来,而他手中刚刚聚集起来的魔势,也四散开来。

  “我不想给你演示第三次,如果你再不知好歹,就会和那个女人一样!”

  雷塔尔德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善,他扭过头,看向床上的少女。

  “一秒千年。”

  话音刚落,他头上钟表的数字亮了起来,秒针走了一格,而少女,也瞬间化为了骷髅。

  雷塔尔德转头望向扎格,说:“虽然传说中你们吸血鬼一族的寿命是近乎无限的,但如果没有鲜血的摄入,你们衰老的速度其实也很快吧,我倒是没有试过吸血鬼需要我向后推迟多少年才会死,如果你这么乐意成为我的试验品,我也不会介意。”

  说着,雷塔尔德又解开了扎格身上的魔法。

  恢复了行动的扎格,对着雷塔尔德举起的手却没有放下,但同时,也并没有再继续施放魔法。

  他咬着牙,眼睛向着床上的骷髅扫了一眼,然后极为不甘地瞪向雷塔尔德。

  雷塔尔德双手拄着手杖,不需要脸来表达情绪,也能感觉到他那戏谑的笑容……

  终于,扎格放弃了。

  彻底泄气的他,颓废地坐到了长椅上。

  他明白,自己以前那自由自在、花天酒地的生活到头了。

  “你想怎样?!”扎格抬起头,恨恨地说。

  “直入主题,我喜欢~”说着,雷塔尔德还鼓了鼓掌,“在来你这里之前,我已经在下面逛了一圈,不错的地方,就是太脏~”

  “你想占有这里?”

  “不不不,我对这种肮脏的地方完全没有兴趣,但是,我对那些哥布林贩卖的东西倒是十分中意。”雷塔尔德走到窗边,看向下方的镇子。

  “所以,你控制我做什么?!”扎格咬着牙问道。

  “从现在起,你和静默之约那些人的合作停止,而与你合作的,将是能给你带来更多好处的我。”

  “就这样?”扎格眯起眼睛,他发现,也许眼前的这个钟表头并不了解静默之约的背后是什么,因为这家伙显然低估了对方,竟然连一点询问对方情报的意思都没有。

  “目前来说,就仅仅是这样。”

  “如果静默之约之人再次到来,你想让我怎么做?干脆地拒绝他们?”

  “虽然我不知道静默之约是怎样和你这样的魔物搅和在一起的,但能和你在一起合作,肯定也有不凡之处……你在害怕他们,对吧?”雷塔尔德转过身子面向扎格,声音略有些低沉地问。

  扎格表情不变,心里却是一咯噔,既然这个钟表头没有询问他任何有关静默之约的情报,他就可以顺水推舟地不泄露任何有关邪薮鬼堂的事情,尽管他的生命现在掌握在这家伙手中,但如果真的给邪薮鬼堂带来什么麻烦,他的下场估计也是一样,所以,雷塔尔德这么问他,使他十分紧张,惧怕对方继续问下去。

  “呵呵,我就先给你打一针定心剂,让你死心塌地地和我合作。”说着,雷塔尔德优雅地向扎格鞠了一躬,郑重地说道:“初次见面,在下是摄冥会议员‘魔棋尸青’的时兵——奥罗格•雷塔尔德,请多关照~”

  “摄冥会?!!”扎格惊道,他对于摄冥会的了解并不比邪薮鬼堂多,但他是知道邪薮鬼堂对于摄冥会是有多么痛恨的,还捣毁了对方多个分会,而据琴所说,摄冥会至今为止还并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现在,这个雷塔尔德的所作所为,难道并不是太过自负,而是对邪薮鬼堂所做的事情已经有所了解,准备还击了?

  扎格顿时觉得眼前的事情更为棘手了,如果雷塔尔德只是想要和他在这个静默之约的事情上合作,那还简单一点,但他是摄冥会的人,就大为不同了,不管是邪薮鬼堂还是摄冥会,可以说都将对方当做死敌,自己这个本来完全中立的人现在居然被卷了进来,而且是被迫投入到了他绝对不想加入的那一方!

  “呵呵,明白了吗,呃……还未请教,阁下的名字?”

  “安特•扎格……”扎格表情复杂地说。

  “好,扎格,我想你已经明白了我背后有一个多么庞大的势力,所以,你现在应该可以彻底放下心来与我合作了吧,不管静默之约的势力有多大,在摄冥会的面前,也只能是以摧枯拉朽之势被摧毁。那么,你是否已经放下心,可以和我合作了呢?”

  扎格盯着雷塔尔德,看了半晌,心里想着:也许这家伙,真地不知道静默之约是邪薮鬼堂的?但愿如此,如果是这样,他还有机会在这其中进行周旋。

  这样想着,扎格决定先口头上答应对方,之后,再见机行事,“算是吧。但,既然是合作,谈谈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吧。”

  “呵呵,这就对了~”雷塔尔德发出了满意的笑声。

  ——

  “哎,今天是阴天啊~”走上琴工作的平台,杰弗西看了看外面阴郁的天色,叹了口气道。

  坐在桌后面的琴却似乎在和别人说话,并没有理他。

  “好的主人,如果仪式准备完成,请随时联络我。”这句话,是琴手中的玩具熊说出来的。

  杰弗西好奇地走到桌边,却并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琴手中的黑色气团消失了,才扭过头说:“怎么,讨厌阴天?”

  “当然啊,有谁会喜欢阴天呢?”杰弗西无奈道。

  “可现在是夏天啊,天阴一点,就不会有炎热的阳光晒下来了啊~”

  “虽然如此,没有阳光的一天会让人很没精神的啊~”

  “那你在撕心阴郡生活的时候呢,那地方也是一天到晚都没有阳光的吧?”

  “那不一样~家里的天空有着简大人编织的星河,我怎么还会感到没精神呢?”

  “好吧好吧,就你事儿多~不过,我也喜欢阳光,不然,我的办公室也不会像这样子连窗子和门都没有,四周都留着好多缺口,就是想让阳光多撒一些进来~”

  “那么,欧力大人刚才是在和主人说话吗?”杰弗西转换了话题道。

  “嗯,最近,欧力大人可能需要回一趟家里面。”琴的脸色有些担忧地说。

  “怎么?有不放心的地方?”杰弗西奇怪道。

  “……毕竟,有许多棘手的问题都是欧力大人在指导我去做的,如果他不在了,我会不会……”琴少有的竟露出了有些胆怯的样子。

  “诶~~~~原来你这么依靠欧力大人啊~”杰弗西眉毛挑起来,说。

  琴的大眼睛瞪了他一眼,不满地说:“啊是啊,我就是这么依靠欧力大人,怎么了?”

  “没怎么,可你自己明明有实力,却要依靠欧力大人,这是习惯吗?”杰弗西弯下腰,双手捧着脸拄在桌上,坏笑道。

  “我……我有那种实力吗?”琴有些迟疑地说。

  “别开玩笑了,想到让我掌控自己能力的人,不是欧力大人,而是你。”杰弗西脸色一正,认真地说。

  琴看了他半晌,笑了:“那,欧力大人不在的时候,我可以任性一下,依靠一下你吗?”

  “我?”杰弗西一指自己,有些受宠若惊,“你……依靠我?”

  琴头一歪,问:“怎么?怕了?原来你也和我一样其实并没有多少自信啊~”

  “谁怕了!就依靠我吧!!欧力大人不在的时候,我来帮你摆平一切!”杰弗西直起身子双手叉腰道。

  “少贫嘴了,快去帮我视察一下店里的情况,今天早上顾着和主人联络,好多事情都没有做!”琴笑着斥道。

  “交给在下吧!”说着,杰弗西就要离开。

  琴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他:“啊等等,按你上次清点的原料存货,近段时间可能又得去采购了吧?”

  杰弗西停下脚步,想了一下说:“差不多,最晚后天就得去了。”

  “嗯,好吧。”琴答应道。

  “那……准备什么时候去?”杰弗西问。

  “……我想,在欧力大人还在的时候尽快去将这件事办了,毕竟扎格那家伙并不靠谱。”琴迟疑道。

  “那就今天?”

  “不,明天吧,明天马车才能回来。”琴决定道。

  “为何一定要等马车,直接传送不可以吗?”

  “不行,静默之约本来就已经够夸张的了,必须低调一点,不能太让人怀疑,进货这样的事情,还是老老实实用马车、让人们看见为好。”琴不容置疑地说。

  “还真是谨慎,那好吧~”说着,杰弗西下了楼梯。

  走到下面的走廊处,杰弗西看了一眼两旁幽静的房间,由于时间还早,这会儿并没有购买魔法物品的客人,所以那些娇小的盛夏精灵们只是在来回打闹嬉戏着。

  “啊,杰弗西,再给我们讲几个笑话吧~”一个盛夏精灵看到他后,扇动着她那灵动的翅膀飞到了他的面前,这样一对比,盛夏精灵的身子比杰弗西的脸还要短。

  “改天吧,今天我正好有事。”杰弗西露出了歉意的笑容。

  “诶~好无聊,”说着,这个盛夏精灵探出了半个小脑袋,看向走廊尽头那一动不动的仲夜骑士,“那边的骑士大人老是那么死板,从不和我们说话,好没意思的……”

  “没办法,骑士大人有他的职责嘛,你们也尽量不要去打扰他哦~”

  “才不呢,就是要打扰他,扰得他向我们讨饶,那多有意思~~”盛夏精灵捂着嘴笑道。

  杰弗西叹了口气,这些盛夏精灵的性格过于活泼好动,看来那边的仲夜骑士每天的站岗工作也不好做……“我先下去啦,你们忙~”

  “这就走啦!真没劲!”看着杰弗西离去的背影,盛夏精灵叉着腰不满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