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三皇子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38 2019.01.02 11:59

  “哎,吾自己起来,别扶了。”苏利叹了口气,慢慢站了起来。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除了一点擦伤和被虚影骑士烧焦的部位外,没有其他任何伤痕。

  “这家伙,故意放了吾一命吗?还真是大大的屈辱!”苏利有些愤怒地说,但最终还是没有发太大火。

  “嗯?”还没等进一步下命令,苏利突然听到了一阵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这是什么声音?不像是咱们士兵的声音。”苏利疑惑地说。

  周围的士兵没有他强大的感知能力,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苏利皱着眉头,向着那声音的方向走去,而那些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不一会儿,一众白袍祭司就在几个戴着高高帽子的人的带领下跑了过来。

  “盖拉缇克教高阶议会议员?!他们怎么会进入外区的?!!”苏利厉声问道。

  “将军,是耶普兰大人允许的。”后面的士兵急忙告诉他。

  苏利的眉头并没有因此展开,他不善地看着这群祭司。

  此时,祭司们停下了脚步,最前面的一个议员走上前,高傲地说:“我是盖拉缇克教高……”

  “高阶议会议员,吾知道了,有什么事?!!”苏利不耐烦地问。

  那议员脸色一阴,但很快恢复了过来,问道:“你是?”

  “皇城守备军总统帅,格尔尼•苏利!”

  议员看都没多看他一眼,继续高傲地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和你有关系吗?你们大半夜地来皇城,吾倒想问问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你……面对神职人员竟敢如此无礼!”那议员怒道。

  “想想你们的盖拉缇克教做了什么事,再跟吾说‘神职人员’四个字吧,到时吾就能知道你们这群家伙是多么的厚颜无耻!”苏利不屑地说,在他看来,帝国的一蹶不振造成了圣陆的混乱,而扰乱了帝国的那次贵族与皇族的斗争,正是由于盖拉缇克教的红衣主教参与引起的,对于他们,苏利完全没有一点好感,甚至带着仇恨。

  “你你你……你居然侮辱盖拉缇克教!你还配称自己是‘盖拉曼托(神圣的子嗣)’吗?!”议员用颤抖的手指着苏利,大声质问道。

  “哼,吾信奉的是神圣诸神,不是你们那腐朽的教派!!”苏利不屑地说。

  那议员顿时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怒视着苏利,要不是有要务在身,恐怕他就要出手教训对方了。

  后面几个议员急忙走了上来,以防他们真的打起来。

  “苏利将军,我们奉最高教令,来这里寻找一个人。”一个议员心平气和地说。

  “什么人?”苏利没有因为对方的语气而改变态度,依旧不耐烦地问道。

  那议员表情不变,说:“一个少女,具体模样我们不清楚,但年龄可以确定为14岁,典型的盖拉曼托人。”

  苏利心中虽然一动,但却不动声色地回答道:“你们就给吾这么一点信息,吾满城能给你找出好几百个符合要求的少女!”

  几个议员却都露出了一脸无奈,这一晚上,他们也确实找到了上百个符合这个要求的人,但在对他们使用了议会交给他们的一个特殊戒指后,却发现没有一个是他们要找的人。

  一个议员硬着头皮,迎着苏利不爽的目光,走到了苏利面前。

  苏利那高大的身躯,宛如一座小楼,这议员按说也不低了,却只到他的腰间!

  “圣力隔绝。”祭司一挥手,一个淡淡的黄色光幕笼罩住了两人。

  顿时,外面的人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了。

  “你们做什么?!”苏利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军官叫道,毕竟苏利刚经过一场大战,受过伤,让他们极为担心。

  “只是想和你们的统帅说一点你们不能听到的事情而已,不要担心。”一个议员高傲地说。

  那军官死死地盯着这些议员,没有说话,但是如果一会儿苏利出来的时候有任何不对,他就会立刻命令所有士兵将这些祭司控制起来!

  光幕内,苏利不耐地问:“这么鬼鬼祟祟的,有什么话快点说!”

  那议员看着苏利,严肃而郑重地说:“苏利将军,我接下来要说的,是只有我们议员和执政王耶普兰大人知道的极度保密的事情。”

  “呵,那你还是不要告诉我,吾不想知道你们盖拉缇克教的事。”苏利不屑地笑道。

  “……”议员沉默了一阵,他紧紧盯着苏利,继续道:“我们在找的,是已经失踪了两年的圣鸣者。”

  “什么??!!”

  ——

  乌列挺着笔直的腰板,悠闲地走在一条石板路上,就好像走在自己家的后院一般随便。

  而那些和他擦肩而过的一队队禁卫军,竟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他,彻底将他当做了空气!

  这里的禁卫军,明显要比外面的守备军纪律更加严明,巡逻的时候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不必要的交流。

  他们穿着银色的铠甲,左肩部后面有一个短小的红色披风,头部戴着的则是那种最标准的骑士头盔。

  这些皇城禁卫军,虽然数量不多,但凭借其最低第四阶的门槛,就足以让其成为一个和帝国三大军队相比肩的战力了。

  最早的时候,禁卫军本来是由贵族们的子弟担任,但在法亚法二世即位后,立刻将这项规定予以废除,这在很大程度上阻挠了贵族们那次导致帝国失落的叛乱。

  现在的禁卫军,全部由皇族们亲自甄选,也就是说,不光要求实力,还必须要赢得皇族的信任,才能进入这个军队。

  此时的夜,已经很深了。

  但这些士兵们没有一个表现出哪怕一点没精打采的样子,依旧精神抖擞。

  本来平时他们就是这个样子,更不要说现在内区已经开始一级戒备了。

  乌列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内区,这里的景致,明显要比外区精致和用心的多。

  仅仅从他脚下的这些石板上就可以看出,这些石板都是极品的龙鳞石精心打磨而成的,每一块的价值恐怕都在1金币以上。

  再看看周围那些精心修剪的名贵树木和花草,没有一棵或一株是平民可以欣赏到的,还真是奢侈,不说这个,光是在这冬日还未完全结束的时候,还能保证它们盛开,就需要魔导师们每天下大功夫。

  “要是有人真得在这里发生战斗,那负责皇室财政的大臣怕是得哭了~”乌列笑着想道。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还处于内区的外围,而皇城,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

  但是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到皇城的轮廓了,那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它最令人惊叹的,不是那远处看起来宛如一座小城市的巨大面积,而是那些建筑的高度。

  虽然没有赛尔象牙塔那样夸张,但是,这皇城的面积这么大,里面的建筑居然大部分都高得离谱,这些建筑虽然看起来是宫殿,但这高度,更容易让人将它们当做高山上的要塞……

  乌列在帝都中曾经感受到那若有若无的碎片波动,应该就是从这片宫殿传出来的。

  “呵,还真是让人头疼。”乌列苦笑了一下。

  这时,前方一个瘦高瘦高的人向着这边走来,后面跟着一个唯唯诺诺的侍者,吸引了乌列的注意力。

  之所以会引起乌列的注意,是因为那瘦高之人头发的颜色,普通的盖拉曼托人,都是偏黄色的金发,但这人的头发,却是那种更接近于白色的金色。

  圣陆上,人尽皆知:这,是皇族们最主要的特征。

  其次,就是他们那偏黄色的眼睛,也与普通的盖拉曼托人褐色的眼睛大相径庭。

  乌列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皇族。

  “等等,说起来,前两天碰到的那个个子不高的少女,应该也是皇族吧,‘紫心公主’加萨兰克•伊珥蕾,为何她的头发是紫色的呢?”

  这么想着,前面那两人已离他越来越近。

  “你别老在旁边给我说‘是意外’,为什么好几百年都没有发生过的意外,到了本皇子快要即位的时候偏偏出现了?!”瘦高的男子回头对那侍者十分生气地说道。

  乌列打量了一下这人,他岁数可能也就十八九岁,个子比乌列要低一点,但是身材十分不匀称,太瘦了,他的脸也一样,又瘦又长,眼睛还很小,鼻梁棱角过于分明,嘴巴薄得过分,这些还是次要的,毕竟只是一个人的长相,最关键的是,他生气的时候那毫无保留的表情,被称为歇斯底里也不为过,将整个脸都扭曲了。

  所以就这些特征来看,这个人没有一点皇族、甚至是贵族该有的气质。

  但如果你说他真性情吧,还不是,他看起来就是那种被惯坏了的、万事必须如他意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已经让人头疼,何况还是一个皇子……

  “殿下,不管怎么说,苏利将军毕竟是一个绝对负责的人啊,我相信,他一定会将自己的失职完完全全地承担下来,不会有任何推诿。”这侍者虽然一直在对皇子点着头说着“是”,但看来还是有些话语权。

  “你少跟我来这套!耶普兰把你留在我身边,不就是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惹出大祸来吗?本皇子告诉你,如果哪天我真得想去惹祸,你的话就跟放屁一样!”那皇子轻蔑地说。

  “殿下三思,耶普兰大人的话也和放屁一样吗?”那侍者一改之前的样子,不愠不火地说。

  他的话,顿时令这皇子停下了脚步,他的眼睛紧张地眨个不停,似乎在心里挣扎着什么。

  那侍者一言不发,就这样站在他身后,等着他自己想明白。

  最后,这皇子“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

  侍者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不管怎么说,苏利那家伙的失职,我一定要治罪!本皇子的皇城,不可以出现宵小,更不可以因为宵小出现损坏!对了!!”皇子一边说着,一边又停了下来。

  他扭过头,对着侍者表情不善地问:“外区,有没有因为刚才的战斗被破坏?!”

  侍者急忙摇了摇头说:“这个小人不知,因为内区只报告耶普兰大人说苏利与入侵者发生了战斗,而且被打败了,入侵者必定为第七阶这些,另外耶普兰大人要求我们绝对不能将这些信息泄露出去,所有得知这一消息的人全部被下了缄口令……”

  “一个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本皇子管他第七阶第六阶,进了皇城都得死!我要知道的,是我的皇城有没有因为他们这些失职的人被损坏!!可恶,本皇子要亲自去看看!”皇子大声怒道,转身继续向着前面走去,同时也和乌列擦肩而过。

  乌列看着那皇子气势汹汹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帝国三皇子加萨兰克•瑞瑟文,执政王耶普兰扶植的即将即位的棋子,帝都‘奸狼’‘恶狈’城卫军和治安军的顶级上司。原来如此,的确是一个适合被当做傀儡的皇帝,只不过,他的内心似乎对此非常不甘~”

  忽然,乌列感觉到了什么,他抬起一只手,手中立刻出现了一团黑色的气体。

  “克拉赫吗?你在哪里?”乌列问道。

  “主人,我还在外区,您听到刚才那几声巨响了吗?”克拉赫的声音从气团内传了出来,有些着急。

  “是仙忒,你的亡语感受不到吗?”乌列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悠然地说。

  “果真是仙忒吗?我和她距离太远,又没有您那么大的感应范围,所以没有发现。她还好吗?”

  “没事了,已经离开皇城……哦不,是回家了,接下来的帝都,怕是会非常混乱,对于第一次离开家的孩子来说,她已经历了足够多的事情,是时候让她回去了。”

  “……可她根本没有在这里感受到快乐,即使有我们陪在身边……”

  “正是由于我们在她身边,她才感受不到快乐。”乌列淡淡地说。

  克拉赫没有再说话,可能是在思考乌列的这句话。

  “我们的运气很差,碎片的波动依旧没有开启,但是我暂时还不准备离开这里,另外,你先去一趟仙忒发生战斗的地方,那里有一个不该出现的熟人。”乌列说。

  “熟人?谁?”

  “呵呵……你猜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